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15 不僵之人
    表哥名叫张玄、字宇辰。字中正有驰骋疆场,权倾环宇之意,现实也确实如此,用他自己的话说:“区区蝇头小楷,怎能抒尽胸中满腔情怀?”

    所以当高三发现自己升学无望后,便毅然弃笔从戎,投入到了祖国伟大的国防事业中。在我们这一辈中排行第十三,自小关系熟络,幼时串通一气干了不少人人喊打的坏事。

    年少时不知恶语伤人,亲切的称他为“十三哥”,十来年前随三阿公一家搬走,碰面倒是少了,后年岁渐长知“十三哥”彩头不吉利,索性直接称他十三、老玄。

    老玄少年从军,而今已是八年老兵,听说在部队里混得不错,得了几多荣誉。得知三阿公仙逝便急匆匆的赶了回来,而我因为归途中发生意外,所以远在兰州的他动作竟然比我要快上几分。

    十三脸上难掩疲惫,眸子深处更有哀愁。这也不难理解,毕竟自小同爷爷长大,而今老爷子走了,人心都是肉做的,说不痛心难过那绝对是假的。

    琢磨着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尸变”二字,心中没来由一阵胆寒,只是仍忍不住好奇问:“十三,你怎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口中指的尸变究竟是怎么回事?”

    十三却摇头叹气没有回答,我知其悲痛也就没有再问。但冥冥中有所预感,似乎叔伯急匆匆的叫我回来,与三阿公的事脱不了干系。

    表哥性格外向张扬,自来熟地向弃尘打招呼:“我叫张玄,很小的时候就听寻秋经常提起你,十二岁那年去山上为爷爷祈福时有过一面之缘,若不是老爷子阻止,那时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虽然当初没能如愿,不过现在补上也不算太晚,算起来我比你俩都大,不嫌弃咱可以拜个把子,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十个朋友能无舟翻江……而且我近来有许多烦忧与不解,希望抽得空闲能得到小师傅的指点。”老玄声情并茂地说了一堆,话到最后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弃尘不经人情世故,又不善言辞,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作答,只得口念佛号回礼。

    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打了个圆场:“老玄啊老玄,我说你文绉绉的干啥,好歹你也是经过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怎滴说话这般没有水平,尽是一些糊弄小孩子的把戏。你可别看弃尘自小生活在山里,懂的道理不见得比你少,只是一张嘴说不出心里话,这叫口不言却心知肚明。还有弃尘你啊也别羞涩,大家都是成年人放开了整,以你这般非凡的相貌,说不定你回山的时候还能拐上一群迷妹儿,一来可以给你生猴子,了却你爹娘劝你还俗的心愿,二来也给咱百阁仙增些人丁、热闹!”

    二人闻言不由哈哈大笑,尤其是弃尘摸着自己的光头,场面更是滑稽。

    玩笑开了一阵表哥突然面色一沉,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事,忙将我与弃尘往车里塞。随后也不废话,只听汽车发动机轰鸣,载着我二人就在坑洼不平的公路上颠簸,直扬起一阵老高的灰尘,如同拖着巨大的尾曳。

    老玄归心似箭,油门踩得老死,俨然是个老司机。这越野性能不错,只是在表哥这般狂野的驱使下也有些吃不消,整个人在车中颠簸,难免牵动伤口。

    老玄表面轻浮,内心却向来沉稳。见他这般心急不由暗暗吃惊,究竟是什么事才能让他急成这样?

    见他急匆匆的样子也就没有招呼,任由伤口流出丝丝血迹,反正多的都去了,也不在乎这丁点儿微末伤痛。

    弃尘却深知我不易,好心出声提醒。老玄得知我下山途中遭遇方才降下速度,从副驾驶下摸出个急救箱扔了过来。

    汽车趋于平稳,只好烦劳弃尘为我消毒包扎,一面聊到了三阿公的事来。

    一番交谈下来更是心惊,原来三阿公身体向来硬朗,却走得很突然。而更可怕的是走后尸身不僵,皮肤仍有弹性。

    起初怀疑是假死,花大价钱请专业团队前来却发现血液都凝固了,而且专家认定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两小时,也就排除了这个可能,于是只好认清现实开始着手操办丧事。

    听到这里不由得从骨子里生出了寒意,虽然这些天确实十分的酷热难挡,到从来没有听说过高温可以让人死而不僵。

    说难听一点,人死如灯灭,蜡烛就是人的一生,不管怎么活都有一个极限,从生下来开始蜡烛就开始燃烧。蜡烛在燃烧的时候,发光发热,这个时候人是活着的,而蜡烛也在逐渐融化。

    风雨意外都是人生中的磨难,随时都可能把蜡烛覆灭,届时人去楼空,人生在世也不过是黄粱一梦;但也有运气足够好的,避过了诸多劫难和意外,苦苦支撑,燃烧到灯枯油尽,这叫作寿终正寝,但这是少之又少的。

    但无论怎么活,生命都有极限。不管蜡烛有没有燃烧殆尽,当蜡烛熄灭的那一刻,烛泪都会逐渐冷却凝固。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三阿公死后不僵显然违反了常态,此事虽然玄乎但十三称其为尸变难免有些小题大做。

    而叔伯因为此事似乎有求于我,于是通知我早些回来,但一天过去了没收到半点动静,不由有些担心我在路上是否出了意外,所以这才让老玄来接我。

    从老玄口中得知详情,心中没来由一慌,尸变这事儿我可没辙。而具体所为何事表哥也不清楚,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躺在松软的车垫里再也抵挡不住铺天盖地的倦意,便死死的睡了过去。

    汽车几经辗转,终于到了三阿公的家里,便是睡意再沉也被鞭炮齐鸣声轰醒了过来。

    远远地看见披挂戴孝,素缟飘扬,哀声

    嚎哭响成一片,不免得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装潢古香古色的大院里聚着不少人,披麻戴孝的叔伯上前接待我与弃尘,说几年没见倒是长高了不少,我只好笑着附和。

    三阿公的棺材就放在灵堂里,由于正值三伏气温特别高,为了防止尸体腐烂,已经用上了冰棺,朱红色棺材后立着一幅三阿公生前黑白遗照,以供亲人好友及后辈凭吊。

    看着三阿公照片,终于将记忆中模糊的轮廓与三阿公融合在了一起。

    照片中的三阿公莫约五十来岁,也没有那么多皱纹,眉目明朗,轮廓分明,只是一双眼睛有些暗沉,似乎冷漠地注视着堂前的每一个人。

    又加上曾经在三阿公老宅堂里见过那一只鬼脖子,不自然就把两者联系到了一起,一双眼睛愈看愈像,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害怕,又暗骂自己是个hn蛋怂包,如果让三阿公知道我把“鬼脖子”当作是他,按照他的脾气恐怕立马会从棺材板中跳出来削我两巴掌。

    灵堂右侧摆着素缟及笔墨,是为旁人写悼联或溢词而准备的。想到三阿公这一生不由悲痛,于是提笔写道:

    “叩川疑贮鬼门关,天上人间一片哀。

    空山弱筱低向云,舌关哑咽泪下沾。

    君本天上醉中仙,今朝酒醒把天还。

    校量功过相千万,辗转人间八二年。”

    随后点香、烧纸、磕头、追思。

    完毕之后伯伯招待我与弃尘吃饭喝茶,至于弃尘的吃食则是安排灶房的师父另起锅炉,为弃尘烧了几个素菜。

    我二人均是一天没有吃些像样的东西,难免吃得有些心急,一人吃下两大碗饭菜饭饭菜心满意足。

    饭后在桌上聊人生谈家常,一系列客套之后终于聊到了三阿公。

    而叔伯也几次三番提到“尸体异常”,似乎想听一下我的看法。

    整理了一番思绪,故作正经的说:“古往今来,怪诞之事不胜枚举,虽说常人死后1-4小时,身体肌肉会开始坚硬,体内尸僵开始扩散,凝结的血液开始使皮肤变黑。但也有个别例外,身体内某些机能反应迟钝或者外界环境,亦或者是某种食物,将这一现象会顺延罢了,我认为这并非什么不祥之兆。”

    弃尘却有独特见解,说什么晚上人少的时候可以开棺看看,却不料被叔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按照叔伯的的意思是冻成冰块了,看不出啥来。

    叔伯接过话头说道:“其实我们思想都很开明,也不是说封建迷信,只是就这个事有些不解而已,麻烦你回来完全是因为老爷子生前的意思而已。”

    听罢之后不免眉头一皱,心道三阿公究竟想玩什么花样?于是对伯伯说:“伯伯有任何吩咐尽管说,你我两家本就同宗同源,用不着客套,只要是侄子能办得到的一定尽心尽力。”

    伯伯点上烟,沉声问我:“你对风水了解多少?”闻声喝在嘴里的茶差点就喷了出来,显然这个问题在意料之外。

    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看见伯伯严肃的表情只好据实回答:“略知一二,只是这些年辗转各地四处奔波,早年所学,皆已尽数遗忘,如果伯伯所求事关三爷爷阴宅,可以请另请高人,这方面的事真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而且你们也知道我也没拜过师,没真二八经学过,所了解的全是祠堂里捡回来的几本破书,根本没有任何实际经验。”

    伯伯显然早已有了准备,沉声道:“这就是老爷子的意思!”原来在三阿公离世前不久,曾经郑重的提过了此事,而且当时也曾反复确认过,确定是我无疑。

    另外这也是三爷爷生前最后一个念想,所以虽然知道我是个菜鸟,但也不得不得听从老爷子的安排。

    听到这里难免心生疑惑。第一、相阴宅看风水不找有经验的师傅反而找个外行人,这让人很困惑、费解。

    第二、相阴宅对老古董来说是大事,尤其是三阿公那一辈,思想有些迂腐,看得更是极重。而三阿公究竟是从哪一点出发,才会将这等关系命运的大事托付于我?自身又有哪一点在吸引着三阿公,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综合以上两点,感觉置身于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而深陷此事的我已经被躺在棺材里的三阿公安排得明明白白。

    在印象中与三阿公并没有多少交集,尤其是我上大学开始到现在,更是无缘相见。

    本就被之前的神秘人搞得心神不宁,又遭遇了三阿公毫无逻辑的安排,在心里已经狠狠地把三阿公骂了个遍。

    如今骑虎难下又推脱不过,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