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26 火锅
    老玄吐出淤血之后脸上明显恢复了几分血色,张口还没说话两眼一闭就睡了过去,料想老玄定是被这三尸虫折磨得不清,虫子在身体里怎么能安稳睡觉?

    见老玄呼吸有力,已然是没了大碍,也终于松了口气,只好让老玄休息,从衣服上撕了块碎布,清洗之后将老玄身上的伤口马马虎虎的包扎了一返。

    此时那三尸虫也终于从血液中挣脱了出来,只是它歪歪扭扭爬行如同喝完酒的嘴汉。本想一脚将它踩死,可那虫子像乌龟一样将爪子缩进了壳里,黑甲竟然比我想象中还要坚硬,一连两脚下去不仅没碎反而将脚心硌得生疼。

    两脚下去没有讨好丝毫便宜,不禁有些怒气,心道老玄被你害得这般惨,岂能容你安然离去?

    为老玄报仇心切,取了猎枪反手就将它砸了个稀碎,此时不由一阵狐疑,为何原本僵硬的黑壳如此不堪一击?细看之下才发现那黑色的甲壳只是它的遗蜕,而那金蝉脱壳后的本尊不知何时溜走了,此时莫名想起那万虫噬血吞肉的钟铭,没来由一阵感到一阵恶寒,便搜罗了一阵没有发现它的踪迹只好作罢。

    老玄估计累得够呛,已经陷入熟睡,趁这个空闲清点了一番仅存的装备,一把猎枪,两只没有电的手电筒,一把钢刀,此外一个打火机,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根据老玄的意思,外面还有几十只鬼脖子。

    如果老玄的蒙混过关的伎俩不管用,那么唯一的打火机将会派上用场,所以最好能够制作出两个火把,毕竟没有什么动物是不怕火的。

    一想便觉得可行,于是费时费力将快腐蚀殆空的明灯架子拆来作为火把,火把头是身上的碎布,再将灯台给引燃裹了一层蜡油,总算是将保命的物件给置办妥当了。

    前前后后忙了大半个小时,老玄此时也醒了过来,随后起身蹲在水潭边掬水洗脸,完毕之后才重新坐了回来。

    老玄眉头大皱整理了一番思绪,随后故作轻松地对我说:“我爷爷的秘密太多了,恐怕现在只能见着他本人才能说清了,指不定很快就能见到他……到时候再跟他在下面理论一番,坑谁不好,坑亲孙子,老玄说到这里,欲哭无泪,随后叹息道,这是人能干出的事?”

    听到老玄前半句还以为他心灰意冷,没想到这幅模样也开得出玩笑。

    此时正想同他讲关于三尸虫的事,看到他这没心没肺的样子也没开口,一来白白担心增加负担来说,而来就算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正当思量措辞时,老玄自言自语道:“手机被凶尸拍坏了,所以能用多久都不知道,它随时都有可能耗尽电量,所以我们尽量不要耽搁时间早些出去……”

    我点了点对老玄说:“话虽这样说但想要脱身恐怕…难,先不说能否在那群怪物中蒙混过关,光是那条走廊就邪门得很,到现在也没整明白它的原理。”

    老玄闻言却是精神奕奕,如同打了鸡血,老玄神秘一笑解释道:“说难也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由于时间关系就尽量长话短说。”

    我点了点头示意老玄继续,老玄似乎真的参破了那迷宫的原理,语激言烈地说道:“起初害怕你被凶尸追上,所以也没管三七二十一就进去了,你是如何进入另外一条甬道的我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我们进的墓道绝对不是一条,我一路追着粽子跑,那粽子跑着跑着就消失了,随后我就沿着墓道东弯西拐走了很久,我知道墓室之中有许多机关暗门,所以走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谨慎,所以在哪里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走完。”

    “之后我就到了一个墓室,准确来说可能不能称为墓室,该是一个有着一个巨大水车的地方,一半是墓室,一半是激流带着那玩意儿不停的转,随后就汇入了深渊之中,当时我看见的时候别提有多震撼了,那不可是水利工程么,不过真正让我震撼的并不是这个,而且那墓室中的一个八方桌子,上面有着许多凹槽,上面刻着两幅图,左边刻着一副迷宫,右边则简单明了多了,就是一幅循环往复的图,而那图上左右各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琉璃珠子沿着凹槽在不停的移动,我起初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我在无意中又发现墓室的右边还有一条通往这里的通道,看着那两条通道和石桌上的图我就恍然大悟了。”

    “桌上的图代表着左右两个墓室的地图,我猜移动的珠子大概就表示你和那粽子,左边的迷宫复杂至极我看完才明白自己能走出来是多么侥幸,右边地图非常的简单明了,但那珠子走走停停始终出不来所以我就肯定了是那粽子,却不想我是自作聪明,当时我手机还没有坏而且电量充足,所以我就把地图拍了下来,我看见你在里面始终出不来所以就又回到了左边的迷宫,进了迷宫走了十多米我果然发现和地图一致,所以我就信了呀。本以为可以很快找到你,却不想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见你的影子,我心里也急啊,可没有办法,却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只是那声音确实难听,就如同厉鬼锁魂一样,我一听见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老玄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我在甬道中确确实实喊了他的名字,大概是因为几经反射所以听起来有些阴森。

    “在那迷宫中没有找到你,反而惹了一神骚,渐渐走了一些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那迷宫中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所以时间长了我也渐渐的迷失了方向,在里面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久,好不容易回到了原来的路上,可那人模猴样的怪物……应该说是鬼脖子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喜欢打架,看它来者不善上去就是干,那鬼脖子地下长大的娇枝嫩叶,细胳膊短腿的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我一口气能打十个,然后就把它打发了。三拳打到它晕天转地我他娘的高兴啊,寻秋,你是不知道它有多记仇,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就带着几十个跟班把我给包围了。”老玄说到这里满脸委屈,欲哭无泪。虽然老玄描述得幽默诙谐,不过还是能听出其中凶险,于是让老玄继续说下去。

    “虽然我手里有刀,可是我善良啊,这麽珍贵的物种,你看它的牙齿多漂亮,鳞片多亮,一刀一个砍死了多没意思,暴殄天物。再说了你见过大人和小孩子过不去的吗?所以啊我当时就想着给它们一个机会,压根儿就不想跟它们要死要活的,可是啊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脾气犟得很,还真想从我身上扣几块肉下来,我善良归善良但也不傻啊,抬手又砍死几个……嗯,有点血腥,不能跟你说……”

    “然后鬼脖子见血就发狂了,我张十三能占卜吉凶,掐指一算就知道今天不适合打架,所以也没有时间看地图了,一边跑一边一边砍啊,跟切萝卜一样,可是那些鬼脖子偏偏不信邪、不怕死,太不爱惜生命了,这个性格要不得、要不得……”老玄咂嘴摇头,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惋惜

    “最开始它们还对我唯唯诺诺、卑躬屈膝,可是后来我觉得杀戮太多不太好,就没一刀砍死,它们不对我的手下留情感恩戴德就算了,还以为我成了强弩之末追得更猛了,那些被我网开一面的小喽的更是红了眼,不要命的追。”

    “心想着不触众怒走为上策的原则,一路横冲直撞生生杀进了绝地,不知不觉就跑到了凶尸的面前。这鬼脖子处了牙齿锋利些,爪子长还真不够看,和那凶尸没法比。追我的那些长鳞怪物似乎知道那凶尸的厉害,竟然有些胆怯,但又不想就此让我脱身,一时之间它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当时的处境就是后有追兵前有虎。”

    “僵持的这会儿时间,鬼脖子越聚越多,一眼看去只见墓道都挤满了,那鳞人似乎和粽子本就有深仇大恨,此时仗着数量优势更是嚣张,这个那粽子也睁开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它的眼睛闪烁着智慧,贪婪的狡诈,连那些鬼脖子都惧怕,我肯定不敢招惹。”

    “但知道生死都在一瞬间,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果然那粽子首先向我扑来,先翻身洋装后退了几步,果然那粽子又是一跳,在它跳起的瞬间我又向前一个翻身,就这样和粽子互换了位置,此时它们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凶尸瞬间就被湮没在黑鳞怪物中,鬼脖子用细密的尖牙撕咬,瞬间就炸开了锅,我自然是不知道后事如何,不过那粽子本身就刀枪不入占着绝对的优势,想来这死不了。”

    “躲过凶尸后又只剩逃命的份,那三只怪物依旧不依不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两刀砍了两只小的,跑了大的,自己也留了一身伤,更惨的是手机被拍坏了。”

    “手机坏了地图自然消失了,不过勉强还能当光源使,但这个时候完全的迷了路,后来又在机缘巧合之下,想起这个迷宫似乎跟爷爷留下的华容道的布局一样,所以一场走一边推算出口,倒霉的是又要从凶尸和鬼脖子干架的过道上冲过去!”,

    “所以但是觉得肯定过不去了,就给你留了三行字迹,你想啊、既然出现在左边的不是寻秋,那你肯定在右边,所以只好豁出去一路砍出去。然后这虫子大概就在这个时候趁我不注意那玩意钻进了嘴里,然后趴在喉咙上不上不下,即使把自己弄吐了两次,还是拿它没有办法,只希望自己能够早些出去,好把它取出来,刚刚本来准备放弃的,结果你一番话让我灵机一动,狠下心憋了一口气想把它憋死,就在我坚持不住的时候它终于松口了。”

    被老玄这般舍身取义感动之余,不免释然:“敢情原来是这样,难怪那三尸虫跟喝醉了一样,竟然是憋的,那之后呢?你怎么脱困的?”

    老玄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之后就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甬道,不是你在那一条……应该是你隔壁,那走廊和你所在的那一条非常相似,然后发现它的诡异之后沿途就做了许多标记,后来发现竟然是在原地打转,更加诡异的是那些标记的方向都被改变了,我当时就想到了鬼打墙,可并没有想到任何破解的的办法。”

    “这个时候那只被我打伤逃窜的怪物又横冲直撞的出现了,当时我的状态非常糟糕想着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然死了尸体还要被它吃了我就觉得恶心,所以我就单纯的想把它杀了,好在那个鬼脖子少有的聪明看见我就跑了,而且依靠它对地形相当熟悉,跟着它不知不觉间又重新脱困了,那鬼脖子被我追上病急乱投医,扎进流水之中消失不见了,谁叫我这麽猛呢?”

    老玄说到此处我也终于明白了老玄想表达的意思,原来在我老玄呆过的墓室中,中间只有一墙之隔,而那堵墙因为受到机关的推动就会不停的改变它的方位,所以也并没有鬼打墙,而且机关的运转不停的误导了我和老玄。

    老玄因为有那鬼脖子的缘故及早就脱了身,而我所在的那间墓室因为没有参照物就不停的转动,关于我们俩标记方向的改变应该是墙体翻转的结果,现在想起果然是漏洞百出

    “一番生死历险再次回到了那个墓室,我已经大致的明白了它的运行原理,那大水车的存在应该是为整个机关的运行提供所需的动力,桌上的地图我也模糊的记住了,既然左边墓室的是粽子那么你自然是在右边,进去之前特意研究了右边机关的运行规则,它的出口在十秒到一分钟不等就会改变一个方位,而且完全没有规律,而那桌上的琉璃珠子却忽左忽右移动得极快,当时我并没有想这么多,反正除了进去也没有多的退路,总不能学鬼脖子跳进水中,按照脑中的记忆,我就钻进了右边的墓室,但我并没有在里面发现你,反而遇到了几只鳞人怪物”

    “之后定是少不了一些撕打,但是我当时体力不支被那怪物瞅准了机会差点就直接嗝屁了,胸前这些伤口便是那时候留下的,我一路且战且退就看到你了,当是我还以为被那怪物给包抄了呢!”

    老玄一边描述我一边用小刀在地上画了一幅图,老玄话到最后竟然是个“火锅”模样,古人的智慧有趣、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