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39 大蛇衔珠化龙去
    老玄还想往外面冲,我哪里肯让他出去,劝也劝不了,只好将老玄死死压住,一拳打在了他脸上。

    本来以为老玄可以躲过的,可却打了个实在,不由让我愣了两秒。即便像理性这样的一个人,也难以承受生离死别的痛苦。可我又不肯当场道歉,只得到忿忿劝道:“三阿公是个汉子,设身处地的去想,我自问是万万做不到的,但你要清楚,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你好好的活下去,他死了我也难受,但是现在木已成舟,你这样寻死觅活的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老玄不知道被我打醒了几分,还是真明白了道理,竟然不在反抗,翻身靠坐在墙上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只有泪水无声的划过。周围又陷入了安静,唯有断断续续的咆哮之声不时传来。

    待得后来彻底没有了挣扎,只有火焰不时嗤嗤作响。又过了半多小时,就连火焰燃烧的声音都彻底消失了。

    老玄抹了抹脸,对我说:“我爷爷死前说什么1960年,说了一大堆,我没有记住,你自个儿琢磨吧。”

    老玄甩下这一句,长身而起,率先钻进入了墓室之中。这眉头没尾的线索,教我如何琢磨得出个玩意儿?

    只好连忙跟上老玄,墓室之中一片狼藉,零星的角落中冒着丝丝缕缕的黑烟,由于墓室之中通着一口深井,所以气味和烟雾也并不是十分难闻,再加上,墓室上方还有我们下来的通道。

    而老粽子终于被灰飞烟灭了,只是拴住殓台的一只腿已经被活生生的扯断,那粽子临死依旧力大无双!

    老玄在墓室一角的灰烬中扯出一根铁链,铁链另外一段竟然是一个扣死的钢环,难怪那粽子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摆脱三阿公!地上烧成灰烬的黑色灰质在地上勾勒出两个人形,已经融合在了一起。

    老玄看见后也有些发愣,最后犹豫了十多秒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两者的骨灰不分你我的开始装进准备好的罐子里,只是模样也过于憔悴,看着实在是忧心。

    我知道这种感受不好受,就如同为亲人收尸的时候,害死他的仇人和亲人两者都已经面目全非,无奈之下只好将两者的尸体都收起来,这样的感觉常人实难体会,变想着帮忙,老玄却不领情,一把甩开。

    我只好悻悻收手,不知怎么安慰老玄。此时多言倒不如让他彻底冷静下来。

    想到我们做的努力以及三阿公的牺牲,都是为了粽子体内的南海纹,所以就在靠近尸体腹部的位置去找,可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

    一颗心瞬间就提到嗓子眼了,若是阴珠没有得到三阿公又白白牺牲,那可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不说老玄不会原谅我,恐怕自己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灰烬上下都找个一遍,终于在靠近喉咙的地方找到了珠子,此刻悬着的心总算安稳了下来。

    南海纹如同鸽蛋大小,浑圆天成,蔚蓝之色极为纯粹,即便上面沾着污秽,依旧流萤似水。即便像我这样的半吊子,也知道是个好东西,入手微凉却不寒冷,丝丝缕缕气息透体而来反倒觉得极为舒坦,便是之前一口不顺闷堵也渐渐平复起来。

    用手晃了晃,污秽自行散开,但是考虑到卫生,还是给老玄打了个招呼,然后回到三阿公的房间,用饮水清洗了一番,再回来的时候,老玄已经收拾好了三阿公的骨灰。

    将珠子递给老玄,对老玄说:“这枚南海纹中,大部分的阴寒之气已经被烈焰消磨,现在只需要衔在嘴里,尸毒就能尽除。”

    老玄犹豫了一下拿在手中,我也不敢催他,只好静待其沉思。

    岂料老玄拿在手中注视了十多秒后,竟然将珠子猛力的砸在了地上。那珠子哪里承受的住这般大力,始一与地面接触便在顷刻之间,化成了无数碎片。

    我他妈的此刻真是再也忍不住了,怒骂道:“张宇辰,你他娘的疯了?那可是你爷爷用命换来的!”

    老玄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寻秋,那上面有我爷爷的骨灰,我吃不下。”唯独两行热泪落下。

    老玄盯着我的双眼,我看他脸色平静,眉宇间也看不出喜怒哀乐,我知道只有在人最清醒最冷静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见老玄这个模样,再也生不起气来。老玄所言深深触动了我,但我想起三阿公临死前将老玄托付给我的重担,不由得心力交瘁。此时珠子已毁,一时三刻又上哪里去为老玄寻得救命灵药!?

    老玄精神郁郁,明显兴致不高,张口欲言,想来都是些临死遗言。

    我刚打断老玄的话,突然感觉到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原来是那化作无数碎片的南海纹,被毁之后竟然将自己千百年之间所吸收的至阴地气,在一时三刻间爆发了出来!

    此时温度直线下降,身上不自觉起了一层寒霜,那些阴寒气息不消散反而向我和老玄聚来,我此刻立即意识到这是阴阳相生相克之理。

    万物抱阴负阳冲气以为和,就足矣诠释一切!也就是说倾泄出的阴气便会向阳气旺盛的地方汇集,以达到阴阳平衡的目的。可这墓室之中,除了我和老玄之外,哪里还有第三个活物?

    这对我而言自然大为不妙,因为阴气入体会让人阴盛阳衰,容易召邪引祟,还会使人精神不振,严重者可影响自身筋骨!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但对老玄而言却是一件好事,只见老玄后背上的尸毒化作丝丝黑雾,从身体中窜了出来。

    这阴寒之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待得完全消散时,老玄体内的尸毒竟然已经好了五层,原本紫黑色的身体颜色已经渐渐黯淡了下去。

    庞大的“能量”窜进体内,除了感觉后背有些走风之外并与不妥之处,见老玄体内的尸毒已经被清除了许多,不由得大喜过望,这也算得上是意外的收获,不自觉对“祸福相依”、“有得必有失”这两句话有了跟深层次的体会。

    可也知道若是老玄此时就这样出去,必定撑不了太久,除非方才阴珠释放处的阴寒之气,完全被老玄一个人吸收了才有可能痊愈。

    此时想起三阿公给我用来测试是否可以压制尸毒的不明晶石,虽然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用来短暂克制尸毒蔓延还是有些效果。

    想到这里也来不及和老玄商量,便拿着手电筒挨着墙去找,由于知道其大致的高度,所以也没有费多少时间便找到了,就用小刀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一一取下。

    当我取到第三个的时候老玄突然轻声道:“寻秋,快走!”

    我此时有些莫名其妙,这粽子都被烧了,另外一条墓道也给堵住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危险?正寻思老玄怎有心思逗我玩的时候,头顶上当突然传来了一阵风铃极速摇晃的声音。

    我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好,因为这个铃铛即便是烧粽子时的热浪,都没有掀动,此时却却叮鸣大动,必定是有比粽子还厉害的东西来了!

    我回头去看,虽然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差点吓个半死!一条腰围将近三米的巨蟒正从那深不见底的地洞中探出一个头来,说是蟒蛇已经不恰当,此时已经该称之为蛟龙,因为它的眉宇之间已经长出了一只玉角!

    羽陵遗书上曾说,世上本无龙,凡巨蟒身长过十八米便可称为龙,有麟(非鳞)者为虬龙、有翼者称为应龙、有角者为蛟龙、无角者为螭龙、其中以蛟龙和应龙体型为大,又以蛟龙最善、应龙最恶。至于前不久遭遇到的恶灵之龙便是应龙的一种!

    可他娘的这个记载一直都当做怪谈,从未认真对待过,便是之前遭遇的恶灵之龙,也不过认为撑死了就那样,不曾想今日当真遇见传说中的龙!

    但凡故事都真中有假,谁又能说这蛟龙不吃人呢?毕竟世人可不曾亲眼见过。

    此时我已经彻底被惊呆了,写才恍惚间想起,老玄那句“1960年的故事”。

    三阿公就给老玄的遗言,原来指的是1960年张家梁子惊现的大蛇!此外1960年,也是中国历史多灾多难的一年,大河上下,九曲十八弯,几乎化作一片汪洋大海,那一年被称作“稽”。

    此时此刻,免不了嘴角抽搐,大蛇舒卷身体我的手电也不自觉的向上移,此时才终于看清它的面貌,只见其面相十分友善,眸子深邃却并不吓人。

    更奇特的是它竟然长了长长的眉毛,两腮边靠近耳朵的位置也长有青骢毛发,嘴巴并没有獠牙,两只两米长的触角随着鼻子的气无风自动,当真奇异。

    随着手电向上移动,手电筒一瞬间就照射到了它的眼睛,它似乎有些受惊,身子一俯,头就压在了我身前!

    整个人绷得笔直,一动也不敢动,反而抑制不住害怕,肢体有些抽搐。我和它四目相对,当真是大眼瞪小眼,我他娘的惊奇的发现,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这种上古遗种见面。

    我就这样僵持住,突然那大头凑过来蹭了蹭我的身体,还得我后退几步。老玄显然也被吓得不轻,此时反应过来就想搭救我。我只好做了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手势,这样的庞然大物,生死都得看对方心意,否则来再多人也是死路一条。

    此时我脑中突然灵机一动,调整了手电的位置,对准了宝顶上方的明珠一照,墓室中刹那间便亮如白昼!那龙头调转而回,不再害怕反而眼睛中还流露出垂涎之意。

    只见那蛟龙摆过头在看了我和老玄一眼,一声龙吟后便一口吞了明珠,冲破墓顶而去!

    一时之间地动山摇,就只看见鳞光一闪,那蛟龙就消失了,唯独一些泥土石头纷扬洒下。

    而我们也终于重见天日,只见墓顶上方七八米便是三阿公家中,此时房梁已经折断,房顶被冲处一个大口子,阳光和瓦砾倾洒而下。看着如此祥和的景象,突然觉得以前的平淡生活也挺好!

    可这个美好和谐的景象不过维持瞬间就消失了,只见天空中墨黑色的云朵快速聚拢,紫黑色的闪电便已经开始酝酿。整个天地都是漆黑一片,如同陷入了永远黑暗之中。

    老玄惊叫一声,喃喃自语:“它娘的这黑得也太快了,比零九年的日食还要快!”

    我对老玄说:“你还记得那墙上折射出的壁画,有一个僧人不远千里而来,身上担着一条大蛇。”

    老玄恍然大悟,一拍额头,“你是说这就是当年那个玩意儿?一千多年就化龙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他丫的可真能活,这么多年全四川的人都不够它吃的,它怎么长这么大个的?”

    “这墓室下方有倒吸风的现象,下面大多是众横交错的洞穴,极有可能连通了地下暗河,想来食物还算充足,否则不可能在怎么短的时间内长这么大。”

    由于此时已经电闪雷鸣,我同老玄对话已经可以用歇斯底里来形容,这样交流虽然累,可终究将各自心中压制许久的情绪给发泄了出去。

    老玄大吼,“它成龙就算了呗,还要出去和天地抗争一番作甚,这他娘的不是做死吗?”

    我大笑一声,“天生万物,有生就有死,一千年已经很久了,这时间又有几个活物可以有千年寿命?此时它已化蛟,若是和天地抗争一番,便会化成真正的蛟龙,到时候纵横四海,倏忽千里,与天同寿,岂不美哉?!”

    老玄亦随之大吼,声音犹胜过我,事故要将天上的黑云冲破、“你他娘的懂的可真多,你读那么多年书都是学的这个?”

    我摆摆手,“这些东西书上可没有,你若是想听,乖乖将这几个石头吞磨了,我们也好好早些离去,否则你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实不相瞒我还有本羽陵遗书,可以送给你,你当我徒弟,我觉得找东西这件事,还是你比较擅长啊!。”

    老玄倒也不嗦,取过几个宝石,也不嫌脏,张口含进嘴里。

    我对着老玄耳朵大吼:“我说,你这个尸毒算是祛除了一半,这些石头只能暂时压制住尸毒,若要痊愈恐怕还得费不少劲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