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32章:又一个新问题
    杨玲玲对吴仲丽抱的姿势没什么说的,但哄时的抖她真不赞同。

    “哪里是那样,你一直那样子那么快频率的抖抖抖,她更睡不着了。”

    “不是就都这样吗?都是这样的。”吴仲丽坚持。

    “哪里都是这样,别人哄都是轻轻左右摇,你这样上下的抖抖抖哪里对?”

    “哪有什么不对?不都是这样吗?我们是都这样的哦~”

    “不要这样!”杨玲玲见跟吴仲丽说不通更加烦躁。

    见两人一直争,石文斌忍不住说,“这样抱不好!你这样抖她她哪里睡得着?”

    “就是啊!”杨玲玲附和。

    “哎嗨!就你们名堂多得要死,也就你们话多得要死。这不行那也不行,这不对那也不对,看着都烦死了。”吴仲丽气道。

    因为太多次杨玲玲都是赞同石文斌的说法,她每次说话都自动将杨玲玲跟石文斌归在了一起。

    以前很多次这样,她都没反驳,想着自己是长辈让着他们点,可一次又一次,到这次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说的自然是石文斌听不懂的侗话,相当于杨玲玲一个人承受了她的火气。

    她凶杨玲玲更凶,杨玲玲不耐质问:“你错了难道还不让人说吗?”

    “说你可以说,但是你每次都凶巴巴的干什么?”

    “我好声好气说过多少次了,可你还是这样,再说我心烦的时候哪里还能好声好气?”

    “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烦什么,带小孩就要耐心一点,不要整天整天凶巴巴的。”

    “小孩本来就够烦了,你们还要干出让人烦的事,你说我能不烦吗?”

    “好了好了,别说了,吵到宝宝。”吴仲丽说完,一边轻声哄着宝宝一边走来走去。

    杨玲玲噤了声,重重叹息一声在床边坐下。

    石文斌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唰手机,杨玲玲看了他一眼,静坐着发呆。

    吴仲丽一直在哄宝宝,宝宝睡着了又一下哭起来,睡得特别不安稳。

    静默片刻,石文斌说,“要不要给她喂点奶。”

    杨玲玲应了一声喊吴仲丽把宝宝抱过来喂奶。

    杨玲玲直接坐在床边喂,然而宝宝不吃,一直哭吟着,嘤嘤嘤的。

    “她到底怎么回事啊?一直不睡觉,是冷了热了饿了还是渴了?”石文斌烦躁的情绪渐渐表现出来。

    “都试过了呀,她还一直这样。”杨玲玲轻轻哄着宝宝。

    “她真是烦人,到底搞什么嘛!”石文斌声音有点大。

    吴仲丽“哎”了一声,用侗话说,“那么大声干嘛?”

    “你小点声。”杨玲玲提醒石文斌。

    石文斌完全没自觉,依旧在用那样的音量抱怨,杨玲玲提醒她三次,他还是那样。

    杨玲玲终于不耐烦了,压着声音说,“你小点声。”

    “我这样才是大声。”石文斌突然大吼。

    杨玲玲吓一跳,宝宝的哭声瞬间加大。

    “你有病啊,突然嚎什么嚎?”

    “我这样才是大声知道吗?这样才是大声,一直在那说说说跟个傻批一样。”

    “神经病吧你,你刚刚本来就大声好吗?你老要别人小声点,老嫌别人声音大,自己还那么大声,让你小点声还那么大声。”

    “我大声?我现在这样才是大声。真的跟个傻批一样呢真是。”石文斌用力的摔门离开。

    杨玲玲气炸了,连骂了几声有病。

    他刚刚的声音明明就太大了些,可他却不承认,还发脾气。

    “真不知道是什么人。”杨玲玲用侗话抱怨,“声音本来就大,还不让人说,什么卵人讨嫌得要死,他说别人的时候就可以,别人说他的时候就生气,真是有毛病。”

    “嗯,就是喽,他确实是声音大啊,那人真是……”吴仲丽轻声说着受不了的摇头。

    “一下就凶了起来,吓死人了,怎么那么脾气。医院那时一次,今晚又一次。我真是活了几十年了都没见谁这样的。”

    “哎!”杨玲玲重重吐出一口气,吴仲丽的话让她更烦躁对石文斌的意见更大了。

    “他怎么这样。”吴仲丽不解略带埋怨。

    “那种人是……”杨玲玲什么都不想说了,她还一边哄着宝宝,奈何没什么用,宝宝嘤嘤唧唧。

    杨玲玲听着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喽,哎哟!”

    “拿给我哄?”吴仲丽说。

    杨玲玲把宝宝给吴仲丽。

    吴仲丽抱着宝宝边轻声哄边走动。

    杨玲玲眼神一直追着她动,感觉烦躁又无奈极了。

    “她到底怎么这样呢?”

    “小孩都爱这样,没什么的。你睡吧,我哄哄她。”

    “我哪里睡得着哦。”

    吴仲丽叹息了一声。

    两人不再说话,过了大概十来分钟,摔门出去的石文斌回来,他走到杨玲玲对面坐下,呼出一口气,“看看她是不是要换尿布了,这么久了。”

    杨玲玲喊吴仲丽看看宝宝的尿布,尿有点多,给她换了,不过她依旧不睡。

    “你先睡吧!”杨玲玲跟石文斌说。

    火气过后,两人便又能心平气和的说话。

    “我睡不着。”

    “那你躺着休息。”

    “行吧!”石文斌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宝宝这次直折腾到十二点多一点才睡着,或许是实在太困了,吴仲丽就那样抱哄着睡着了。

    根本找不着她这么闹夜的原因。

    第二天,十二月一号,是新一月的开端,也是石书渝的生日。

    在杨玲玲他们这里,宝宝周岁一般都会办周岁酒。

    有人在家里办,有人在酒店办。

    吴芳芳他们在家里办,这样村里的人要去帮忙。

    吴仲丽早早起来,把杨玲玲的早餐准备好便去帮忙了。

    村里办酒,正餐是下午一两点钟,村里人则吃三餐,早餐简单一些,聚在一起为中午的正餐做准备。

    男人们负责买菜砌临时用的大灶台,妇人们则负责洗菜,洗碗收拾桌子。

    村里有集体的专门为办酒准备的桌碗等厨具。

    平时放在队长家中,谁家在家办酒要用了得拿来清洗。

    活很多,吴仲丽一去忙就会是一个上午。

    这便意味着,这个上午就只有杨玲玲跟石文斌照顾宝宝,换尿布洗屁屁都是两个人,两人业务不太熟练,杨玲玲光想想都觉得特艰难。

    更让她担心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