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48章:长辈
    “玲玲咧,别说了真是,这么多人在,这样子干嘛呀?”小厅那边的杨耀听到杨玲玲回嘴,忍不住烦躁而不耐的喊。

    “是我要这样吗?是他要这样子。”杨玲玲生气的回。

    “你们真是一个二个脾气那么大,哎,真是难死了,看你们都难。”杨耀责怪。

    杨玲玲气哭。

    这时在楼上睡觉听到争吵的石文斌的母亲刘魏华跟小舅妈以及杨潇潇的婆婆进来。

    刘魏华跟小舅妈进来边用家乡话询问怎么了?边走向石文斌。

    两人见石文斌那架势,略责备的说:“你这是干什么?”

    石文斌还很委屈,用普通话说:“你们看我不顺眼我走就是了嘛是不是?我走还不行吗?”

    “你干嘛这样子呢?谁说看你不顺眼了?别这样子,没人看你不顺眼,走什么呀?”吴仲丽好言好语的劝。

    吴仲丽并不知道是她的态度刺到了石文斌。

    “是呀,你说这样的话干什么真是?”刘魏华用家乡话跟石文斌说,语气带着责备。

    “不要这样勒!”小舅妈也用家乡话劝石文斌。

    她们劝石文斌的时候,杨潇潇的婆婆来劝杨玲玲,安慰她要她别哭,吴仲丽也走到这边来劝哭泣的杨玲玲。

    小舅妈劝了下石文斌便来劝杨玲玲。

    杨玲玲委屈大爆发,数落着石文斌的不是。

    “他总是这样,一直说我喂个奶都不会,我又不是第一次喂,宝宝不吃他怪我不会喂奶,还在那凶巴巴的,本来宝宝哭我就很着急了,他还要在那骂我。”

    “我凶了吗?我骂你了吗?”石文斌大声反驳。

    他始终一副他没错,不是他先凶的态度,这让杨玲玲特别生气,“你没有吗?不是你一直在那怪我说喂个奶都不会吗?”

    “我就只是那样说而已,你本来就不会喂,难道我说错了吗?”

    “文斌别说了。”小舅妈劝。

    “你只是那样说?你也不看看你是用的什么样的语气,不耐烦的责怪的,我欠你啊?”

    “小杨别说了。”小舅妈又劝杨玲玲。

    “反正你说什么都是你对,我怎么都是错。”

    “文斌说了别说了还说,不要吵了。”小舅妈再劝,始终好言好语的。

    “本来就你的错。”

    “好。我错,我走行了吧。”

    石文斌说着飞快走出了房间,刘魏华生气的喊了一声追了出去。

    杨玲玲气得直流泪,小舅妈跟杨潇潇的婆婆一直安慰她。

    吴仲丽站在那里非常难过。

    杨玲玲听着两位长辈的安慰,眼泪越发汹涌,陷入自我厌弃之中。

    “他说我连奶都不会喂,是,我不会喂奶,不会换尿布我什么都不会,我根本照顾不好宝宝,我什么都做不好。”

    “你别听他说,他们男人哪里懂得我们女人的辛苦。”小舅妈说,然后跟杨玲玲讲了段她的经历。

    石文斌的小舅妈名叫王艳云,育有一儿一女,如今儿子在上初三,女儿上初一。

    她说儿子上小学时她在家照顾,有一段时间生病,拉肚子拉了一个星期,天天去打吊针却不见效,儿子打吊针打得眼睛都肿了,她是既担忧又心疼。

    她丈夫那时在外工作,回来见儿子这情况就指责她,怪她没照顾好儿子,责怪她连照顾小孩都不会。

    女人在家照顾小孩有多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知道,谁都希望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谁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

    明明尽心的照顾了,却还是发生了,当妈难免难过自责。

    这个时候需要的是丈夫的安慰跟理解。

    可是男人尤其不在家不参与其中的男人往往不理解,不知女人其中的艰辛,出了事就是一味的责怪。

    “很多男人都是这样的。”王艳云说。

    她说她当时气得跟丈夫大吵了一架差点离婚。

    “女人带孩子的辛苦男人理解不了,所以他们说的话不要放在心上。”王艳云安慰。

    “夫妻相处难免有吵架的时候,我跟你小舅舅也常常会吵架,他一生气就闹脾气不吃饭,我就不会,就算再生气也不能亏待了自己。”

    杨潇潇的婆婆赵丽莲跟吴仲丽赞同的点头,王艳云笑着跟她们说,“是真的,他小舅舅就是那样一吵架生气了就不吃饭,我就不会,我会做好饭,好好吃饭,哪能因为生气亏待自己呢是吧?”

    “是啊!”赵丽莲跟吴仲丽点头。

    “夫妻相处都会吵架是不是?”王艳云说。

    “是啊,哪对夫妻都会吵架的,我跟他爷爷也经常吵架这没什么的。”赵丽莲说。

    “是啊,只是架吵过了就好了,别放在心上,别一直生气,不值当。带小孩子是很辛苦的,我们都是过来人都知道,文斌不理解你,我们理解你。”

    王艳云她们安慰着杨玲玲,杨玲玲听着安慰止住了眼泪。

    “你看宝宝叫奶吃得多好,谁说你不会喂奶的,这不是喂得挺好吗?你看宝宝吃得多香,她多可爱啊!”王艳云笑着说。

    杨玲玲看着宝宝所有的怒火在这一刻都化成了柔软,她破涕为笑。

    在王艳云她们安慰杨玲玲这个过程中,宝宝许是哭累了哭饿了主动找奶吃,杨玲玲成功给她喂上了奶,止住了她的哭泣。

    刘魏华劝过儿子进来安慰杨玲玲,说她已经好好说了石文斌一通,让她别生气别难过,同时跟吴仲丽说石文斌这人脾气大但没坏心,希望他们多担待一些。

    吴仲丽说没事,在一起生活这么久,他们知道石文斌人可以的,说大家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难免有吵架的时候,不会放在心上的。

    两位母亲都是客气宽容的交流。

    一场“大战”在长辈们的劝解中过去。

    时间不早了,宝宝吃了奶睡着,杨玲玲将她放在床上睡得安稳,长辈们便也相邀着离开房间去休息。

    她们离开后,石文斌回来。

    杨玲玲躺下看着已经冷静下来的丈夫走向沙发,没说话。

    石文斌在沙发坐下习惯性摸裤兜,然后站起来找手机。

    对于一个每天睡前都要上网冲浪的低头族,手机实在太重要了。

    “手机呢?”石文斌趴到床边找手机,从床底下摸出了被他狠狠砸出去的手机。

    杨玲玲看着他,想到他砸手机的样子,火气一下就冒了出来,为避免再次发生争吵她干脆闭眼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