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25 三尸虫与鬼脖子
    看着老玄留下的断断续续劝告,忽而间又生起了无穷的信念,突然出现的字迹说明老玄来过这里!

    扯着嗓子喊了几句老玄,发出的声音实在是难听至极,低沉又沙哑,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几声下来喉咙止不住地疼,心中也在权衡这几句话的意思。

    按照老玄的意思,就是说目前我所在的甬道并非是遇上了鬼打墙,而是一个迷宫!而华容道是出口,可我也没有真正看过三阿公留下的华容道走向!

    而且老玄口中的“它们”究竟是什么,似乎除了那凶尸,这地下深处还有其他可怕的东西,最伤脑筋的就是最后一句“不要动”!究竟是遇见它们不要动,还是在迷宫中不要动,可不动怎么可能走出去?出口总不会自己蹦到眼前来!

    思索一阵还是想不太明白,但也不相信活路会自己转出来,于是只好摸着墙走,由于心思都在老玄留下的话里,所以根本没有担心方向错乱这回事,此时却冷不丁撞在了一面墙上,似乎到了某个尽头!

    拨动火焰,却发现走到了个死胡同里,环形墙体迂回,只留下一人来宽的入口,而我竟在机缘巧合之下摸了进来,只见这个不大的圆形空间里,地上镶嵌着一口大钟,铜钟倒扣,半身入地,一条锈迹斑斑的锁链只钟内伸出,似乎可以拉动。

    此时正想到和尚的敲钟正好能清心静止,这件法器说不定也能震慑那飘忽的红衣,也有可能是迷宫的开光,想着卯足劲去拉,岂止那锁链极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拉动,也只发出了微微几声沉闷的响动!

    相反手掌传来一阵刺痛,一看那生满铜绿的瞬间竟然能吸人鲜血,只见血珠在它表面跳动随后如同被吞噬了一般,此时钟上隐隐显出一抹金光。

    定睛一看不由头皮发麻,钟上刻着万虫相会的盆虿之刑!看那模样是羽陵遗书上记载的三尸虫,专以吃腐尸为生!看到这里心中不由生出一抹不祥之感!

    此时后方传来“咚咚咚”的响声,如同活物在甬道中奔跑!但也不敢莽撞,连忙举了猎枪蹑手蹑脚地靠近那道隐藏极好的门户。

    远处走廊的竟然出现了一闪而逝的绿色荧光,起初还当是错觉,随后看见那绿光向快速移动而来,已经确定这并非错觉,而是某种生物发光生物快速的移动,那绿光时闪时灭、漂浮无定像极了鬼火,随着那“鬼火”逐渐接近,竟发现那绿光之中竟然有着一个人形轮廓!

    绿光映在它的脸上像极了恶鬼,那人影如同长着一双夜眼,似乎也发现了躲在暗处的我,于是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俩两就这样相互缄默无声地对持了十来秒,此时我早已经承受不住这压抑的气氛,便轻轻将保险给拨开了。正想着先发制人,谁知它似乎听到了动静,那沉默良久的鬼影竟发出不确定地疑问:“寻秋?”

    听声音熟悉中有些陌生,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那绿影不退反进,三两步之间已到了身前,原来不是别人正是老玄!

    只见老玄衣衫褴褛浑身是血地出现在眼前,脸色苍白如纸,胸前三条尺余长的血痕尤为狰狞,手中仍然握着被凶尸拍弯的钢刀。破损的手机固定在腰间,正散发出绿色的荧光,料想是与那凶尸纠缠中给损坏了。一见是老玄不由大喜过望,浑身的戒备警惕一瞬间便松懈了起来,老玄总能会给人一种安全感。

    老玄见我状态不好也不多说,一个翻身搭背就将我扛在肩头随后提腿便跑,这个姿势加上上下颠簸实在难受,可偏偏又提不上半分说话的力气!

    老玄狂奔不止,好似后方有千万追兵一样,有些不明所以只得艰难举目看去,只见两侧墓砖快速退去,并没有任何诡异之处。

    但对于老玄我是盲目的相信,也知道他这番举动定是自有道理,果然跑出不远便察觉到后方传来“哗啦啦…”的声响,就如同铁链拖行的声音,起初不过断断续续微不可闻,随后越来越清晰。

    此时就算再笨也知道有什么东西跟你上来,此时老玄已经有些乏力,速度也慢了下来,但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老玄断然不会被追上,扯着嗓子对老玄喊:“放我下来!”

    老玄却充耳不闻未作出任何的回应,只是扣住双腿的手更紧了,一时之间心中是百感交集,这样的兄弟真好!

    老玄不愿意抛下我,我也不忍连累他,虽竭尽全力地挣扎想要挣脱,可老玄的手如同钳子一样将腿紧紧锁住,原本就筋疲力竭也使不出力挣开。

    见老玄心意已决也不再做徒劳之功,因为在几个挣扎间那铁链声音已到了眼前,努力挺直腰想要看清它的正面目,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竟硬生生将我吓晕了过去。

    借助着微弱的光线,看那是人非人的怪物四肢都带着镣铐,但这并没有影响它的行动。那怪物长相丑陋无比,模样像人又像猴子,浑身黝黑无比,无毛却生满细鳞,时而匍匐跳跃,时而人立直行,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模仿人,当然这并非关键,这怪物竟然长着一张人脸,而那脸形竟然和老玄如出一辙,但看身形却是三阿公口中的鬼脖子!

    脑中各种线索乱作一团,心中惊惧到无以复加,终于一口气没有回过来晕了过去,即便晕睡可依旧不能踏实。梦中凶尸、厉鬼、人形怪物仍是不依不饶,好不容易躲过了僵尸又遇上了厉鬼,摆脱了厉鬼又不知那人模猴样怪物从什么地方出现,那怪物却不攻击我,反而化成老玄的模样和我聊天,聊着聊着一条黑鳞蟒色张口将我们吞了。

    蓦然间场景变幻又逃到了悬崖地地方,毫不犹豫地又跳了下去,可能是太困了强烈地跳楼感竟然没有让我醒来,在梦中跳入了滔滔不绝地大河之中,此时才想起并不会游泳,河水不停地灌入口中竟然就这样活生生地被呛醒了……

    艰难地睁开眼就呕出一口水来,老玄就在一旁,原来此时正好处在二十平米上下的墓室中,不过看到我俩还活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老玄不知从什么地方捡的破碗,正保持着灌水的姿势。

    墓中怎么可能有水呢?刹那间就腾身站了起来冲老玄恶狠狠地骂道:“你他娘的不会让我喝的尿吧?”感受着身体传来的疼痛,旋即无奈道:“好吧,喝了就喝了,不过可不能同其他人讲!”

    老玄认真地看着我一本正经地“嗯”了一声,若是平时老玄定会取笑我一番,不过此时老玄似乎没有开玩笑的闲情逸趣,似乎在说“也许我们根本出不去!”

    老玄指了指不远处的角落,顺势看去只见角落里竟然有一个直径一米大小的深潭不停地冒着水,这水潭虽然在不停地向外冒水不过始终和这个地面保持着同一高度。

    举目看去这里还有另外两口棺材,一口体型巨大的石头棺椁,以及角落中的一口黑漆棺材,好奇之下忍不住瞟了两眼,石头棺椁如同被盗过一般,棺材盖躺在地上,棺内空空如也,那黑棺面前用木头立了一块墓碑,碑上仅五字:“张正国之墓”。

    字并非书写而成,乃是精心雕刻,笔锋从一而终始终不曾断绝,似乎要表达对已逝之人的牵挂,只是不知这张国政何许人也,为何没有半分印象?这两口棺材显然不是同一时间的产物,因为那碑文用的正是简体中文,乃是近代产物。

    见状不由狐疑问老玄道:“你知道张正国是谁吗?”

    不见老玄回应,回头去看却吓个半死,老玄竟然消失了,空荡荡的墓室之中只剩下一人两棺!

    担心老玄出了意外,扯着嗓子喊了几句,仍然不见回声,思索之间怦然一声枪响。

    遁着声音寻去,果然在那水潭不远处到了一条隐藏的通道,老玄的手机在我这里,他的探险灯也应该是没电了,但不明白老玄为什么摸黑出去……

    走出几步老玄迎面走来,惨绿色的灯光映在它的脸上要多渗人有多渗人,加之他脸色苍白无血,乍一看还真和死人没什么区别,在老玄的示意下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老玄将手中的重物扔在地上,我这才发现是一只干瘦得不像话的“鬼脖子”。

    鬼脖子腹部大面积流血当是被鸟铳给打了,身体一动不动显然是死了,但它的身体尚且还有余温,老玄看出我的疑惑终于解释道:“这就是刚才吓你的怪物,当第一次看见它的时候也差点被吓懵,不知道是什么种类……它们的学习和模仿的能力很强。它的面部似乎能够随意变幻形态,大概是因为某种特殊的组织所构成的,方才你在四处查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它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你的身后,而且学着你的姿势、一举一动……最后大概觉得无趣,想要杀死你了……猎枪属于散弹枪我怕误伤你,所以也只能干着急,最后关头似乎发现了我就跑了,这玩意非常记仇,这一身伤大多是它们留下的,我怕它出去搬救兵所以也没来得及通知你就追了出去……”老玄状态十分不好,似乎喉咙里卡着什么东西,说话极为吃力。

    走到这一步境地,如今也没想着在对老玄隐瞒什么,当下就讲了在三阿公还在世时的事,也就是说不管是小时候还是老玄昨天遭遇到的生物,都是鬼脖子,而不是三阿公口中的木雕!

    老玄听完之后出乎意料的淡定、缄默。

    听老玄说起来这鬼脖子会易容,倒是也提起了几分兴趣,原本近乎常人大小的体态此时已经缩水了三圈不止,就如同人死后血肉消融,片刻间变成了干尸。

    它的身体结构像极了人,可能是因为长期生活在地下,手已经退化成了爪子,宽大有力,当然最想看的还是它的脸,毕竟这天生的易容术早先把我吓得够呛。

    定神去看,发现它的脸有许多堆叠的皱褶,甚至能够看见它皮下的毛细血管,出于尊重并没有去触摸它的脸,只是尽量凑近了看,近了却看见了它的眼睛有些诡异,它的眼睛只有正常人一半的大小,此时它的眼睛是半闭着的,我当是它不甘心所以死不瞑目,岂料在它的眸子之中看到了自己,死后的动物眼神会涣散,根本不能聚焦,这是炸死!

    光线照在它的瞳孔中发出一闪而逝的强光,出于本能向后一退,那早该死去的鬼脖子猛然睁开双眼,一只巴掌就向我脑门拍来,爪未到劲风先至,感受到它的力度心已然凉了半截,若这一巴掌任它拍实在了非得被削去半个脑袋不可。

    那爪子后发先至,慌乱之间已然是避无可避,条件反射地伸出双手去挡,虽然避过了要害,却结结实实地挨在了手上,一巴掌就被它拍在了地上,只觉得手臂钻心的痛,随后便是疼到了极限的麻木。

    那怪物见一击得逞,便欲乘胜追击,翻身一跃就像我扑来,正所谓狗急了也跳墙,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吃那五谷杂粮长大的七尺男儿,见那怪物下了死手,心中也蓦然生起一股戾气,正是你死我活的路数,双腿一曲一弹,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它的胸膛之前,它的体重比想象中还要轻,这一踢腿又尽了全力,只想着能一脚踢死了才好。

    那怪物应声飞起三四米高,又重重的摔在地上,它本身就有枪伤这一下似乎没救了,在地上几经挣扎竟然又重新爬了起来,此时老玄已经反应过来,那怪物刚起身,老玄的枪托就压在它的脸上,又补了枪。

    鬼脖子又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老玄害怕他装死,直将他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方才止住,我很少接触如此暴力血性的场景,所以也没有去看,料想定是血肉模糊,脑浆迸裂…

    老玄收拾完了又走过来坐下休息,似乎非常疲惫,我对老玄说:“敢情你是早就知道那孙子装死了是吧?我就说炖鸡哪还有将鸡毛也捎上的道理,不过你这样也太不地道了吧,你辜负了党组织对你的信任,竟然让我去引诱它,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惨死在它的手上了,幸亏福大命大,这才躲过一劫…”

    老玄却不耐烦的打断我,摇了摇头对我说:“你知道狼吗,如果你身上有它同伴的气味,它就不会攻击你,这个方法并不是适合所有的种群,但也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长期生活在地下的动物,视觉会退化,嗅觉会进化,也就是说对气味的分辨高了,所以把它拖进来并不是因为我知道它装死,而是我们需要它的气味才有机会活下去,通过收紧皮肤降低热量及血液流失达到保命的目的,这证明它们已经有不若于人类的智慧,不知道我们这样能否躲过它们,但我们只有赌一赌了,因为外面至少还有几十个这样的怪物……或者说是你口中的鬼脖子!老玄一边说一边将它的血往身上摸,三两下我们俩都变成了血人儿!”

    老玄的话深深触动了我,几十个鬼脖子!突然之间也理解了老玄为何如此沉默,我知道老玄此时定是心灰意冷,觉得逃出去的希望渺茫,但我又何尝不是,但为了激起老玄斗志,只得用力拍了拍老玄的肩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你我注定是要成大事的人,眼前这一切都是上天对我们的考验!我们已经骑在了老虎的背上,谁说骑虎难下!谁说骑虎就一定要下?今儿个你张宇辰我张寻秋偏要虎口夺食,咪咪没了不过碗大的疤,可这胆没了命就没了,世界如此美好江山如此多娇,那横看成岭侧成峰的万花丛还未曾游玩,谁敢让俩爷折在这芝麻大的地方?冲出去天高地厚任逍遥,出不去嘛大不了就是个死字,但也绝不能死在这里,我们再怎么也得死在路上,死在外面,再怎么也得拉几个垫背的!况且我俩这么能折腾,阎王爷指不定敢收!它要敢收,咱就把他地府拆了!”

    说到正激昂处,老玄却止不住地咳嗽!见老玄咳得要命赶紧去拍它的背,这一拍就崩裂了它的伤口,鲜血将半个手掌都染红了!

    也不知道老玄和我分开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伤得如此之重,此刻他还清醒,恐怕是一直撑着的。

    思索间老玄顿时呕出一滩血来,血中竟然还有一只拇指大小的玄甲虫子,在暗黑色的血沫中来回滚动,着实恶心至极。

    此时突然回过神来,老玄平时话多的出奇,但自从再次遇到之后就沉默寡言,竟是身体出了问题,交谈中老玄故意压低了声音,那模样就如同说话都在承受莫大痛苦,而老玄本人又绝非轻言放弃之辈。

    不曾想刚才那番自己都觉得激扬的高谈阔论,却是歪打正着让老玄吐出了这黑甲怪虫,此时那虫子已经爬了出来,定睛一看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不正是那铜鼎上刻着的三尸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