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40章:幸福多了
    时间一晃,还有一个星期杨玲玲就可以出月子了,这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

    这天上午,宝宝刚睡着,二伯母陈翠萍跟大嫂杨君柳来了。

    二伯母嗓门很大,声音又尖,还在外面马路,杨玲玲就听到了她的声音。

    到了楼下,她大声招呼,毫不顾忌宝宝是否在睡觉。

    杨玲玲吓一跳感觉有点烦,宝宝好不容易睡着可别被吵醒了,同时很纳闷,二伯母怎么回来了?

    二伯母家三个孩子,大儿子二女儿小儿子。

    三个孩子均已成家,在杨玲玲生产前五天,小儿媳给她添了个孙女。

    她在小儿媳生产前一周便去了小儿子那照顾。

    按时间算,小嫂还在月子里,二伯母不应该这个时候回来的。

    二伯母这人嘴巴比较啐,而且非常斤斤计较,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厉害。

    她在外的名声虽不怎么样,但却培养出了小村子里唯二两个名牌大学生。

    二女儿北京名校毕业如今留在北京工作,小儿子则是西安名校毕业留在了西安。

    这个时间,二伯母应该还在西安照顾尚在月子里的小嫂,而且原本按她的计划是要到过年才回来。

    这时候就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杨玲玲这么想着,就听二伯母跟大嫂上了楼,二伯母一直在大声招呼,杨玲玲听到母亲去迎接,听到她们在大厅寒暄。

    声音很大宝宝果然被吵醒,杨玲玲又烦又闷,赶紧给宝宝喂奶,所幸她们很快进了小厅,声音经过两道门的隔绝小了很多。

    石文斌在隔壁房间捣鼓网店,他去跟二伯母她们打过招呼进来看宝宝的情况。

    “宝宝是不是被吵醒了?”石文斌小小声的问。

    “嗯。”杨玲玲淡淡应了一声,宝宝被吵醒,心情不太好。

    “真不知道她们声音那么大干嘛,明明知道家里有小宝宝,这个时候的宝宝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都不想着会把宝宝吵醒。”石文斌有些生气的埋怨。

    “农村妇女嘛嗓门都这样。”杨玲玲也很无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好奇怪,二伯母原本说要过年才回来,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不知道。”石文斌对此并不关心,待了下出去了。

    杨玲玲将宝宝奶睡,起来去跟二伯母她们打招呼。

    她进去时,正听母亲说,“我昨晚正好做梦梦到你回来了,没想到你真回来了。”

    二伯母笑呵呵的说,“那么准啊,可不是回来了。”

    杨玲玲进去跟她们打招呼,一番简单的寒暄。

    “宝宝在睡觉啊?我们没吵到她吧?”二伯母问。

    “刚刚被吵醒了,我喂了奶她又睡了。”杨玲玲如实说。

    “这样啊,我们还没得看过宝宝呢。”二伯母没有一点将宝宝吵醒的愧疚。

    吴仲丽说,“宝宝特别容易被吵醒,一点点声音都能被吵醒。”

    “那里那个也是这样。”二伯母说。

    “也这样啊?宝宝这样,平时我们说话都不敢大声。”

    “那我们得声音小点,那里那个也是,她妈妈完全不让大声说话,平时说话都是这样子的。”二伯母演示了下,压低声音轻言细语的样子。

    “那都这样。”吴仲丽笑着说,“那姐姐平时一觉睡得时间长不长?”

    “有时睡一个小时有时能睡两个小时,不过要人陪着睡,有一次我陪着她睡,睡了两个多小时。”

    “啊,那样就好了,这个真是睡的半小时就醒,都没睡过超过一小时的。”

    “是啊,而且一睡醒来就要吃奶。”杨玲玲接话。

    “小孩是都这样,都睡醒了就要吃奶,她这样的话就当妈的辛苦一点了,那你有奶吗?够奶吃吗?”

    “还行吧!”

    杨玲玲担心宝宝醒,待了一下去喝了碗汤就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能依稀听到小厅那边的聊天声。

    于是,杨玲玲知道了二伯母为什么这时候回来,原来是在那待不下去了。

    二伯母跟母亲聊天,一直在说着小嫂的不是,说在那受到的苛待。

    杨玲玲在房间里听得不是太真切,听到二伯母依稀说“那人现在是得神精病了,真的整天跟个神精病一样。”

    她吓一跳,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见宝宝睡得香,她便出去听她们聊天。

    杨玲玲觉得就二伯母的性格,婆媳关系必定不会和谐,没想到,果然……

    杨玲玲进了小厅,问,“小嫂怎么了?”

    其实,杨玲玲对小嫂印象挺不错的,小堂哥跟小嫂谈了好几年恋爱,带着她回来过过几次年,短暂的接触下,小嫂在她印象里是一个说话声音柔软爱笑的女孩。

    不过,她也听说,小嫂在这边过年闹过几次脾气,脾气一上来非常倔强,特别混账。

    她跟她接触不多,也感受不到她的混账,但对这个跟她同龄又同月生子的嫂子还是比较关心的。

    “她啊得神精病了。”二伯母受不了的说,“玲啊她啊~哎,月子里天天哭咧。”

    “天天哭?”杨玲玲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二伯母是不是夸张了。

    “是啊,天天哭,而且脾气特别大,天天骂人,这不是把我赶回来了。”

    “怎么这样啊?”

    “谁知道她,整天跟个神精病一样。老骂我,让我滚,骂得可是太难听了,不过她骂完又跟我道歉,哭着道歉,我让她别哭,她说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哎!真不知道她那人怎么了,变成那个样子。”

    杨玲玲听着感觉有些心疼,小嫂子这怕是产后抑郁了,而且还抑郁得有点严重,她太明白那种明明不想哭,但眼泪就是控制不住往下流的感觉了。

    “小嫂心理压力肯定太大了。”杨玲玲说。

    “她有什么压力?哎,谁知道她呢,她有压力也是自找的,她呀就是得神精病了。”二伯母说。

    杨玲玲不再多说什么,反正她也没法改变二伯母的想法,再看二伯母这态度想来她跟小嫂必定闹得非常不愉快,而且就二伯母这态度……

    杨玲玲设想了下小嫂的处境,再想想自己,顿时感觉自己真幸福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