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16 意外发现
    第十六章意外发现

    所谓“风水”,从古至今给风水下定义者不计其数,但历史上行给风水最早下定义的为晋代的郭璞。

    在其名著《葬书》中云:“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可见风水之术也即相地之术,核心即是人们对居住或者埋葬环境进行的选择和处理,以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

    而阴宅的风水之中,千尺的山水叫势,百尺的山水叫形。远势来而近形止,前有山水亲迎后有依靠,则是风水吉地。

    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文革”的形象,人们对风水堪舆认识不清,常把风水与封建迷信等同起来,甚至视为禁区,鲜有人深入研究,其中精义其实在如今看来属于高等地理学的范畴。

    但是从古至今,自风水玄学流传开来,风水学便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虽不至于百中有一,但千中有二绝不浮夸,其中只有好与坏,菜鸟与大师,精通与粗通的区别。

    又加上尘世变换,朝代更迭,不知道埋葬了多少能人异士和凡夫俗子。很多好的穴位都被前人所占据,哪里又那么容易就能让初来乍到的菜鸟碰到?

    因此这件事虽被强买强卖的敲定了下来,其实心中也没底,所以琢磨着找一个常规凡夫俗子能消受的地方就已足够。

    随后商议明天一早就上山为三阿公寻找藏风聚瑞之地,但说实话,能不能找到心中也没有谱,但方圆数百里的山即便是一米一米的试,也能撞一个出来。

    由于知道接下来任务繁重,所以便早早的睡下了,这一觉睡得真叫一个香,连晚饭都没有吃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

    翌日清晨,睡眼松惺的吃过早饭,表哥便匆匆开着车载着我与弃尘奔向了老家,原本的计划是同叔伯一起来,但事到临头又生了变故,所以得留在家里招呼来宾。

    一路上清风拂面,绿水环绕,蝉鸣声此起彼伏。在如此生机盎然的山水画卷中,因睡得太久的懒倦也终于缓缓退去。

    汽车在山路上疾驰了两个来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下车时却见弃尘从后备箱里拖出些下山采购的物质,这才知道他又准备上山了。

    我本想过去留他多住,他却神神秘秘的先开口,趁着帮他收拾行李的空档,弃尘对我说:“昨天晚上我看了,棺材里装的不是人!”

    弃尘一开口就让我愣了两秒,这信息量有点大,棺材里不是人是什么?难道还真如老玄所说一般尸变了?

    一时之间有些理解不了,忙向弃尘投去询问的眼光,弃尘却摇摇头没有多说,此时老玄已然走近,便只好忍着心中奇痒没有再提。

    一阵互相叮嘱之后,弃尘背着物质便踏上了归途,注视着他渐渐消失在绿野之中,一颗心却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原本想让弃尘为三阿公诵诵经,弃尘却突然走了,说明这件事在他能力之外,不由更加好奇昨天夜里他究竟在棺材里看到了什么。

    心烦意乱地回了趟老家,将羽陵遗书塞进了乱书之中,取了家里唯一、还有些破烂的罗盘便出了门,最后想了想还是将师祖传下的阴阳镜带在了身上。

    眼看这灼灼青山,一时之间觉得哪里都像块宝地,虽手里拿着罗盘但也不知从何处着手相起。

    老玄看出我的难处,也知到我是个半吊子,于是张口笑道:“我说小张,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随便找块地得了,用不着这般淘神费劲,这都什么年代了,要我看人活着的时候就要该吃吃、该喝喝,至于死后埋在哪里都一样,你看人家埋在公墓里不也挺好、多热闹!”

    听老玄一番高论,突然觉得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于是对他大加赞赏道:“老玄真不愧是老玄,看得通透!正应了那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听你一言大觉人生在世犹如朝云暮楚,但求个生前安稳,至于死后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就留给世人评……”

    我虽然口头不在乎,但也要尽人事听天命,虽说别的地方不看中这个习俗,但在老家却不妥,若是随便点个不入流的穴,有经验的老师傅一看,定会指着我的鼻子骂。

    更何况三阿公在世之时又特别提过这事,所以还是要按照程序来,尽力给三阿公找个满意的住所。

    老玄一边跟着我走一边问我:“听说风水能荫蔽后人不知是真是假?”

    想不到老玄突然问出这般高深的问题,我沉呤了一番对老玄说:“老玄的觉悟愈发的深了,问题也愈发深奥,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书上说有一定效果,但远没有吹嘘的那般厉害。”

    “书上说人白年归寿安葬以后,就腐烂,只有骨骸能保留下来,人的精神聚在骨骸里,如果这些骸骨安葬在有生气的吉穴之中,骨骸得到生气荫护,死者得到安息,死者的子孙后代受到这种吉祥生气的感应,同时这样的生气也可以感应到鬼神,令鬼神保佑死者的子孙后代。”

    ……

    一边闲聊一边看,点没测出几个,时间倒是过的极快。

    到晌午仍然没有确定下来,反而不知不觉逛到了三爷爷老宅边上,表哥自小在这里长大,见到这杂草丛生,残垣断壁、随时都可能坍塌的土胚房不由有些悲从中来,童年的记忆几乎一瞬间便涌了出来。

    表哥说天气热进去找找童年回忆,顺道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下来做个纪念。

    这老宅几乎是我童年阴影的来源,所以就婉拒了表哥的好意,揽了跑腿拿盒饭的重大任务便逃也似地走了。

    拎了盒饭饮水回来却不见表哥人影,喊了几声音也没有动静。

    心中没来由一慌,毕竟这老宅年久失修,就怕发生什么意外,将人活活埋在下面。

    想到这里也顾不得什么童年阴影,急急忙忙的便冲了进去。

    入门的第一感觉就是破,这个已经近百年的土房,由于常年没有修补,所以已经是严重的危楼,几面墙角已经跨了大半。

    有些担心一阵风雨之后它会轰然倒塌,将我压成肉泥,阳光透过屋顶大片的破瓦漏洞洒在房间里,压根用不着手电。

    除了破还有刺鼻的霉味,但是由于空气相对流通,所以灰尘味不是特别严重。

    厨房很空,只有一个灶台,和一个巨石凿成的水缸,以及掉在地上的一些碎瓦,其余种种一览无余。

    老玄显然不在这里,只好大着胆子穿过正屋,屋子里有些漆黑,大致还是和记忆中一样,不过由于长期没有人入住已经遍布蛛网。

    特别是正对大门的墙壁上挂着的红布已经千疮百孔,依稀可以分辨上面的几个大字,写着“天地尊亲师位”。

    供着的诸多菩萨已经东倒西歪,就连魂钵都碎成了两半,盛着香灰的半个瓷碗倒在地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蜘蛛网。

    只是室内堆着大量的鲜土,是那种又湿又软的黄泥,似乎刚挖出来一样,湿漉漉的似乎能挤出水来。

    大概的巡视了一周,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将剩下的最后一间卧室也大致的看了一下。

    卧室中一个木质大床,上面雕刻着诸多花纹,床架似乎经过特殊的处理,即使蒙尘忍垢这么多年依然屹立不倒,不曾破损。

    除此之外一个衣柜,一个粮仓,再无其他东西,唯一有些反常的就是只有卧室上方的瓦没有破损,所以卧室里面一片漆黑,如果没有手机灯,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除了正房的泥土没有翻过来之外三间房都找过了,并没有发现老玄,一颗心不由得有些慌乱。

    不死心的检查了一遍,赫然发现床榻中间竟然有几个新鲜的脚印!

    见状不由狐疑,说明老玄确实进来过卧室,只是整个人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而老玄本人也不爱玩这种故作神秘的游戏。

    想到这里便大着胆子跟着脚印走了上去,这种矮床在上个世纪叫塌,用料应是上好的木材。

    由于上过漆而且遍布尘灰蛛网,已经不可分辨究竟是何种木材,床通体呈乌黑之色,整体给人厚重霸气之感。

    而且床沿四周雕刻着诸多祥云碧菏图案,特别是床头板雕刻着一幅风洒竹林图,在灯光的效果下似乎有了生命,竟浮浮沉沉的晃动了起来,如同风入竹海掀起重重波涛一般。

    一时之间看得有些痴了,此时回过神来更觉惊悚,只见宽大的床板上只有几个脚印,到这里竟然生生截断了!

    出于本能的好奇,便用自己的鞋去比了比脚印,怎料一脚踩上去如同踩在了棉花上,半个脚踝都陷了下去。

    还不待回过神来,只见床板下塌口出一条地道,青石台阶一直向黑暗深处延伸,不知通向何处。

    看着这条石阶有些愣神,三阿公在我心中一直很神秘,本身又是木匠,在床下设计个地窖好像也不难理解。

    经历过前两天的无妄之灾,如今再看这样深邃的洞穴几乎又有了阴影,但一想起那恐怖的鬼脖子,又担心老玄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一时之间不知是进是退。

    “咚!咚!咚!……”

    正当犹豫要不要冒险进去,只听老宅里传来阵阵低沉的响动,似乎有什么被猛兽的困住,随时要破笼而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