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51章:取名
    “当初不是说生两个,一个跟他姓一个跟你姓吗?那这个大的就跟你姓,小的再跟他姓不好吗?”

    “可是现在我只准备生一个。”杨玲玲趁机正式的把这个想法说了,免得以后父母催生二胎。

    家里两个小孩一直是他们这边农村家庭的标配,在将生小孩加入人生计划之后,曾经杨玲玲也理所当然的计划着生两个小孩。

    可如今的经历让她恐惧,说什么都不想再生一个。

    她觉得从怀孕到生再到带小孩,每一个阶段都太难了。

    有些事经历过一次就够了。

    在这个问题上,石文斌跟杨玲玲是达成共识的,而且他的态度也很坚决,不要二胎,小孩实在太难带了。

    杨耀虽然没在家,但每天最少跟吴仲丽打两个电话,杨玲玲从生产到带娃的艰难他都知道,而这个想法杨玲玲之前很多次跟吴仲丽抱怨过,现在听杨玲玲这么说,杨耀并不意外也没有反对。

    “只一个的话,姓……”杨耀有些犹豫起来。

    “跟他爸姓也没什么,反正孩子是我们带跟我们一起长大这才是最重要的。”

    杨耀沉默。

    石文斌适时跟杨耀说自己的想法,虽然杨玲玲全程跟杨耀说侗话,但这个话题开始时有跟石文斌说。

    石文斌说,“我是希望宝宝能跟我姓的,我爸这边就我一个,所以,我希望宝宝能跟我姓,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就这么说了的。”

    都是男人杨耀多少知道石文斌深沉里的想法,他理解的点点头,说:“当初是说生两个,一个姓石一个姓杨。”

    “可现在阿玲只想生一个,我也觉得生一个就好了,孩子太难带了。”石文斌有些干的笑笑说。

    “是啊!”杨耀叹息一声,正因为只生一个就难办了。

    “不如宝宝叫石杨什么吧!”杨玲玲提议,“这样石姓杨姓都有。”

    石文斌点头,这点他之前跟杨玲玲商量过,觉得可行。

    杨耀一听,略沉的表情瞬间变得明朗,“这样也好。”

    这时吴仲丽进来,蹙着眉略嫌弃的说:“叫石杨什么啊?”

    杨玲玲他们是在房间里说的,吴仲丽之前在厨房忙碌着准备晚饭。

    “是啊,父姓母姓都有,挺好的。”杨耀回答。

    吴仲丽说:“要杨在前面。”

    “就叫石杨什么就行了。”杨玲玲说,若杨在前面,那不相当于跟母姓了,石文斌那么执着,哪里会乐意?

    “应该是杨在前面啊。”吴仲丽老大不高兴的说。

    “什么应该啊?你不要想着他是上门,当初本来就说他在这边生活但不是上门,宝宝跟他姓就跟他姓嘛。”杨玲玲有些烦躁起来。

    吴仲丽还想说什么,杨耀有些不耐的说,“哎呀,跟他爸姓就跟他爸姓,随他们嘛!”

    如此吴仲丽便不再多说什么出去了。

    她继续去厨房忙碌,只是当杨玲玲过去时,她一直在那碎碎念宝宝应该姓杨,自己说着甚至都有些哽咽了。

    杨玲玲听了生气,“我爸都不多说了,你还一直说干嘛?”

    被杨玲玲这么呛一下,吴仲丽彻底不再言语了。

    杨耀跟石文斌在房间里开电脑查字研究取名,杨玲玲出来一会儿便回了房间,加入讨论,等她再出来,吴仲丽也调整好了想法,参与到了取名的讨论中。

    很快名字的问题把姓氏问题冲淡,气氛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可要取好名字也不容易,为了宝宝一个好的期许,要结合宝宝的生辰八字来取一个美好寓意的名字。

    期间石文斌跟刘魏华通话说到取名的事,刘魏华说她拿宝宝的生辰去算过,先生说宝宝取名要有带草字头的字。

    虽然杨玲玲跟石文斌都不封建迷信,但取名这事为了一个好寓意,有些东西还是要听一听的。

    原本杨玲玲以为刘魏华会在满月酒第二天才走,那当晚便可以一起讨论宝宝起名的事,可她当天吃完酒便跟二叔的车子一起回去了。

    只有今晚讨论到给宝宝起名的事跟她通电话聊一聊。

    在种种条件的限制下,几人想了一个又一个名字,然后又一个一个的否决掉。

    好不容易取到一个杨玲玲、杨耀跟石文斌都觉得好的名字,吴仲丽又说名字里有个字跟某个长辈读音一样不能用。

    在他们这边的旧俗里,宝宝起名不能跟家族长辈重字,哪怕读音一样都不行。

    如此给起名又增加了难度。

    结果几人讨论一个晚上都没能定下来,决定第二天再继续。

    最后,又经过一个早上的各种讨论各种查看,终于定下宝宝的名字叫,石杨艺。

    “艺”字正是草字头,取潇洒洋溢,弘扬艺术之意,书写简单,属性好,跟宝宝八字也特别吻合。

    早饭过后,杨耀跟吴仲丽有事出门。

    宝宝睡着后,杨玲玲躺着闭目养神,石文斌在刷手机。

    突然石文斌说,“宝,你看我手机质量好好哦,那么用力摔都没坏哎!就是有点歪了,不过能掰回来不影响使用。”

    杨玲玲缓缓睁开眼睛横了他一眼,“那你下次可以再用力摔一点。”

    “那不行,摔坏了怎么办?”

    “摔坏了就别用手机了呗。”

    “摔坏了我就买新的,嘿嘿嘿。”

    “你想得挺美。”

    “那当然。”

    “你昨晚不是嚷着要走吗?怎么不走?”手机的话题杨玲玲觉得没继续的意义便转移了话题。

    杨玲玲佯装生气的横着石文斌。

    石文斌嘿嘿一笑,“我干嘛要走?我才不走呢,我走了谁照顾你们娘俩?”

    “我们才不要你照顾呢。”杨玲玲翻了个白眼。

    “你不要,小黑胖要啊!”石文斌毫不在意杨玲玲的态度笑着说。

    很多家长都会给宝宝起别名,在宝宝还在肚子里时,杨玲玲跟石文斌就给宝宝起了一个叫“小黑胖”的别名。

    因为石文斌是“大黑胖”,他孩子便叫“小黑胖”。

    石文斌“大黑胖”这个称呼的由来,是因为被原来厂里某个同事形容黑黑胖胖。

    当初石文斌跟杨玲玲吐槽这事时,杨玲玲可是很好笑了一番,便时不时会说石文斌是“黑胖”。

    石文斌皮肤确实黑,但其实不算胖,他身高一米七八,七十公斤,只是有肥宅肚让他看起来有些胖。

    宝宝被小黑胖小黑胖的叫着,生下来,果然遗传了她爸爸的黑皮肤,黑黑胖胖。

    名副其实的“小黑胖”。

    两人就这个话题聊了聊,结束之后,杨玲玲忍不住跟丈夫吐槽,“我爸今晨跟我说,要我晚上自己给宝宝换尿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