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28 鬼胎
    老玄这样一说就有点头疼了,进入甬道不久前就看到了一扇半开合的门户,如果老玄所说不假,那眼前的门又该作何解释?

    思绪百转千回得到三个可能。

    第一,老玄从那图中得来的是虚假的信息,出口并不止一个,但这样一来那张石桌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因此这个可能性比较小可以排除,当然这也不能排除,也有古人想把闯入者送给那些鬼脖子当食物的可能,只是这样大费周折实在没有益处。

    第二,老玄得到的是真实的信息,但是那水车并不是机关运行的枢纽。所以我们将那水车卡住并没有停止这个机关的运行,这就是说这扇门和之前看到的是同一扇,也就是说这个无限循环地甬道依旧在运行,我们又走回来了,可回头去看并没有看见来时的入口,因此也可以排除。

    第三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图是真,所以老玄得到的信息是准确的,水车是机关运行的动力装置所以机关也是存在的,但是卡住机关的石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发生了松动。因此在看见之前的门户后,机关又运行了一段时间,所以这个门就随着机关的运行到了我们的前方,而且现在的机关任然仍然出于关闭状态,否则这扇门应该是和墙融合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犹豫起来,这门的后面,正是老玄之前遭伏击的城郭形迷宫,虽只有一墙之隔可比不得这里安全。而且老粽子和鬼脖子都能轻易的要了我俩的小命,但是如果继续走,不知道还有走多久才是出口,一但那石桌破碎后这里的机关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运行起来,很有可能就再也出不去了,犹豫之间只见那门的通道较之前似乎窄了许多,想来是那石桌撑不了多久,这机关又要开始运行了。

    此时整个石门都在轻微的颤抖,那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闭合,一时之间也来不及解释,推着老玄就冲出了门外,果不其然在,退出来之后那门悄无声息地合上了,如果再晚上一秒,非得被困住不可。

    在外面还有脱身的机会,可在那走廊的里面是一点对策也没有,很多时候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要比那神鬼莫测的机关容易对付,而且也不想重复之前的遭遇。

    老玄似乎还没有明白过来,只好详细地给他解释了一遍,由于已经到了鬼脖子出没领地,所以只好把声音压得极低,生怕惊动了那些怪物。

    老玄听罢难免一溜马屁,一个劲地夸我脑瓜子好使,可在下了墓后确确实实地被吓怕了,老是被一些突然出现地东西给整得提心吊胆,所以实在没有心思听,最后也不知道老玄究竟说了啥,想来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老玄确认了地形之后,就领着我往外走,老玄指着墙上的标记对我说,他之前来过这个地方。

    看到老玄留下的标记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一家人了,就连我俩留下的标记和高度都大同小异,难怪会被对方的方向弄得晕头转向,一时之间有些哭笑不得。

    老玄信誓旦旦地对我说:“这个迷宫我来来回回地走了很多遍,虽然结构复杂,但好在除了这堵墙之外,其他的地方不会移动,再加上之前留下的标记,只要让我们找到了一堵墙,就能保证能带你出去。”

    老玄言之凿凿,不似唬人,也觉得出去大有希望,在老玄的带领下东弯西拐走了十来分钟,时间虽然久我却知道并没有走出多远,因为害怕惊动鬼脖子,所以都尽量压制脚步,就连手电筒的光都用布尽量遮住,光线也压到了最低。

    一路上许多残肢断臂,还有散落在地上的许多鳞片,那些肢体都断得极其不平整,似乎是被生生扯断地一样,由于它们特别的指甲和极其修长的指骨,我敢断定这就是那些鬼脖子的物件。

    触景思迁,难免想起之前老粽子掀开鬼脖子头盖骨的一幕,但奇怪的是周围的打斗痕迹很明显,这说明这些战斗是发生不久的,可这些肢体都只剩下了骨头,就连血迹都未曾发现半点。

    就如同被什么啃过一样,第一个瞬间就想到了老粽子,可又否定了这个推断,因为老粽子是不吃肉的,就算吃也不可能啃得这么干净,也会将骨头拆得七零八落,这深藏的地底世界,还有一些隐藏可怕存在。

    刚要把这一发现告诉老玄,话到最边还没说出口就看见老玄一动不动,盯着一个角落死死地看,这一次吸取了教训,知道老玄停下来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发现。

    举着手电一扫,是一处稍微大一点的通道处,地上散落着较为完整的尸骸和鳞片,但它们都只剩下森森白骨,老玄指了指角落里的碎布条,表示之前确实来过这个地方。

    老玄难得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严肃道:“正常的尸体要变成这个模样,非得三五月不可,之前在墓室逗留不过数小时,这些尸体就成了这模样……莫不是这些尸体都让那草狗给啃了?我就说那僵尸怎么一见面就扑你呢?原来是在这地下待的年头久了,想拿你开个荤腥,都怪你小六子长得细皮愣肉,敢情今儿个我才明白长得安全的好处…”

    知道老玄是满嘴跑火车的性子,不由打断道:“你他娘的可拉倒吧,你见过哪个僵尸是吃肉的?它要的不过是精血,就算这只老粽子有特别的嗜好,也不过是爱吸些脑浆,真让它吃这么多非得给它活活撑死不可,你还当它肚子里另有乾坤不成?”

    老玄一拍脑门对我说:“小张啊,你是说这不是那老粽子啃的,难不成咱们是穿越了,我们在那破墓室里呆了半年不成?”

    闻言不由笑骂道:“你奶奶的可别开玩笑了,我说你这脑洞也太大了吧,你要记住你是的接班人,是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优秀学生,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这些牛鬼蛇神的想法是不能有的…”

    说到这里突然听到的声音,我们遁着声音寻去,只见西南角落里的白骨堆得尤其的多,而那声音就是从白骨之下传来的。

    老玄一向胆大,给我打了个眼色,径直用枪杆将白骨轻轻的挑开,露出了一具新鲜的鬼脖子尸体,之所以说它是尸体,是因为那尸体的脖子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而且同之前那只被老玄杀的鬼脖子一样,身体干瘪,明显缩水,而这只更甚,浑身上下只剩一张皮了,骨骼的轮廓都清晰可见。

    然而那尸体却挺着个大肚子,比十月怀胎的妇人肚子还要大,而且它的肚子竟在不停的扭动,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

    此时既觉得恐怖又觉得诡异,因为只要是哺乳动物,无论什么物种,只要母体死亡,里面的胎儿本应该因缺氧而死去,可现在倒好,那玩意儿不仅没事,反而还有要出来的迹象,它的肚皮也被剧烈的拉扯,随时都有可能撕破。

    老玄递了个眼神,大抵是咨询我的意见,我对老玄说:“现在可不是当善人的时候,看它撕扯的狠劲,就知道它不是个善茬,说不定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两给它打牙祭,这种鬼胎本来就有悖常理自然,本不该存活于世,而且要是它要认你当爹当娘,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说到这里不禁有些好笑,顿了顿继续对老玄说:“其实你也大可帮它个忙,说不定它还会感激你呢,只是它是要喝奶还是饮血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老玄听罢眉头一皱,没好气地骂道:“你他娘的少挤兑我,俗话说得好咪-咪掉了不过碗大的疤,但是我这个可没有奶。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老玄被我一番吓唬,明显已经放弃了救它的想法,这明显将生杀大权交给了我,我对老玄说:“不如听天由命,一切都是它的命运,出得来是它命不该绝,出不来是它命中注定?”

    虽然口上这么说,打心里却不希望它能够出来,因为鬼脖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也有九成的把握它出不来,毕竟肉皮的韧性是极好的,试想小鸡破壳而出都有胎死腹中的例外,更别说被脂肪和皮肤包裹的婴儿了。

    那胎儿似乎听懂了我说的话,挣扎得更加猛烈,但同我预想的一样,无论它如何挣扎始终都没有突破出来,见状稍稍放心招呼了老玄就走。

    沿着甬道才走了几步,又静悄悄地退回到了原地,此时才发现不知何时四周通道已经被那些鬼脖子给堵上了!

    此时早已将火把拿在手中,随时准备点燃,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紧张,老玄却镇静得多,指了指我们身上的血,这才想起将那鬼脖子的血抹在身上的作用,就是为了混在它们之中。

    而此时谁也不知道这个方法管不管用,双方就这样僵持了几秒,突然一只格外强壮的怪物发出了轻微声音,似乎在传达某种命令,随后一只正常大小的怪物缓慢而谨慎地靠近我们。

    老玄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我也只好老实呆着不动,可心中却慌得一批,我知道如此近距离它如果突然发难,我不死也得重伤。

    那怪物凑过来先是闻了闻老玄,似乎对老玄非常地有兴趣,那格外壮硕的鬼脖子似乎是它们的首领,对老玄又闻了闻,最后居然一脸亲昵的蹭了蹭老玄的身子,就如同乖巧地宠物一样,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向老玄投去询问的眼神,但老玄一脸茫然比我更懵,此时突然看见那鬼脖子的脚踝上套着一个铁圈,原本应该有铁链的,大概是因为年月久了便腐蚀断了,这样突然想起年幼时在三阿公家里的那一只也戴着锁链!

    一念至此,脑中骤然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推理,那就是有脚铐的鬼脖子都曾是三阿公养的,它们通过血的气味来判断敌友,老玄身上流淌着三爷爷的血脉!

    也就是说老玄之前没有受伤的时候,它们无从区分所以追击老玄,老玄在搏斗中受伤后,第一只通过血腥味认出老玄的鬼脖子,便是在甬道追我们那只!所以当时它临死反扑的不是重伤的老玄而是我!而那只鬼脖子也确实戴着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