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62章:质疑
    杨军考是一个喜好交友又热心的人,他在那家工厂那么些年交了不少朋友,经常会去参加朋友的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什么饭局,牌局,酒局。

    他还会经常组局请朋友们吃饭、喝酒、唱歌、按摩一条龙。

    他的那些朋友多是已经成家的中年人,有些夫妻同在厂里干活,多数只有男人在那边。

    那些人抽烟喝酒打牌玩乐。

    杨军考在进那家厂之前就是喜欢呼朋引伴的,但因为每天工作繁忙没有时间打牌玩乐。

    进了这家工厂之初他没有承包部门,就只是那个部门的主管拿着老板开的工资,一天八小时周末双休。

    如此一来他便有了很多空余的时间,学会了各种打花时间的坏习惯。

    他倒是不抽烟,但喝酒,经常喝多。

    然后打牌通宵经常输钱。

    再然后请客吃饭去玩。

    跟他在一起最多的一个朋友叫王勇,五十岁,另外一个部门的主管。

    这个王勇不抽烟不喝酒,但却有着杨君柳最讨厌的习惯。

    爱去酒店按摩,都当外公的人了还在厂里找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他的事厂里人尽皆知。

    杨军考跟他走得近杨君柳总担心两人狼狈为奸。

    她跟杨军考接触的时间不长就在一起,她对他的了解并不透彻。

    去到广东那边跟他进了同一家厂,那些人也不会跟她说杨军考的坏话,若非她加进了一个部门员工的微信群,很多东西都不会知道。

    她去广东那边跟杨军考同住,满打满算也就七个月,这段时间她了解到杨军考喜欢请客吃饭请大家去唱歌,一开始她只当他是人缘好爱结交,虽然请客频率高了些但她也还能接受。

    她在的日子,他带她出去参加朋友的饭局从未喝多过,因为承包部门工作繁忙她也没见他出去打牌玩乐。

    她以为他就是这样努力工作没有坏习惯的男人,可谁知前些天她在群里看到有人聊到了他,提到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那家工厂的繁忙期仅仅是四月份到十一月份。

    繁忙期杨军考他们部门每天加班能到十一点周末都不带休息的。

    可一旦过了繁忙期就闲到每天八小时周末双休。

    她跟杨军考十一月初结的婚,如今元月中旬,闲下来的一个半月她没跟他在一起。

    或许是不用顾忌她,他便过着如以往的生活。

    她加上的微信群是她工作过的部门微信群,那个部门多是喜好八卦的中年妇女,好几个工作了七八年的老员工知道许多厂里人新员工所不知道的八卦。

    她加入群后没说过话,她们似乎不知道她在群里便没有顾忌的聊了很多关于杨军考的八卦。

    她知道了很多他原本不知道的坏习惯,甚至知道了他在那边的感情经历。

    更在最近一次听说,王勇怂恿杨军考跟厂里的谁好,不过杨军考拒绝了。

    可虽然拒绝了但周末却一起去爬山了,虽然是一群人一起去不是单独去的,可两人来往颇有些密切。

    看到这些杨君柳都忍了下来没在杨军考面前透露什么,可就在三天前,她看到群里有人说。

    杨军考跟王勇一起去按摩,一、夜未归。

    一晚上没回来的按摩似乎透着不普通。

    看到这个消息时,杨君柳当时只觉脑袋一阵阵的发热,可随后她又冷静了下来,在跟杨军考的聊天中没有一点表现。

    可今晚,因为村里发生的事,她忍不住借此敲打敲打杨军考。

    两人发的语音消息,杨军考不喜欢讨论这种八卦,听了杨君柳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说:“这还能有什么看法?”

    杨君柳听了他的话有些不悦,可很快又调整好,她就不该期待从杨军考嘴里听到想听到的回答,毕竟他最好的朋友王勇就是那样的人。

    他能跟王勇关系要好,那自然对他的渣男行径没什么看法。

    王勇那人她在那边时有接触过,不过只是好几次同桌吃饭的接触,看他的样子还真看不出他是一个那样渣的男人。

    虽然不期待丈夫能给满意的回答,可杨君柳还是继续这个问题。

    “这怎么能没看法,他这样做你觉得好不好?他这种人你觉不觉得很欠?他做出这样的事对得起谁啊?”

    “他那样肯定不好啊,太对不起自己老婆了。”

    杨君柳听了这话,心情稍松,丈夫还有正确的认知就好。

    她正准备说话,杨军考又一条语音过来。

    “不过,现在这社会,这样的人挺多的。”

    杨君柳心莫名一紧,“这样的人是挺多的,我只希望我不碰到这样的人,碰到这样的人我绝对会跟他离婚还要他赔偿各种损失。

    如果有孩子,我孩子也不会让他见,这样的人就该得不到任何幸福,太恶心了。

    如果我有朋友是这样的人,我也绝对不跟他有来往。”

    “你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人呢?我又不会那样子。不过说到朋友的话,也不能因为他那样就不来往吧,他做出那样的事,只是对不起他老婆又不会影响到你。”

    “你不会那样最好,万一你那样,我是绝对不会再跟你过的。”

    杨君柳有些开心起来。

    “谁说朋友不会影响到你,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那这种事也不是那么容易受影响的。”

    “那谁知道,经常一起去玩的话,一次两次可能没什么,次数多了就忍不住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不说这个了,你早点休息吧。”

    杨君柳听丈夫这话,心里生出一种他在逃避问题的感觉,一下就想到她微信群里听说的他跟王勇去酒店夜不归宿的事,不过她也没再多说,也没问,跟他道了晚安就结束了对话。

    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杨君柳轻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如今她已经怀孕八个半月,当在群里听到杨军考那些事时,她有那么点后悔嫁给他。

    那么匆忙就嫁了人,都没有把人了解清楚,可是现在婚也结了,孩子再过没多久就出生了,后悔也晚了。

    她不想那么轻易把自己弄成离婚人士,更不想孩子生长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若她真跟杨军考离婚,以婆婆的性格这孩子肯定会留下。

    她不想再一次留下一个孩子。

    若是杨军考没有犯下太大原则性的错误,那他们就好好过日子吧。

    杨君柳将一切对丈夫的质疑都压在了心里,自己默默消化着一切。

    只是质疑的种子已经种下,这种自己默默的消化有效期是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