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九章:冷静分析
    一边自我调侃一边向下爬,却没注意周遭情形,一头撞在了石壁上,直将之前的伤口绷开,一绺鲜血自脸颊滑落,滴落在乱石头之上。

    还顾不得疼痛,便被眼前的事物吓得一惊。只见这盗洞又一分为二,各自沿着深邃的黑暗处上下延伸。

    两条盗洞虽是交汇在一起,却是截然不同,沿着下方的盗洞依旧窄小并一路向下延伸,似乎直通地底深处。

    并时时有一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沿着盗洞传来,仿佛来自地狱恶魔般的低吼,闻之让人不寒而栗。

    另一条则稍许让人感到些亲切,因为两者相比盗洞开得大气不说,更有人为活动的痕迹,甚至还能看见人为修建防滑的小阶梯。

    见状整个人不由精神大震,当下就钻进了盗洞之中,一路向上爬。

    这个盗洞斜指向上,出于职业习惯,甚至在脑中飞速构建了它的模型结构,并试图计算了一番。

    爬了莫约二十来米,突然被一道半圆形的石门挡住了去路。

    用刀子敲了敲石门,不知道有多厚。贴在墙上听了一阵也毫无动静,此时心中难免有些忐忑,毕竟之前也幻想了一番这是一条直通外界的逃生之路。

    此时盗洞右侧的一块凸起石头却极引人注目,一是这块石头太过显眼、与周遭墙体格格不入;二是因其表面异常光滑,就像被人打磨过一样,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下,几乎一瞬间便认定它是开合石门的机关。

    满怀憧憬地按下机关,却听一声轻响,莫约沉寂了两三秒之后,石门应声而开。

    可让人傻眼的是这依旧不是通往外界的生路,入眼依旧是暗无天日的地底。空气中传来浓厚而又难以言喻的霉臭味,就像木头腐烂夹杂着其他东西一同糜烂的气味。

    待得空气稍微流通一些,便大着胆子钻了进去。更让人苦笑不得是这盗洞通往的不是外界,而是之前那一间与主墓室相连通的后室。因为在墙角一边还立着那尊守护神像。

    敢情之前在毫无规律的盗道中,已经绕得晕头转向,又鬼使神差的爬了回来。

    而此时身在之前万般忌讳的墓室中,却异常平静。打量了一番室内情形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这墓室不像是给死人住的,因为处处有着活人生活的痕迹。

    一眼望尽墓室中生活用具,石床、灯台、案桌、瓦罐应有尽有。只是过去了不知多少岁月早已不能再用,木头制成的小物件也腐烂得只剩下留在地上的轮廓,变成了一滩烂泥。

    唯有宽厚的床板因为放在石床之上,没有受潮,不知过去多少年竟未彻底朽去,不过仍然生着厚重的白霉,发出浓厚刺鼻的霉味。

    越看越觉得心惊,越瞧越认定这便是活人的居所,可墓室之中怎么会让活人长期居住?结合之前那具死在神像旁的骨骸以及盗洞,脑中冷不丁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断。

    在古之时为权贵修建陵寝的工匠,大多会永远的留在墓室之中成为亡魂,只因防止走漏风声而惨遭活埋。就拿秦始皇来说,前后动用七十万人来为自己修建墓穴,却没有一人能活着回来。

    但也正是因为秦始皇这般丧心病狂的手段,同时也给后世之人敲了警钟,于是后来的工匠在修建陵墓的时候也会偷偷给自己留下一条逃生之路,但这个工匠却不知为何没有逃走,死在了这里。

    分析到这里又觉得有几处漏洞,一是工程浩大,能工巧匠必定不止一人,但眼下却只有一具骸骨,很明显不合乎常理。

    其二若是被活埋,如此明显机关石门必定也会被封死,根据墓室中的情形来看,墓中氧气必定早早耗尽,被困之人根本活不过十天,不是死于窒息就是死于饥寒交迫。

    但眼前这一幕却又不太像,墓室中的痕迹必定是人常年累月生活所留。

    也曾听闻护陵一职,但这一脉大多与埋在陵墓的主子有着浓厚的血脉关系。会选择在陵墓附近生活,世代守护陵墓不被盗墓贼所光顾,但从未听说过在坟里守墓的。

    思来想去不得要领,反倒牵动伤口将脑瓜子挤的生疼,索性不再多想。

    此外墓顶上还嵌着几枚拳头大小的萤石发着惨淡的微光,但因过去的岁月过于久远,似乎连光芒也快耗尽了。

    想不到在盗洞中转了一圈,几乎又回到了起点。一时之间情感纠结,不知是悲是喜。

    “啪嗒!”

    只见后室与主墓室相连的过道上,守护神身下立着的那具人形骷髅突然倒在地上,散落的骨骸霎那间化作碎屑,头骨却不偏不倚的滚在脚下也碎开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人精神紧绷,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在一瞬间就竖了起来。

    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还不待我有所准备,之前那只深色蜥蜴便摇头摆脑从守护神像下的缝隙里钻了过来。

    原来蜥蜴见此前唯一的伙伴神秘消失,此时见着灯光又循着亮光跟了过来,却唯独害得我虚惊一场。

    蹲下身看着散落在地上的尸骨,已经散落在烂泥里再难以收集起来,若是弃尘在这里倒是可以为它超度一番。

    此时透过守护石像的缝隙正好能够看见主墓室中的诡异气氛,只见绿色的光彩较之先前更为浓郁,入眼尽是绿莹莹的一片,看上去像是一种能在空气中弥漫的矿物质,只是不知道为何能发出这般诡异的色彩。

    只一眼就觉得主墓室中似乎少了些什么,思来想去他娘的躺在地上的尸体不见了!

    陶云的尸体消失了!这个发现让人如何不惊,险些叫出声来,此时脑中却是千回百转,设想了数种陶云尸体消失的可能。

    第一自然是陶云起尸,保持同一个姿势躺了千百年,一觉醒来自然要活动筋骨、四处溜达。可陶云口中含着的可是定尸丹,抛开唯物主义不说,尸身没受到外物激化,断然不会起尸。

    即便起尸,第一个遭殃的必定是这只蜥蜴,可眼下这蜥蜴活蹦乱跳活得好好的,看它那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半点受惊都没有,所以这个猜想根本就不成立。

    其二便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这地下极有可能还生活着某种大型动物,而陶云的尸体指不定被一种更为大型的东西拖走或者吃掉了。

    其三是站在建模师的角度来看,从立体的角度看,便是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墓室布局。而此时所在的墓室已并非之前所在的墓室,但是这一点根本站不住脚。

    两个相同的墓室断然不会相隔如此之短的距离,即使有也不会同时出现第三个不确定的因素蜥蜴。而眼下蜥蜴就在眼前,也就证明这个推理有可能存在,但我仍然运气极好的回到了原来的墓室之中。

    分析了三种情况,又都不太合乎常理。思来想去只觉头大。更为要命的是现在似乎连逃出去都变得遥不可及了。

    甩了甩脑袋不敢深想,生怕把最后的一丝信念也给打断了。

    此时距离墓墙极近,一回过头来更觉不可思议。只见墙体之上刻满了字痕,墙角之下更有表示计数的石子,一排连成一排,似乎像是被困之人用来计数的特殊方式。

    而且文字不止一个朝代,多见于唐宋,秦汉时期亦有。最让人震惊的是墓室西面墙角更有后世砌合的拱形门户,所用材质颜色质地均与前朝不同。

    整个后室给人的感觉,就好比是封闭的金库,某一日管理员发现金库里的钱不见了。而由于几拨盗贼通过不同的手段进入金库将钱取走,留下的线索更是杂乱无章,让人难以下手。

    最要命的是各种线索的最后似乎都若有若无的指向了一个死在金库里的家伙,而这个家伙不用想也知道是被人用来背锅的。

    而警察因为死在金库里的倒霉蛋而早早结案,其实在最后给人的感觉就是案子结了但钱也没了,而此时我就是这个管理员,但以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整个事件仍是扑朔迷离。

    越想越觉得头大,似乎连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脱困,现在要做的就是逃出去,而不是在这里分析这一桩桩悬案!

    撬了一阵发现那拱形门户极厚且坚固便果断放弃了,见室内再无出路,迫于无奈便只好重新钻进盗洞之中,如今只能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最后一条路上了。

    沿着盗洞下了一阵,这次倒是学了个乖,脚下头上的向下挪动,虽然没有之前那般迅疾,至少脑袋不用充血了。

    向下滑了一阵便感觉有些不对劲,呼啸而来的寒风不说,透过墓道更有厉鬼窃笑之声直入脑海,但如今走投无路,便是恶鬼挡道也要走上一遭了。

    又向下滑了莫约二三十米,前方道路豁然贯通。还来不及看清一二,脚底突然一滑,手电撞在石壁上突然就灭了!自盗洞中滚落出来,却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

    四面八方全都是荧光闪烁的虫子,近在咫尺可触处,远在目之极眺间。仿佛置身于一个荧火飘飞的世界,而我就矗立在无数星辰之间,伸手之间便可以将它们摘入掌心。

    一时之间被这美轮美奂的景色震撼得发不出声来,却被奔腾不息的地下激流滚滚而去,发出的震耳欲聋之声拉回现实之中。

    入眼是一座长桥,横跨两岸,只是中间早已经断开,徒留下两段残垣桥梁孤独的立在风中。

    笔直的悬崖两边莫约隔着十多米,峭壁上重重叠叠的是密密麻麻的萤火瓢虫,到处都散发出绿幽幽的光芒,几乎将目所能及的地方都照了个通透。光亮甚至能让人看见对岸峭壁上的古栈道!

    此处并非什么逃生之道,而是直通暗河的去处。此处是绝路!地底深处、只有翻滚的激流,根本没有任何生路!

    虽然知道川东多地下河流,可是这般气势雄浑的却不多见,而且这暗河里还有这般绝景,引得如此多的动物畅游天地!

    不过越是看它们自由、欢快,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刺骨的风不停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帘卷而来,寒风从耳畔呼啸而过,不禁让人直打哆嗦。强烈的劲风把衣角吹得猎猎作响,亦如刀子刻在脸上有些生疼。

    因为害怕被紊乱无序的风灌下悬崖,只好弯下腰向前摸了几步。只见数十米高的悬崖之下有一道水龙奔涌而过。此时我突然注意到悬崖之下有一片东西光亮似乎异常浓郁,出于本能我瞪着眼珠子看了个分明。

    只一眼便将人吓个半死,只看见数以万计的尸体堆成半个锥形结构,直堆了数十米之高!几乎快与悬崖岸齐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