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66章:沟通
    ()今晚的争吵让杨玲玲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石文斌那一句轻飘飘的“我不是针对的你,是针对的你爸妈”如锋利的箭扎在了杨玲玲的心头。

    她最不愿意石文斌跟父母有嫌隙,他不求他喜欢他们但不希望他讨厌他们,可现在从石文斌的语气态度看,似乎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发生了。

    晚上躺下后,杨玲玲越想越心里就越堵得慌。

    关于宝宝满月前一晚争吵的对错,之前杨玲玲就跟石文斌争过一次。

    那一次两人聊着天话赶话的就说到了那晚的事,一开始说好心平气和的聊一聊,结果说着说着就冒起火来最后沦为了争吵,而争吵也没吵出个结果。

    今晚石文斌再次提起,显然那晚的事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结,这个结不仅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解开反而越来越紧。

    当面对话谈显然谈不好,杨玲玲想了很多,觉得石文斌这个结不打开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坏影响,便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两人缘于网络,用文字对话,一个更能清楚的表达内心的想法,一个更能很好的理解对方的意思。

    杨玲玲跟石文斌发了很多条消息,心平气和的跟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你不是针对我,是针对的我爸妈,但其实我更希望你针对的是我……”

    杨玲玲将自己对父母的感情,将对石文斌的感情,将她希望他对父母的态度都一一说了出来,更她将夹在中间的为难都说了出来。

    有些话嘴巴说不出的,都用文字一一叙述发给石文斌。

    她希望他不要怪他们,不要怨他们,人无完人,他们有时做得确实不够好,但又不是故意的,希望他能够理解,心里不要有什么隔阂。

    他们是辛苦将她养大的父母,她爱他们尊重他们,所以希望他也能尊重他们,有些话嘴巴说了当时是痛快了,可若他们听到会伤了他们的心。

    说完这个,杨玲玲再一点一点跟石文斌回忆满月前一晚争吵发生的经过。

    石文斌纠结的重点是吴仲丽先凶的他,他觉得她凭什么那样的态度对他?他觉得她那样的态度是厌恶他看他不顺眼。

    他告诉杨玲玲那天晚上,他会那么生气,其实主要的不是生她的气而是气吴仲丽的态度。

    而杨玲玲跟吴仲丽都觉得是他先凶,宝宝一哭就在那抱怨责怪,一直反复的责怪她奶都不会喂,吴仲丽说他无可厚非,他气生得没有道理。

    杨玲玲前一次跟石文斌谈时说到这里,石文斌说,他凶他老婆关她什么事。

    两人前一次想好好理顺整个事件,好好分析一下到底是谁的错,解开这个结,可一说到这里就吵了起来,结果不欢而散。

    今晚,杨玲玲在微信里将事件一点一点整理,说到这里,她说。

    “如今我们也已为人父母,他们于我,就像我们对小胖一样,我在是你老婆之前先是我妈的女儿,她为我说话有错吗?若将来小胖找了老公欺负她,你会不会忍不住帮她说话?

    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疼爱的女儿被人那样骂,你是不是也会生气?”

    继续顺着往下理便到了杨耀出场。

    杨玲玲发消息你那天说我爸一进来就凶你,可你自己好好想想,那晚我爸进来首先是不是劝你不要说了,可你一直在那骂还砸手机,我爸才凶起来的。

    你说他们看你不顺眼针对你,他们可完没有那个意思,他们是把你当家人而不是外人,我爸连收了多少礼金他们有多少钱都跟你说,怎么会把你当外人?

    而一家人在一起生活难免会有闹矛盾发生争吵的时候。

    一家人吵过了就过去了,他们不会往心里去,希望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杨玲玲跟石文斌说了很多,石文斌一条都没有回复她,杨玲玲发完消息就睡了,她相信石文斌会看她发的消息,也会明白她的心。

    他虽然有时钻牛角尖,但也是一个听得进去劝的人。

    第二天杨玲玲看石文斌的态度就知道,她发的那些消息有用了。

    他不说,她也不说,但彼此心照不宣。

    这个年对杨君柳而言同样特别,这是她在婆家过的第一个年,大着肚子嘴巴很饿,肚子却早早的抗议了。

    到了孕晚期后,因为子宫占据了肚子太大的空间,胃或许是撑不开,只吃一点东西她就会感觉很胀。

    偏偏这个时期又是胃口大开的阶段,她只能看着一桌的好菜默默叹息。

    而婆婆跟丈夫见她只吃那么一点,在她说很撑吃不下之后还一直劝她多吃些再吃一些,说只吃那么一点怎么行?

    杨君柳也想吃,可真的吃不下啊,她知道他们是好心,但是听得多了心里难免感觉烦,觉得他们一点都不理解她的苦处。

    不过她并没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表现出来,笑呵呵跟他们说话,把他们玩笑说她没用居然只能吃那么一点的指责都笑着担了下来。

    这个年对陈翠萍他们而言同样特别,因为今年女儿跟小儿子都没回来过年。

    年夜饭之后一家人是通过微信群聊视频聚在一起的。

    陈翠萍一家亲戚很多,再加上杨能跟杨军考都好结交新年期间去拜年或请客从初二到初十就没断过。

    因为每天跑这跑那的忙,杨君柳跟杨军考根本就没有单独好好聊一聊的时间。

    杨军考所在的工厂不大,因为产品性质越到年边越无事可做,因此厂里放假很早,腊月二十杨军考就回到了家中,年后初八报到,初七他就要启程南下。

    按理说这放假时间挺长,他们应该有时间聊一聊,可一回来杨军考每天不是去这里就是去那里,再加上有些东西杨君柳想聊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时间便就那样过去了。

    杨君柳心里有个结,隐藏得又好,杨军考这人比较粗心也就没发现,平常也就简单的关心了下杨君柳的情况,告诉她要花钱就跟他说。

    在钱这方面,杨军考向来大方,这也是杨君柳最感欣慰的地方。

    她觉得这年头,一个男人好话说得再多都没有钱来得实在。

    她跟杨军考之间感情基础薄弱,杨军考能毫不吝啬的给她钱花,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