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劫逆命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败逃
    “你……”

    玉祁捂着胸口,指着不远处的白凡,鼻息间,剧烈喘息着。如果说之前,他只把白凡当做玄妙修士来看,那么此时,他已经无形中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只因为,刚刚那术法倒海印,真真的将他吓住了,甚至这一刻他都认为,白凡是在扮猪吃虎,可能玄妙后期,都不是他的真是境界,他的真实境界,很有可能是玄胎修士,至少是不弱于自己的玄胎修士。

    “该死,这混乱之海,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一个人?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这黑袍男子的事迹……”

    这一刻,玉祁误把白凡当做了终年混迹于混乱之海中的低调散修,并未曾想到,其实白凡不过刚刚来到混乱之海。

    另一边,白凡也不好受,连玄胎境的玉祁都勉强承受术法相碰的余威,他不过才玄妙后期,又怎么会安然无恙。

    不过好在,刚刚的关键时刻,白凡祭出了从文轩手中夺的元灵神魂罩,这才看上去,比玉祁要好上很多。但即使如此,白凡依旧在元灵神魂罩神魂罩飞出的刹那,被那四散涟漪扫了肉身一下,之后白凡体内的经脉,变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看来,那玉祁并不是寻常的玄胎修士,否则白凡相信,倒海印对方一定逃不过。

    “你究竟是谁?”

    “难不成你是那黑风老妖派来杀我的不成么……”

    玉祁双目阴冷,这一刻对白凡的身份他开始下意识胡乱猜测起来。说起来,这玉祁混迹混乱之海,已有一甲子之久,这期间,他亦得罪了不少仇家,而其中最想要他命的,除了那黑风宗,这世间恐怕在难找出第二个来。

    至于原因么,自然是他曾经奴役了黑风宗宗主黑风老妖的女儿做了自己的婢女,而尽管后来此女被黑风老妖救走,但她的身子,却早以被自己给占了,因此,那黑风老妖为此发怒,势必要灭了自己。

    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跑到混乱之海深处来,其目的就是为了躲避那来自黑风老妖的追杀。天知道,那黑风老妖可是一位玄胎后期的魔修,那一身魔门的修为,自己若遇到,那绝对是十死无生。

    难道这个黑袍人,他来自黑风宗么?玉祁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这倒不是说他在恐惧白凡,而是他在恐惧那黑风老妖。

    固然在混乱之海,有禁止寻仇的规则,但那些都是只针对天洲大地的宗门,实则在混乱之海的内部范围,修士间的厮杀,散修联盟从不会过问的。对外界修士严惩,那是为了立威,而对内部放任,则是散修联盟懒得干预,若不然玉

    祁也不会驱使他的婢女胡乱杀戮过路的散修了。

    白凡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盯着玉祁的眼睛,聪明的他已经捕捉到了玉祁在提起黑风老妖时,眼睛划过的那丝恐惧。这让白凡也很是好奇,这黑风老妖是究竟何方神圣,竟能吓的玄胎修士提而生畏。难道他也是所谓的悬天榜上的散修么?这一刻,白凡也对那悬天榜开始有了一丝兴趣,甚至暗暗决定,有机会一定去了解了解这个悬天榜。

    而见到白凡不说话,玉祁当做白凡默认了他的话语,于是下一息,玉祁的表情彻底的变了。

    “好好好,我玉祁不过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玷污了那妖女的清白,而事后我也说过,我愿意负责到底,可是不曾想你们黑风宗,还是如此不依不饶,难不成你们真当我玉祁怕了你们不成……”

    “既然你们那么想我死,那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去荡平你们那狗屁的黑风宗。” 玉祁眼睛都红了,说出的话,更像个夺人而噬的厉鬼,弄的白凡一时间眉头深深紧锁。他知道玉祁这是误会他了。

    但白凡也没有解释,因为,就算没有这曾误会,他相信,以玉祁自私自利的性格,他也不会善罢甘休,与其这样,那就还是战吧,正好拿他来印证一下,自己究竟与玄胎境间,还有多大的差距。

    白凡想着,灵力再次涌动,这一次他开始动用了菩提涅功,使得下一息,白凡的身上,散出了最纯正的佛威。

    “多说无益,你要战,那便战……”

    轰隆,白凡双脚猛踏虚空,顿时身后金光闪现,金佛降临,这还不算,金佛的身后,一株金色的古树陪伴。

    “五指成界,化身成佛……佛法无边,掌中佛国……”,一出手,白凡就祭出了菩提涅功蕴含的几种强大的秘术。

    先是一只金色的佛手,遮天蔽日,从天而降的抓向玉祁,而后金色的国度展现,浩瀚的梵音呢喃。十个小人从金色国度内走出,一人一句,形成十个‘’字,紧跟在佛手之后,对着玉祁的周身钻去。

    并且这些‘‘’字,还带着玄异的梵音,扰乱着玉祁的视听……

    “观自在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心经……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其中梵音每响起一句,玉祁的身体便是一震,连带着他的气势也随之弱了数分。

    这是来自掌中佛国的净化之力,净化世间一切邪恶,净化万物一切杂念,原本这术法对魔门弟子最具备威能,对付非魔门修士,则便差了许多。但是,差,它并不等于无用,只是没有对

    魔门弟子伤害大而已。

    至少,面对这些“”字,玉祁就不敢轻视,再加上身后金佛的佛威加持,使得这一刻的白凡,他虽不是玄胎,却胜似玄胎。

    “啊啊啊……”

    玉祁发出怒吼,面对白凡强有力的术法,这一刻他也彻底拼命了。

    “给我滚滚滚……”

    玉祁玄胎境界的灵气,如奔流的江河,化作强大的匹炼撞向那些字,顿时字一个个崩溃,尔后七彩光芒在现,玉祁灌注灵气与神识,猛然对着金佛之手划去,刹那,金光、七彩之光,交相辉映,然后双双灭,七彩飞剑坠地。

    这时,玉祁又猛的一拍储物袋,哗啦,一个黑黝黝的石头雕像落地。玉祁喷出一口精血,然后玉祁面目扭曲道。

    “借你三分神力,助我斩杀此人……”嗡,顿时石头雕像仿佛活了过来,吐出了一道黑光,融入了玉祁的眉心。跟着玉祁转身离开,目光望向处在金佛之内的白凡。玉祁轻吐了一个字。

    “死……”

    玉祁的双目,随着这个字的落下,顿时漆黑如墨,犹如两个空洞的窟窿,并伴有血泪流出。而也就在这时,白凡他没来由的心神一震,跟着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由他心头迅速弥漫,并飞快占据他整个身体,还不带白凡察觉这危机从何处升起,他的识海下一息,便猛然犹如被撕裂了一般,传出了无与伦比的剧痛。

    “啊?这……究竟是什么诡异的术法……”白凡这一刻很想知道,但是那识海的剧痛却让他什么也做不了,直至下一息,金佛砰的消散,白凡他面色惨白,坠于大地,并将大地砸出了一个数丈的深坑。

    “嘿嘿,不要挣扎了,它想杀的人,至今为止,还没有能活下来的,本来,这是我留给黑风老妖的,但是,这都是你逼我的,你逼我的,哈哈……”玉祁就像疯了一样大失神智。而白凡却随着他的话语,剧痛变得更加剧烈了。

    “吼……”,便是白凡一向沉稳,这一刻也不禁发出了不似人的凄厉痛哼,由此可见,他此刻识海承受的剧痛该有多么的令人难以想象。

    “不,我现在还不想死……而我也不能死……”某一刻,白凡艰难的睁开双眼,咬着牙,白凡催动着金色灵气,全部灌于自己的双脚,之后白凡闭上眼,双唇痛苦无比的吐出两个字。

    “方寸……”

    之后金光涌动,白凡瞬息离开大地。也离开了玉祁的视线,直到白凡再出现,以到了一片无人的岛屿的上空,在然后,白凡双眸一黑,一头扎进了无人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