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44 女鬼玉莹
    氧气即将耗尽,毫不犹豫解开腰间的青砖。然后抱着简陋的“救生圈”向上浮去,和老玄带动我快速浮出水面。

    可突然老玄手电连续闪了两次,这是我们约定的危险信号。

    只觉得身后暗流涌动,虽然有心躲避,可在水中翻身着实困难。挣扎间便被一个巨大的生物撞中,胸中憋住的一口气再也维持不住,氧气顷刻之间便耗尽了。

    晃眼一看,是一头健硕的鬼脖子!

    鬼脖子在水中如鱼得水,好在刚才它不偏不倚撞在我腰间的砖头上,除了被蹭伤之外并无大碍。

    此刻那鬼脖子在水中猛一拐弯,又径直冲来。此时我才看清那鬼脖子竟然是早先将老玄抗在肩头的哪只,后来两人为了脱身让几只鬼脖子先后陨命,与这些鬼脖子结恨颇深。难怪此刻见了我们便要置我们于死地。

    那头鬼脖子来势汹汹,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应对。

    所以只好抓紧时间卸下腰间的砖头,可这木头浮力本就不足以带动我身体快速向上漂去,一边用老玄教给我的游泳姿势快速向上浮去。

    即使这样我的移动速度仍然缓慢,可脚下突然传来一股大力,托着我快速上升了数米之高。

    我回头一看,老玄已经和那鬼脖子斗在一起,搅动水中大片雪花,不过却未占到一丁点的便宜。因为老玄口中的氧气不断变成气泡涌了出来,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而此刻借助老玄的大力,已经升到了中空的弧线处,张嘴用力的吸了一口氧气,一口气总算回了过来。

    呼吸还未平复,水面上突然涌出大量的气泡,只见老玄也紧跟而上换个口氧气。

    两人根本来不及说话,脚下突然传来一股大力,拉着我和老玄便向水中沉去。

    由于有了前车之鉴,即使来的突兀,片刻之间还是趁着入水前,在胸中猛憋了一口长气。

    一入水中便看清了周遭情形,那鬼脖子用爪子各自拖住我同老玄的脚踝,看着架势竟然想让我们溺水而亡。

    我同老玄哪里肯让它如愿?都拼命用脚去蹬,另外一双手死死拉住缠绕在手掌上的浮力之物,可那鬼脖子不知疼痛一般死不撒手。

    老玄见无效不退反进,在水中腰一用力,另一只腿的膝盖和脚踝,卡在拖着我手的关节处,双指狠狠戳向鬼脖子的眼睛。

    那鬼脖子智商不低,松开了拉着我的手护住眼睛。老玄一击不中反手将手电筒别在了我的腰间。

    一只腿便狠狠踢在我的身上。受此大力再加上浮力的拉扯迅速向上滑去,而老玄和那鬼脖子向更深处沉去。

    我知道老玄的打算,连忙去解手中的绳子。

    可由于这是我保命的唯一屏障,而且从来没有解开的打算,所以打的死结。

    一时之间解也解不开,扯也扯不断。而且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感觉到它的浮力突然猛的加大,拖着我的身体不停的向上浮动,而药间的小刀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关键时候,越是不能心焦气躁,越是危急的时刻越要冷静,此刻见解不开不如向上滑,待解开了再想办法搭救老玄。

    由于心中有牵挂,所以不知不觉间掌握了游泳的一两分门道。

    还未来得及庆幸,一颗心突然又惊悚了起来。

    因为那早先可以换氧的地方竟然消失了!也就是说水面在极短的时间来已经上升了,出现这种现象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化龙之蛟的龙头定是又抬高了几分,因此导致水面暴涨。

    由于胸腔之间还有不少氧气,赶紧找了个棱石将手中的绳索给磨断了去,转身就用手中的灯去看老玄。

    只见老玄被那鬼脖子拖入了水底,虽然还在不停地挣扎,但力度已经极其弱小,我知不可再等连忙沉朝着老玄的方位沉去。

    此刻老玄似乎也意识到了我向他游去,突然对着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去。

    我见他这个模样心中一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下游去,全然没有丝毫求生的打算。

    可我水性实在极低,沉入七八米之后任由我怎么游也下不去。

    而此时我同老玄的距离还有三四米左右,此刻我突然意识到,整个身体是被什么东西给凭空拖住了。

    定睛细看,这才发现地上有一道二十公分左右的裂缝。下方不停有气体混合流水涌来,由于气体是高压状态,所以在水中变成了非常小的碎末状。

    所以我们之前并没有发现,想来这内部的高压便是在没有水之前从这里灌进来的。

    而老玄此刻似乎也到达了极限,只见水不停的向口腔中灌去。

    看见老玄若有若无的挣扎,一颗心瞬间就沉入了谷底。老玄这一路吃尽了苦头,想不到到最后更是丢了命,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心中生起之中无力之感,不免有些心神恍惚。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生死存亡之际,我突然感受到上方涌来一股暗涌大力。

    抬头一看,更觉心灰意冷。只见上方的墓室坍出一方,五阿公的棺椁夹杂着墓砖、石头直直地向我们压了一来。

    受此暗涌一推便到了老玄身边,慌忙中伸出一只手拉住老玄的手,鬼脖子仍然不肯罢休,我心中灵机一动,将手电光线开到最大,对着它的眼睛猛的一照。

    鬼脖子平时本就对强光十分畏惧,对我们攻击完全是源自仇恨。此刻受强光直射瞬间松开了老玄的两个脚踝。

    我见计谋得逞连忙将老玄拉了出来,此刻那暗流涌动而来,我同老玄如同被冲马桶一样快速向上浮去。

    而那鬼脖子失神片刻又反应了回来,似如鱼箭般冲了过来。

    可不知是不是巧合,五阿公的棺材一下子就沉入了水底,不偏不倚的压住了鬼脖子的两只后腿,那鬼脖子吃痛使出巨力去推。可任它怎么挣扎也都无济于事,此时墓砖泥石纷踏而来,转眼之间就将它活活埋在下方。

    那暗涌力量虽大,可终究一闪而逝。

    这道大力将我俩托入六七米高度,便没了后劲,我心知不好连忙用手捂住老玄的口鼻。

    因为这样能让溺水的人有几分醒来的机会,果然数秒之后老玄躯体一颤,便醒了过来。当他发现自己还在水中时,慌忙向上方游了去。

    我以一种极其生疏的游泳姿势,远远跟在老玄身后,向上游出不过一米有余,突然感受到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回头一看,只见那裂缝处似乎受不住那般重量,竟然直接踏陷了下去!

    水势一搅便塌出一个数平米之大的漏洞,水流倒灌而回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拉扯着我又向下旋落了下去。

    此时此刻肺中氧气已然耗尽,再没有了挣扎的力量,竟然被那大力拉得不停下坠。

    下坠数米后、水压越发大了起来。只觉得口鼻中开始灌水,精神也开始模糊起来。

    恍惚间看见老玄向我猛的游来,可他的速度哪里有漩涡的拉扯快?!只看见老玄离我越来越远,我已然知道自己没有了生存的可能。

    在有意识的最后一瞬间,突然看见一个身穿绿色罗裙的貌美女子对我招了招手,便彻底的睡去。

    ……

    当我有意识的时候,出现在一个碧海蓝天,阳光明媚的参天大树之下。

    我和那女子站在一座庙宇里,一切都无限美好,只是天地颠倒、日月倒悬,甚是奇异。

    我寻思道这便是人死后的世界?想不到我张寻秋这一生竟如此潦草,但这他娘的还是得认,人生如戏嘛!

    那女子开口道“小女子多谢公子搭救之恩,实不相瞒,我同妹妹被困瓮中千年之久,为了脱困等了千年之久,才等到公子这样的心地善良人。所以未经允许便借你之力破瓮而出,实在失礼。

    小女子一生甚是可怜,早年丧母,碧水年华又家道中落,家父带着我与妹妹躲避仇家,迁居大都。

    途中百姓苦受苛税、兵荒之乱,小女子实在难以忍心,便凭借粗浅的医术为民治病,沿途四年救人无数,后因药材盘缠耗尽不得已中断。

    到大都临安时已过桃李之年,但我同阿妹不幸身染疫病,人人避之…后遇寺内夕廿大僧,感念吾辈善行,决心魂归大地以换取我辈延命之术,可惜就此坐化。得此噩耗我与阿妹亦无意死生,为控制疫情自愿封住周身二十四穴就此别了尘世。

    可一风水术士却将我们困在瓮中,上刻符篆,又加以佛陀压制,一千年来日日受灼魂穿身之痛……”

    说道这里那女子竟掩着嘴哭了起来。

    似梦非梦的幻境中,左右难分。只听那女人喋喋不休说了好些话。

    我想了想,对那人说“姑娘的一生实在悲惨,若写出一出戏来,只怕是精彩得很。可以我俩都是早死的鬼,以后还可以做个伴,只是未曾讨教姑娘芳名,以后也好称呼。”

    那女子闻言掩嘴一笑,“公子心地善良,可不曾有半分薄寿之相。”

    打量着日月倒悬的四周,难免有些狐疑“姑娘是是说我没死?我既然没死为何能与你对话?况且此地天地万物区别于现实,如何见得是尘世?”

    那女子咯咯一笑,手一抚只见天地日月便倒了过来。

    她笑道“此处不过是公子内心深处的幻想。在公子的心中,现实的世界与公子本身格格不入,公子不知究竟是世界颠倒了,还是公子自己是颠倒了。至于公子为什么能看见小女子,这个嘛,还得从你变成半个我的同类说起。”

    我一听还真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因为体内还携着那阴珠一般的阴气。

    于是对那女鬼说“气入体可识鬼魂确实有这一说,不过我既然没死就不在此多作停留,劳烦姑娘将我送回去,我现在估计还在水里泡着,也算我俩一鬼换一命,从此两不相欠。”

    那女子一脸惋惜,“通过你的记忆,我已经对这个世界已有了重新的认识,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已千年。本想与公子好生道谢,不过公子这般着急离去,那小女子也不便强留,说起来我还得去寻妹妹,只是经此一别恐无缘再见,忘君珍重!对了我的名字叫玉萤…”说完微微托了个万福礼,便彻底消散。

    少顷,脚底猛然坍塌,我如同一叶深处漩涡中心的柳叶,快速旋转螺旋下坠,强烈的失重敢让我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头朝下腿朝上躺在一个斜坡上,老玄捏住我的鼻子一张嘴就凑了过来。

    我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人工呼吸未免也太可怕了。我一把将他推开,用尽力气爬了起来,可不料此处空间狭小,一起身脑袋便与岩石撞了个结实,强烈的疼痛感让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

    老玄见我醒来笑道“哟,寻秋,终于醒了,我还以为要与你天人永隔了,早知道要给你做人工呼吸你就醒了,那我还折腾个什么劲啊!”

    我问老玄“怎么回事啊?我是如何脱身的!”

    老玄冲着我斜眸一笑,感慨道“我说你是不是和那个女尸有一腿啊?我可是亲眼看见人家把你搂在怀里送上岸的。”

    我闻言一惊,突然又想起方才见到的玉萤,于是让老玄仔细的说一遍。

    老玄心有余悸道“方才我在水中被憋醒了,便连忙上了岸缓过了劲来,可我突然感觉到水猛的向下退去便知道大事不好,那时候我才想起你丫的根本就不会游泳,于是我又扎进水中去找你,但是那漩涡拉扯的力量非常大,你几乎已经出在了漩涡的最深处,当是我觉得你一定完蛋了,结果那漩涡里突然漂出一具女尸,身穿绿裙面色雅美,虽然容貌改变了几分,不过我还是能确定就是你从瓮中背出的那具女尸!将你搂在怀中就向我漂来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