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百阁仙
    七月初,川东平行岭谷深处,百阁仙山下,一男子背着厚重硕大的登山包,怀里抱着一只猴子,腰间别着一把钢刀,全然一副江湖浪客的打扮。这人一步一步踩着青色石阶往上爬,脸上挂着汗珠,嘴里呼呼喘着气,似乎快力竭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老四的后生、张寻秋。

    今日同以往一样,只为履行爷爷与师祖定下的约定,故来此走上一遭。

    包里背的是送给和尚们的素油、盐巴、咸菜以及脱水压缩蔬菜,满满的装了大半个登山包。在这里有钱都没地方使,看着和尚种的菜每次都只能捡些鸟兽吃剩过的茎叶,便暗自心惊,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僧人们如此不辞辛劳、苦苦追寻?

    不过山中多的是野菜瓜果,例如乌蕨竹笋、去皮后放大锅里煮一煮,然后晒干收藏起来,这便是他们大半年的下饭菜了,也是寒冬里为数不多的食材,僧人常以各种野菜裹腹,虽有些清苦,却落得个逍遥自在。

    除此之外便是半个月的干粮,罐头肉脯以及换洗衣物,若是让我每天吃斋念佛可不易坚持下去。

    至于猴子是路上捡来的。钢刀一是用来开路,二是用来防身,毕竟山里多猛禽野兽,怎么着也得备着点。

    按规定每年都要去山顶的寺庙中住上一月左右,自五岁开始便年年如此,今年已是第十八个年头,也是最后一年,因为自小在山中长大,对于这里也没有过多的异样情怀,而唯一十分挂念的老和尚已经圆寂三年了。

    师祖临终时的嘱托,时至今日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向上爬了一气住了住脚,站在山脚仰望着云雾飘渺的山顶,暗自叹了口气。

    山路曲折蜿蜒一直通向顶峰,山顶处是一座寺院,稀稀落落摆着七八处庙宇,寺中供奉着百十位神仙,百阁仙也因此得名。即使在山下也隐约能听见山顶涤净灵魂的钟声梵唱。

    原地坐下来吃了些东西,揉了揉胀痛的腿。听见若有若无的钟声不免有些出神,想起前几日同崇河那一番荒诞的经历仍觉后怕。

    想到这里满怀希冀的摸出手机,旋即眸子又是一凝。还是与之前一样,没有信号,没有收到崇河脱困的消息。在这之前崇河的电话更是不在服务区,我想到这里一颗心不免有些沉重。

    “好可爱啊,是你养的吗?大哥哥!”

    突匹而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只得将忧虑收起。原来不知何时一行男男女女已经走到了近前,男女老少皆有,背着大包小包,看样子不是上山许愿就是来旅游的。

    其中一个十来岁左右的小女孩儿,指着在我怀中熟睡的猴子,眨着清澈纯净的大眼睛问。

    我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我养的,捡来的!”

    “哪里捡来的?”小丫头好奇的追问。

    “就在山下,林子更密一点的地方。”

    几人一听来了精神,似乎连爬山的疲劳都横扫一空了:“啥子耶?原来勒个山里头真滴有猴子,一开始我还不信…”说着就拿出手机给猴子录了个美美的视频,看这样子下一条朋友圈就是它了,其他人自是跟风。

    别说他们惊讶,就是自个儿也万万没想到,虽说野生猴子在这一片传得极广,可谁也没见过。而今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让自己碰上了,还是那样奇葩的方式。

    猴子踩中了猎人布下的陷阱,发现它的时候那猴子已经奄奄一息了,时不时发出凄厉的哀叫,叫声在空幽的山谷里更是吓人,吓得我打了几番退堂鼓才鼓起勇气靠近将它救下。

    猴子后腿受了伤,失血又多。拿出水果连哄带骗的才把它拐走,想着把它的伤口养好了再放生,这不还得在深山里呆上半个月,于是就只好带上山来。

    猴子聪明,一番相处下来见这个异类没有恶意,也乐得跟在身边混吃混喝。

    可这几人一通胡乱瞎搞,猴子竟然被闪光晃醒。瞪着大眼惊恐未定,转身就往怀里钻,直挠得我这个奶爸浑身发痒,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众人一同坐下休息,一番交谈下来才发现这几人是来还愿的。于是拿了些多出来的零食分给大家吃,一行人都饿了也没客气。

    小丫头唯独喜欢这个猴子,拿出果脯逗猴子,猴子自我领子里探出个脑袋,眼睛里满是期待。猴子被反复调戏也没吃上,竟然生起了闷气。小丫头只好赔礼道歉把吃食喂到猴子嘴边,还取了个名字叫小吃货。

    ……

    众人一番歇息之后又向山顶进发,途中又有三四拨人上下山,见此不免心生纳闷,今日除了天气尚好之外,并非什么禅修吉日,为何同以往相比如此热闹?往年可是几个月不见人来的。

    经过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这百阁仙处于三县交界处,往些年没怎么管,现在生活富足了更是要追求心灵上的宁静。说是合力修建一条横贯三县的生态自然道。一来方便游人观光,二来方便和尚们置办些吃食。再加上这百阁仙小有名气,向来灵验,许愿还愿的人就慢慢多了起来,当然其中也有单纯旅游采光者。

    所以招牌一打出去,路还没动工就引来了不少人,算是先遣部队。但这也里面也有居心叵测之辈,最起码小吃货踩中的陷阱就是最好的证明。一开始还以为是和尚也打猎吃肉了,到现在才明白担忧都是多余的。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感慨,果然世上就没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方便了人的出行,动物的权益自然得有所牺牲。当真是因果相熏,利弊交织。

    一番感慨之后就埋头赶路上了山顶,夸过山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块斗大的巨石,上面刻着一人大的”禅”字,刀法极具欣赏性,笔走龙蛇,缠绵不绝。最后一笔更是刚勇无比,一往无前的气势又如一把利剑,似乎随时都会从石头里挣脱出来。

    “贤莫过于前者委婉谦逊,果莫过于后者穿云裂霄!”看到这个字不免又想起了当年与师祖雕刻时的场景,以及师祖说的话,不知何时竟有些泪目。围绕着石头的还有几人,似乎被字中的意境带入了沉思。

    收了收情绪环顾四周,只见玄砖金瓦,楼阁翘首,画梁雕栋,气象已是今非昔比,远处还能看见工匠忙碌的身影。院中熙熙攘攘的有不少人,离香火鼎盛差的就只是时间了。

    在寺院的后一边是同爷爷种下的果树,桃李梨、枇杷山楂猕猴桃,隔着老远便能闻见桃子的香味。

    小吃货眼中兴奋莫名,扯着领子直往后院的方向窜,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吃了,若是没受伤估计早飞也似的跑了。

    “阿弥陀佛,施主你来了。”温声细语中有一丝欣喜。

    不用回头就知道来人是谁,当即双手合十,回了一礼。只见一个丰神俊逸的光头和尚,穿着宽大的佛袍和一双打着五颜六色补丁的布鞋,甚是新潮。

    和尚眉目含笑,笑中多了几分世外的淡然,丝毫没有尘世的喧嚣浮躁,站在哪里犹如一方净世,看着他澄澈的眸子我也静下心来。

    这人没有名字,法号“弃尘”,长我两岁。说是弃尘,实为尘弃,自小在此地长大,就在门口捡的。当年他父母把他放在门前就走了,知道和尚会收养他,倒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这些年生活好了,他父母几次三番寻来,想让他下山,他被说服了,山下到一半又跑了回来,跪在佛前三天三夜,说是顿悟了、明白了。

    用他的话说他只会念经颂佛练功,到了山下还真不知道该干什么。你叫他娶妻生子,他可能对女人都提不上兴趣,到头来还是一个和尚。既然是和尚那麽在哪里修行不一样呢?

    弃尘对他父母的感情说不上爱恨,他的内心很平静,他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如此,不分相貌,而他也是我在这山里最好的朋友,他给我讲修行上的法门也教我练功,我给他讲外面缤纷的彩色世界。有时候也给他讲些荤段子,他听不明白,摸着后脑勺想不通透,直引得我哈哈大笑。

    一边交谈一边往我的住的吊脚小楼走,远远便能看见不大不小的木楼。小的时候一个人哪敢进山,都是爷爷陪我来一同吃住。一年虽然住不了多久,木屋倒是盖得很大气,挤一挤睡上七八个人倒是没问题。后来稍大一些都是一个人来,一是因为爷爷老了,二是家搬去城镇里了,回来一趟费劲。

    这楼是三阿公帮忙盖的,三阿公是个木匠,手艺万分了得。便是这马虎搭建的小屋十七八年过去了依旧耐用。

    不过今日到是与以往不同,推开门看见木床上放着被套,地上支着几顶帐篷,将小屋都挤满了不由得有些苦笑。

    “借宿的香客比较多,我们没地方住,工匠也没地方住,工匠暂时住这里,我和师兄弟们在佛前入定。”弃尘解释道。

    闻言心中一叹,果真是来得不是时候。不过别人都已经住下了,也不好赶别人走。于是只好跟着弃尘往回走,先将包里给和尚的东西放在膳房,然后带着小吃货去摘果子。

    又逛了一大圈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住所,由于山高路远,游客怎么着也得歇上一晚才能下山,所以禅室早已经住满了,就连佛殿都打满地铺,根本就无从下脚。

    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师祖所在的佛殿前,进门一看里面除了燃着的几炳香烛空无一人,与其他地方显得格外冷清。佛殿上的瓦塌出一个磨盘大的窟来,偶尔有几缕幽风刮进来,师祖身上的麻衣、胡须微微晃动。

    小吃货似乎十分害怕,把脸埋进怀里,一双爪子死死扯住我的衣服,就连桃子都不要了。此刻我也明白了为何没人住在这里了,一是房不遮雨,二是坐着具干尸。

    不过我倒是没有太多思想包袱,一是因为这和尚太熟,二是实在没地方住了,再说师祖在世时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想到今年便是最后一年,以后出门在外不知几年会再来,当即就定了下来。

    趁着天光尚早,将棉被拿了过来,在殿里打了个地铺,从工匠哪里找来工具,将窟窿缝缝补补,勉强凑合能用,至少雨是进不来的。

    除了吃喝拉撒便是在师祖身前静坐,就这样过了三天,一开始小吃货还有些害怕,不过后来倒是胆子大了起来,只还是远远绕着走。不过那小丫头倒是来的勤,给小吃货拿些零食来,只是这猴万分记仇,吃了别人的东西还对别人爱答不理。

    原本以为这样的宁静会持续到半月期满,不过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而我的命运也从这一刻开始一步一步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