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章:一腰挂三衔
    蜀中山川俊美、地势多样,青峰争艳、丹壑竞流。更莫提诸峰环峙、云梯千级的百阁仙上是何等风光旖旎。

    入夜、天气万分潮闷,光是坐着汗水就已沁透了衣衫,弃尘又送了套棉被来,说是晚上要下大雨,叫我不要出门。

    他因为要忙着回去坐禅倒是没时间陪我,出门一看天上果然压满了黑云,就连一向喧嚣的蝉鸣声都消失了。

    气氛有些压抑,有些担心上次补的窟窿承受不住暴雨,又爬上房梁加固了一番才放下心来。

    做完这些便躺在被窝里睡觉,可是这雨迟迟不来,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在庙外透气,可外面蚊虫太多直往人身上扑,又只好退回来窝在庙里。

    庙里没有电,点着香烛,光线虽然不怎么好但也能勉强看清事物,只见小吃货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师祖的尸身,偶尔龇牙咧嘴似乎万分害怕,见状心中难免有些发毛,便凑近看了看确实并无异常。

    自我安慰道:“大概是小吃货好奇而已。”

    之后又折腾了不知多久方才睡去,深夜雷霆炸响,本就浅薄的睡意生生被小吃货的尖叫声吓得荡然无存,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

    只见小吃货受惊窜上房梁,呲着牙冲着师祖又喊又叫。见小吃货如此异常,几乎一瞬间便清醒了过来,一颗心更是咚咚直跳,生怕这老爷子突然把眼睛睁开了。

    小吃货房梁之上蹦一阵,因为用力过猛绷开了伤口。殷红的鲜血又不偏分毫地落在的师祖的头上,在光线闪烁间更是平添妖邪。此时莫名想起师祖临终时的嘱托,不由心中一惊,莫非这和尚要诈尸?

    小吃货本就受伤不轻,一蹦开伤口哪还立得住脚?便自房梁上摔了下来,砸在师祖身旁的木板上。

    “咔嚓”

    这木板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又从未翻修,哪里受得住这般大力?

    木板应声折断,老和尚的尸身受力连同坐下的柳枝蒲团竟被翘飞,看这架势摔在地上非得摔碎不可。危急时刻也顾不得害怕,只得一把将师祖的尸身抱住。

    师祖所坐的地方本就比常人矮不了多少,尸身风干后虽然不重,可胜在出其不意。我竟生生被压倒在地上,同师祖四目相对,被吓得一个激灵,就连背后的疼痛感都忽略了。

    师祖的尸身虽然保住了,可他双手捏印托着的半拳大木质套球却无这般好运。只见套球匹自飞出数米摔在地上,便碎开散落成一地的碎片,两颗拇指大的白玉色菩提佛珠自套球内滚出,在电闪雷鸣中格外显眼。

    这套球内竟然另有乾坤!

    将师祖的尸身扶起,小吃货也早已爬了起来,站在一旁冲着祖师龇着牙对峙。

    “滚开!”

    师祖尸身受辱,心中怒气难耐,转身就向小吃货踢去,含愤出击后方才想起它重伤未愈,可此时哪里还收得住脚?

    好在小吃货万分矫健,远远退开,这才安静下来。只是一双大眼中莫名有泪光闪烁,看样子倒是委屈极了。

    带着歉意平复了心情,当即扫视庙宇之中只发现地藏菩萨旁还有一个空位,于是只好将师祖的尸身挪了一个地方。

    尸身一触地莫名矮了一截,还没看明情形地砖突然翻转露出两个小孔,不知是何用意。

    正当思索之际,小吃货扯了扯衣角,将两颗佛珠放在我的手心,还有模有样的学着我之前祭拜的模样,祭拜了一番,算是赔礼道歉。

    接过佛珠只见两个佛珠是菩提打磨而成,靠近烛光一看,只见两个佛珠上各刻一字,分别是“缘”和“顺”。

    “缘顺,顺缘”默念了两遍,心中一明。

    二字皆是佛语,意思就是顺其自然接受缘分的安排,此时又看到那两个拇指大的洞口,竟有些期待。

    将两颗佛珠一前一后放进洞口,只听咕噜咕噜的声音传来,看样子到底了,紧接着便是机括运转的声音,只见高台之下翻转出一个环形铜环。铜环一拉便翻转出一道暗格,陈列出三本书,三块大壳套小壳的龟甲、一枚铜印、一面阴阳镜。

    从左到右细看,有关卜筮的书《卜易天书》以及占卜用具,这便是从未蒙面过的师傅所修习的占卜之术。

    可如今这个年代这种营生非得活活饿死不可。如今这个年代电商占主导地位,想买什么三天到货,谁还挑着货满山走?费力不讨好不说,还不受人待见。

    说句不好听的的这在非洲都没啥用,在国内最多利用里面的知识为人卜卜运势。不过显然就不适合我,我这个性子怕是不被别人待见。

    第二件便是一枚金属制成的发丘天印,以及印下的一本斑驳的《发丘天书》”。我当然明白发丘二字,是与摸金校尉齐名的发丘中郎将。只是万万没想到师祖竟然还有这等神物。

    后世之人撰书写道:“东汉末年,董卓拥兵自重。自凉州到洛阳,先帝山陵悉行发之。乃至曹操揽权,与军中设立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明目张胆的盗掘陵墓。”

    现如今通俗的讲,此二职就是国家盗墓办公室主任,专门发掘坟墓盗取财宝以充军饷。

    其实发丘天官与摸金校尉的手段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多了一枚铜印。每一个发丘天官都有一枚正统的发丘天印,印上刻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大字。

    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此印原型据说毁于明代永乐年间,已不复存于世,只是不知师祖这一枚真假如何?

    而许多史学家却有独特的见解,认为三国期间盗墓最厉害的并非曹操,而是董卓和孙权,一个把洛阳地带的帝王陵墓挖了一个遍,一人是开了皇帝公然盗墓的先河,只为贪图别人修建陵寝的木材倒也是个奇人。

    曹操之所以有此恶名,是因为其父曹嵩在徐州为陶谦部将所杀,因此大举兴师问罪,曹军在行军途中大肆杀戮,发人丘墓,曹操也予默许。

    即“你杀我父亲,我毁你先人坟墓。”当时的好事者予以讽喻,曹操就此被人戴上高帽。可以曹操的聪明才智、自己心中抱负,不可能设置这样一个违反中国伦理道德传统的官职,此举有失民心。

    继孙权之后帝王盗墓的也不少,比如武则天、朱由校、弘历等人。而在正史记载于南宋时期的方才正式设立摸金校尉以及发丘中郎将。

    但如今众说纷纭,不可考证,不过这年头盗墓可是吃牢饭的生计,想了想又将手给收了回来。

    接着看第三个物件儿,便是一面阴阳镜和半壁残书,书面上写着“羽陵遗书”四字。

    古镜比掌心略大一圈,方便握在手中,材质漆黑,造型奇特,一条首尾相连的黑龙盘旋一周,中间是一副阴阳图,整体不知是何材质,但即使在黑暗中依旧能看清自己的相貌。

    始一入眼,便对这奇特的阴阳镜来了兴趣。入手有些温凉,十分舒服。大概是用力过猛触发了机关,只见阴阳图重重破碎又组合在一起,同阴阳图下的第二层构成了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罗盘。

    由于光照昏暗也没有细看,便将那本羽陵遗书拿了出来,只见书下的暗格内升起一面机关图,只见方块快速反转,暗格也悄无声息的闭合了,随后机关又运行了一阵,似乎还上了暗锁。

    此时方才明白师祖临终时的嘱托,原来尸身异常并非指的是尸变,而是这三年内我是否有缘得到师祖的传承。

    “师祖身兼三职,背负过多,大概是不想让我重复他走过的老路。”我暗自思忖。

    稳了稳心神,将羽陵遗书翻开,这书一翻开便像极了盗版。看模样当属近仿(民国时期的仿照品)不过历经这般岁月,依旧少不了沧桑,有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不过联系上下文字还是能推断出大致的意思。

    “古往今来,世之大藏,莫不山藏海纳。而九丘之远,更论於之外!得羽陵之遗书即为九丘之传人,世人不知所操何业,皆以九丘使称之,九丘使世代以寻找永生为终极目标,来回穿梭于阴阳两界,其二为找回失落的半壁羽陵残书;再次者以寻药问灵,救治世人为宗旨…切记欲寻永生先寻残书……”

    此书开篇以寻找永生的为终极目标,看到这里暗自骇然,莫非这世间真有永生之术?晃了晃脑袋,古来今往求仙问道者不计其数,最后谁也免不了尘归尘,土归土的下场。

    即便是横扫六国的始皇帝也不行,永生不过是帝王的一场美梦,都是权贵自欺欺人罢了。掌着烛光继续往下看,果真发现此事同秦始皇脱不了干系。

    后世之物,但凡能跟秦始皇扯上点关系必定不凡,这九丘使亦是如此。

    “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后,求仙问道欲窥长生之秘。收录各国典籍翻阅以寻求不死仙药的线索,将有关仙药、长生之术的书留存下来,其余无用之书尽数焚毁,史称焚书坑儒。”

    想不到焚书坑儒背后竟然有如此秘辛,不免觉得精神大震。于是接着往下看:“秦始皇痴迷长生,虽派遣大量军队寻求不死仙药,但秦始皇生性多疑、善猜忌,生怕将帅找到不死仙药后独吞,故而暗地里秘密编制了两支军队,一支军队无名无姓,安插在寻宝军团之中用以监察收集长生的线索,二是羽陵军,也就是九丘使的前身,分散游历在中华大地,探寻世之奇境。”

    “始皇猜忌之重人共鉴之,唯一深信之人蒙恬死后,李斯、赵高仍不得重信,便可考证一二。”此为旁白,应该是师祖的观点。

    接着往后翻了翻,便对九丘有了大致的认识,原来羽陵军又分上中下三门。

    上门收集整理世间仙药术法线索。

    中门根据收集来的丹方炼制仙药,此丹因大多含有神经兴奋剂,故而始皇帝服下之后飘飘欲仙,因此更对长生之术深信不疑。

    下门便是招揽常年在世间游走为始皇帝卖命的奇人,或潜深渊,或上九天,或远赴外洋,或盗世之大藏,因其足迹越过了大秦帝国的疆域,故称九丘使。

    秦始皇死后,无名无姓的一派自是土崩瓦解,不复存在。而九丘一脉世代延续,皆是因为为首之人以羽陵将军施令,并且豪令革新废除了诸多条框,以为帝王权贵求永生向为己求永生转变。于是寻仙之路未曾断裂,而在乱世之中他们亦有一套保全自身的法门。

    在此过程中数以万计的人逐渐摸索出自身一套独特的法门,于是删繁就简成就了《羽陵遗书》。

    其中记载的是一些进退之法,以及世外仙草药石之功效和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还有后世九丘传人探得的最新线索,所以这本书本身就是一本写不完的书。

    九丘传人世代传承,殊不知这世间哪有什么永生之术。九丘世代所为不过是些无用之功,在如今看来实在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