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十章:恶灵之龙
    数以万计的尸体已经与山体分泌出的一种石乳连成一体,半透明状的尸体保存得栩栩如生。

    只是过去无尽岁月,尸体内的矿物质一同被封进了石体之中,整个岩石层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看起来更是万分可怖。

    如此骇人听闻的场景让我脑中一片空白,就连耳畔呼啸的风声都屏蔽了。

    由于担心自己会被风灌倒摔下悬崖,就找了一个稍微有些避风的角落坐了下来。

    过去良久方才回过神来,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却突然想起在掉进地下昏迷之前,最后一幕看见一面山体塌出的一面石碑,碑上刻着一个“甲”字。

    结合眼前的成堆的尸体,不由让人料想到有关古时“六十还甲”之奇闻。

    相传秦始皇下令烧毁天下史典之书,活埋方士和儒人四百六十以后还不放心,认为老年人知古通今,大多怀恋先朝旧制,痛恨他的残暴苛政,又下一道圣旨:“六十还甲。无论仕庶男女,活到六十岁不死者,一律活埋。”

    直弄得古今断钩,学问毁废,天下再没能人,黎民怨声四起,外邦不愿臣伏。

    这种陋习一直在偏远之地延续,在唐宋还有所留存。

    一是因当时生产力十分落后,很多人压根吃不饱。二是年纪大的失去了生产能力就变成了吃白饭的。于是为了节俭粮食,六十还甲子便演变成了盛极一时的瓦罐坟。

    在唐时有人写书,介绍当时的社会风俗,里面就提到在云南的某些地方流传一种瓦罐坟。

    当父母年满六十以后,子女就会把父母背到山上,然后在山上挖一个类似于瓦罐的洞将父母放入其中。

    孝顺一点的每天会给父母拿一碗饭来,走时在洞口加一块砖,日复一日洞口封死,里面的人就只能活活饿死。

    传说到了宋代,开封府附近出现了一个怪物,经常半夜出来害人。百姓不堪其扰,宋仁宗便想找人收了这个妖怪,可惜遍寻这妖怪下落无果,便将这事交给了包拯。包拯前后忙活了半个月,终于在一瓦罐坟中找到了知道此妖下落的老人。

    在老人的指导下,包拯收了那妖。上奏宋仁宗说老人家虽然不能劳动,但他们的经验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希望能下旨废除瓦罐坟习俗。

    宋仁宗欣然同意,于是从此便再无瓦罐坟了,当然仅限于繁华之地,至于偏僻落后的地方仍有此陋习。

    不止中国,日韩亦有记载。穷人家的老年人,年纪大了就主动进山里等死,不去的会受到大家的唾弃。

    这是子女与父母的一种无声协议,而这种陋习在双方半推半就之中留存了数百年之久。

    至于在太平盛世时,又是另一番场景,60岁全族供养,70岁全县供养,活到100岁那可不得了,叫做人瑞!是要上报皇帝的,名门贵贾会求着上门供养。

    至于这些全是因大学时认识了一个胶东的朋友,有一次聊天便聊到了这件事上。

    他跟我说在胶东过去,老人到六十岁搬进活人墓里,子女半夜送饭,什么时候饭没人拿了,说明人死了,再把墓给封死。

    在胶东叫什么六六坟、乞死洞,说是之前大兴水利时挖出了不少,就些吃饭喝水的瓦罐,没有什么陪葬品。

    脑子中几乎一瞬间便窜出这些零碎的线索,可仔细一品又处处透着漏洞。

    一是瓦罐坟多见于小坟丘,像这样高度集中的万人坟至少也得是人口密集的郡县才有,而川东深处在很久之前猛兽横行,根本就不能住人,即便有也是极少数的。

    二是即便有这般陋习,大不了直接把人扔在山里,任其自生自灭便可,怎么就好巧不巧的扔在了这里?

    思来想去仍然觉得此事万分蹊跷,为了求证又一次摸了过去,晃眼一看,并非全是面容苍老发须斑白的老人,男女老少各有,其中又数男子较多,也就间接推翻了之前的猜想。

    只是这些人都死状都好生奇怪,面容干瘪,肌肉扭曲痉挛,如同死前被活生生抽干了鲜血一样。

    事情到这里已是云诡波谲,此时贸然回过身来差点被吓个半死!

    只见一丈多高的人头镶嵌在石壁之上,怒目圆睁、恶口大开之下露出獠牙,整张脸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把我吓得后呛。

    流萤在它眼窝处抱团避风,犹如两团熊熊燃烧的鬼火!更为诡异的是它的舌头竟然比脸还长,自口中探出,整个雕像更是唯妙唯俏,万分慑人。

    定睛细看,却发现之前便是自它口中滑下来的,盗洞竟然与它口中相连,不由抱怨这个反人类设计也是独一份。

    见这斗大的人脸只是石雕便稳了稳心神细看,这张脸莫名有些熟悉,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娘的这脸型是按照四大天王模样而雕刻的。

    民间传闻按照四大天王的样子做出来的人佣,他们那凶神恶煞的表情可以用来驱鬼!

    等等!

    “驱鬼!”这一瞬间似乎抓住了什么极为重要的线索,理了理思绪大觉真相明朗,颇有拨云见雾之感。

    在古之时人们的劳动力十分有限,工作效率也慢,所以不会有闲情逸致将精力白白浪费,所作所为皆有独特的用意,绝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搞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所以立在这里的石像,就有了它独特的用途。结合目前掌握的线索已经能够证明这里并非是什么瓦罐坟,而是一种另类的监狱或者屠杀场所。

    若是前者我自然是不信的,一是出于最基本的伦理道德。二是因为这尊石像的存在,这石像能镇鬼,但我不相信因为陋习死去的父母会化作厉鬼向子女复仇,若是如此这石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至于监狱倒是极为可能,因为从空无一物的主墓室、充满生活痕迹的后室,以及后世砌合的墓墙,还有这众多的尸体,似乎都在告诉我,这些人死于非命。

    毕竟只有不义不仁、有愧于心、时常担心被报复之人才会希冀通过鬼神庇佑自己。结合之前那行怒意之书“陶云不仁”四字,几乎可以确信这些人的死和陶云脱不了干系!

    分析到这里突然看见巨大的人脸旁还有浮雕轮廓,只是被生长的地衣所覆盖看出太清楚。

    用小刀将地衣挑开,只淡淡扫了一眼,果真发现他娘的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只见图上刻着一幅诱捕猛兽飞禽之图,将活人绑在桥梁之上,用刀子将人血肉割开却不一刀致命,任其鲜血直流来吸引猎物,透过雕刻甚至能看见被施行之人的痛苦哀嚎。

    两岸士兵隐匿在悬崖之上,手执弓弩、套索,似乎想活捉什么猎物,怀着疑惑继续向下看,却更是吃惊。

    九丘到我这里已断断续续传了198代,书上记载至194代时,老前辈在今蒙古国境内遇到了一种未知生物,并将它记在了羽陵遗书之上。当地人称它为恶灵之龙,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一个善茬。

    这种生物尾巴极长,全身覆盖着黑毛,以及伪装色极好的皮肤,深红色的眼睛、蝙蝠般的翅膀,两只腿和两只爪子,用后脚走路,像恐龙时代的肉食性小恐龙,长着锋利的钢爪,更重要的是会飞,以吸食动物鲜血为生。

    而眼前石壁上雕着的生物几乎同羽陵遗书上记载的一模一样,以正常人的身高比例来算,它大约有一米高,加上尾巴有两米长短。

    很明显他们要抓捕的就是这种诡异的生物,只是不知有何盘算,莫非还想当宠物养,亦或是献给皇帝博个眼球、讨个光彩未来。

    正想看看后续发现,突然光照一黯,这些漂浮在空中的生物如同遭遇了天敌一般纷纷飞走逃难去了。

    光照几乎在一瞬间便黯了下来,而且从悬崖外面传来了“叽叽咕咕”的声音,由于是顺风,倒是听的异常清楚。

    闻声大觉好奇,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桥头,俯身一看,“握草”二字不由脱口而出。

    只见数以千计的深色蜥蜴沿着堆积的尸体爬了上来,在我短暂愣神之时已经成群结队的爬了上来。

    这些蜥蜴因为肤色暗沉,之前倒是没有发现,蜥蜴看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略微驻足,但相对于这个不知来历的家伙似乎更害怕后面的东西,所以远远的绕开,争先恐后地钻进了山岩缝隙之中。

    “咻~”

    正当疑惑这群蜥蜴为何逃难之时,耳畔突然传来一阵似龙吟非龙吟、似凤鸣非凤鸣的嘹亮之音。

    两只恶灵之龙带着飓风自下而上盘旋而上,几乎贴着我的面门掠过,爪子里抓着刚刚捕获的蜥蜴,只是那蜥蜴早已被锋利的爪子截成数段,软绵绵的看样子连脊柱都断开了。

    恶灵之龙在空中一盘旋,便舍弃了到手的猎物,身子向下一冲,挥舞着宽大的羽翼便向我扑来。

    出于本能,低身抱着桥墩一蹲,堪堪躲过这必死一击。它的爪子没有抓中,却在石头砌成的桥梁上划了一道,坚硬的石头在它的利爪之下如同豆腐一般不堪一击,石屑翻飞间只留下道道深痕,石柱的一角竟被生生削去!

    两只恶龙自头顶呼啸而过,几乎只有转瞬间。它们就已一前一后在悬崖突出的石头上停留,距我不过短短十余米的距离。

    恰巧此刻一只蜥蜴从它旁边经过,只见那飞龙的的爪子一掌就把蜥蜴拍翻在地,那爪子似有千钧之力,只听见咔嚓一声,蜥蜴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脚爪一蹬就一命呜呼了。

    此时它们方才瞪着一双嗜血之瞳,毫无情感的盯着我看。此时脑中莫名浮现方才石壁所见的内容,这种生物最爱的便是喝人血!

    想到这里不由浑身一凉,几乎连滚带爬钻进盗洞之中,不要命的向上爬,一如适才逃命的蜥蜴!

    很显然这里已经构成了一个食物链,恶灵之龙吃蜥蜴,蜥蜴吃瓢虫,至于有没有什么生物以龙为食就不得而知了。唯一清楚的就是能将蜥蜴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恐怖存在,也同样可以反手将我开膛破肚。

    向上爬了十来米,身后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回头一看手脚一僵,险些失手滑下去,因为其中一只恶龙竟然跟了上来!

    早先看浮雕的时候,因为一腔怒意为枉死之人鸣不平,却忽略了那以人为食的恐怖生物!只是万万没想到,千百年过去了这恶灵之龙竟然还没有灭绝!

    那恶龙收了翅膀四足并用向上追来,竟然比我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感受着身后越来越近的恶龙,再也不敢回头,生怕那怪物突然就贴在了身后削我一巴掌。

    由于事出突然,根本来不及开灯,一路上左突右撞弄得浑身生疼,但这些疼痛在生与死之间也算不得什么。

    好在这条盗洞并没有什么弯路,如今只能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那石门的机关之上,只希望能挡住这恐怖又不依不饶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