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八章:盗洞
    突如其来的人形骷髅,吓得我头皮一紧,哪里还敢细看守护神像后的墓室情景?

    不过那尊竖立在墓室门口的神像,又不由的让人胡思乱想。

    相传黄帝统治天下时,因见世间浑沌,恶鬼恣意横行十分扰民。于是让百姓将神荼、郁垒的神像以桃木雕刻后,用苇编绳索悬挂在家门前,以防恶鬼入侵。

    但那尊神像却立在两间墓室中间,潜意识似乎告诉我,目前所在的墓室里有恶鬼,又或者说在另一间墓室之中有不干净的东西,而那神像存在的目的就是不让它出来。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胡思乱想中老感觉在黑暗中似乎有人盯着自己。

    我深知鬼神之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只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为了防止同类的事情出现,便将整个墓室全部检查了一遍,一方面不被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吓个措手不及,另一方面希望能找到一些铁台铜盏重新爬上去。

    这一看才发现整个墓里还隐藏着翻版、地钉、以及伏弩的痕迹,只是这些机关早已被前人彻底摧毁,如今已没有半点威胁。

    此外除了放置棺椁的主墓室以及未知的后室之外,还有一条宽约三米的墓道,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垮塌下来的乱石堵得密不透风,无论如何也过不去。

    而主墓室与墓道之间还隔着一道一米来宽的回廊,但整个墓室之中空无一物,根本没有能借助的东西。

    见四周并无出路只好退回来,继续思考如何才能逃出去。

    此时终于将目光放在了这个巨大的棺椁之上,棺椁高约一米五,加上自身身高,距离墓室顶部也就不到两米。只要再随便搬几块石头过来放在棺材上垫垫脚,说不定就能出去了。

    这个方法最初便已想到,只是之前想到死者为大有所忌讳,但现在走投无路也顾不得那麽多了。

    可难就难在摔下来的洞口距离棺椁正上方还有两三米的距离,以人力自然不能直接跳过去,但是这地下有大型穴居动物生活的痕迹,只好希望墓顶上方已被掏空,再随便使使力说不定就凿穿了。

    一边幻想自己成功逃脱的情景,一边爬上棺椁,整个棺椁造型古朴方正,上面雕着幻兽流云,棺盖较棺身略大,犹如房檐遮墙一般。

    棺盖之上同样绘着九重天门的模样,似乎象征着人死之后的接引之门。

    此情此景不由让人心中一哀,古往今来无数权贵痴迷永生。无论是名垂千古的秦始皇还是后世跟风的汉武帝、隋炀帝、唐太宗,皆因服用含有汞铅的长生不老药“金丹”中毒而未尽天年。

    古人视死如生,活着没能得到长生,相信死后肉身留在地界,灵魂却能穿过天门跻身天界,从而长生不死。

    就如同图透画上诸侯为让爱妻死而复生所做的无用之功一样,至于画中情景自然不能只顾表面意思,那死而复生的女子更多的是一种臆想或者是象征,但无论如何理解,那图透画因为不够完整所以还是让人摸不着头绪。

    而这些痴迷永生之人无一不是因自己的私欲,浪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只落得个民生凋敝、世人世代口诛笔伐的下场。

    想到这里心中的悲意无限放大,整个人似乎被负面情绪所淹没。一股苍凉悲意自心中升起,情绪竟然向着一个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惊骇之余连忙稳了稳心神方才幡然醒悟,此时再看这诡异的棺椁不由得万分戒备。

    这棺椁材质并不特别,就是常见的墓石雕刻而成,却不知为何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扰人心神。

    这墓室之中处处透着诡异,当下想到逃出生天要紧,也不愿再求个水落石出。

    抬头看了看墓顶端不由得心中一凉,墓顶为了抗压采用的是承重能力极强的曲顶结构,整个墓顶如同锅盖一般将墓室笼罩。

    而墓砖之间用的是一种青白色的黏土,看样子像是白膏泥。白膏泥也叫高岭土,因其粘性大,分子紧密,有很强的防f败效果,所以即便过去了千百年之久依旧如同刚刚凝固一般。

    最让人绝望的并非是完好如初的墓顶,而是之前掉下来的洞口竟然有人为开凿的痕迹,也就是说之前并非失足摔进了猎人的陷阱,而是掉进了人为的盗洞里。

    而此刻站在棺椁之上看得更是分明,只见墓顶采用的墓砖同样十分讲究,盗洞露出的墓砖呈现“土”字形,两两墓砖之间一正一反如同卯榫相扣,墓砖之间衔接得万分紧密犹如整体,砖与砖之间更有白膏泥砌合。

    而一尺多厚的墓砖之上更有人为夯实的夯土层呈现出乌黑之色。

    总之这一条路行不通,一是没有趁手的工具和借力点,二是墓顶建造得太过牢固。即便凿开墓顶也没有足够的精力打通盗洞,更何况此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墓埋在地底多深。

    分析到这里不由得万念俱灰,但看到这个盗洞心中猛然又惊起另一个推想。

    当初闲云因为某种原因打通盗洞下到墓室之中,将尸体掘出之后必定又借着盗洞逃出去了,而上面必定有用来固定绳索的地钉。

    目前虽没有绳索,可是将背包拆开还是能做一条绳子,若是能挂在地钉上指不定也能逃出去。

    想到这里就仔细看了看盗洞,可那盗洞却是没有任何能够固定绳索的东西。

    更让人惊恐的是这盗洞竟然是自下而上的打法,也就是说墓室中似乎关着什么人,所以选择了在曲顶中心打盗洞。

    古人建造这般工程,必定会考虑到承重,中心的墓砖会比其他地方薄一些,可问题是开凿的痕迹很新,绝不会超过一百年,这叫人如何不细极思恐!

    这就意味着原本尘封了千余年的密封空间,突然冒了个人出来,这人最后还打通阻隔逃了出去,叫人如何不惊?

    来不及惊恐,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幽洌的寒气,似乎有什么东西对着人喘气!

    只是这股气息之中不夹杂一丝活气,其气之阴寒犹如来自九霄地狱,触之让人不寒而栗,全身几乎在一瞬间便布满了细密的鸡皮疙瘩。

    这种诡异的感觉一闪而逝,可我却呆在原地不敢动弹分毫。这墓室之中除了蜥蜴和我这个活人,就只剩下躺在地上的古尸,若非要指出一个能喘气的便只有那古尸了!

    此时因为角度和棺椁盖极宽的关系,并不能确定那具古尸还有没有在地上安稳沉睡,略微伸着脖子看了看,猛然发现那古尸的半个身子露了出来,见状不由心中一松,可心思霎那间却是百转千回,整个神经瞬间又绷得更紧了。

    古尸躺在原地说明背后喘气的并不是僵尸,而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死在神像旁的冤魂!

    有形有质、肉眼能见之物尚且能够应付一二,倒是那虚无缥缈、无迹可寻的鬼神让人防不胜防。

    猜思至此也不敢冒失,但也不想杵在原地等死,不动声色的将唯一的匕首抽出死死握在手中,随时准备以命相搏,虽然身手不如弃尘,但是一些基本的搏斗技巧还是知道的。

    由于害怕回过头便是一张腐烂到模糊的脸,索性直接将手电关了,墓室中一瞬间就只剩下了黑暗,只有蜥蜴因为突如其来的黑暗有些慌乱,在墓室之中一阵乱窜发出些响动。

    此时回过头看,却不见半个鬼影子,只能看见一堵墓墙。还未松懈又立马意识到不对,没有光如何能看清事物?

    此时再回过头来,只见整个墓室之中不知从何处涌起薄薄的绿光!

    这种绿光挥之不去,却有极强的穿透效果,即便不用灯光也勉强能看见室内情形,就连缩在墙角的蜥蜴也能看清轮廓,只是万物在这幽光之下似乎都褪去了活物的色彩,只剩下毫无生气的死寂……

    这种光似乎是来自地狱的索命冷焰,一种不应存于世间的鬼火!

    可一眼望尽又根本看不见半个鬼影,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冷之气,受此惊吓早已憋着一股无名之火,心道来得正好,今儿即便是死也要看看这孤魂野鬼究竟是何模样。

    心中一半害怕又有一半果勇,这是一种无比复杂的情结。预料中的鬼脸并未出现,身后依旧空空如也,而它下一次又不知会从何处窜出来。

    心惊胆战之际,忽然一阵冷风自下而上吹来,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这股阴冷之气竟然来自脚下的棺椁!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人不轻,此刻哪里还有功夫顾及那幽冷的绿光?忙将手电拨亮却见这棺椁上并没有能够传来冷风的洞口。

    见状心中不由“咯噔”一声,莫非这棺材真有古怪不成?而灯光照亮之后,那充斥在墓室中的异色光芒又悄无声息的隐匿于无形了。

    此时此刻也不敢再站在棺椁之上,立马抽身跳开,远远围着棺椁转了一圈,却见那棺椁靠近墙的一面打着一个一人大小的盗洞,洞口正向外冒出丝丝白雾!

    见状不由得松了口气,敢情先前都是自己吓自己。早先因为棺椁靠墙,棺盖极宽的缘故并没有注意到隐藏在暗处的盗洞,至于那无比幽冷的寒风则是从盗洞内传上来的。

    只是不知哪位高人有这般通天手段,竟然能将盗洞径直打到主墓室来。

    而此时走投无路,这盗洞来得正是时候,更难得可贵的是这盗洞内竟然有风,这说就明盗洞内空气畅通,不会出现瘴气中毒的情况,而盗洞极有可能直通外界,也是目前唯一的生路。

    想到这里当下也不再墨迹,收拾了一番就抽身钻进盗洞之中,可这个盗洞却生得好生奇怪,不足一米的盗洞里阴冷还略微有些受潮,冷硬的碎石土屑摆在地上,更为诡异的是盗洞四周上全是尺余长的划痕,丝毫看不出人为的痕迹,倒像是某种猛兽所留。

    由于洞口极小,又一路以黄河九曲之势缓缓向下,似乎不像是个出口。此刻已意识到不对,本想立即退回来,可由于洞口开的极小竟然回不过身来。

    而以跪爬的姿势每向后退一步便极为困难,更莫说膝盖下的乱石无处受力。挣扎了半天竟在原地踏步,做无用之功不说,反倒将自己的膝盖磨得生疼。

    这条路竟然只可进、退不得半分!

    此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让人无奈的是根本没有丝毫回头的机会。见无法返回便只好大着胆子向前爬。

    由于向下爬有违人最基本的肢体受力,所以根本爬不快,莫约爬了十来分钟,仍然看不见出口。

    此时已然有些慌乱,到还是能保持冷静的思维。自言自语道:“上帝关了一扇门,总不会连窗也捎上,只是不知道上帝它老人家在西天忙也不忙?中国是否也在它的管辖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