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劫逆命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佛器紫金夺
    玄灵涧一处开辟好的洞府之内……

    白凡从修炼中苏醒,呼出一口浊气后,白凡浮现一抹笑容自语道。

    “这玄灵涧的灵气果真浓郁,仅仅修炼了不到三日,伤势就已痊愈了。”

    在感受体内磅礴的灵气后,白凡心念一动,从储物袋中飞出了一物。

    正是那日自玄河剑主手中所得的那一件古宝,用玄河剑主的话来说,这叫破天锥。

    想到玄河剑主当时的表情,白凡忍不住莞尔一笑,此物并非所谓的破天锥,其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万华紫金夺。

    万华紫金夺,上古九大佛器之一,乃上古佛门大能万华圣祖本命佛器。

    这位圣祖可不是戮仙之流可比,而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祖境,至于具体是一位地祖还是天祖,古籍中记载不详。

    当初白凡在天心湖中,没事最爱翻看一些关于九州大陆的风物志,而其中一本便是记载了一些上古强者的传说。

    相传这位万华圣祖原本只是一位世俗之中的小乞丐,终日过着颠沛流离饥不饱食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万华圣祖在乞讨之时,偶遇一位重伤濒死的老僧,万华圣祖当时心生善念,不忍看此情景,于是便将老僧背至自己所住的破败庙宇之中。

    而后每天悉心照料,有时候要来的东西太少,万华圣祖便自己不吃,全部喂给老僧,终于老僧在这般照料下,于一日苏醒过来。

    虽然之前老僧重伤昏迷,但万华圣祖对他所做之事,他却凭借神识一一看在眼中。

    于是他将万华圣祖叫到身前,仔细打量着这个救下自己心地善良的小乞丐,许久老僧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原来老僧并非世俗普通的僧人,而是来自云洲千佛寺的一位佛修,因在游历途中,遇一鬼修正在杀戮凡人炼宝,佛门速来讲究慈悲众生,老僧焉能坐视不管,于是出手阻止,奈何那名鬼修修为比老僧高上不少,所以老僧不敌。

    不过老僧也以佛法之力,伤了他的根基,鬼修退去,一方灾难得以化解,这便是前因后果。

    之后老僧又问万华圣祖,可愿随他修行,万华圣祖点点头。

    此后万华圣祖便随老僧去了千佛山,从此青灯古佛。

    但万华圣祖于其他佛修不一样,修行有成后,他没有选择闭关苦修,而是选择下山度世。

    因其幼年经历,使得万华圣祖深深明白,俗世之中,人如蝼蚁,命如草芥,苍生如身在荆棘之中,求不得放不下,身陷苦海之涯,惶惶不可终日。

    所以,万华圣祖下山之前,发下毕生宏愿,他要为众生,入苦海化彼岸,以佛法之宏威,净化世间一切苦难,若心口不一,愿永世不证大道。

    从此佛门

    之中少了一位佛道天骄,而世俗之中多了一位救难的活佛。

    即便过去千百万年,世俗之中仍旧流传着不少关于万华圣祖的传说。

    并且古籍之中记载,万华圣祖证道之后,将其毕生佛法精髓,融汇成两道佛门无上神通,将其封印在自身法器之中,留待后世有缘之人传承。

    而这件法器,便是被后来无数佛门弟子奉为九大佛器之首的万华紫金夺。

    白凡没有想到,这消失了无尽岁月的万华紫金夺,竟然会落在玄河剑主的手里,不得不说这件事还真的让人始料不及。

    而白凡能一眼认出万华紫金夺,也是因为,当初那古籍之中,曾附有一副此宝的画像。

    “这或许就是佛法中所讲的缘法吧……”

    白凡轻轻呢喃着,随后用手轻抚这件上古佛器,这紫金夺不知是什么材质所炼,入手有些沉重,但白凡明白,这紫金夺真正的价值并非其本身,而是其中那融合了万华圣祖自身佛道精髓的两式佛法。

    不过那个距离此刻的自己有些太过遥远了,眼下重要的还是将这件佛器先认主了再说吧!白凡想着,随后闭上眼,菩提涅功悄然运转。

    想要让紫金夺认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然玄河剑主也不会在得到那么久之后,依旧一无所获,皆因此物伴随万华圣祖数万年岁月,其自身早就被浸染上佛性。

    所以若想使这件尘封已久的上古佛器认主,就必须以精纯的佛法祭炼,而这一点,恰恰白凡可以做到,否则就算白凡认出了这件佛器,那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很快,伴随着白凡运转菩提涅功,一丝丝奇异之力,由他的体内散出,散发着佛门恢宏神圣的气息,刹那将面前的紫金夺包裹。

    紧接着就看到紫金夺在这股力量下,肉眼可见的开始迅速变化,原本漆黑的表面,在这股佛力侵袭下,正在一点点淡化,而取而代之的则是渐渐透出了一抹紫金色的华光。

    白凡也不着急,他知道像紫金夺这样的古宝,要想炼化,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而借着炼化这件法宝的时光,白凡正好整理一下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首先,就是修为,自己的修为早在太灵渊秘境之时,就已经到达了突破的边缘,而这几日接连经过数次交战,使得体内灵力已经增长到了通幽境可承受的最极限,突破已成必然,所差的不过就是一个契机,那就是需要一处灵气充沛的洞府。

    而玄灵涧恰恰满足了这个条件,所以说白凡的这次突破,已然水到渠成。

    所以白凡一正心神,再次闭上眼,六识沉寂,体内灵气按着九劫卷的修炼方式,很快便进入了修炼之中。

    天地灵气开始悄然无息的迅速向着玄灵涧的方向凝聚,

    化为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灵气光线,全部涌进了白凡所在的洞府之中……

    一天、两天、十天,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白凡的洞府依旧没有动静传出。

    而在这一月里,可能连白凡自己都不会知道,他的大名,已经在驭剑门中彻底传开了。

    “师兄,听说了么?咱们驭剑门最近来了一个了不起的青年,据说就连大长老都在他手里吃了瘪呢。”

    “嘘,小点声,这也是我们这些普通弟子所能议论的……”

    “喂,那个谁,打听出那个人叫什么了么?”

    “没有啊,不过我听说咱们周长老。和那个人关系很密切,要不我们去问问他?”

    诸如此类的话语,发生在驭剑门个个角落,单说这一日,两个弟子正在议论白凡之事,忽然间从他们的身后多出了一个青年,这青年俊目冷美,刀削似的面孔上,隐隐带着一股凌厉。

    似刚历练归来,因为从他的身上正带着丝丝煞气,原本青年正在傲然的前行,可是正在飞行中的他,忽然听到了有人正在议论某个弟子的强大。

    这让他听到后异常刺耳,仿佛这话语刺伤上他心中某处最柔软的地方,于是少年面色一沉,飘然落地,向着正在交谈的两个弟子走去。

    踏踏踏……

    脚步声踏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可遗憾的的是两个弟子竟浑然未觉,依旧在高谈阔论着。

    “啧啧,你说刘师兄,那个新来的弟子,会不会是某个大宗门的弟子?不然为何大长老被赶出玄灵涧,宗主却对这件事不闻不问,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太不正常了啊。”

    “是啊,不过咱们还是小声议论下也就罢了,我可听说,那个神秘师兄脾气很不好,而且最近周长老俨然成了那位师兄的护卫,可莫叫他听了去,不然我们可就大祸临头了。”另一个弟子面带惊惧的说着。

    “是么!”

    没想到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二人的身后传出。

    “谁?”

    两个弟子大惊失色,猛然回头,但紧跟着看清了这人的模样,二人心里咯噔一下,蹬蹬倒退数步,面色瞬间露出一抹苍白。

    “大大……大师兄。”二人干咽了几口唾液,舌头打结的说道。

    “嗯,怎么你们很怕我?”青年漠然的点点头,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似乎很享受二人看到他时那骤变的表情。

    “没没没有,师兄您这是从何处归来……”其中一名弟子硬着头皮的说道,说不怕那是假的,放眼整个驭剑门,不怕这名青年的弟子还真就寥寥无几。

    因为——

    他是宗主的弟子尘杀,而他的另一个身份便是,驭剑门第一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