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九转百花匣
    走投无路之际,蓦然发现墓室中摆着的是龙纹饕餮椁,为躲恶龙毒口迫不得破解机关进入棺椁中避难,怎料棺中还躺着个女人,而她身下压着的九转百花匣正是活命的关键,冒险抬尸取匣却未注意到这女尸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冷不丁与那女尸四目相对,几乎一瞬间便慌了神,双手一松那女尸便直挺挺的躺了下去,只是一双眼睛仍瞪得老大,正直勾勾的盯着我!只一瞬间惧意便袭遍全身,用毛骨悚然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此时莫名想起横死之人,大多心怀不甘,会呈现死不瞑目状。想到这里赶紧退了回来在棺椁里磕了几个头。念叨着:“话说自古以来冤有头债有主,你我萍水相逢,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犯不着拉个无辜之人垫背。方才之举皆是迫不得已,还请您老高抬贵手不要和后生一般见识,若是有未了心愿还请您老给个明示。可偏偏后生向来胆小,您老现在可别出来吓唬我,最好保佑我顺利逃走,晚上给我托个梦,咱们梦中相会。后生一定将您老未完的心愿一一了结,若是有什么话要对亲朋好友说的也可一并告知,后生一定原封不动、一字不落的带到,若是觉得这里睡得不舒服也可以同我商量,后生一定把您的亲朋好友、子女带到,为您老乔迁个满意的住所……对了,四海茫茫的,您老可千万要记住留个地址,也好省了跑腿的功夫。”

    磕完头碎碎念叨了一阵方才敢直起身来看,俗话说得好,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方才也不知道究竟那句话说对了,那女人的眼睛不知何时竟又闭上了。

    虽表面镇定,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莫非冥冥之中自有感应,否则何以解释这匪夷所思的现象,此时不敢深想,只得小心翼翼的将九转百花匣子给摸了回来。

    虽名匣子却是筒状,而且极重,这一用力却是牵动了伤口,滴滴答答的鲜血顺着手臂滴落、洒在四处都是。此时方才感觉到右臂传来彻骨的疼痛,竟是之前与恶龙搏斗时撕开的口子正向外淌着鲜血,只是进入棺椁之后连遭惊吓,一时之间竟然将疼痛都忽略了。

    此时已然感觉到身体一阵虚弱,忙将背包里干净的白色t恤撕碎马虎的包扎了一道,此时方才有功夫来打量这九转百花匣子。

    羽陵遗书之上虽然提到过这件花族神器,可丝毫没有记载使用变通之法,一切都是未知还得靠自个儿研究。

    百花匣子长约一米,直径在十公分上下,莫约十来公斤重。入手反常的温热,暗黑色的金属片上刻着百花细纹,光线晃动间犹如实物,引人神遐间似乎还能嗅见阵阵花香。

    摇了摇匣子里面沉甸甸的,似乎装着不少东西。接下来就让人头疼了,不管拧哪边都不能将它打开,也试着把它的花纹拼成一个完整的图案,就像幼时玩的华容道。然而还是高看了自己,无论怎么操作都不能将它打开,而且这百花匣子又极重,没折腾几下反而把自己累得不行。

    莫约翻来覆去的又折腾了半分钟,此时方才发现那匣子一端有一圈可以滑动的金属圈。将金属圆环移至另一端,只听一声轻响,原来金属环下的位置下露出三道可以旋转的金匝。

    找到磨损最严重的一道金属环便大着胆子去转动,莫约转了小半圈,便听黑筒中传出一声铿锵作响的机栝运转之音,那筒的一端竟然自己开了。

    一看果真如同猜想一般,振奋之余忙将筒中的物品一一陈列了出来。

    首先是一柄带鞘黑色直刀,剑鞘上花纹极其繁复古老,采用四面半镂空的雕刻手法,经常把握的地方已经非常的光滑了,入手的第一感觉就是冷,刺骨的寒冷!好像要将人的热气吸收殆尽,其后就是重,连刀带鞘不下七八斤,这个重量别说使用了就是长时间拿着都会受不了。

    刀柄大约有十来公分长,可能是为了方便使用,缠绕着一层麻布,刀柄的最后面雕刻着一颗狰狞的鬼头骷髅。护手采用的是全镂空雕刻手法,上面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五爪黑龙。

    由于长时间的没有使用,刀和鞘已经有些不易分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刀抽出来,只见刀锋寒光一闪,势如神兵出鞘。刀身莫约一米,宽两指有余,刀背宽半指,除了刀锋锃光瓦亮之外其他地方一如它整体沉稳低调,漆黑如墨之中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暗红,就算我一个外行也能看出这是一把神兵利器。

    刀上刻着一枝风雪中摇曳的寒梅,更有两行肃杀刀铭:“天地梅字门梅问香/寒梅龙雀诛妖邪。”

    梅问香是眼前这位前辈的大名,寒梅龙雀想来是刀的名字。可这龙雀二字却让人不得不多想。

    相传,五胡乱华时期的匈奴族首领赫连勃勃于龙升二年,造五口刀,背刃有龙雀环,兼金镂作一龙形,长三尺九寸,铭曰:“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大夏龙雀,名冠神都。可以怀远,可以柔迩。如风靡草,威服九区。”后世称之为大夏龙雀。

    但现如今并无任何一柄龙雀流传于世,世人不知其模样究竟,但目前除刀铭外两者相差不大,但冥冥之中觉得大夏龙雀与寒梅龙雀之间必定存在渊源。

    此外还发现一张古老的羊皮图纸,装的方式是卷起来放在黑筒里的最外层,这样装的好处是不占地方,将地图展开,岁月的沧桑感立即扑面而来,借助微光图纸入眼全是山丘地脉,更有奇文异字批注,全都不认得,只有两个大字还勉强能认得,写的正是“目林”二字,除此之外,地图上还零星遍布着暗黑之色,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人的血手印记,因为上面遍布着指间纹路。

    看着地图毫无头绪,对我来说也就没有什么用,所以只好把它重新卷起来。

    转动机关发现它能为伞为盾,其结构之精巧,做工之精细乃生平仅见。又转动金匝,只听内部发出阵阵轻响动,伞间收回又伸出四片尺余长刨坑掘土的金属片,配合连接手柄上的十六道金属片更能上下翻飞,此时联想到那盗洞的痕迹,几乎能确定便是出自这件利器之下。

    将叶片收回却因操作不当,只见那伞尖带动内部六棱索化作一抹残影钉在棺椁之上,便是恶龙都拿之没有办法的龙纹饕餮棺椁也被强大的力量穿透了三分,尖头入石更生三个倒钩,死死抓在棺椁石头之上。

    初试锋芒难免被这九转百花匣惊的一愣一愣,莫约过去了十来秒方才彻底回过神来,比起对花族制造工艺的震撼,更多的是惊喜,眼下正缺这样一件神器脱身,心道天助我也!

    感受着入多出少的空气以及愈发沉重的喘息,意味着棺椁之中的氧气即将耗尽,此时有神兵在手倒也有一战之力,若是再耽搁下去可就要活活窒息而死了,到那时可就为时已晚,连哭的地儿逗没有了。

    摸索着转动机关将绳索给收了回来,最后再匆匆拜别了棺材中的女人。

    正当准备按下机关冲出去与那恶龙决一死战之时,怎料一阵万钟奇鸣的洪钟大吕之音传了过来。

    此时身在棺椁之中本就拢音,又加上钟鼎齐鸣,犹如滚滚浪涛撞在棺椁之上,不出几秒便觉胸腔内似有万虫爬行之奇痒,大脑似要化作混沌一般陷入沉睡,耳膜鼓鼓震动似要裂开一般。

    这声音似有一股神奇的魔力,闻之头晕目眩、几欲沉睡,可这关键时候又知道一旦沉睡便再无醒来的机会,更可怖的是明知结果又难以自我清醒过来。

    几度挣扎徘徊在昏迷的最后边缘,就当彻底坚持不住时,那充满魔性的声音又匹自消失于无形,来得突兀、去得更快,似乎从不曾出现过一样。

    自那魔怔一般的迷境之中醒来,只觉得大脑迟钝,一时之间竟找不着北。此时瘫在地上却听见棺椁外的恶龙似乎收到了某种约定的信号,竟然放弃了我这个生死仇人,恶吼连连的走了。

    此时棺椁内氧气已然耗尽,听着恶龙离开的动静,胸腔内屏着一口气莫约又坚持了一分钟。

    此时氧气耗尽再也坚持不住,忙将机关按下,数秒之后棺椁应声而开,此时直憋得面红耳赤、好生狰狞。

    一时之间也没有行动的能力,四方空气涌来,只得一个劲的喘息,这条命总算是捡了回来。棺中短短十来分钟恍若隔世,这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可真好,一时之间先前的诸多疑虑竟都释然了,只慨然活着真好。

    起身出棺,看着棺材中的女人不由得心生同情,心中纵有千般感激也再难说出一个字,只得深深鞠了一躬以表赐宝恩情,随后拨乱龙纹饕餮图棺椁缓缓合上。

    进入墓室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几度徘徊在生死的边缘,现在终于可以出去了,模样虽然狼狈但却是发自内心的轻松。

    将九转百花匣取出对着墓顶中心的盗洞处便转动了机关,只听“咻”的一声破空之声,三叉倒钩裂金爪便死死固定在墓顶之上。

    还未来得及转动机关带动自己升上去,却见后室一角传来沙沙的声音。

    定睛一看便觉魂飞魄散,原来那恶龙生得好诈狡猾,竟还未离去。而是在后室之中守株待兔,直到我从棺椁之中出来,合上棺椁之后方才借着黑暗一步一步摸了过来,只是它踩在碎石之上难免不了发出了丝丝响动,这才露出了马脚。

    贸然回头与之四目相对,那恶灵之龙见我已经发现它,索性也不再隐藏偷袭,后蹄一动连飞带跑的就扑了过来。

    看着它这般勇猛心中没来由一慌,忙去转动机关,慌乱之际干什么乱什么,又加上本就对这九转百花匣不熟,所以一时之间竟驾驭不了被秀山八枝花奉为神器的九转百花匣子,只看那恶龙直直的向自己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