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七章:黄肠题凑
    一边啃着牛肉一边大着胆子举着手电筒扫了两眼,只觉得整个墓建造得好生宏伟,足足有半个篮球场大小,便是这巨大的棺椁也足有大半个人高。

    毕业一年多以来没有就业,探访天下名山古迹来提高自己的眼界,途中也观过几多陵寝,却从未见过一间墓室像这般干净的。除了墙和巨大的棺椁以外便是棺椁上镶嵌的金属物件都被洗劫一空了。

    现在开放的陵寝大多由于盗墓贼的光顾,而后抢救性发掘,其中剩下的仍有无数珍宝,这个墓室虽比我见过任何的墓室都保存得完整,但是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

    想到这里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道浓重的霉味,这空无一物的墓室之中怎会有腐烂的味道?好奇之,几乎一瞬间便认定是古尸身上传来的。

    凑近古尸煽动两下闻了闻又排除了这个可能,循着臭味的方向靠过去,突然发觉这味道他娘的是从墙体里传出来的。

    还未走到墙边便远远看见墙体上显露出一张张大大小小人脸,脸上神情依稀可辨,只是无论各种神情全都七窍流血状,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而他们那一双双死鱼般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只觉得浑身如芒在背,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我不敢妄动,举着手电筒在四周看了一圈,只见四周墓墙上疏密不一都有这样的吓人的人脸。

    这些人脸无一不是七窍流血,眼神之中似乎充斥这无穷无尽的怨恨,粗略一看便觉心惊胆战,尤其是在光照的作用下好似千百只镶嵌在墙体中的小鬼挣扎着要爬出来。

    而四肢如有万鬼纠缠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双腿也不争气的颤了一颤竟要软倒在地。

    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胆小怯懦之人,不曾想今日也有怂包到举步维艰的地,想到这里心中窜起一股无名之火,恨只恨自己忒不争气。

    惊魂未定时分脑中突然浮现出师祖那一张慈祥苍老的面孔,身上的负重之感亦随之消失。

    连喊了两声师祖保佑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虽然知道古代厚葬盛行以活人殉葬,但是从未听说过将活人填进墓墙的怪异殉葬方式。就算陶云是个大官,但也不能滥用职权将人处以这样惨无人道的酷刑。

    想到这里大觉有理,便猛抽了两口气给自己壮胆,大着胆子就向墙面走去。到了近前果真发觉是虚惊一场,那些人脸并非是活人的脸,而是一种用特殊手法留存至今的壁画,名叫图透,是一种早已失传的技艺。

    图透画保存时间极长,如今的透水画便是参照图透而创。将各种各样的颜料滴在水面上,此时杂乱无绪、不堪入目,将颜色调好之后将画布平放在水面便会通过水透形成美轮美奂的图画。

    而图透也是同理,只是制作好之后上面会涂上一层无色无味的树脂。外面更会封腊,待到用水淋hi或者受潮的一天图透便会重新在树脂上呈现出来,等到风干之后又会隐匿于无形。其中原理精义及制造方法便是现代人也难以复制出来。

    用手摸了摸墙体,发现并非石质,相反传来阵阵暖意,取出腰间的小刀一挑便掉落下一大块油腊,而树脂之下并非是墓砖,而是一块块厚重的木方。

    放眼望去,四周的墙竟都是用木头制造的!几乎瞬间便联想到在秦汉有一种特级下葬礼制,墓室四周全用杨木枋垒砌成柱形结构,名叫黄肠题凑。

    而此时又多了个疑问,这黄肠题凑本是帝王才能用的格局,为何这小小二三品陶云能够埋进去?

    而陶云手中拿着的笏板写着的又是唐宋方才有的字体。

    而那些人脸上挂着的血痕,全是杨木受潮后分泌出的一种血红色树汁,所以才会呈现出七窍流血的恐怖模样。

    联想到这里已经完全放下戒备,出于好奇当下找到图透壁画的开头看了起来。

    这是一副叙事画,图明意简,十分传神。

    修建在群山里的宫殿群中,缟衣綦巾百花凋敝,似乎正在举办丧事。

    不过看服饰不能确定是那个时代,而我也并非学的考古系,只是对各个时代的人物特征有些许涉猎。

    一位倾国倾城的年龄女子躺在一口棺材里,旁边站着一个男人面带悲意,拉着那女子的手不愿放开。在男人身后跪着数以万计的臣子。虽是图画那男子却是眉案高阔气宇非凡,紫衣玉带头顶金冠,不是将星就是雄霸一方的诸侯。

    看到第一幅图我就明白了过来,这记载的是一个举国之殇。

    接下来就是一位方士献计的图画,那方士不知在哪儿搞了一口古怪的棺材摆在殿前,并与那男子口喻手指、手舞足蹈的争论了一番。

    之所以说它古怪是因为那棺材浑身散发着一种幽光,如同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棺材之上刻着天地,日月,星辰,山海,更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鬼怪异兽。总之浑身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只是不知那方士对那男人说了什么,于是接着往下看。

    可接下来却让人变得惊恐起来,那女子已被放进那口诡异的棺材里,那棺材发出一种诡异的光彩,已经死去的女人竟然又活了过来!

    女子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同男人交谈,二人有说有笑,画面一度十分和谐。

    可我却是半分也替他们高兴不起来,只觉得画里的女人透着妖邪,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人之常识。

    过了几天,那个女人又躺进棺材里,不过并没有死。男人拉着女子的手,那个女人睁着眼,脸上挂着泪,二人眉目含情似乎在告别。

    随后女人闭上了眼睛,万民跪服,意味着那女人又死了。几名随从上前合上棺材,棺材里散发着灰蒙蒙雾气,可唯独不见女人的尸体。

    那女人消失了!

    此时方士又给男子看了一幅画,画里全是用水晶建造的宫殿,绵延数十里的水晶城郭,便是地砖也是用白玉制造,奢侈之风令人乍舌。

    画中人物奇装异服不似中原传统,只是面目和东方人出入无几。图上描绘着一幅男女各司其职、行贾商贩自由买卖、农人耕田种地、稚子嬉戏的场景。全图上下一派国泰民安、万民称心的天上人间之象,倒是和清明上河图有些相似。

    我看见这幅政通人和、繁荣昌盛的物华天宝图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整个画面透露着让我不安的诡异。思来想去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整个画里竟然没有一个老人!

    入眼全是眉清目秀、花样年华的貌女俊才,虽说在古时人的寿命极短,可图中竟然连一个稍微年长的人都没有,叫人如何不惊?

    此刻我突然想起在一个野史传闻,讲的就是昙花一现的不死之国,后人称之为不死之旧乡。整个国家的人不会老也不会死,倒是和这个画对上了。

    此时再回过头来看主位上画着的人儿,更是毫毛倒竖,一家五口同游,男子面目几乎长得一致。

    一男一女信步在前,颔首回顾含笑看着后面的三人,后三人一男一女牵着个小孩,五人的脖子上打着同一个印记,而其他人的标记又各自不同。

    让我惊恐的并不是这五人的关系,而是这五人身前的一口巨大的棺材。这五人正在想一口房屋般大小的棺材里走!

    那棺材和方士拿出的棺材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方士的棺材便和这不死之国有所关联,甚至来自于不死之国。

    可我一想到这里又觉得自相矛盾,既然这个国家的人不会死也不会老,为什么还要准备棺材,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怀着疑惑继续往下看,可到这里却因为某种原因图透画并没有显示出来,见状不由得心里发痒赶紧跳过,这不跳不要紧,一跳自己都懵了。

    只见为首的是一口六十四人坐抬的不祥之棺,在它后面还有六具造型不一的棺材。有的棺材上似乎还有泥土,就像刚从地里挖出来一样。

    七口棺材一路向着障气横生的莽荒之地进发,我看的是云里雾里不知何意。

    “不是只死了一个人吗,为什么要用七口棺材?”

    虽然知道在古时有为了防止盗墓贼多棺出门,多设疑冢的反盗墓手段,可是多棺出门为了麻痹世人必定方向不同,这一同上山的倒像是陪葬。

    想到这里猛然清醒过来,连忙将画里的棺材与墓室中的石椁对照起来,果然发现第三具棺材同这个棺椁有些相似。但是图透在经过上千年岁月之后,已经看不太清楚,只能模糊看个大概,并不能确定。

    但也知道这抬棺材也是有门道的,凡夫俗子出殡四人足矣,稍微体面点的八人,实在家底丰厚十六人,三十二人便是权倾一方的藩王也得掂量一二,至于六十四人乃帝王之局。

    一是因为皇家礼仪规定,二是因为皇帝的棺材是多层的,贴身陪葬品多、重量也大。但这个棺材却远远没有那般沉重竟也用了六十四人。

    我倒没有什么感想,只觉得那男子好生痴情,这要到了古代以诸侯身份行天子厚葬礼,必定被怀疑有谋反之心。

    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只看见那男子与战火之中傲然而立,胯下宝驹亦是仰蹄嘶鸣,手中宝剑直指万千大军,一人之气魄压倒三军,这是何等英姿?料霸王也不过如此。

    看到这里前后已经通透起来,棺材上的天地、日月、星辰、山海,象征着永恒或者说是永生。

    而那诡异之棺有一定的的效果,男子听信方士之言将女子装了进去,必定希望女子有朝一日能够复活与自己再续尘缘。

    可象征永生的东西竟然是用棺材装着的,说明世上根本就没有永生,死亡就是另一种永生!

    “好巧不巧,刚得到所谓的九丘传承,在下山途中永生的线索就结了。”我暗自嘲讽。

    怀着希冀的目光往后看,看那男人的最后结局,怎想这画没头没尾,到这里已经生生结束。

    说明这幅画在男人征战的时候同时也在建造陵墓,因为某种原因图透并没有彻底画完,整个墓室便尘封在地下。

    不死心的在墙上摸了摸,发现墙体上还有树脂,说明图画完了但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保存下来。

    走到转角出猛一回头,差点把我吓个半死。

    只见墓室角落里还开着一间墓室,是与放置棺材相对应的后室,因为门户开的窄小所以之前并没有发现。

    只见门内立着一个身逾半丈,犀甲铁铠,金钺巨斧的石质守护神雕像,将整个门都快堵死了,更让人头皮发麻的的是,那神像后立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