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65章:埋怨
    ()杨耀在广东的工地上干活,工地放假早,假期也比一般公司工厂都长得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年前腊月十八就到了家,要到年后正月十七才返回广东。

    以前吴仲丽在家去干活都是一个人行动没人说话,也就没有说话吵声。

    现在两个人会说话,说话声又不刻意控制,有时还会起些争执,这样就制造出了吵声。

    更重要的是,木房走在上面会发出声响,平时宝宝睡觉时杨玲玲跟石文斌都会放轻脚步,也会要吴仲丽走路轻一些,不管干什么都轻一点。

    可在这方面,一直来吴仲丽做得并不是太好,石文斌私下跟杨玲玲多有埋怨。

    杨耀回来后,她做得就更不好了。

    杨玲玲也有跟杨耀说宝宝睡觉时不管干什么都轻一点。

    杨耀也答应了,然而很多时候他都没做到轻一点,有时是不小心制造出大声响,有时却是没顾忌制造出来的。

    长期随意的生活习惯,让他们无法时刻小心翼翼。

    即使有时放轻了动作却不够轻,声响依旧大。

    宝宝是易醒的体质也是易吓的体质,有时睡觉时即使没被他们制造出的声响吵醒也会被弄得吓一跳。

    对此石文斌的怨念特别大。

    这天傍晚,杨玲玲抱着宝宝在房间睡觉,杨耀跟吴仲丽从外面干完活回来如常来看宝宝。

    杨耀是一个特别喜欢小孩的人,他对孙女相当的喜爱。

    一有时间就会看看宝宝抱抱宝宝逗逗宝宝。

    宝宝在睡觉,杨耀便进来看看她跟杨玲玲轻声说说话。

    没一会儿石文斌进来喊去吃饭,杨玲玲将睡着的宝宝交给他跟杨耀一起离开。

    一直来晚饭都是石文斌做,最近他做完饭就直接吃,吃了来跟杨玲玲交班。

    不论宝宝是睡着还是醒着,饭点都这样交换照顾。

    出门时杨玲玲手滑了一下门“砰”一下关上。

    吃了饭回来,宝宝已经醒了,石文斌将她放在床上逗她玩。

    石文斌看到杨玲玲就有些生气的说:“我觉得你爸真的很傻批。”

    “干嘛啊?”杨玲玲一听心里的火气就上来了,但压住了。

    “你说干嘛?整天关门那么用力干嘛?还有你妈也是。”

    每次吴仲丽跟杨耀关门都是随手将门甩上,杨玲玲房间的门锁有些松,这样锁一扣上震动门框就会很响。

    宝宝多数不被吵醒但会被吓一跳,当然有时睡得好也会没什么反应。

    但总归轻点关门的好。

    关于这个杨玲玲跟吴仲丽杨耀都说过,要他们关门轻点拉上不要甩上。

    可是两人,尤其吴仲丽一直在家这么久了还是经常会是甩门离开,杨玲玲事后问时她总说,忘记了。

    杨耀也是这三个字的回答。

    对此,杨玲玲依旧是生气又无奈。

    她觉得,这么简单平常的事会忘记,要么是不放在心上,要么是根本不在意。

    可不管怎么样,他们是自己父母,她也理解他们,不会怨他们。

    但石文斌不一样,缺乏感情基础的生活里堆积起的怨言只会越来越多无法自行化解。

    杨玲玲知道刚刚出去门关上重了些,石文斌肯定来气,果不其然,她解释“刚刚出去关门的是我又不是我爸。”

    “那你关门那么重干什么?傻批吗?不知道她在睡觉吗?”石文斌在气头上说话总是特别难听。

    杨玲玲耐着性子,“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手滑了。”

    “那你不知道小心一点吗?”

    “都说了是不小心,你平时也会有不小心弄出声响的时候啊,整天在这个怪来怪去干什么?”杨玲玲语气重了起来,

    “我在这里怪来怪去,好吧,就不说刚刚,那之前呢?很多次都是,明明知道宝宝在睡觉,明明知道她容易被吵醒做什么还是那么大声,真是跟个傻批一样整天一点脑子都没有。”

    “整天傻批来傻批去的你就有脑子了?老是这样骂骂骂,难听得要命。”

    “整天做的这种傻批事还不让人骂吗?”

    “你爱骂你就骂呗,我们都是傻批就你不傻。”杨玲玲懒得再多理会他去逗宝宝玩。

    或许是听出了爸爸妈妈在争吵,不愿意爸妈争吵,宝宝在床上发出“”的声音吸引着杨玲玲跟石文斌的注意。

    两人不再争吵都逗着宝宝玩,过了片刻石文斌云淡风轻的“其实我针对的不是你而是你爸妈。”

    杨玲玲一听这话,心仿佛被狠狠扎了一下,“我爸妈怎么你了,你要这样子?”

    “他们没怎么我,就是平时跟个傻批一样。”

    石文斌这样的态度顿时让杨玲玲火冒三丈,但她忍耐着,“他们是我爸妈,你能不能尊重一点?”

    “反正我一说你爸妈你就生气,你爸妈真是说不得。”

    杨玲玲觉得石文斌脑回路很清奇,“什么叫我爸妈说不得,你正常说可以,可你不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语气,整天傻批傻批的骂,我这样骂你妈,你会不会生气?”

    “他们做的事傻批还不让骂?既然不想别人骂那就不要做那种傻批事,我妈要是做了傻批事你也可以骂她,我没有任何意见。”

    “人不可能做什么都尽善尽美,难免有出错的时候,你有必要这个样子吗?”

    “反正我说你爸妈你就会各种为他们说话,既然这样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我跟你才没什么好说的。”

    “跟你说话真太特么累了。”

    “我跟你说话才特么累。”

    “既然这样就别说了闭嘴吧。”

    “闭嘴就闭嘴。”

    “反正我只要说你爸妈一点什么,你就好像不得了了,他们那么金贵啊,说都说不得。”

    杨玲玲觉得跟石文斌沟通相当困难,简直牛头不对马嘴,她生气的是他说他们吗?她的意思是他们说不得吗?她生气的是他的态度,是他的措辞。

    既然无法沟通,她干脆说“都说闭嘴了你还说什么?没完没了是吧?”

    “哼,我没完没了,反正你们一家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就像满月前一天晚上一样。”

    石文斌说完生气的离开了房间。

    杨玲玲怒火在胸腔里熊熊燃烧不得抒发,她想着石文斌话,生气的同时又有些难过,不可思议。

    满月前一天晚上的争吵他居然还记在心里?他居然还是一副他没错,他们一家都欺负了他的想法?他觉得在这个家里受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