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劫逆命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机缘
    “杀戮幻界,这个娃娃运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看着那方血界,太殃圣祖都有些嫉妒白凡了。

    “还不速速醒来么……”

    说着太殃圣祖对着白凡一指,一道光束落在白凡的身上。

    白凡原本昏厥的身体,很快便传来颤动,紧跟着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

    “我这是死了么……”

    “呵呵,娃娃休要胡说,有吾在焉能有事。”太殃圣祖摇头笑道。

    “嗯?前辈?怎么是您?”

    白凡这才发现在自己不远处,太殃圣祖正御空而立的站在那里。

    “那个人呢……”

    白凡环目四顾,寻找着戮仙圣祖的身影。

    “不必看了,他已经永远的消失了。”

    “啊?您是说他被您给……”白凡一呆,仿佛有些不太相信。

    “……”

    “怎么,吾堂堂大荒四圣之一,还灭不了一个三天境的蝼蚁么?”

    太殃圣祖不进一阵无语,看来这个娃娃并不清楚祖境的可怕。

    “额……”

    “确实没有想到,那小子多谢前辈的救命大恩。”说着白凡躬身便要跪倒。

    毕竟不论放在修行界还是凡俗界,救命之恩永远都是天高之恩。白凡如何能不感恩。而假如没有太殃圣祖的出现,那自己此刻想必绝对十死无生。

    白凡他并非忘恩负义的少年,相反白凡极为重恩,唯独不过眼下自己实力低微,说到底他并不能为太殃圣祖去做些什么。

    “嗯,起来吧。”

    太殃圣祖满意的点点头,跟着话锋一转饶有深意的说道。

    “娃娃,你可还记得吾曾与你说过的大道之相。”

    白凡一怔,默默的点点头,“记得。”

    “可看到眼前这方血界了么,此乃世间最纯粹的杀戮之气所凝聚,更融合了方才那人自身的道念,所以可唤它为杀戮幻界。”

    随着太殃圣祖的话语,白凡惊奇的看着面前这方血界,感受到血界之内的强大杀意,白凡猛觉身体一寒。

    “太可怕了……”

    白凡低声呢喃,就一眼,他以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黄泉炼狱。他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凝聚出这么强大的杀意,这得屠戮多少生灵才能做到。

    饶是白凡了解修真界的残酷,但此刻还是被戮仙老祖给狠狠的震撼了一番,并深深感到颤栗。

    “呵呵,娃娃你害怕了么?呵,止不过区区一道近似杀戮之道的道界而已,比起那真正的杀戮之法,这只不过是纸老虎罢了。然对于你而言,此刻这方幻界,倒是蛮适合你凝聚道相,不得不说,你运气还不错啊……”太殃圣祖一笑道。

    “这……您的意思是……”白凡有些不懂,但他还是隐隐约约猜到了太殃圣祖话语的含义。

    “不错,杀戮之道即便放在大荒圣界,也是无上大道的一种,而想要凝聚出杀戮规则,这其中的艰难,不知难倒了多少修

    士,吾也没想到,这小小的九州大地之上,还能有人悟出如此大道,只可惜他没生在大荒,也没真正懂得杀戮的精髓,不然他将有是一个杀帝了。”

    提起这个名字,就算太殃圣祖也是面色凝重,显然这个名字对于太殃圣祖来讲,分量也不是一般的重。

    大荒有十二帝,每一个都是祖境巅峰,这其中最可怕的就要属这位杀帝了。

    此人年少踏入仙门,用了仅仅不到两千余载的时光,便成功踏入地祖之境,就算太殃圣祖这位曾经大荒第一人,在修行这一点上,也是不得不甘拜下风。

    而此人最可怕的也并非他的修为,而是他所悟出的道,他的道,是一条真正的杀戮大道,杀一切该杀之人,杀一切可杀之物,他的一生可以用罪孽滔天来形容而丝毫不为过。

    当初,太殃圣祖大战三圣十帝,就以杀帝给他的创伤最为致命,他的肉身也是被杀帝偷袭成功,并以自身无尽岁月凝炼的杀戮之界,生生轰碎。

    而如今即便过去了百万年,太殃圣祖在提起这个敌人的名字时,仍旧忍不住露出赞叹之意,那是一种出于对手之间的尊重。

    想想太殃圣祖何等人物,连他都对杀戮之道倍加推崇,由此可见,这杀戮之道的确很强大。

    白凡一边听着,一边双目露出一抹精光,百年前飘渺山下一战,白凡早已深切的体会到了修士造化三相的可怕,而如今太殃圣祖口中所说大道之相,很明显要比造化三相更为玄奥强大。

    所以不知不觉白凡双拳悄然紧握,在望向血界之时,眼里升起一丝炽烈的火热。

    “前辈,如果依您之言,那小子接下来该做什么?”

    “嗯,你心态还不错,知道万事万物都有其特定之处特殊之法,这一点我很欣慰。要知想要真正领悟杀戮之道,须得具备一颗明辨是非黑白的杀心,杀戮之道乃无上大道,但同样也是世间最无情之道,非意志超凡者,不可轻易尝试,否则便如方才那人一般,在杀戮中丧失神志,沦为杀戮的傀儡。”

    “而你若要真正的明悟杀戮,须紧记八个字,那便是天道无情大道有爱。就算杀,也需要杀的磊落,杀的光明,只杀该杀之人,不然就算领悟杀戮,也会因为杀孽深重,从而步入毁灭。”

    太殃圣祖目光睿智的说道,好像当年的杀帝,虽然领悟了杀戮精髓,可是他却忘了修行的本心,这样的人,就算在强大,终究踏不出那最终的一步。

    “前辈之语,晚辈必将铭刻肺腑,终身不忘。”白凡郑重的说道。

    “如此甚好,吾的这次苏醒,已经到了极限,以后的路怎么走,吾无法给你指引,在修行这条路上能走多远,一切都要看你自己了,现在,吾便送你进入这方杀戮幻界,希望你能坚守本心不忘初衷。”

    “去吧……”

    说罢太殃圣祖一挥手,顿时一股柔和之力,托起白凡的身躯,一刹那间没入了血色之界内。

    与此同时,太殃圣祖身影消散,随着星极珠化为了一抹青光,直接追上了白凡,重新安静的飞进白凡的胸口之中。

    而这一切的变化白凡却以无暇顾及,因为当他进入杀戮幻界的刹那,他的眼前,一切就都变了。

    “杀杀杀……”

    无尽的怨魂,从四面八方飞来,它们的眼,一片赤红,口中嘶哑的喊着愤恨的话语,仿佛与白凡有着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你还我的命来……”

    “我要吃了你,为我们全村的父老报仇。”

    “就是你,就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我要杀了你……”

    怨声肆虐,无数长着锋利指甲的鬼手,疯狂的向着白凡涌来。

    “这是怎么回事?”白凡大惊,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凭空出现这么多的冤魂,而这些怨魂又为什么如此仇恨自己?

    可是此刻容不得他多想,因为那密密麻麻的鬼手上,锋利的指甲已经有不少临近抠进了他的肉里。

    “啊……”

    剧烈的疼痛,让白凡忍不住仰天长啸,紧跟着白凡目中赫然闪过一抹血色。

    “什么鬼东西,想杀我,那我就先杀了你们。”

    不知为何,白凡就感觉当冤魂指甲抠进他身躯的那一刹那,他的内心突然多了一股莫名的杀意,正是因为这股杀意的影响,让白凡一下子仿佛变了一个人。

    下一秒,他选择了悍然出手,身上金光大放,紧跟着金色的火焰瞬间弥漫全身,恍如金甲天神一般。

    “囚仙印,锁地印、给我死死死……”

    轰隆隆,两方大印降世,顿时横扫四周,这来自大荒圣界的强大术法,在白凡修为的突破后,威力大涨。

    只是眨眼间,便超越咯桌案大小。

    一时间,无数冤魂凄厉的惨嚎,被大印之上传出巨力,撞击成飞灰,可是紧接着又有更多的冤魂出现,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向着白凡冲来。

    “该死,又来这么多,好好好,既然你们不怕死,那我就让你们都死……”

    白凡此时就好像突然着了魔一样,目中在没有一丝从前该有的善良,只剩下无尽的血光。

    “杀杀杀,杀死你们……”

    各种术法翻飞,白凡的气息在无形中迅速攀升,随着冤魂不断的覆灭,开始出现大量的红色雾气,这些雾气慢慢的涌向了白凡,悄悄的进入了他的身体。

    也不知杀了多久,灭了多少冤魂,只知道在这样疯狂的杀戮下,白凡的头发逐渐的发生了变化,由黑色一点点变成了血红之色,好像水晶一般,绽放着殷红的光华。

    而对于这种变化,白凡恍如全然未觉,他甚至不知道他现在的这种状态,正是修行界中修士入魔前的预兆。

    如果任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那么终有一日,白凡就会忘了自己忘了一切,成为一个真真正正只知道杀戮的魔头。

    一天、两天、十天,白凡身上的杀戮之气越来越重,终于在第十一天来临的时候,他的胸口,出现了一团刺目的血色光华,原本那不断向白凡飞来的冤魂,当看到血色光华升起的瞬间,那充满杀意的赤红眼眸中,顿时猛然露出了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