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30 英雄气短
    原本以为点燃这些“新旧”骨头会费上一番周折,没想到遇火即燃,刹那间幽蓝色的火光熊熊燃烧起来,骨头燃烧发出嗤嗤之声不绝于耳,油脂经过炙烤后火势大涨。

    片刻之后过蜃气朦胧,隐约可见火光之中构成一方摇曳的“天地”!

    一株通天神树耸立与天地之间,不知其高几千里也,树冠如同卷云托天而起,天上日月同悬,天地间烟雾水气弥漫,地上海浪拍案,岩浆滚滚肆虐,树上莽荒海兽环伺,很有高楼,只是火光摇曳间看不真切!

    老玄此时伸出手晃了晃,等我回过头来时蜃气构成的异景已是荡然无存!而老玄似乎根本没有看见!

    此时此刻,望着那妖异的火光不仅有些失神,相传帝王将相的陵寝中常以万年不灭的明灯作为接引之灯,说它可以燃烧万年实在有些夸大,但一个完整的长明灯是能日夜燃烧几年的,甚至十数年。

    顶级长明灯取自南海鲛人,将鲛人活捉后关在特殊的模型中活活闷死,这种模型一般比本体要小上几分,所以就连它们死后保持的微笑都是被生生挤压出来的。

    设长明灯的起因,主要来自于鲛人生活的海域,秦汉帝王对海岛仙山一说深信不疑,认为得道的神仙都隐居其上。

    又因鲛人与人形似,并具有一定的灵性,理所当然认为鲛人是供神仙们驱使的生灵,再因方士从中作梗,认为它们常年生活在海中,沾染了部分仙山上的灵气,即能够接引灵魂度过茫茫大概抵达仙山。再有帝王大多秉权好杀,所以绝大多数朝代内鲛都遭到疯狂的捕杀。

    关于长明灯的用处其实还有一说,这一说来自羽陵遗书!

    关于长明灯的介绍,与古之相传大同小异,“长明灯遇水俞炽,更可燃尽虚无。”虚无也就是空气的意思,也就是说即便在没有氧气的空间内也能燃烧,直到将封闭空间内所有的气体都燃烧殆尽之后才会熄灭。

    这样就达到了完全真空密闭的状态,使得棺木数千年不腐,墓中一切历旧如新,即便千年之后再度开启,墓中一切依旧不会被瞬间氧化,因为在长明灯燃烧之时同时会为墓中的一切披上一层天然的保护膜。

    但这种格局大多远离江河湖泊以及地下水系,并且对防水的工事有绝对的信心,否则燃烧后的压强便会汲取流水,淹及墓室。

    毁坏墓中之物事小,破坏风水格局、祸及子孙万代事大。众所周知,陵寝为己逝后统御一方为虚,为阴泽子孙为实,况且大多能够配长明灯之物皆为皇陵,又多葬于华夏龙脉,这就涉及到了龙脉一大奇景真龙吸水!

    真龙吸水声势浩大,一般吞江吮海,不吸则已,一吸便可引发天地异象,方圆百里遮云蔽日,电闪雷鸣,汲取百里的湖泊河流雨水,降于一地,光汲于墓室之中的微末水量又哪里能够维持所需?

    届时真龙奔雷而去,原本的格局比被破坏,所以原本极佳的风水宝地便化作废穴,较之平民之墓也好不到哪里去,而这里的空又并非真龙,而是山水剥换,千百年累计的“龙气”!

    顷刻之间脑中便闪过无数的念头,抬头去看老玄,发现他正盯着跳动的火焰愣愣出神!

    惨蓝色的光芒映在老玄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显人,给我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此时处境不妙,也顾不得其他。用力拉了拉老玄,老玄也回过神来,只是不知道刚刚看见了什么,眼中尽是惊恐之色,加上他本就失血过多,面色不能再难看了!

    此时再看那蓝色的火焰,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只觉得它柔软得像水一样,止不住想去触摸。

    手还未触及到它,老玄一巴掌打在我的手上,一吃痛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蓦然向后退了几步,心也冷到了极点!在这短几秒内竟然连续着了两次道,只觉得它好生恐怖!

    此时火势渐大,直映得甬道内人影错错,此刻三尸虫虽慑于幽火不敢过于靠前,但终究是到了脚边火光之外。

    此时老玄早已经将漏网之鱼踢进火堆中,一时间就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这让我与老玄稍稍心安。

    三尸虫见我与老玄率先发难,竟再也不管不顾,疯狂地涌了上来,此时只好与老玄拿着早先准备好的火把驱散,明火一燃三尸虫瞬息退出数米之远,将我与老玄团团围住!

    僵持了数息,只见数米外虫潮涌动,数以万计的三尸虫相互重叠,眨眼间便堆积成了一人多高的黑色金字塔!

    高度几乎与我齐平,一只比其他小上数倍的金色三尸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最顶端,似乎颇为人性化的站起来挑衅,犹如攻城拔寨的领袖,三尸王虫无疑!

    这不看不要紧,越看越是眼熟,他娘的,这就是老玄嘴里吐出来那只!

    三尸王虫并不着急进攻,俨然是想等火光退散后,再来收拾两个“盘中餐”!

    只见鬼脖子遗骨燃烧之后竟为消散,而是化成如同江水一般粘稠的浓雾,笼罩在三尸虫中间,这他娘的竟然是在借尸骨内的“烟雾”修炼!

    四下里越发喧嚣,三尸虫潮近乎疯狂地向火光靠,四周如同沸水一般起起落落,可三尸虫偏偏不敢僭越边界,偶有几只被挤下“城墙”,便被幽火点燃,落得个烟消云散!

    看着三尸王虫愈发气定神闲,似乎吃定了我与老玄,心中猛然窜出一股“讥讽”味道,对着金字塔的顶端抬手一枪,金字塔尖顿时尸骨无存!

    虫王一死,原本还嘈杂的空间里瞬间落针可闻!随后那些三尸虫悍不畏死,犹如浪潮一般涌来。

    三尸虫沾染上幽蓝色的火焰,直接烧得个皮开肉绽,一时间焦味、恶臭味充斥而来,着实恶心难闻!几乎瞬间便死伤千百,可那些三尸虫仍是前仆后继一波一波涌来,随着那些三尸虫尸体堆积,火势渐大,直烤得我与老玄汗流浃背。

    幽蓝色火焰遇物即燃,本以为可以能够拖住一时三刻,不料三尸虫似乎开窍一般又向后退去,随后重叠起来堆成高楼,站在“楼顶”,双腿一蹬铺天盖地越过火光“飞”了进来!

    绝望!面如死灰的绝望!

    再也顾不得什么狗屁修养,忍不住骂了句:“操!”

    看着三尸虫扑来,只觉得逃生无望,出神之间竟然忘记了躲避,再反应回来之时已然到了眼前,此时已经再顾不得骂娘。

    本能得抬起胳膊护住,老玄应变能力极强,不知何时已经脱下了外套,一提一挽便将大部分尸蝥裹住,抖手间将它们扔在了火光之中。

    饶是如此,任然有几只漏网之鱼的尸蝥,跳进了火圈内,对老玄心存感激之余,只好将“幸存”的三尸虫一一烧死。

    老玄大叫一声:“枪!”

    当下与老玄互换武器,老玄装弹极快,抬手间,必有一栋栋“高楼”土崩瓦解,我也只好一手拿火把,一手拿着刀将圈内的三尸虫一一拍死!

    配合着前前后后抵住了十余次攻击,两人都挂了彩,手臂上背上都是长短不一的血痕,难免激起了年少的血性!

    而此时弹药所剩无几,只要不成势头的“高楼”尽量不用枪,而我俩的外套不知何时已经被三尸虫撕成了布条,只是还没有完全散开!

    又一次十多只三尸虫,突破衣服疯狂地撕咬老玄。老玄原地一个打滚甩掉数只,将衣服扔进火中,顺手捡起火把往胸上一扫便将其余的三尸虫打在地上,抬脚踢进火光之中。

    此时“尸骨”与火把燃尽,与老玄各持残存的骨头火把、靠背而站,大有一番豪气弥漫胸间,全然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此时三尸虫又停止了攻击,之前吃过一吃亏,这回长了记性,更加警惕起来!

    只见甬道中三尸虫似乎炸开了锅,中间分出一条路来,悠远而沉重的声音经过放大传入耳中。

    “咯咯咯咯”极近

    与老玄对望一眼皆是惨然一笑,是那老粽子到了!

    出神之余左手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不知何时一只三尸虫已经半截钻进了血肉里,惊骇之余连忙用手去拔,却怎么也拔不下来!

    但也明白三尸体虫钻进了身体里,非得被折磨死不可,危急关头顾得上恶心不恶心,只好用嘴去咬,或许是用力过猛,这一口直接将三尸虫咬碎了,又臭又腥的墨汁液满嘴都是!

    老玄一拍我的肩膀,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看,却不见人,只感觉到一手握住肘关节用力一按,只觉得左手麻木到了极点,一只火红的骨头,已经结实地按在了我的伤口上。

    出奇的是并没有想象中痛,虽然依旧痛,可却没有到达不可忍受的地步,骨头粘之即走短短两秒,算是野蛮地止住了血。

    此时又有几只三尸虫飞身过来,老玄无奈松了手,顿时承受着直达灵魂的疼痛,汗水一瞬间就涌了出来,就连耳朵深处都有些刺痛。

    此时老粽子已经赶来,鬼脖子又伪装得极好,老粽子径直向我们跳了过来,几近飞跃!

    一时之间只觉得人间不值得,回首前半生,全他妈是败笔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啊,有时候就得认!

    老玄却轻声道:“寻秋,等下瞅准机会就跑,千万别回头!不用担心我,你老表命硬可死不了,你在这里我放不开手脚。”说完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被老玄怎么一激,不由得有些恼怒,老玄的言外之意合着就是拖了后腿。

    老玄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随后举起骨头向一只鬼脖子猛力投去,不偏不倚正中膝盖,鬼脖子毫无防备,应声倒地,三尸虫一拥而上,顷刻间就已蚕食殆尽!

    老玄计划落空,老粽子纵身一跃便到了眼前,只觉得它浑身阴气又重了几分,即便是久扑不灭的蓝色幽火,已然有了熄灭的迹象。

    老玄横跨挡在身前,抬手就给了老粽子一枪,随后当头一棒,随后接过过手中的钢刀和老粽子斗在一起!

    老粽子吃了霰弹,依旧毫发无损,只有这一棒一刀还有点威势。紧接着一个巴掌削来,老玄侧身避过,可那粽子的手却突然间长了一截似的,老玄闪身不急,一把就被扯破了衣服。

    只看见老玄裸着上身,不知何时背上已经多出了一个血洞,此刻没了衣服阻挡,鲜血长流,此时已然明白老玄的意图,心底生出一股悔恨和无奈!

    老粽子受血腥气味一激,更是凶狠异常,老玄落了下风,被粽子一个横扫直直得摔了回来!

    老玄气血翻涌闷咳出声,鲜血破口而出,显然是伤到了脏腑,此刻也生了心中气短的狠劲,就要和那粽子拼个鱼死网破!

    老玄却一只手紧紧地锁住我的腕骨,虽然此刻老玄状态比我糟糕千百倍。

    可老玄这一招使了巧劲,反手扣住了我的脉门,是四两拨千斤的招数,任由我怎么挣脱也难以挣开!

    老玄突然面色郑重、随后又有一丝释然,轻声道:“小六子,哥对不起你,我本就是个死过一次的人了,命丢了不可惜,身体里面钻进了一只虫子,已经活不了了,你走!替哥好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