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前朝古尸
    万念俱灰之际突然听见几声狗吠,听声音是自家的狗,名叫暴躁大黄。大黄跳上床来又蹦又跳,时不时发出几声哀鸣。

    大黄似乎想用自己的方式叫醒自己的主人,大黄见我没有反应,索性直接用舌头tian我的脸。hi漉漉的触感使人心中一暖,可转瞬间又想起了什么,只觉得万分诡异。

    又艰难思索一阵猛然想起,大黄早在一年前就被偷狗贼害死了!

    而眼前这个大黄绝不是大黄,想到大黄最后死在怀里的情形心中一怒,猛然间就清醒了过来。

    终于自那似梦非梦痛苦的之中醒来,睁开眸子只觉得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头部传来剧烈的疼痛,使人脑中一片空白。

    还在闭目回想自己是如何摔下来的,突然一只粗糙的舌头就在脸上一阵tian舐。我不敢妄动,在这种深山之中生活着千奇百怪的生物。一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

    川东在古时本就是蛮荒之地,毒物横行,猛兽遍地,更有蜀中唐门在此山中练毒,一身用毒之法更是独步天下。

    第一瞬间就想到了蟒蛇,可如果是蟒蛇早就被活吞了,哪里活得到现在?伸出手摸了一阵,只摸到些树叶,随身携带的钢刀想来在滚落途中遗失了。

    不由心中一叹,看来是掉进了别人的老巢中了,这就好比牛犊子进了老虎群,还以为能斗上一斗,而老虎对于送上门的食物焉有不吃之理?

    正想如何应对,怎料长期生活在地底的生物听力十分都敏锐,便是这细微的声音也逃不过它的捕捉。

    只听见一阵“沙沙”的声音响起,那生物竟然有些怕人,远远退开发出嘶嘶的声响。

    快速自口袋中摸出打火机拨燃,一缕火苗便窜了起来。这千百年不见光亮的地底世界,终于有了一丝烟火气息。

    只见四周都被树叶厚厚铺了一层,应该是一道滚落下来的,一只半人大小的深色蜥蜴,对着我吐了吐信子,在身前左右徘徊,不愿进又不敢退,似乎对于这个不速之客有所畏惧,但又极其留恋我脸上的血腥味。

    看清它的面貌后这才放下心来,摸了摸脸全是它的分泌物,嫌弃的用衣角擦了擦,想我一世英名竟被一只蜥蜴占了便宜。

    见它并非猛兽,这才有功夫清理口鼻中的泥沙,在黑暗中干咳一阵,总算恢复了通畅的呼吸。摸了摸因为撞击而麻木的脑袋粘糊得紧,伤疤似乎都结痂了,说明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摸出手机一看果不其然,晚上八点过,也就意味着昏睡了七个小时。

    站起身来身上百骸欲散,万分酸疼。由于登山包有腰扣倒没有随钢刀遗失,自包中摸出手电筒,强烈的灯光刺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反而被晃得目眦欲裂。

    用衣物阻隔一阵这才适应过来,打量了一番周遭情形一颗心更是咚咚直响。

    竟阴差阳错的掉进了别人的地宫之中!身在一间空旷的墓室之中,一具巨大的饕餮纹石质棺椁头南脚北陈置在身前,虽然这具棺材没有什么动静,不过对我别有一番震慑力。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一具棺材共处一室,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应对。

    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出去,离开这里。咽了一口唾沫,举着手电筒看了看,只见头顶四五米高的的墓顶上有一个洞口,看样子就是从这里摔下来的,可如此高的距离根本就上不去,这墓室之中一眼望尽又没有别的东西能供人攀爬。

    此时突然注意到墙体上刻着许多字符,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正当疑惑墓室之中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人为活动的痕迹时,谁知踢到个什么东西又差点绊倒,只见一具腐叶之下摆放着一具深褐色的古尸。

    古尸身上裹着的衣服因为年头太久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朱华,不过所用面料万分考究,过去这般岁月除了有些发黑之外竟然没有腐烂。而那具古尸也不知是何原因,竟然没有朽成白骨,反而变成了僵尸。

    只见那僵尸面目生得好生吓人,双眼凹陷,颧骨凸起,铁青色的面皮上毫无生气,自小听过的草狗扑人的故事一瞬间就窜入脑海,怕就怕它突然睁开眼睛扑了过来。

    此时突然想起羽陵遗书上记载,人死之后不腐烂者皆可称为僵尸,其中一般得益于风水局的庇护,其次则有口含。

    口含又分天造与人为两般,天造的有海底明珠以及风水龙脉郁结形成的山寒巨,海珠采自海底螺蚌,至于山寒巨则因大多见光即散则不为外人所知。人为的有掺杂药物炼制的防腐珠,以及寒玉、古钱。

    而判断僵尸会不会诈尸便只需看僵尸的指甲、毫毛在死亡之后会不会继续生长,如果有便不可沾染活物气息否则便会坐地起尸,直扑活人……

    虽然对羽陵遗书记载的内容嗤之以鼻,不过在这慌乱关头却有些害怕,想到书中记载眼睛不自主的往它身上看了又看。

    死去不知多少年的古尸哪有什么毫毛?这个发现让我稍稍心安,而他的双手因为被树叶盖住并没有看见它的指甲。

    犹豫一阵便自地上捡起树枝拨开了树叶,无论如何也想求个真相大白,不然总是这样疑神疑鬼,迟早会被自己折磨到疯掉。

    拨开树叶脸皮便是一颤,心道好生恐怖。只见它双手捏着一块卷云图案的笏板平放在身前,上面写着些唐宋时期的文字,由于时间过去了很久,早已沙化,所以具体写的什么根本看不清楚。

    但我知道此人身份必定珍贵。在古代官员上朝时手里总是捧着一块狭长的板子,这块板子便是笏板,用来记录一些重要的事情,以起到提醒和时时警示自己的作用。

    而笏板也是身份的象征,一品拥良玉,二三品掌象牙,四五品托雅木,六七品掌笏石、至于品则执石板。

    因此这具躺在地上其貌不扬的尸体至少也是一个三品官员,这个倒不是重点,吓人的是他那一双指甲足有十多公分长且锋利无比,便是象牙制成的笏板也被生生戳穿,看得人毛骨悚然!

    此时突然看见古尸旁刻着几个字迹,将树叶挑开,便是一惊。因为这字迹竟是近年所为,叫人如何不惊?

    只见字迹粗狂豪野,一气呵成,像某位高人执利器所留。两行怒意草书写道:“陶云不仁,不配此穴,掘尸出安以定尸丹,以此安抚吾妻闲云。”

    看到这里眉目便明朗起来,陶云便是这具古尸,看字面意思很明显这陶云或者陶云的后代对闲云的妻子做了令人发指的事,故而闲云将其尸体取出泄恨。

    但实在想不出一个死去一千多年的人会和现代人有什么深仇大恨,所谓死者为大,都进了棺材还不得安宁,这究竟是哪般仇恨?

    众观历史,辱尸事件很普遍。最着名的辱尸事件毫无疑问当属伍子胥对平楚王鞭尸三百报仇雪恨之举。

    伍子胥掘墓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报复让他家破人亡、被迫远走它乡的楚平王。而在伍子胥所处的时代,这类“辱尸”现象时常发生。

    除了伍子胥的鞭尸,史上还记录有刖足事件。早年还未称王的齐懿公姜商人与大夫邴争夺田产失利,怀恨在心的齐懿公即位后,不止夺回了邴的田产,还把邴的墓掘开,拖出尸体刖之,刖是古代的一种酷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将双腿砍了。

    除报仇之外,更有人为贪欲辱尸,其中又以赤眉军奸吕雉尸最为人神共贲、为世道所不容。无独有偶,此外还有辱慈禧尸事件。

    据说当年慈禧的棺椁被孙殿英手下掘开后,见她栩栩如生,有士兵也动了邪念,后因尸体快速风化变形而辛免于难。而这种事在当今殡仪馆也曾有过几篇报道。

    至于定尸体丹便是羽陵遗书中也是记载得模凌两可,具体的丹方也不详尽。只知道是一种掺杂朱砂炼制的丹头,塞进古尸口中用来防止尸体诈尸。

    想到这里不自觉看了看那僵尸的嘴,见他双唇之间确实露出一颗拇指大小的赤焰色的红丹,这才放下心来。

    原来之前滚下来必定是砸在了这具古尸之上,这万年僵尸死而不腐,肉身坚如钢铁,难怪之前摔下来直接就摔傻了,感情是撞上了铁板,想到这里大觉晦气。

    而此刻方才回想起在摔下来的一刻看见那挂满人头的石碑上,刻着一个“甲”字。思来想去没有丝毫线索,不由又在想怎么才能爬回去。

    此时那蜥蜴见我半天没有动静,又凑了过来,只见它爬上古尸对着我吐了吐信子,看得我眼睛都直了,生怕那僵尸受到活物的惊扰突然起尸体。

    看它那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由暗嘲自己连只畜牲的淡定都比不上,所谓无知无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根本不用担心诈尸这个事。

    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吓自己,只要心中坚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牛鬼蛇神,很多东西都是恐惧时人的臆想,而我的恐惧也仅仅是因为看了羽陵遗书,在意识深处潜移默化的受到了它的影响。

    而且除了书中记载以及人为杜撰外,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僵尸扑人的事件。一边努力的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内心,一面自言自语安慰自己,因为越是危险的环境里越要冷静下来,这样才有死中得活的胜算。

    自枯叶堆中找到阴阳镜,这面古镜罗盘不知是何材质制造,摔在地上竟然没有丝毫破损,拨弄一阵见它没有反应,便将它收成正常大小放进背包里。

    看见包里的饮水食物这才发觉自己身体一阵虚弱无力,也顾不得这麽多便潦草的吃了些东西,那只蜥蜴眼巴巴的看着我,我抬头盯着头上塌出的洞口不由得有些苦笑。

    这蜥蜴很明显在墓室上方打了洞穴,我摔进了它的洞穴并且将墓定压塌了,所以自己摔了下来,而这只蜥蜴不知道倒了那般子霉竟然也掉了下来。

    想到这祸从天降的无辜蜥蜴,便分了一些吃食给它,一时之间两个难兄难弟在墓室之中相处还算和谐,而此刻的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