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44章:母爱
    陈翠萍没上过学,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她一辈子没出过远门,去到西安生活非常不习惯。

    本身在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的人到城里生活就会不习惯,更何况她还要从南方村里到北方城里生活就更加不习惯了。

    可为了儿子为了孙女再不习惯她也能忍受,但是儿媳妇的态度实在太令她寒心。

    在陆晓叶孕七八个月时,陈翠萍就做了去西安照顾的打算。

    那时的她满怀期待满心欢喜,因为不识字出远门不方便,她甚至特意学认字,去北京待了一个月由女儿教她识字。

    然而学识字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她自认是学习能力强的人,但这能力不包括在识字上。

    一个月的时间,她根本没能学到什么。

    只让她深刻意识到自己年纪大了,记性差了。

    字没学会认,到了该去西安的时间。

    因为不识字怕她不会坐车,因此杨能送她过去。

    他们夫妻带上她特意养的母鸡,杀好带了过去。

    初到小儿子家时,她唯一的感觉就是这房子太小了,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加起来还没他们家大厅宽敞。

    前几年陈翠萍跟杨能修建了新房子,新房子虽是木房但很气派,近两百平的占地面积,三层楼,绝对宽敞。

    她跟杨能去肯定是没房间睡的,大冷的天去那里,他们只能睡客厅,所幸北方的好是室内有地暖,睡大厅也很暖和舒服。

    居住的环境差了点,但对吃过苦的老一辈人来说不算什么。

    杨能待了两天就回去了,陆晓叶临近预产期,她待在那里便每天给他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前面一个星期的日子过得还算和谐美好。

    直到陆晓叶生产完出院回家,所有的和谐美好全部破碎。

    她活了大半辈子,几十年加起来受的气都没那半个月的多。

    她本是一个极要强的人,可在陆晓叶面前她收敛锋芒,极尽耐心,谁知却没能换来一个好结果,甚至让她变本加厉。

    想到陆晓叶的所作所为,想到那些日子的煎熬愤懑她就不愿答应。

    再过去,再过去干什么?孩子不让她抱,不让她照顾,她过去干什么?受气吗?

    对于儿子的请求,陈翠萍是一个万个不愿意。

    可是终究她架不住儿子的眼泪,儿子向来阳光开朗,苦得流泪了那得有多苦啊。

    母亲的心疼得无以复加。

    再加上陆晓叶也说希望她能过去,还跟她道歉,检讨自己,甚至保证这次她绝对不会再那样了。

    陈翠萍妥协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在杨能的陪同下再次离开家乡前往西安。

    从他们这去西安,要先从家里去县城,再从县城坐车到临市的火车站,之后再乘坐火车前往西安。

    去一趟转好几次车,历时一天一|夜非常不容易。

    这次杨能只送陈翠萍到临市火车站,家里养着一大群鸡鸭要照顾离不开人,上次他们全都去西安都是委托吴仲丽下去帮忙放养关喂鸡鸭的。

    陈翠萍已经去过一次西安,她下火车后杨军均来接她,这次杨能便送她上火车即可。

    陈翠萍去西安后,杨君柳就回了娘家。

    杨君柳如今已有八个月身孕,娘家在县城里,婆婆不在家的话,她回娘家住着要方便得多。

    杨君柳今年三十三岁,过年时跟杨军考相亲认识,开年后杨军考南下广东,她一个月后辞去县城的工作去了杨军考那,两个月后怀孕,孕两个月后回家乡养胎。

    孕四个月时跟杨军考举行了婚礼。

    她跟杨军考仅仅认识了九个月便结了婚。

    很匆忙却也显得理所当然。

    原本两人相亲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双方觉得对方还不错就定了下来,彼此都没有再挑剔。

    一是家里人催得急,二也是两人都没有对对象特别挑剔的资本。

    因为杨君柳曾生过一子。

    早些年,杨君柳跟朋友去浙江打工,那时年少无知,在厂里交了男朋友,感情浓烈未婚生子。

    男朋友是浙江农村的,她在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跟男朋友的感情在生活中消磨殆尽,她只身回了家乡,便再没回浙江,儿子也就留在了浙江。

    因为这一段经历,她本不想再结婚,可家里人催得紧,早两年相亲,男方听她这条件便退避三舍。

    而她也没遇到觉得合适的。

    直到遇到杨军考。

    杨军考没有挑剔她那一段经历,因为杨军考有过一段婚姻。

    那段婚姻维持了不过半年多就结束了,原因是女方爱玩太懒惰不工作,不是一个过日子的女人。

    两人婚后争吵不断,直到女方上怀孕不听劝参加葬礼流掉了孩子矛盾彻底爆发,离了婚。

    杨军考跟前妻没有子嗣,婚离得很干净没有纠缠,离婚后便跟前妻没了任何牵扯。

    因此两人便是谁也没资格嫌弃谁,彼此也算和得来便就这样在一起了。

    杨军考是厂里的部门主管,自己承包了整个部门当老板很忙,结婚请了七天假,假期一到就回了广东。

    独留杨君柳跟公婆生活。

    杨君柳跟婆婆算是比较和得来的,可没有丈夫在家就这样自己一个人住到婆家终究不是太习惯。

    公公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不甘平凡,经常外出不着家,这几个月捣鼓着准备做木材生意外出更加勤。

    而婆婆每天事情也多,不是到这片山锄草就是到那片山锄草,每天不是这活就是那活,忙个不停。

    她一个人待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无聊,再加上在娘家县城住着去产检都方便得多,她大部分时间便住在娘家。

    前段时间陈翠萍在西安,她都是待在娘家,陈翠萍回来了她才跟着回来,现在陈翠萍又去了西安她也就又回了娘家住。

    也不知道这次陈翠萍去西安能去多久。

    杨玲玲听说陈翠萍又去了西安很震惊,万万没想到陈翠萍信誓旦旦的说说什么也不会再去,可才回来没过几天又去了。

    不止是杨玲玲,村里所有听说陈翠萍又去西安的人都挺唏嘘。

    玩笑说一辈子没出过远门的人,去西安那么远的地方就跟去县城似的。

    意思是来回太频繁。

    因为在村里人的印象中去远地方,基本一年一回才正常,毕竟太远舟车劳顿不容易,谁会如去县城那般频繁?

    更令人唏嘘的是陈翠萍在西安受了那么多气,回来没几天又过去了。

    自己的生气委屈,终究是敌不过对儿子的操心。

    母亲或许就是这样,在子女那受过再大的气再多的委屈,嘴上说着再绝情的话,事到临头,总会忍不住心软,不去计较不去深究,妥协成全,然后全心全意为子女操劳!

    所以常言总道,母爱伟大而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