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27 五行凝灵
    通过老玄的描述便将整个地形图画了出来,整个地形呈现为一个圆郭状,加上起初发现壁画的墓室和目前所在的双棺室遥相对应,正好形成为鸳鸯火锅状。

    圆郭内是一条甬道,老玄本就不傻又看过石桌上的机关图,因此便明白了过来,中间空白的巨大空间就是老玄三进三出的迷宫所在了,老玄又根据对华容道走向的记忆模模糊糊画了条路线出来,但现在没有实物参照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玄话不着调,一抹哈喇子道:“像啊,真是像,感觉眼前就摆着热腾腾的火锅,里面全是火辣辣的牛肚、鸭肠,可馋死我了,唉,这日子……”

    此时我也早饿了,一听老玄说话就更饿了,可一想到我们还出不得出去都不好说,又不免食欲全无。

    但与老玄会师之后,已然明白了过来,早先被困的甬道并非什么鬼打墙,而是一堵机关,至于运作原理非得见过老玄口中的石桌才有把握说清楚,倒是那一抹神出鬼没的红衣仍然不知其根底。

    但事情到这个份上也并非不能拿捏一二,那一条狭长的甬道应该是一种触发类机关。凶尸第一次出去之后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开启,然后我被迫钻进来,整个甬道闭合,又出现另外一道门户,因此老玄和粽子又在另外一个极大的空间内互啄。

    而我就在老玄所在的迷宫边缘兜圈子,又因为光线不足和圈极大的原因误以为甬道是一条直线,如果说老玄和粽子在火锅盆里,那麽我就在盆的最边缘。

    现在想起来在那狭长的甬道中仅是走路绝不会让我有如此大的消耗,应该有受到了某种特殊的物质潜移默化的影响,才会如此疲惫,至于那显示十砖之距,当是那机关术运行的暗墙之数,不多不少真好十砖之距,因此这个机关闭合之后,门户会随机出现,然而因为重力的缘故绝对不会出现在我视野之内,也就是说之前一直在兜圈子而已。

    此外应该还有其他古怪的机关,否则根本不能解释神出规模的鬼脖子。

    ……

    至于后面的事都知道了,老玄虽然大多场景都是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但其中的凶险恐怕只有亲身经历过了才知道,即便是旁听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老玄说完这些似乎非常的累,便半闭着眼躺在地上休息。

    早先听老玄说他它手电筒并非是电量耗尽的时候,就把电筒要了过来,试着把手电中的电池拆下来重新换过,希望可以把手电筒修好,在大学期间也上过电路课,所以还是勉强能够看懂这个电路图,由于没有电烙铁,所以线路结得并不是很牢固,只要不磕不碰还是能够凑合使用。

    老玄讲完他的遭遇也正好完工,在一顿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努力之后又亮了起来,刺眼的白光一时之间耀得我俩眼睛都睁不开,良久才缓适应过来,四目相对短暂沉寂后都笑出了声,自然是被对方的凄惨模样给逗的。

    相对于老玄的惨样来说我自然是要好上不少,可怜老玄嘴角一咧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咳嗽又牵动伤口不停的渗血,加之老玄本就失血过多,现在脸色骤然之间已是惨无人色,如果不是还有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像极了一活脱脱死人。

    老玄笑着笑着两眼一翻竟直接晕了过去,见老玄呼吸出多进少还真替他捏了一把汗,当下手头也没有任何药物能够帮到他,当真有种听天由命之感。

    猜想现在大概在凌晨左右,在晚上也不便行动,索性就直接关了手电挨着老玄躺了下来,好在这里的建筑材料非常特殊,并没有那么刺骨的寒冷,刚一躺下困意就从四面八方袭来,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竟是睡得出奇安稳。

    当我睡得正酣的时候,突然一直手拍在我的脸上,瞬间清醒了过来,刚要开灯竟然被那只手给死死的摁住,借助手机的荧光一看是老玄,这才放下心来。

    老玄到底是有军人的体质,这样重的伤还能先我一步醒来,可这个时候却不是废话的时候,话到嘴边就听见由远及近传来的“咯咯咯咯”响声。

    老玄见我察觉到了就松开了手,我俩轻脚轻手地爬了起来,一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交流,此时那“咯咯咯咯”嗥气生已经到了墓室之外,可偏偏这墓室中没有什么可避的物件。

    此时我俩不约而同的看向半掩着的石棺,互相打了一个眼色就翻身躲进了棺材之中,这棺材内部极大足够我俩人齐肩平躺,那棺材板极厚且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未完全合上之时,那老粽子已然到了墓室之中,之所以确定那是凶尸,是因为此时那令人作呕的腥风已然扑面而来。

    与老玄都秉承好男不跟凶尸斗的原则,躺在棺材中一动不动,那老粽子此时已经到了棺材外面,这他娘的还真有小时候躲猫猫的即视感,不过这一次被那老粽子找到了恐怕没法善了。

    只听着外面的动静,那老粽子终于在棺材旁边站定,随后在地上捡起了什么东西,正在不停的撕咬。即使隔着棺材板那声音还是让人从骨子里都起了一股寒意,这才想起地上有一只鳞人的尸体。

    可惜可叹那鳞人死了还会遭受这般惨待,不由得开始同情起它来,只希望那老粽子吸尽了鳞人的血肉,便会早早离去,不然我与老玄怕是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祈祷之间似乎什么东西掉进了棺材之中,那玩意正好从那缝隙中掉进来差点砸中我俩的头,我小心翼翼伸手去摸,却吓得我腿都软了,竟然摸到一块湿漉漉的天灵盖!敢情那老粽子并非是吸血而是吸脑浆啊!

    由于漆黑所以也并没有亲眼所见那血腥的场面,不过听着嘎吱嘎吱的声音还是不难想象,虽然一向胆大可从未亲身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件!

    惊恐之间难面小腿一抖发出了轻微的响声,果然那老粽子也似乎察觉到了,顿时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唯有我俩的喘息声彼此可闻,渐渐地我们也平静了下来,四周便恢复了寂静,我们便如此僵持了十来秒。

    关于凶尸这种能吃肉喝血的厉害存在,羽陵称之为老粽子!

    正以为那老粽子没有发现我们时,那凶尸却一把将棺材板掀开,老粽子本就大力出奇恐怖,几乎瞬间就把棺材板给掀开了,由于太过突然我们俩竟然都忘了逃跑,那老粽子却直挺挺的躺了下来,不偏不倚地压在我俩的身上,敢情这老粽子竟然也会睡觉!

    早就听闻尸变的僵尸会以自己的陵为巢,墓为穴,棺为寝,那老粽子本就比我们高出一截,躺在一处我俩只够它下巴的高度。而且那老粽子似乎是钢铁铸就一般,压得肺都快炸了,偏偏又不敢大口的喘气,一时半会恐怕在它的手下挣脱也不容易。

    时间一长非得给它活活压死不可,此前听过垫尸底一说,现在倒是有了切实的体会,但也没见过一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凶尸将两个活人当做垫尸底的。

    真要是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自己都觉得委屈,可一时之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就在我们进退两难的时候,兴许老玄的手机电量耗尽了,竟然发出了关机的铃声。

    这声音来得极其突匹,却是计上心头正好使出那调虎离山之计,顺手便将那手机向外扔去,兴许是被压得麻木了,竟然没有一下将它抛出去。

    手机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又向棺材中掉了回来,此时那老粽子似乎已经警觉了起来,如果那手机掉回棺材中,非得让我与老玄暴露不可。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好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右脚之上,抬脚便是一个回扣倒踢,果然不负重托一脚正中,那手机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啪啪作响,那手机飞出之时,那老粽子一踏棺材板就猛的追了上去。

    此时老玄得了空闲翻身而出,我却因为半个身体麻木一连几次都没有出去,反被棺材板上的驳杂线条镇住了,只见历经千年颜色不曾丝毫消减的赤艳笔墨,是以五行术法凝成而成的炼尸阵,相传极致处的手段甚至能赋予时间死物生命和智慧!

    老玄的动静已经惊动了那老粽子,此时也没有再躲躲藏藏的必要,如果早知道那老粽子会躺在棺材里睡觉,就算是和它血拼至死也绝对不会躲起来。

    将手电打开扫了一眼阵图的全貌和老粽子,只一眼就发现这个老粽子似乎发生了什么改变,可这个时候并不是细看的时候,那老粽子不惧强光,舍了最近的老玄反而一巴掌就向我削来。

    知道它力大势气沉不敢与其缨锋抗衡,顺势在棺中一躺,险而又险地将避过,那老粽子见一掌落空,似乎非常的愤怒,一只爪子搭在棺材上猛一用力,那老粽子竟然将这一千多斤的棺材生生翻动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老粽子经历了什么,不过却清楚早先这只老粽子绝对没有这样的力量!否则之前绝不会在他手上活过半分钟!

    几乎一瞬间就被它倒腾了出来,那棺材也滚下殓台朝着老玄砸去,这正是一石二鸟的算计。

    老玄纵身一跃便避过了去,不知何时枪已上膛抬手就给老粽子一枪,那老粽子挨上一枪果然还是屁事没有,霰弹打在它的身上竟发出金属碰撞的铿锵声!

    此时中午明白这老粽子较之前到底那里不同了,他娘的这老粽子竟然有自己的思想!惊骇之余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顺势捡了地上做好的火把,会合了老玄钻进了甬道就往外面跑。

    我们本是没有那老粽子跑得快的,可这里的墓道并不高,实在是不够它施展,此时的老粽子已经由行僵逐渐向飞僵转变了。成为飞僵之后纵跳如飞,收拾我与老玄简直是绰绰有余的,一边跟着老玄逃,一边回头去看,只见那老粽子远远的跟着似乎不急于逮住我们。

    此时心里没来由的生起一股不祥之感,见那老粽子追的不紧也赶紧放慢速度,老玄领着我七弯八绕的走了小两分钟,就来到了老玄所描述的地方。

    果然一架青铜制成的水车顺着流水缓缓运行,而桌上的地图却没有了,因为在这里似乎发生过异常激烈的恶斗,导致那石桌毁去,唯有散落在地上的琉璃珠子在手电光线的照耀下,折射出光彩夺目的光晕。

    见那桌子被毁不由得有些惋惜,出于好奇就捡一颗起来打量,发现那是一种类似于琥珀的晶体。其浑圆饱满之感实在巧夺天工,不免对古代的能工巧匠油然地钦佩起来,但是越瞅越觉得不对劲,似乎这样的珠子似乎在小时候在家里见过一眼,可一时之间却死活想不起来具体是哪里。

    老玄见我发愣拍了拍我,让我去帮忙,见老玄正在鼓捣那石桌子,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不免对老玄大加褒奖:“你当初不读书还真他妈的可惜了,你这样的脑子随随便便攻个研是没有问题的,你说我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同是九年义务教育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原来老玄听说这个极有可能是机关运行的枢纽,便打算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能够让它停止运转,那么原先困住我的墓道自然是不攻自破了,这样就不用我俩再老老实实的去闯左边的龙潭虎穴。

    可我见到那石桌被毁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通过石桌来解开它运行的规则,所以我这并不是拍马屁,而是对老玄由衷地佩服,可能这就是书读多了的结果吧,所有的问题都是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解决,全然忘了将不良因素扼杀在摇篮这一茬了。

    话虽然如此手上却没闲着,和老玄滚动石桌便硬生生地将那巨型水车给生生卡住了,一连撞碎了几片水车叶片才勉强止住,可两者相比之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那桌子虽然暂时卡住了可由于没有多的借力点支撑,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这个时候那老粽子也到了,我和老玄转身就溜进了左边的入口,可那老粽子却没再跟来,进了甬道之后我果然发现机关停止了,因为一面转动到一半的墙面正活生生地停在那里。

    一切都和我们预料的不谋而合,心中也大定,一边向前快速走一边对老玄说:“那老粽子明明有机会追上我们…你觉得它的企图是什么?”

    老玄似乎很意外我会这么问,深吸了一口气仅仅沉声说了两个字,可这两个字却让我遍体生寒,老玄沉声答道:“钓鱼!”

    虽然对这个答案有心里准备,可打心眼儿里还是难以置信,可老玄所说竟和我所想出奇的一致,难不成那老粽子真的又活了成?

    尸变容易可要让尸体产生灵智可谓了难如登天,众所周知,人死去之后灵魂会离而去,徒留一具躯壳供后人凭仰,脱离的灵魂大多会消散于无形。

    而极个别在特殊的条件下,灵魂不但没有散去,反而随着时间的累积拥有一些超乎常人的手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鬼也分善恶也分种类,这其中的门道若要细说,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清。

    而遗留在凡尘俗世的皮囊,是绝对不可能诞生出智慧的,至于凶尸扑人乃是受到活人惊扰后的本能反应,所以这自然是算不得智慧。

    “这恐怕是那幅五行道术的功劳”当然这句话并没有对老玄说。

    关于钓鱼之说实在耸人听闻,我同老玄猜想,那鬼脖子大约是斗不过这凶尸,所以自然是不会自寻死路,而我们又同那些鬼脖子水火不容。

    所以老粽子就驱赶我们引诱那些怪物出来,相对于老粽子我们自然是好欺负一点,如果从另外一条路出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后怕。这也解释了那老粽子明明在棺材中发现了我们可不对我们下手的原因,我越想越觉得有理,脚下不禁加快了步伐。

    如此窜出二十来米老玄却突然停下来,我一个没留神就直接撞了上去,不巧正中泪腺,一时之间泪水夺眶而出,不由抱怨道:“你他娘的倒是走啊,那桌子不知卡得住几时,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还有你下次停下的时候能不能先通知一声!”

    老玄却不言语,接过手电指着一扇半开着的门示意我看。一看却并没有什么问题不由疑惑道:“不就是扇门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机关还不能有两个出口了?”

    老玄唉了一声,喟然长叹道:“这个机关运行的结构确确实实只有一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