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38章:各有各的难
    女儿抗拒挣扎得厉害,吴芳芳没办法只有将女儿抱起来哄。

    房间里的石向填听到动静,在被窝里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觉得妻子真的太折腾了。

    过分操心了些。

    有些事其实根本没必要那么担心的,可他说她不听,他也只能随她去了,只要不出什么问题就好,反正妻子也是为了女儿好。

    吴芳芳将女儿安抚好,带着女儿去了浴室,给女儿洗脸洗手准备睡觉。

    这些天,她都是上午给女儿洗澡,上午气温高一些,而且女儿晚上睡觉会出很多汗,上午洗澡正好。

    洗脸洗手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原因是小人儿要玩水,手一碰到水就离不开了,怎么说都不听,手在水里又是搅又是拍的。

    小小的人儿根本不懂什么叫把衣服弄湿。

    吴芳芳好一阵上火,好不容易才用回房间玩球球把女儿哄出浴室。

    吴芳芳家的浴室跟厕所是分开的,在屋后空地的边缘。

    母女俩回房间在床上玩到九点半,小人儿才吃了奶睡着。

    见女儿睡着,吴芳芳松了一口气,她拿出手机上网。

    既然丈夫不查,那就她上网查查看,奈何她不太懂得使用,最后只有在妇幼的妈妈群里看看,看别人有没有说到这个。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让她看到有用的东西的。

    有人在群里分享说,宝宝好几天不拉,可以用香皂涂涂肛门刺激宝宝的便意。

    吴芳芳看好几个妈妈都说有用,心里一阵激动,打算若明天女儿还不拉便用这个方法试试。

    跟吴芳芳担忧的正好相反,杨玲玲家的宝宝一天拉五六次,有时甚至七八次。

    给宝宝擦屁屁都擦烦了。

    不过杨玲玲不像吴芳芳担忧的宝宝正不正常,她在app里有看,知道这是正常的。

    只是擦的次数太多,宝宝屁屁都擦得有点红了。

    吴仲丽说拿山茶油涂一下。

    山茶油在吴仲丽包括山村里很多人心中的使用率都非常高。

    被蚊虫叮咬、被碰伤刮伤、着凉拉肚都可以用山茶油涂。

    于宝宝而言,屁屁红可以涂一下,褶子里红红的也可以涂一下。

    石文斌则觉得宝宝屁屁只有一点点红没事,不用涂,而且他觉得山茶油涂并没什么用,反而涂了山茶油皮肤油油的不好。

    杨玲玲其实觉得用山茶油涂可以,可是石文斌说不用,吴仲丽问她涂不涂。

    每次都是这样。

    之前宝宝褶子里红红的吴仲丽说用山茶油涂,石文斌说不要用那个涂,每当这时吴仲丽就会问杨玲玲的意思。

    杨玲玲为了避免跟丈夫的争执跟不愉快依了丈夫。

    可是宝宝褶子里很红,若不处理一下怕发生溃烂,吴仲丽老是念,褶里子这么红肯定很痛哦,要涂一下山茶油,涂山茶油有用的。

    她还给她举例,说你妹他们昊昊小时候胖,褶子比宝宝还多也红红的都有涂山茶油,你芳表姐他们也是用山茶油涂的。

    面对吴仲丽的念叨,杨玲玲无话可说,看着宝宝褶子红,她便找机会将吴仲丽的举例跟石文斌说。

    石文斌见宝宝褶子实在太红,确实需要处理一下,上网查询说可以涂山茶油,这才勉强同意涂一涂。

    然而宝宝的褶子涂了山茶油并没什么明显效果,杨玲玲发现只有不热着宝宝,宝宝的褶子就不会那么红甚至不红。

    有涂褶子的先例,现在宝宝屁屁红,而且也不是太红,石文斌说不涂杨玲玲也就觉得不用涂。

    吴仲丽无奈放弃,只是会一直用侗话念,这么红不涂吗?涂一下还好一些哦。

    常常念得杨玲玲心烦意乱。

    在这一点上,杨玲玲觉得吴仲丽跟吴芳芳一样,喜欢小题大做,宝宝只要有一点问题就好像问题特别大,必须用药处理。

    而石文斌的理念是,能不用药就不用药,用药对宝宝不好。

    在这一点上,杨玲玲依旧夹在中间。

    这一次宝宝屁屁的事,事实证明宝宝的屁屁只有一点红根本不用特殊处理自己就会好。

    不过吴仲丽又说了,宝宝屁屁擦得这么勤,怕擦得痛可以涂点山茶油护理滋润一下。

    杨玲玲觉得有点道理,吴仲丽还说山茶油又不是药,反正涂山茶油只有好处没坏处,即便没好处也不会有坏处。

    山茶油确实是个好东西,但石文斌不认同。

    石文斌觉得宝宝的皮肤娇嫩不要乱擦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对吴仲丽的说法非常不喜。

    他的话是,既然或许没好处,那涂了干什么呢?反而油涂在皮肤上黏黏的宝宝会觉得不舒服。

    他自己就是不喜欢涂任何东西的皮肤,以己度人之下觉得实在没必要给宝宝涂山茶油。

    杨玲玲觉得石文斌说的也有一定道理。

    吴仲丽跟石文斌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杨玲玲夹在中间虽然每次吴仲丽都是问她做决定,但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

    石文斌还责怪她没主见,她真是呵呵了。

    杨玲玲感觉这日子过得太难了,而吴芳芳更觉得日子艰难。

    这一天,又是女儿这不吃那不吃的一天,而且一天过去,女儿依旧没有便便,她试图给她把便,每次女儿都非常抗拒。

    女儿不吃又不拉,她想着,女儿是不是因为不拉所以吃不下?

    所以让女儿排便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傍晚,吴芳芳煮上饭拉着女儿试着群里说的方法。

    整个过程,女儿又是抗拒非常,吴芳芳也很忐忑,不知道这样到底行不行,会不会有什么危害。

    石向填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回来,吴芳芳想炒菜,那样丈夫回来就能直接有热饭吃,丈夫十二点就吃中饭,每次七点钟到家都已经非常饿了。

    奈何女儿今天非常粘她,想把她放推车上坐着,她根本坐不住,一进去就站起来很危险,想把她背背上她也不乐意,就要抱着。

    吴芳芳焦头烂额,她别说炒菜了,连去园里摘菜洗菜都做不了。

    石向填回来,面对冰冷的厨房问了句,“还没做饭啊?”

    吴芳芳火气一下就飙了出来,“我带着她怎么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