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42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一个人带娃,家里没老人帮忙带娃有多辛苦吴芳芳的体会最深刻。

    不管干什么都是一个人,很多时候手忙脚乱。

    尤其是宝宝会爬想站想走却又站不稳走不稳时。

    小宝宝从会翻身之后就会越来越好动,似乎除了睡觉一刻也不闲着。

    小宝宝是好动的,但他们家石书渝又特别好动一些。

    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女儿拉了,那会儿正是午睡起来,她见女儿尿得有些多了解掉纸尿裤准备换新的。

    去拿新纸尿裤时发现没有了,还未拆封的纸尿裤在对面她爸爸的房间里。

    她将女儿放在床上,去拿纸尿裤。

    也就是这么点的时间,女儿拉了,她进去时看到女儿正好拉完爬开。

    因为要换新尿裤,刚刚褪下的裤子还没拉起来,女儿拉完再一爬,弄得到处都是便便。

    那一次真是想起来都惊悚。

    若是她走开时有另外一个人帮忙看着,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当然那是突发状况,很少能碰到。

    但一个人带娃要给自己做饭吃,又要给宝宝做饭吃,还要做家务,洗衣服拖地等等,宝宝乖时还好,闹的时候简直气得人崩溃。

    你要做饭,她硬要出去玩,不出去就哭闹,饭点只有一拖再拖。

    若有人帮忙带娃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哪怕是给宝宝换尿片都有人打下手。

    所以,她真的挺羡慕杨玲玲有吴仲丽跟石文斌帮忙,尤其是有吴仲丽,杨玲玲家务活完全不用操心,只管喂好宝宝就行。

    然而杨玲玲有时还抱怨辛苦、烦躁,她觉得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吴芳芳抱着宝宝出来玩,碰到吴仲丽在家门口的菜地忙碌便聊了聊。

    她也好奇陈翠萍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陈翠萍是吴芳芳的二舅妈,可是他们间的关系却不太好。

    主要原因是吴芳芳的父母跟陈翠萍夫妻间的矛盾很深且由来已久,有一段时间双方甚至到了不相往来的地步。

    这还要多十多年前说起,有年冬天,吴芳芳的父亲从广西过来帮忙烧炭,彼此相处间产生了矛盾,陈翠萍嘴巴尖锐,在背后骂人骂得非常难听,一来二去吴芳芳的父亲跟她便产生了正面的争吵。

    陈翠萍态度很激烈,言辞间多有侮辱。

    那时吴芳芳家比陈翠萍家还穷,陈翠萍颇有狗眼看人低的姿态。

    彼此间的矛盾就这样种下,后来还发生不少事,起因都是陈翠萍在背后大嚼舌根,气得吴芳芳的母亲哭过好几次。

    而陈翠萍的丈夫杨能有跟陈翠萍沆瀣一气的意思,这让吴芳芳的母亲相当寒心。

    就这样两家的关系如履薄冰。

    吴芳芳嫁到石向填家后倒是没跟陈翠萍有过什么冲突,但因着父母的原因,她也很不喜欢二舅舅跟二舅妈。

    明明是亲戚又在一个村关系却很疏远。

    吴芳芳听吴仲丽说完陈翠萍的遭遇,有些幸灾乐祸,“就她那样的性子谁受得了她?”

    吴仲丽不接这话,只是笑了笑。

    “那她就再也不去西安啦?阿均要上班,留着晓叶一个人带孩子,她又还在月子里,那真的太难了,他们又是新手爸妈更难。”

    新手爸妈没经验,遇到问题更加手忙脚乱。

    “那没办法啊,她说晓叶经常骂人,好多次让她滚,还说让她滚了怎么还不滚,她实在受不了就回来了,管他们难还是不难,反正她是不会再管了。”

    吴芳芳幸灾乐祸过后又有些唏嘘,“那女孩脾气也真是大,以前都没看出来,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真是。”

    陆晓叶跟杨军均每年回家过年一般都待有十天左右,杨军均家在村子最下边,他们要么待在家里要么上县城玩,鲜少上吴芳芳家跟杨玲玲家玩。

    除了过年请客吃一餐饭跟初到家来送点礼物,便再没有接触。

    杨玲玲跟陆晓叶接触少,吴芳芳跟她接触便更加少。

    “那女孩脾气是大,那时候来过年就听说了,闹起脾气来换了个人似的,一点不听劝,有一次,下雨天又冷,她非要去外面山景区玩,阿均他们劝说别去,她就闹脾气,一个人走都要去。”

    “那样子的人啊!”吴芳芳叹为观止。

    “就是那样子的,她二伯母说她现在月子里脾气更大,经常骂人,她跟阿均就哄着她,她还是发脾气。”

    “那么难伺候啊,那真是烦人,换谁都待不下去,不过二舅妈的脾气能忍她还哄着她,我有点不敢想,两人没吵起来?”

    “那不知道,反正她说她是一直哄着她,可她还是经常骂人,骂得特别难听,说宝宝都不让她抱。”

    “这么奇怪啊?为什么不让她抱?”

    “那谁知道她,她二伯母说她神精病呗。”

    杨玲玲的房间靠马路,她躺在床上听着吴仲丽跟吴芳芳在下面聊天,心里同样震惊又唏嘘。

    晚上吃饭时,杨玲玲跟吴仲丽又聊到了陈翠萍跟陆晓叶的事。

    吴仲丽说,“听你二伯母那样说,晓叶恐怕真得神精病了怕。”

    “什么神精病,是产后抑郁症。”

    “产后抑郁症是什么?”吴仲丽不懂,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就是产后压力太大心情太烦,就引得脾气暴躁悲观抑郁,反正挺复杂的一两句说不清。”

    吴仲丽也不深究,“你二伯母说,她不让她抱宝宝,出院那天你二伯母抱了下,她就直接抢过来,说不要她抱,你说这人。”

    “这样啊,她是不是觉得二伯母抱得不好?姿势不对什么的?”

    “那谁知道,你二伯母近两年都带过几个小孩,怎么会不会抱呢?”

    “那也是。”

    “到了家里,他们那那么热,她都不让给宝宝洗澡,宝宝身上都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红疹子。”

    西安家里有地暖,屋里温度高到只要穿件单衣。

    “不让给宝宝洗澡?”杨玲玲震惊了。

    “嗯,说是他们那边的风俗宝宝月子里不能洗澡。”

    “不会吧?她都是年轻人又是大学生,怎么会信那样的风俗?”杨玲玲很不可思议。

    “反正你二伯母说的,所以你二伯母说她得神精病了,她在家里反正不让你二伯母抱宝宝,有一次还是她阿姨来了,说让奶奶抱抱宝宝,她才给你二伯母抱一下。”

    “那二伯母不是气死了。”

    “那能不生气嘛,哎!”

    杨玲玲跟吴仲丽聊着别人的家长里短,杨玲玲突然觉得母亲跟丈夫的矛盾比起二伯母跟小嫂,那真不算什么了。

    她觉得她夹在母亲跟丈夫之间水深火热的很难,二堂哥夹在母亲跟妻子之间恐怕更加水深火热更加难。

    这就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