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一章:师祖
    自疯鼻子老道走后四十七年,张家梁子又来了一个赊刀匠,径直找到张老二的亲兄弟张老四,并强买强卖促成了一桩荒唐的“生意”。

    张老四当过兵,上过越南战场,在军中编制到炮兵连。越南战场战局已定后先遣回国,被分配到大庆油田工作。张老四却说自己还没娶媳妇儿,便放着大好前程回到张家梁子。

    ……

    1992年五月中旬正午,百十里外的城镇里已经开始燥热了,深山里的张家梁子却是风光正好,万物如新。

    此时的张家梁子已不复昔日荣光,年轻人都赶着出去赚钱,梁子里留下的就是些老弱病残,偌大的寨子里看上去颇为冷清。

    今日却稍微有些活气,只因张老四家来了个赊刀人。

    赊刀人,拜鬼谷子为师。专修占卜,能占卜生死,以及世道变迁。每逢天下有大事发生,便翩然而至,以“谶”预言。

    赊刀人也称卜卖,卖货的方式很奇特,卖时分文不收,只吟一句谶语,一语成谶后,再来收钱。

    可怪就怪在他到张老四家中不为卖东西,只为达成一庄交易。更奇怪的是张老四多年征战,也算得上是大半个唯物主义者,竟然还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即使不堪命运白白挣扎了五年时间。

    “三年后的今天你将添一个孙儿。”赊刀匠莫约四十来岁,一张江湖脸,蓄着茁壮的络腮胡;挑着一副空担子,自顾自走进张老四的家,坐在板凳上对张老四说。这模样完全是个自来熟。

    张老四不为所动,似乎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支着烟杆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烟,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似乎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心中却在想:“我添不添孙儿与你何干?”

    这也难怪,这年代骗吃骗喝的多了去了,各种变着法儿来的都有,张老四已经见怪不怪。正常情况下,骗子遇到这种爱答不理的知道不好糊弄,便自个识趣的走了。

    那赊刀匠也不在意,自斟自饮了碗茶水,一脸严肃地对张老四说:“此子先天命数有异,十二岁之前病症不断,苦痛缠身,难以养活…”

    还不待赊刀匠说完,张老四可不乐意了,你夸我的好我听着,你咒我孙儿那可不行。张老四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起身就把赊刀匠往外赶。

    赊刀匠人身子灵活,绕开张老四,抱着斗大的八仙桌不撒手,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

    张老四为人谦和,不爱计较,只是不善言语。见赊刀匠没做什么破格的事,也不好动粗,只得任他去了,大不了不听就是了呗。

    “不过我当和此子有缘,若你愿意让其拜我为师,我当尽力佑其无碍。”赊刀匠见张老四拿他没折,又腆着个笑脸说明了来意。

    张老四额上的眉头时展时舒,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赊刀匠会错了意,以为有张老四心动了。

    于是故作神秘继续煽动:“我这身本事多少人想学我都没教。这是为何?皆是那些凡夫俗子机缘不足,不配修习。近来我卜得此子命中些许异数,方才低三下四的不请自来,你可莫错过了这天大的机缘……”

    还不待赊刀匠说完,张老四勃然大怒,目露凶光,将赊刀匠连人带家伙甩出门外。

    张老四轻易不发火,唯独今天有些反常。

    赊刀匠被赶出门外也不恼,一边整理吃饭的家伙一边对张老四说:“我说主人家,吃饭的时候把我赶出来,可不厚道……”

    张老四反手将门关上,不管那赊刀匠说什么都不搭理。

    赊刀匠在外叨叨一阵,只听屋内毫无响动。终于有了几分江湖人的狡猾,扯着嗓子吼:“这事不管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我只把话撂在这儿。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而是来通知你。好说歹说你不听,可别怪我强买强卖了。你只顾着自个,你孙儿可得遭罪了…我给你五年时间,若是你想通了,此子便以寻秋为名,拜在我的名下,若是不愿便取为渡舟,此二名皆有机缘…若是不出意外五年之后我再来。你好自为之吧。到时可要备好酒肉招待我,权当为今日之事赔罪了…”

    赊刀匠人言之凿凿,似乎说得跟真的一样。之后便消失了,张老四再也没见过他。

    赊刀匠人走后三年整,张老四果然添了个孙儿。张老四惊喜之余,哪里还能记住三年前那档子事,给孙儿取了个名字叫张鼎铭。

    鼎铭出生后果真如那赊刀人所说一般,病魔缠身,又曾几度病危,难以根治,常常几个病症交替出现,着实让人淘神费劲。

    某一深夜,张老四惊梦孙儿早夭,梦醒时分仍觉后怕。方才忆起三年前那赊刀匠的话来,于是更名为寻秋。说来也怪,名字一改,万般病痛竟不治而愈。

    如此又过去了近两年的时间,孙儿也健健康康。张老四好面子,眼看五年之期将近,又不愿让孙儿拜那赊刀匠为师,于是又琢磨着将孙儿的名字改了。

    “你说‘寻秋’、‘渡舟’二名皆有机缘,那我再改名渡舟好了!一来孙儿无灾无病,二来不用拜你为师。”张老四暗自盘算。

    于是张老四不顾家人反对,又给孙儿改了名,名叫渡舟。可奇怪的事情就出现了,原本好好的一个人,又折磨起人来,不是拉肚子就是发高烧,还进了重症监护室。

    张老四平素最是喜爱这个孙儿,没事就爱抱着他闲逛。这个孙儿也当真讨人欢喜,不到一岁便能牙牙学语,不生病时也不哭不闹,这在现在看起来很平常,可在九几年那可是个神童。

    张老四虽爱面子,可在孙儿的安危面前也慌了神。于是又将渡舟更名为寻秋,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不止如此,病情更是急转直下,原本步履蹒跚,勉勉强强能走路的小寻秋,现在更是站都站不稳了。

    张老四彻底慌了,唯恐那夜做的梦成真。于是顶着自己精神上的折磨和家人的怪罪四处求人问药,半个月过去了弄得些药物偏方也没啥效果。

    张老四后悔了!后悔没有听赊刀匠的话,后悔为了自己的面子让孙儿受苦受难!

    想到赊刀匠,张老四自然了想到那日赊刀匠的话,张老四升起些许信念,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那神棍身上!

    张老四掐了掐时间,再有三日便是五年之期。于是每日爬上梁子后的山上盯着过往的路人,生怕那赊刀匠记岔了路,误了孙儿的病情。

    两日过去,张老四没有等到来人,面容不免憔悴。第三日一大早,一大家子备好饭菜望眼欲穿,但终究不见来人,各自诽腹:“此人莫非爽约了?”

    张老四最是坐不住,唯恐数年前定下的誓言,尽成了无稽之谈。张老四在路上来回踱步,便是茂密的绿植也被跺碎了。

    命运就是如此滑稽,当初张老四对别人爱搭不理,现在又巴不得别人立马出现在眼前。

    一家人左等右等不见来人,直到太阳西斜方才彻底没了耐性。

    那人再也没来,可当日来了一个须发尽白的老和尚。和尚说路过此地想讨口水,化口斋吃,张老四心中一叹,那人不来也罢,不如早早吃过饭另寻他法,于是请和尚上座。

    老和尚也不客气,坐下便吃,酒足饭饱后才道:“爱徒有幸早登仙阙,临终有一遗志相托,故老和尚今日前来,便是为了其生前最后一愿。之所以来晚,皆是因自己年老体衰赶不得长路。”

    张老四脑瓜子通透,一听就明白了老和尚的意思:“原来这个老和尚竟是那赊刀匠的师傅,这下孙儿该有救了。”

    虽然张老四不待见那赊刀匠,不过听闻他死了心中不免空落落的。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而且死前还不忘履行了当初的约定,张老四越想越不是滋味…张老四虽然好奇,不过也识趣的没有戳老和尚的伤疤,没有过问赊刀匠的死因。

    张老四再一次回想起那日赊刀匠说过的话,突然也明白了老和尚吃肉喝酒纯属履行徒弟当年的饭局之约,同时也算得上是悼别他的爱徒。

    老和尚继续说:“我此次前来便是替徒收徒,不知施主思虑清楚没有?”

    张老四日盼夜盼终于盼来了,哪里还需要考虑,当下满口答应下来。于是五年前赊刀匠说的话终于应验了,一个替徒收徒的老和尚,一个替孙拜师的老农,一桩师祖徒孙之情就此展开。

    老和尚同张老四商定了其中细节,说了很多话,第二天老和尚去了深山里的庙宇生活,继续修研佛道,庙里来了老和尚,僧人们自是高兴的。

    说来也奇怪,这场荒诞的拜师之后,寻秋的病又一次不治而愈神奇的好了。

    而寻秋也不知为什么,每年都得随禅师在山中修习月余。自他五岁起,便年年如此,不曾有过中断,直到18年期满。而今年便是最后一年,而那和尚也早已圆寂三年了。

    得其快寿终之时,寻秋尚在外地,赶回来时他已圆寂许久了,寻秋上前摸了摸他枯槁的双手,回想起不咸不淡的祖孙情谊,不免落下两行泪来。

    寻秋不知其早年生活是何模样,可曾留下子嗣。看这老和尚走得如此凄凉,少不得伤心泪目。

    寻秋握着师祖的手,老和尚似乎有所感触,竟光返照般又活了过来!僧人们又惊又喜,寻秋却出奇的淡定。和尚纷纷上前作揖念经,似乎在拜一个功德圆满的高僧。

    老和尚说:“莫要惊慌,只是口中提着一口气而已,在生与死之际,我已做出最后了的突破。”

    他挥了挥手,其他僧侣退下,似有话要对寻秋说,果不其然,老和尚道:“徒孙,师祖身怀数法,却未曾有一班法门教与你,你可曾后悔拜入我的门下?”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不待寻秋回答,他紧接着嘱咐道:“接下来说的你要记好,师祖走后你不可让我入土,随便找一处位置,将我这个老和尚置于庙内便可。往后三年不可懈怠,需每年来此相伴半月。此三年,若我尸身并无异常,以后也不必再来了,若三年因你而引发任何异常,都是天意使然不可抗拒,安然接受便可,切记!切记!”

    说完最后一个字,老和尚溘然而逝,师祖走后,寻秋遵循其遗愿将其放入一处较偏僻的庙宇之中。

    一是因其他地方佛像居多,虽说佛法面前人人平等,但庙内的小和尚也得给老和尚端茶送斋不是?将师祖放进去,便成了跑腿的,寻秋自是不愿。二是因老和尚爱清静,所以偏殿便是最佳的选择。

    前两年师祖肉身未曾有半分异象,反而在自然风干后更显佛性,若是再铸成一层镀上一层金箔,便是真正的金身了。

    而师祖在临终前的言语,又深深刺痛着寻秋,而今还未上山,心中便笼罩着一层阴霾,不知师祖口中的异像是否指的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