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神秘人
    前一秒还在感叹再世为人的美好,下一刻又是生死考验,命运总是如此滑稽反转,让人防不胜防。

    那恶灵之龙智商之高不输常人,此时暗中突然发难竟将我早先准备的计划彻底打乱,由于事出突然,还那不急拔刀那恶龙便已扑到了近前。

    见恶龙来势汹汹非人力所能力抗,便只好原地一滚躲开,恶龙身形矫健又有翅膀相助,一击不中翅膀一煽瞬息之间便调整好身体,又扑了过来。

    这九转百花匣子几乎是最后的活命保障,自然不能让其毁于恶龙爪下,此时虽情况紧急,但逃亡路上也不忘记抱着那沉重的匣子。

    可一时之间竟不知逃向何处,只得抱着匣子围着偌大的墓室兜圈子,一边还不忘去拨动机关。

    莫约又周旋了两三个来回,也不知触动了那道机关。只听匣子内部一阵钢索拉动的声音,紧接着六棱索一端传来大力,几乎一下子便将我带到了半空之上。

    可此时却是呈现的高速奔跑状,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拉至半空根本无处卸力,只得在机栝运转声中呈螺旋攀升状。

    高速旋转虽让人头晕目眩,可也正好能用来麻痹那恶龙,恶龙见我突然飞在空中虽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这人愈发离自己远了。因此连接在上升的空档扑了几次,好在因轨迹难以捉摸落了个空。

    五米来高的距离几乎眨眼便到,忍着手臂的剧痛手忙脚乱的爬进了盗洞之中。

    那恶龙却不甘心,竟又想故技重施将墓顶给掏穿,只因难以固定身体在尝试了几次之后不得不放弃了,此时它似乎也意识到这个猎物已经成功在自己手下逃脱,只得在地上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望着我。

    此时见它再难构成威胁便想着将九转百花匣一并收回来,一是留个纪念,二是有这件神器傍身也圆了年少时候的江湖大侠梦,最主要的是可以出去吹牛。

    想着便拉着绳子向上提,只是浑身酸痛提不上劲,直挣得手臂伤口迸发,血流不止。

    那恶龙看出我的意图,存心不让我如愿,竟然飞动起来将我好不容易拉上来的百花匣子重重击落。好在眼疾手快早早松手,否则半个手掌都要被那六菱索给生生切断。

    那三叉倒钩裂金爪穿进这坚如金石的墓顶本就不深,又遭此大力再也维持不住竟被蛮力所破。

    百花匣子在空中翻滚重重落在地上,似乎启动了某种极端保护状态,竟然自己将六菱索给收了回去,随后机栝运转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与原本唾手可得的神器失之交臂本就惋惜,又见那百花匣子竟然还有这般神奇功能,更是捶胸顿足、好生恼怒。

    更可气的是那恶灵之龙一脚踏在百花匣子上,满目挑衅的望着我。大有“想要?下来拿”的错觉。

    虽对那匣子念念不忘,但生死二字还是分得清楚,此时贸然下去纯属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于是只得忍痛割爱,沿着盗洞灰溜溜的向上爬,一边还不忘诅咒那恶龙有朝一日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自刎在自己刀下。

    盗洞内洞穴虽纵横交错、生得复杂,却极易区分,一来有残枝败叶作引,二来盗洞与蜥蜴掏出来的洞本就大相径庭。

    不知身在何处,但觉土质松软,向上爬一米便要下滑半米,搞得浑身裹满淤泥,如同刚洗了火山泥土浴一样。

    好在爬出几十米之后,找到了失落的钢刀,只得将刀插进泥土里当做拐杖用,莫约又向上爬了七八米此时已然能看到在地下盘恒的树根,见状不由精神大震,一猛子冲出一段距离便又见了天光。

    原来此时已经到了第二日清晨,天还未亮明,不过眼看这漫天红霞,想来一定是个大晴天。

    拽着树根自七八深的窟窿里爬了上来,只觉得浑身无力,想来是失血过多导致体虚。

    此时瘫在松软的腐叶层上疲惫感立即涌来,只觉得比家里的大床还要柔软舒适,眼皮子不由得有些打架就想原地睡它个天昏地暗。

    几乎在即将入睡的一瞬间惊醒了过来,猛然想起这窟边还有因滑坡而塌出的千百个人头!

    一念至此睡意全无,忙支撑着身体去看,可这一看却傻眼了。那些塌出来的人头全部消失了,一个也没有,唯独在乱石中斜插着几段石碑,而碑上的文字竟然消失了!

    自摔下墓穴不过十多个小时,这些诡异的人头竟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有些不信邪,天底下哪有这般诡异之事,为了一探究竟便向着石碑靠了靠。

    没走出两步突然眼睛一花,只觉得空间一阵扭曲,万物似乎无限缩小,刹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如同产生了幻觉一般。

    只觉得万物扭曲再难迈出一步,连忙扶住身边的树木,这种症状莫约持续了半分钟便消失了,此时脑袋传来一阵刺痛,方才想起之前遭遇重创,指不定将脑袋给磕坏了,或者是失血过多而导致的幻境。

    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却听远处传来响动,只远远看见山坡上下来个人,待得近了才发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麻衣布鞋的弃尘,看样子似乎因为什么急事而匆匆下山。

    弃尘耳聪目明早已远远发现了我这个泥人,只是如今这副模样他也认我不得。走到近前方才确信,连忙过来扶我。

    “弃尘,你怎会在这里?”动了动嗓子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似乎没了半条命。

    弃尘见我这般狼狈又面色苍白,却不知如何关心人,眉头紧皱道:“昨晚子夜庙里来了个人,说你下山路上遭逢大难,叫我来救你,说两个时辰赶不来便只能替你收尸了。只是夜里山路不好走,灯又丢了,这才来晚…”

    弃尘望着脚下的洞窟面色不怎么好看,心中有疑惑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听完弃尘的话不免大惊,不由猜想这人究竟是谁,为何对我的遭遇如此了解,在脑海中搜罗一圈之后毫无线索,我的身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神人。

    此时又莫名联想到主墓室中陶云尸体的消失,不由更加惊恐。这人在我进入墓室之后极有可能跟了进来,趁我进入盗洞的时候又将陶云的尸体给拖走,脱身之后大概出于于心不忍,还能在凌晨十分赶到几十里之外的百阁仙通知弃尘下山救我,这人莫非会飞不成?

    “那人是男是女?相貌如何?”

    弃尘目露忆色摇头道:“是个男人,隔着门窗,声音似乎故意压低了,听不出年纪。不过因是明月夜,那人的相貌映在窗上看起来比常人稍瘦!”

    想不到墓室之中除我以为竟还有一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躲在暗处,但生活里根本未曾与这样的人有过丝毫交集。

    对这神秘人一概不知,但他却知道我几乎所有的事,甚至知道我与弃尘私交甚好,还能百阁仙上准确找到弃尘睡觉的房间,不知在我身边究竟潜伏了多久,若是这一次我没有生命危险恐怕他也不会暴露出来。

    这人怕我死又不敢亲自出面救我,这种生活完全被偷窥的感觉,如同行走在阳光下被监视的犯人,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想到这里不免几欲抓狂。

    只是我这个人平平无奇,不知有什么地方能为他所用。而这一切猜想原本也可以推翻,他也只是一个路人甲,但深山老林之中这种概率出现的可能几乎不可能,又加上这人还知道我与弃尘的关系,如此一来太多的巧合,推理也就立不住脚,这人的身份又成了谜团。

    思索一阵仍毫无线索,便抛开了这个伤脑筋的问题,这人好歹也算有点良心,起码从目前来看不会加害于我。

    弃尘见我精神萎靡,有诸多问题没有问出口,又担心我一个人回去出什么意外,索性跟着我下山,想到三阿公大丧正需坐禅法师,便邀请弃尘同往,弃尘为人宁静欣然同意。

    敲定主意之后就在弃尘的搀扶下,在山沟小溪旁马虎的清洗了一番,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弃尘见我浑身伤痕,惊心之余大觉惭愧,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身上,一个劲的抱怨自己来晚了。

    收拾完的脏衣服自然不能要了,只是万万没想到衣服兜里竟然多出了个zipp打火机。

    这个zipp样式古老,刻着一珠傲雪梅花,惊悚的是上面的署名竟是“梅问香”!

    回想与她同处一棺的情形,脑袋不免嗡嗡作响,这枚zipp根本没有见过更不可能拿,现在却出现在了身上,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自己塞进来的,而唯一同她有接触的地方就是抬尸取匣之时,脑中想到取匣子的时候她也没闲着,甚至还将打火机塞进兜里的情景不免后怕,只觉得山间的水更加的冷了。

    此时蓦然想起之前在棺中许下的约定,莫非她将打火机给我,便是希望通过这个信物完成她的心愿?只是这上面除了几字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线索,又该怎样完成她的心愿,想到心愿更觉头大,她似乎还没告诉我……

    收拾干净之后坐在石上头弃尘吃了些东西,感受到体力有所回升便又开始赶路,路上也没闲着,弃尘问东问西,我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一并告知了他,其中包括得到师祖传承以及下山后的遭遇。

    他听完之后第一次露出胆怯的表情,但比想象中要好很多。

    直到晌午方才走回老宅,却远远看见家门口的大桃树下停着一辆越野,树下站着个浓眉挺鼻、面庞刚毅的短发男人,只是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愈看愈发熟悉,待得走到近前不由心中一喜,忙叫道:“老表!”

    表哥闻声一喜,三步并作两步就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膀子,直将原本渐愈的伤口绷开,疼得我倒抽了几口凉气。

    可他接下来说的话又让人六月生寒,表哥俯身轻声道:“我老子他爹尸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