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34 活着的死人
    老玄刚想说话争辩,但也知道他的性子,上了话头就根本停不下来,与其在这里做无谓之争,倒不如早些出去,于是连忙岔开话题:“你他娘的可得了吧,小命还要不要了,还特麽废话,磨磨蹭蹭等着尸毒深入骨髓赶去投胎啊?”

    老玄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举着那燃烧的骨头转身就走,我怕再出什么幺蛾子,连忙跟上。

    出了墓室,回到原来的甬道中。此时奔雷已经平息,四下里除了我和老玄已再无活物,确定了方向之后就往前走,刚走出数步之余,甬道深处突然传来了一些异响。

    我和老玄倾耳细听,只听见“咯咯咯咯…”的声音断断续续,这声音不是从干尸墓中传来,而是来自之前与老粽子大战的方位。

    想不到它竟然被被雷劈了之后,还是活蹦乱跳,脸皮不由得有些抽搐,放松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这也太没天理了吧?这都不死?。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声音逐渐清晰,脚下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我滴娘耶,关键时候还是得认怂啊,这样强悍的存在老天爷都拿它没办法,两个凡夫俗子还能拿它怎么办?

    老玄一边跑一边对我说:“等下先搭个人字梯,将你送上去,我在下面和它周旋片刻,你在上面固定好了绳索,拉我上去,想来此时已经过了一天,应该是阳气最充足的时刻,料它也不会跟着出去。即便跟出来自身想必也会受到限制,到时候对付起来要从容许多。”

    听老玄说大概过去了一天,才想起来我们二十来个小时下来颗米未进,早先疲于奔命还不觉得,经老玄点破此时竟然感觉腹部酸痛,体能濒临极限了。

    饿归饿,情谊却不减分毫,老玄为了救我已经够惨的了,怎么可能让他继续冒险?

    想到这里,正想好好与老玄讲讲道理。

    不料跑在前面的老玄,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当反应回来的时候已经刹车不及,一头撞在老玄背上,好在跑得不快,并没有撞疼。

    由于前车之鉴,我知道前面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一边揉头一边扭头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只觉得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浑身上下起了一层冷汗!

    只见前方数米之外就是出口,至于为什么能看得这么清楚?皆是出口处的甬道上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了惨白色,说是惨白色还不够准确,确切来说是惨白色带着些许绿色的幽光,就连封顶的石头上都厚厚的裹了一层。

    吓人的是甬道尽头,矗立着一个模糊的人影,一动不动!

    惨绿色的荧光映照着它的身上,妖异得紧,此时后方声势渐大,想来是那老粽子离得不远了,虽然慑于前方的影子,可与后方的老粽子比起来,也不再难以抉择!况且前面的东西是死是活、是敌是友尚不清楚,也有可能是这个设计墓的风水师故意装神弄鬼搞的玄机。

    显然老玄和我想法差不多,两人互相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蹑手蹑脚地向前走,走出两米之远,发现它并无异动,此时再去看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心中生起之中熟悉之感,就好像再哪里见过一样,可搜刮脑海,一时之间竟也想不起来。

    再往前数步,愈发分明,哪个影子有些佝偻而又消瘦。我越看越觉得相似,一颗心肝胆欲裂,刚想招呼老玄注意提防,老玄却突然颤抖着身躯“扑通”一声跪在地,朝着那影子叫了声“爷爷!”

    被老玄突然莫名其妙的举动搞得有些懵,暗道不好,虽然哪个影子确实很像三阿公,可这也太奇怪了,三阿公可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这人死自然不能复生,难不成眼前这个影子是三阿公的鬼魂不成?”

    担心老玄同我之前一样着了道而不自知,连忙拉了拉老玄,老玄明白我的意思。带着哭腔反问道:“你看他明明是个人,哪里是什么影子?”

    闻言不禁大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向前迈出两大步,再去看时,只一眼便觉得脑海中“嗡嗡”作响,这还真它娘还是个人,而且和三阿公的面容一模一样。

    可我又觉得奇怪,在我们耽搁的时间里,三阿公早就下葬了,而且三阿公的风水宝穴,虽说不是百年不遇的奇地,但也是个藏风聚气,福泽后世的宝地,怎么在短短两天时间就起了尸?

    通常老粽子起尸便要葬在一处生机盎然的奇脉之处,汲取大地龙脉之力以保尸身万年不腐。

    其后还需要苛刻的条件,例如并非死于兵祸,也就是说尸体要完整,没有刀伤剑孔。入殓之前还要在尸体的口中放上一颗南海明珠,明珠品相好的,蕴含生气多,可保护尸体万年不腐烂,而且愈发蜡化坚硬,一方面防止尸体腐烂,另外也有防止尸变的功效,可古往今来总是祸福相依,利与弊也不例外。

    珠子长年累月埋在地下便会汲取地下生气,使得己身阴寒远超常物,如同地宫中的老粽子,一出场气温骤降,便是传闻中能燃烧掉虚无的火焰也被压制。

    而且长期侵染会使尸体拥有一些超乎寻常的手段,比如受到到活物阳气的干扰便会起尸扑人,这是因为明珠与尸体本身达成了某种平衡,相当于生物电或者脉冲一样的关系,假若后事人冒冒失失取珠,便会打破平衡,便会招来尸变,若是没有起尸只能说明珠子里蕴含的生气被磨灭了,导致尸体本身石化或者腐烂,也就彻底没了威胁。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长期生活在地下的生物,都有让尸体起尸的可能性。至于一些阴邪异常之地,再加上风水师倒行逆施,这结果就不好说了,例如这尊五行凝拘为灵的凶尸,竟然有自己的想法。

    可三阿公的棺材,除了占据些许龙脉气息之外,并没有任何一点具备起尸的条件。实在是想不通,况且那个穴位确实没有起尸的道理,毕竟我爷爷也是好不容易撞出来的宝地!

    思虑至此,脑中冷不丁的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那就是“三阿公压根没死。”可至于为什么没死,又说不上来,总之我没有亲眼看见过三阿公的尸体。

    但转念又觉得这个想法很可笑,生死大事不可儿戏,这个消息可是伯伯亲口告诉所说,也是伯伯为三阿公入的殓。假若死的不是三阿公,那死去的三阿公又是谁!?

    诸多念头一一闪过,面对对面的“人”仍然有些忐忑,此时只见它竟然略微动了动,随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老玄闻声,连忙起身而去,我也不好阻拦,只好紧紧跟上。沿路上发现之前散发这惨白色光的物质竟然是掺了水的石灰,想来是用来防三尸虫的,至于发着绿色荧光的东西看起来像某类碾碎的矿石。

    待得近了终于看了个清楚,虽然数年没见可还是一眼睛认出了他,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过世的三阿公!

    三阿公微闭着眸子,老态龙钟的脸上毫无血色,看起来更显老态,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我有意上前搀扶以测真假,发现他身上竟然有体温,这就说明真是个活人。此时心中有千百个问题想问三阿公,可看见三阿公这个模样实在是开不了口。

    此时后方阴气涌动,温度骤然下降,出于本能地打了个寒颤,老粽子未到寒气先至,不由大骂,“怎么没被劈死,反而有了如此磅礴的气势!?”

    来不及多想,三阿公一抬手示意跟上,三人绕过中间的毗湿奴背负的殓台,此时才看见与甬道相对的位置又多了一条漆黑的甬道!

    我和老玄搀扶着三阿公走进甬道,三阿公伸手将一块墓砖按了下去,想来是暗门的机括,只听机关转动的声音传来,身后的墓道应声合上。

    门刚合上数秒只听见后方“咯咯咯咯”的声音传来,同时暗门处也传来“哐哐”大响之声!确信是那老粽子无疑!

    我和老玄有些担心这暗门能否承受得住,三阿公摆了摆手,示意我们不用担心,我和老玄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向前走了十数步就到了一处空旷处,在三阿公的示意下,我只好将一盏煤油灯点燃,此时火光涌动这才终于了整个场景。

    这是一个人工掘成的地窖,一旁还有掘土用的工具,角落里放着一口老木棺材,中间位置略高,铺有草席和棉被,靠墙位置还有一个通往外界的青砖阶梯。

    看来之前在老宅里发现的新鲜泥土,便是从这里运出去的,螺旋通道里的佝偻人影大概就是这位本尊了,但却不敢与三阿公当面对质,在三阿公的示意下,与老玄将他扶着靠在床头。

    刚想问清三阿公死而复生的个中缘由,三阿公却率先对我们说:“两个瓜娃子,真是命硬,饿坏了吧?”说着指了指棺材,示意我们棺材中有吃的,我和老玄本以为打开它会费上一番劲,没想到轻轻一用力棺材盖就划开了,细看才发现棺材盖上竟然还挂着几个铁蛋子,棺材一打开着实让人食指大动,只见面包果蔬,牛奶肉脯样样齐全。

    和老玄两人,早就饿得前胸贴了后背,取出赶紧水马马虎虎洗了一下,也不顾及手上干净不干净,两人吃得狼吞虎咽,他娘的,就没吃过这麽好吃的玩意儿!

    此时三阿公卷了只旱烟,在一旁吞云吐雾,喘息了几声开口道:“我晓得你们想问啥子,我勒正斗把我晓得滴先告诉你们。你们吃你们的,等你们吃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你们斗把你们遇到滴跟我说!”

    我同老玄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三阿公理了理思绪,脸上有些唏嘘,对我们俩说道:“这恐怕得从三十八年前说起老,三十八年前有天晚上我做梦,梦到财神爷跟我说我家地下有宝贝。”

    我虽然在一旁吃东西,心里却有些想笑,这故事也太老套了些,谁知道您老说的是真是假?

    “于是我就将信将疑,去问了老四,也就是你爷爷,那个时候你爷爷对这些风水玄学很有见地,但是你爷爷却跟我说啥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说啥子命中注定,得不偿失之类的……”

    三阿公还没说完,我一口水直接就喷了出来,我冷笑道:“老爷子,不是我说你,你这个说谎的伎俩真不咋滴,我爷爷风水有造诣?凭啥?凭他大字不识一个,凭他从祖祠里拿回来的几本破书?您老说话也太有趣,我爷爷对这些东西根本不感兴趣,我小时候他连写字都写不好,你还让我爷爷背锅?不是我说你,您老不厚道……”

    还不等我说完,三阿公挥了挥衣袖,把“云雾”振开,冷冷的眸子死死盯着我,我顿时有些心虚,不敢和他对视,毕竟这个人我从小就不喜欢,但尊重还是有的。

    三阿公沉默良久之后,随后喟然一叹:“看来他真的什么也没告诉你,你出局了,不过恐怕海那边的人要不爽咯,你的安稳日子到头了,不知道老四会不会被踢出…祖籍?小崽子,听话不要听半截,你打断我的话,就是对长辈的尊重!老四再自私,这点儿为人处事的家教都没教你?”

    话说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当下就气得浑身发抖。老玄歉意一小,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我肩膀,这才冷静下来。

    三阿公也不为意,自顾自地说:“我这辈子没得啥子本事,唯独生了双巧手,我不甘心一辈子当个木匠,那个时候木匠这个营生也没得个盼头,我起初还是觉得老四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又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贫苦下去。”

    “一天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我晓得到底是忘不了财神爷的话,被金银财宝迷了心窍。考虑了几天也正二八经的思考老嘿多滴想法,我决定要挖开看过究竟……几十年喽,我现在还是特别后悔当初没有听你爷爷的话。如果让我再重新选择一次我宁愿清贫一辈子…因为我…把老五害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