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龙纹饕餮
    龙纹饕餮是战国时期的产物,也是中国最为古老的机关函,便是在羽陵遗书上也只有三言两语的记载。

    古时之人没有保险柜,所以创造出能收纳贵重之物的宝函,合上宝函之后将龙纹饕餮图打乱,整个宝函浑然天成。若是没有窍门,必定无从下手,若是用绝对的外力将其破开,便会触发自毁装置,将所存之物尽数销毁,龙纹饕餮函一般造型精巧,用来运送军机密语。

    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棺椁之上竟然也是龙纹饕餮般的图案,短暂权衡便忙去拨弄散乱的机关图,希冀能将破碎的龙纹饕餮图案重新组合起来。

    因为一旦进入盗洞必定又是你追我赶,陷入死循环,最后因体力不济被恶龙追上,届时再也没有半分生还的机会,目前只有棺材里才是最为保险的场所。

    一是这个龙纹饕餮棺如此厚重,那恶灵之龙不一定能破开,二是有龙纹机栝相阻,无形之中又提供了一层保障,三是陶云已经被闲云拖了出去,这棺椁目前是无主之物,正好为我提供最后的栖息之所。

    权衡利弊之余双手也没有闲着,借着微弱的光线飞快拨动,不知何时脸颊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因为此时已然听见背后石像轰然倒塌的声音,说明那恶龙已经进了主墓室来!

    与此同时一面完整的龙纹饕餮图已拼凑完毕!

    紧接着棺椁微微一颤,棺盖从中间裂出一条不规则的口子,竟有三层棺椁相合,看着这十多公分厚的棺椁不由心中大定,料这恶龙再凶猛也绝不可能将其破开。

    感受着身后凛冽的恶龙气息,再也不敢耽搁,纵身一跃便跳进了棺椁之中,按照羽陵遗书所指,摸索着找到机关开合的枢纽便按了下去。

    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震得人双耳轰鸣、头晕目眩,缝隙方才缓缓闭合。与此同时恶龙紧跟而上撞在棺椁之上,隔着棺椁只听恶龙在外不甘心的肆虐一阵,尤其是抓挠之声隔着棺椁无限放大倍感恶心,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似乎随时要吐出来,可偏偏胃里又没有什么东西,只得发出一阵阵干呕,涨的面红耳赤、好不难受!

    伏在棺椁边听了一阵这才放下心来,这棺椁极厚,恶龙的爪子虽然削石如泥,不过也奈何不得这历经千年不朽的饕餮纹石椁,那恶灵之龙虽不甘心到口的食物在眼前插翅而飞,可一时之间也拿我没有办法,只听其在外面怒吼连连,闹出了天大的动静!

    听着外面动静渐小,脑袋又还连在身子上,说明危机暂时已经解除,此时方才彻底放下心来。

    摸出手机打开灯光,只一眼便吓得我面如死灰,原本刚放松的神经又一瞬间绷直了,便是手中的东西也拿不稳,手机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原本以为闲云将陶云尸体掘出之后,这棺椁之中不会再有别的东西,但万万没想到这巨大的棺椁里竟然还躺着个女人!

    此时方才彻底明白闲云的字意:“陶云不仁,掘尸出安以定尸丹,以安抚吾妻!”

    看这字面意思,躺在棺椁里的女人必定是闲云爱妻无疑。只是不明白这女人为何会被孤零零的躺在这里。

    女尸头南脚北躺在棺椁里,虽然没有动过分毫,不过早已把我吓得魂不附体,同一具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体关在在一个巴掌大小的空间里,说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

    慌乱之余又想立马逃出去,可一想到外面还有一个饮血茹毛的恶龙时,又不得不接受了现实。

    蜷缩在棺椁一角不敢妄动,犹如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过去良久方才有胆子打量一二。

    借着光线看去,只见那女人生得一副好皮囊,莫约三十出头的模样,身着锦衣,束服之上绣着傲雪寒梅,竟是飞贼打扮。观面相是非富即贵,可偏偏又多了几分行走江湖的风霜。不知为何死去多年丝毫没有腐烂,躺在那里没有半分阴邪之气,如同睡着了一般。

    只是面色苍白如纸,丝毫没有活人的气色,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数着时间,一边提防女尸会不会突然爬过来,整个人几度徘徊在崩溃的边缘。只希望那恶龙能早早离去,否则我这条小命不是窒息就是被活活吓死了。

    莫约过去了两三分钟,呼吸也渐渐加快起来,此时已然明白棺椁中的氧气正在不断消耗。

    可隔着石棺任然能听见恶龙在外环恃之声。此时摆在眼前的就三条路,一是坐以待毙、等恶龙退走,可在里面活活窒息而死的几率却极大,二是冲出去和恶龙硬碰硬,可又没有武器,在它那一双利爪之下根本讨不到半分好处,这种看似英勇的er逼行为实则是不自量力、自取灭亡。

    第三就是打持久战,想办法流通棺椁内部空气,可这条路根本就行不通,一旦打开机关,恶龙便会趁着机关反应的空隙冲进来生吞了我,即便能,凭借背包中的少许食物也撑不了多少时日,到头来仍难逃一死。

    接连设想了数种情形,最后都不得善终。不免觉得头大,便是躺在眼前的女尸,也不再那麽害怕了。

    将手机捡起来晃了晃,却看见那女尸头下还压着个米余长短的黑色圆筒匣子,看光泽竟是金属打造,不过压在后脑勺下显然是当作枕头在用。

    始一入眼便知道是个好东西,在羽陵遗书之上记载着一个极为隐秘的家族,此族一分为八,世人称其为秀山八枝花,以花为姓,族内又以女子为强。

    而她们族内有一秘密武器,名为九转百花匣,相传其内部结构精巧,整体皆为金属构造,能为弓为弩,能攻善防,更有诸多变换,实为飞檐走壁,出入江湖之必备神器。

    九转百花匣在羽陵遗书之上没有配图,只有寥寥几语描述,不过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莫名将二者联系在了一起。

    而眼下正缺这样一件飞天遁地的宝贝?心道:“真是天不亡我。”

    兴奋之余又回归了现实,虽知那是件不可多得的神器,可让人头疼的是那百花匣正被那女人压在身下。

    她生前身高莫约在168公分,孤单死在此地也确实是一个可怜之人。再加上无意之中闯进棺椁来,扰了她的清静。俗话说得好:“宁断活人一只手,不粘阴人一截袖。”再加上迫于形式,还必须取她生前之物,肢体上的碰触自是在所难免。

    于是决定和她好好的客套了一番,可张了张嘴,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摸索着向前爬了两步,灯光闪烁却看见她腹部左侧衣裳破碎,露出三道贯穿伤口,看清伤口的位置可以判断肋骨至少断了两根,并且还伴随着明显的划痕,应该是她的致命伤,这样犀利的伤口似乎是那恶灵之龙留下的。

    看到这个伤口脑中难免浮现连篇,假设后世闲云同爱妻进入墓穴,因为某种原因招惹到恶龙,最后折了一人,然后闲云同样发现了陶云生前的罪孽,于是就地取材将陶云的尸体取了出来,把妻子安放了进去。可若是如此,又难以解释主墓室中自下而上打通的盗洞。

    最为关键的是后世之人无论是陶云还是闲云似乎都不像是从地面上打通盗洞进入的墓室,就像突然从地底下突然冒出来的一样,至于墓顶上的盗洞则是百年内的人为。

    想到这里脑中莫名想到那一道断裂的桥梁,于是又有了一个更为合理的推断。当初陶云因为某种原因进入地底,无意之中发现了恶龙,此时桥梁也早已经存在,陶云为了抓捕恶龙所以秘密修建了一个关押人饵的底下场所,却好巧不巧的挖进了前朝古墓之中,于是将墓中之物洗劫一空,但后来大概在这一过程之中出了什么意外,所以自己也躺了进去。

    直到后世闲云两口子进入墓穴,最后遭遇了恶龙,在后室与恶龙周转一番之后,打通了第三条盗洞直通主墓室,但中间出了什么变故导致其妻死于恶龙之手,闲云安葬完妻子之后打通墓顶逃了出去。

    如此一分析似乎一切都变得合理起来,而所有的推理的源头,似乎都来自于桥的另一端,在那一端似乎能将一切的疑问解释清楚……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了一阵,又想起自己还困在墓室之中。

    甩了甩因为思绪而沉重的脑袋,看着这个女人不由得有了对策。

    此时正好缺一个套近乎的借口,看着她的伤口不由得计上心来,低声念叨着:“你好啊、姐姐。呸呸呸、什么姐姐,奶奶奶奶,你我皆是被这恶龙害得凄惨。您这般美若天仙,料想心地亦是善良,必然不想让后生也死在那恶龙的爪下和您落得一个下场。后生如今走投无路,迫不得已要取了您生前之物,正好您老在那边也用不上。一来为您报仇,二来为民除害,若是侥幸逃生,脱身之后一定为您老持灵超度、操办法事。必定常给您上香烧纸,让您老早登极乐世界,早日投胎转世再世为人。后生初到人世不过二十三载,还未报父母生养之恩,未馈爷奶引善之孝行,还望您大恩大德、高抬贵手,不要和后生一般见识计较……”

    话到最后也不知道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见那女尸毫无动静,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知究竟听进去没有。

    感受着越发浅薄的氧气也顾不得那麽多了,只是这棺椁虽大,可这女尸却躺在正中,一时之间无从下脚,便只好佝偻着身子,双脚分开,一步一步在棺椁之中挪动。

    姿势虽然尴尬,可实在是迫于无奈,可如此一来,便和那女尸面罩面,没走出几步便觉腿肚子打转,惊出一身冷汗。

    此时想起女尸起尸也死个死,贸然出去也是个死,死在棺材里说不定还稍微体面一些,至少还有美人作伴,想到这里大觉释然,也不似向前那般害怕了。

    大着胆子向前跨了几步,此时突然看见在她耳边还放着一只透色玉笛。上面刻着: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

    此时也无意八卦这诗究竟是何意思,哆嗦着握着她的双手将她给拉了起来,只觉得她浑身柔如无骨,肌肤还有弹性,头部自然后仰,毫无血色的唇角微张漏出一面寒玉。

    趁着这个空档用脚踢了踢九转百花匣,匣子向后滚了几圈算是取了出来。见状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忙将女尸向后放,可万万没想到那女人的眼睛不知何时竟然睁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