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劫逆命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前辈留步
    那剑光来的太快,快到就好像白日里虚空降下的一道惊雷,瞬间斩在了那'黑气之上,使得那之前还让周泰感到绝望的黑气,在与这剑光碰触的瞬间,砰的一声随风而逝。

    同一时间,一道身着白衣带着威严的面孔,眨眼便由远及近出现在周泰的前方。

    “啊,是宗主您……”

    在看清楚来人后,周泰顿时露出大喜,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涕泪横流的对着来人行起了大礼。

    “起来吧。”

    来人不怒自威,当看到周泰狼狈的模样,眼里很快划过一丝冷芒。

    “无用的东西,真给本宗丢脸,还不给我滚到一边去……”此刻周泰表现出的样子,让这位驭剑门的宗主深感有些颜面尽失。

    而也别说是他,就连白凡也觉得这个周泰实在是太窝囊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到如今的境界的,这一刻白凡甚至都有些后悔收了他的命魂。

    如此贪生怕死之辈,简直彻底玷污了修士两个字。

    略微有些嘲讽的看了一眼周泰,白凡随即把目光落在了刚刚来至的驭剑门宗主身上。只见这人看似中年模样,五官刚正,眉宇肃杀,两道眼眸之中,锋芒四射,好似蕴藏着两把利剑一般。在看其身上,一身白色的袍服无风自动,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人感觉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压力,真是好一位威严的宗主。

    不由得在心里白凡露出一抹羡慕之色,这就是玄胎修士,山崩于前而面不更色,海覆于身仍自泰然自若,光是这份镇定,对方就以无愧于一方宗主了。

    而就在白凡打量这位驭剑门宗主的时候,这位驭剑门宗主也似心有所感,微皱眉头,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白凡。猛然间白凡就感觉眼眸传来一阵巨痛,仿佛无数把利剑刺进了他的眼中,为此白凡大惊,急忙运转体内灵气,很快两团金色火焰出现在眼中,如此剧痛才渐渐退去。

    噔噔……

    白凡连续倒退数十丈,急忙闭上眼睛,这一会,白凡以感觉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太可怕了……”白凡心中暗暗惊骇的说道。

    “咦?”

    驭剑门宗主轻咦一声,似对白凡的表现,略感诧异,不过随即他就收回了目光,将目光重新落在了鬼谷门宗主骷灵上人的身上,刹那间从他的身上弥漫处强烈的锋利之意。

    “骷……灵……老……怪”

    驭剑门宗主一字一顿,杀意十足的说道。

    “桀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来了,玄河,百年不见,你这修为似乎没怎么精进啊,啧啧,若照这样下去,你这驭剑门将迟早会臣服于我鬼谷门啊哈哈哈……”

    骷灵老怪发出一阵阴阳怪气的干笑,然尽管他口中如此说,但是自从驭剑门宗主玄河剑主来临之后,他还是却格外的警惕。

    旁人感觉不到玄河剑主的具体实力,但不代表他感觉不出来,

    从玄河剑主的体内传出的气息,并不像他口中说的那般轻松,看来这一百年中,这个老不死的修为又精进了。

    “是么,杀你足够了。”

    玄河剑主目带冰寒,如果不是自己早到了一步,恐怕现在自己宗门剩下弟子早就死在这个老鬼的手中,仅这一点,他就不得不愤怒。

    “呸,玄河少在本宗面前装什么绝世高手,以你现在的修为想杀本宗,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过呢本宗现在也不愿意与你浪费时间,这笔账本宗先记下,等本宗神功大成之日,本宗会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赢家哈哈哈……。”

    骷灵老怪狂笑一声,也不理会玄河剑主的表情,身躯骤然化为一阵阴风,卷着地上昏迷的鬼谷门众弟子,狂纵而去。

    并在离去时留下了他戏谑的话语:“玄河,甲子之后,本宗定要你驭剑门冰消瓦解,你就好好享受你最后的宗主风光吧哈哈哈哈……”

    玄河剑主闻言半眯着眼,看着远去消失的骷灵老怪,浑身骨骼发出阵阵压抑的声响。

    “可恶,宗主,难道您就这样放任他离去么?”

    这时候一旁周泰恢复了神采,不甘心的说道。谁知他话语刚出口,就换来了玄河剑主的无情呵斥。

    “闭嘴,你懂什么,我若有把握又怎么会放任他离去……”

    呵斥完周泰,玄河剑主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忧虑,原本他与骷灵老怪修为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但不知道为什么,骷灵老怪离去时的话语,竟让他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甲子之后……甲子之后……”

    玄河剑主口中呢喃,跟着眼神里露出了一抹决定,看来这未来的六十年之内,他该做些什么了。周泰被玄河剑主这一喝,顿时又吓得不敢说话了,很快玄河剑主一挥衣袖道。

    “念你这次斩杀鬼谷门人有功,等回宗之后,本宗许你灵物阁资格,至于有关此处灵脉之事回宗之后,在派其他长老前来接管。”

    玄河剑主有条不絮的说着,当提到鬼仇之事时,周泰刚要否认,却没想到他的识海中,立刻响起了白凡的声音。

    白凡告诉他,此事他大可承担下来,至于自己,白凡传音周泰,绝不许暴露今日发生的一切。所以周泰不敢忤逆白凡的话语,随着玄河剑主话语说完,周泰一躬身点头称是。同时他也奇怪白凡为什么不让他说出实话,难道他不想让宗主对他高看一眼么?

    其实周泰猜对了,白凡还真就不想让玄河剑主关注他,假如玄河剑主知道,鬼谷门鬼仇长老其实是死在自己之手,那么定然会对自己升起强烈的好奇之心。

    若是被一个玄胎境高手盯住,白凡恐怕就连睡觉都不会安稳,修行残酷人心不古,白凡早以不是百年之前那个年少冲动的少年了。

    说起来,他现在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若是放在世俗之中,百余岁已经老祖级别的

    人物了。更何况白凡现在身怀数件至宝,任何一件,若被修行界所知,必会掀起血雨腥风,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得,所以第一时间白凡便对周泰发出了警告。

    毕竟以通幽境的修为斩杀玄妙境中期的鬼仇,这事若是被任何人得知,都会觉得惊世骇俗,虽说鬼仇的死亡,白凡占了不少外在的因素,但是外人不会这样想,所以这件事还是不叫人知道的好。

    “走吧,你且去将本宗弟子唤醒……”

    玄河剑主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所以在深深看了一眼骷灵老怪离去的方向后,转身对着周泰吩咐道。

    “是,宗主……”

    周泰领命后,来到了驭剑门众弟子的身旁,十指频点,道道灵气从他的指尖飞出,钻入了这些弟子的体内。

    并且趁着玄河剑主沉思的瞬间,周泰暗中对这些弟子施展了一道秘术。

    这道秘术有个名字,叫做封魂术,本身并不具备什么攻击力,也不会对修士造成任何的伤害,只不过它有一个最特别的能力,就是可以封印修士短暂的记忆。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白凡事先对他说,今日之事决不能传出一句,否则便捏碎的他的命魂,所以他迫不得已,悄悄的施展了这一秘术,将之前有关于白凡一切的印记全部封印。

    做完这些后,周泰大吼一声。

    “还不与我速速醒来……”

    声如雷鸣,振聋发聩,并夹杂着周泰玄妙境中期的修为,使得那些昏厥中的弟子,瞬息从昏厥中茫然醒来。

    “啊,周长老,我们怎么了?”

    “是啊那些鬼谷门的人呢?”

    醒来的这些弟子一个个神色迷茫的看着周泰,他们似乎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

    不远处白凡默默看着这一切,心里对周泰所做的这一切,颇为的赞赏。尽管周泰的品性他不喜欢,但这做事的方式,白凡还是很认同的。

    “没事了,鬼谷门的弟子已经跑了,至于鬼仇也已经被……本长老灭了。”

    当说到鬼仇之事,周泰眼神里露出一抹心虚之色,但是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

    “来来来,你们看看那是谁。”说着周泰一指玄河剑主。

    “哎呀……是宗主……”

    顿时有弟子眼尖,瞬间看清了玄河剑主的模样,顿时激动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这一跪不要紧,顿时所以弟子全都跟着跪下了,在他们的眼中,宗主就如同神一般的人物,哪能不激动。

    “都起来吧……”

    玄河剑主随口说道,然后抬手一挥,霎时一股柔和之力出现在这些弟子的前方,将这些弟子从地上托起,随后玄河剑主一叹。

    “走吧,我们回宗。”

    说着转身就欲离开,而也就在这时,一只一直旁观看着这一切的白凡此刻却悠然开了口。

    “前辈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