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30章:和解温馨
    杨玲玲回忆着跟石文斌在一起的这么多年,每次吵架,不论对错都是他先跟她道歉和解。

    她想着两人在一起的快乐与甜蜜,想着他给她端便盆尿盆的照顾,想着他忙前忙后的付出。

    阴郁的情绪渐渐放晴。

    她想着她恶劣的态度,他心里的委屈,愧疚又心软。

    她常跟他说,两个人在一起要平等,但很多时候自己却做不到。

    吵架了总要有一个人先低头,有时吵架并无明显的对错,都是相互觉得对方是错的。

    他先低头了那么多次,那这次,她是不是应该先低头。

    虽然是他行为有差池在先,但是她先发的脾气,谁错就该谁道歉。

    杨玲玲这么想着,看向躺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刷手机的丈夫,她走过去,蹲在他身边,轻声哄着说,“你还在生气呀?别生气了好吗?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的语气说话。”

    石文斌没理她,手指飞快的唰着手机。

    “好啦,别气啦!我知道你这些天很累。”

    石文斌还是没理会杨玲玲,可他红了眼眶,吸了下鼻子。

    杨玲玲碰了下他,他生气的扭开,杨玲玲知道她已经哄好他了,只是他心里还有点余气傲娇的不愿理会她。

    “不生气了啊,乖乖!”杨玲玲去抱他哄着拍了拍。

    “哎呀~你走开一点。”石文斌挣扎着不耐烦的说,抬手擦了下眼睛。

    杨玲玲笑了下起身,返回床,眼眶不自觉湿润了。

    都说女人要哄,其实男人也是要哄的。

    下午石文斌去县城拿快递,给杨玲玲买来了猪脚、猪肚,炖汤。

    因为房间的顶灯太亮,石文斌在网上买了直接插电带遥控的小灯,给杨玲玲买了吸奶的护罩,还买了宝宝用的软勺。

    现在宝宝每天要喝促进大脑发育的药,每次喂药都跟打仗一样,得需有好的工具。

    石文斌拆完快递,将吸奶护罩拿来给杨玲玲看,问:“她下午乖不乖?”

    “还不就那样。”杨玲玲无奈叹息一声,“对了,给你看个有意思的。”

    杨玲玲说着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石文斌去县城的时间,她有给宝宝拍了照。

    “你看她这个动作,好有意思,掐指一算有木有。”

    照片里宝宝睡得香甜,左手伸到了被子外,手指翘起来微微捏着。

    石文斌看着笑了笑,杨玲玲再翻一张,“你看她举手投降。”再翻一张,“她还kr呢~哈哈哈!是不是很有意思?”

    “有意思。”石文斌顿了下说,“她手伸在外面冷不冷哦?”

    “不冷,她穿这么厚呢,她好喜欢把手这样伸出来举着。”

    今天是个大晴天,南方秋末的晴天,中午温度比较高。

    两人又讨论了下宝宝,感受着宝宝带来的温馨甜蜜,石文斌去烧水把吸奶护罩清洗消毒。

    宝宝醒来找奶吃,石文斌帮着杨玲玲把吸奶护罩戴上。

    “好了,这样她吸奶你就不会痛了。”

    “嗯。”杨玲玲欢喜的应,被吸得太痛了,她现在喂奶都有心理阴影了,好在神器来了。

    然而,她又一次高兴得太早了。

    调整好姿势喂奶,宝宝含上吸了下就松了口,哭哇哇。

    “怎么回事?是不是这样她吸不出来?”石文斌凑过来看调整了吸奶护罩。

    然而试了几次,宝宝就是不吸。

    杨玲玲的好心情顿时消散,“她不吸,看来这个没法用。”

    “这个傻货,按了个东西就不会吸了。”石文斌无奈的说。

    “算了,把这个先收了吧,下次再试一下。”

    “宝宝呀,你别这样呀,你妈痛耶~快吸快吸~”石文斌再试了试。

    宝宝哭哇哇就是不吸。

    “算了算了,她不吸,别试了。”

    “哎,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石文斌无奈的将吸奶护罩收走。

    没了吸奶护罩后,宝宝正常吸奶了,石文斌看了看她,对杨玲玲说,“你看她你看她,那只能你忍着点了。”

    “嗯,没事。”

    “宝宝,你辛苦了。”石文斌在杨玲玲额头上吧唧一口,“我去给你煮猪肚汤。”

    “好,你洗干净一点呀!”杨玲玲其实对吃猪肚还喝猪肚汤是拒绝的,猪肚臭啊,她在印象里,猪肚怎么洗都会有味,太难吃了。

    可石文斌对给她做猪肚很执着,因为婆婆说要给她吃猪肚,在他印象里也是要吃猪肚,说吃肚补肚。

    她的肚得好好补一补。

    石文斌之前就说过几次,杨玲玲都拒绝了,但架不住他执念太深,她只有依着他了。

    就让他做一次吧,味道实在不好,她吃不下,他以后也就不会再念着吃这个了。

    石文斌一个猪肚洗了好久,杨玲玲喂奶开始他去洗,等她喂完奶,又睡一觉起来了他还在洗,看一看时间,他洗了近两个小时才洗完。

    晚上,杨玲玲开吃时,石文斌坐在一旁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你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杨玲玲没有任何期待的先夹了片猪肚,先尝汤她可不敢。

    在石文斌期待的目光下,杨玲玲将猪肚放进了嘴里,咀嚼,她不由得眼睛一亮。

    朝石文斌竖起大拇指,“好香啊,好好吃,咸淡也适中,一点异味都没有。”她再喝了口汤,汤也没有异味而且很香很好喝。

    这真是刷新了杨玲玲对猪肚的认知。

    石文斌松了一口气,“我就说猪肚弄好了好吃吧,我是不是洗得很干净?”

    “嗯嗯,是,你说得对,棒棒哒!”杨玲玲连连点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石文斌炖的猪肚确实好吃。

    石文斌很开心,“我洗了好久啊,而且洗得特别仔细,里里外外的洗,用盐洗了又用面粉洗还用醋洗了,洗得我头都晕了。”

    “哈哈……”杨玲玲笑。

    “那气味真是,哎哟~太难闻了~呕~我想起来都头晕。”石文斌一脸受不了。

    杨玲玲笑容加重,石文斌也笑。

    杨玲玲说,“辛苦你了,不过真的挺好吃的,完全颠覆了我对猪肚的印象,你要不要尝尝?”

    她夹了片猪肚喂石文斌,石文斌吃了连连点头,“确实还可以,不枉费我弄那么久,真是太难弄了。”

    “这么好吃,我觉得下次还可以再买点。”杨玲玲故意说。

    “不了,我都洗怕了,这个东西吃一次就行了,反正别的东西也补。”石文斌忙不迭的拒绝。

    杨玲玲:“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