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45 茫茫天数此中求
    老玄嘴角一咧,打趣道:“我本忌讳那女尸,可你那个小情人,竟然将你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随后女尸沉入水中,应该算是走了。然后我就帮你拉上来了,这不还准备人工呼吸。”

    经老玄一提,我瞬间就意识到那梦中女子所言并非是幻觉,如梦似幻,夹杂在真实与幻境之间。

    而老玄的意思很明了,我将“她”背出来,她救我一命,礼尚往来,扯平了而已,一边想一边挣扎着在狭小的盗洞中翻过身来,下方深处仍然传来巨大的瀑流声。

    老玄咦了一声,突然问道:“寻秋,你怎么把这个玉盘取出来了?”

    我回头一看,就吓了一跳!

    那本该在五阿公手中的玉件,竟然在倒扣在地上,由于地泥泞已经被我的体重压进了土里。

    我将那玉件扣了出来,惊叹道:“他娘的,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老玄一年坏笑:“我看你他娘的就是表面视钱财如粪土,内心却恰恰相反,肯定是我昏迷的时候,从五阿公手中扣下来的。”

    老玄一提到五阿公,我便对这个刚见过面的男人,打心底里有些畏惧,当然是敬畏更多。

    不过也不容许老玄胡说八道,忙辩解道:“你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否?我即便惦记这个玉蝶,也不可能行这苟且之事。就算退一万步来讲,即便我拿了这方美玉,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

    老玄脸上笑意更盛:“自然不算!”

    看见老玄就要鸳鸯好人,我当即骂道:“你他娘的可别胡说八道了,这你可真冤枉我了。就算再爱财可终究不会对五阿公下手,正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五阿公的棺材压死了鬼脖子,间接也救了我俩的姓名,我若是再干出这种事来,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再加上我拖你一个都费劲,哪里还有多的时间去惦记宝玉,这样一分析,我看十有和那女尸脱不了干系。”

    老玄一副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信的表情,笑道:“什么君子有所不为,是为了有所为!”

    不过随机一拍脑袋,皱眉道:“你这一说我还真觉着有道理,你小情人送你出水那会儿,手中好像还真有这古玉件!”

    老玄这话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如果关系一般的人也就忍了,关键在于过命之交,这还能忍?

    老玄的话言外之意,就是我偷了五阿公的玉。于是大骂老玄:“你他娘的就是爱倒打一耙,明明心中跟明镜似的,非得装傻。”

    老玄嘿嘿一笑道:“我这不是看一下你脑子进水了没有嘛,毕竟我现在还觉得那女尸邪门的很,我刚才还觉着你十有就是那女尸来着。”

    老玄这样一说,让我愣了一愣。前不久我也这样试探过老玄,毕竟那女鬼能耐不小,宁可多个心眼,只是脑袋进了水,竟然没有明白老玄的用意,于是有些惭愧。

    老玄看出我的尴尬,于是把玉盘抛给我,问我如何处理。

    我想了想,对老玄说道:“既然取出来了便没有放回去的道理,再加上现在我们想还回去恐怕也没了这个能力,倒不如先带出去,交给五阿公的后人,比如我那不靠谱的小叔林凡?”

    老玄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五阿公因此物而死,东西可以给林凡,但是最好不要把其中细节都告诉梵音,他有点不靠谱,不能让他掺合进来。”

    我深以为然。

    与老玄稍微收拾了一番便沿着盗洞往上爬,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就是简单处理一下伤口而已。

    但是整体的大方向还是不出意料,这盗洞呈四十度左右的倾斜度,一直向斜上方延伸。

    此刻洞中没了危机,我与老玄绷紧的肌肉和神经都放松了下来,爬出二三十米便觉得心力交瘁,浑身酸痛不已。

    我知道这是剧烈运动的后遗症,可任由俩人怎么强打起精神还是昏昏欲睡。只有肢体偶尔传来的疼痛才让我清醒了几分。

    两人走过一遭又一遭,体力都已经到达了极限。

    所以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内心深处都知道决不能昏睡过去。因为这地底存在着未知的危险不说,更加危险的就是过度疲劳之后的后遗症。

    如果昏睡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恐怕浑身都动弹不了,届时若是再想出去恐怕就真正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不是没有什么道理的,所以两人相互勉励,不断给对方打气,苦苦支撑。

    如此又向上爬出二十来米,便觉得再也坚持不住。只觉得手臂似有千斤重力传来,再也用不上力气。

    就在即将陷入昏睡之时,那盗洞的最下方突然传来异常清晰的坍塌之声。

    “轰隆隆”的声音经过甬道直达脑海,那是一种毁天灭地的感觉,只有在零八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感受过。

    浑浑噩噩的神经瞬间清醒过来,只感受到整个盗洞都在不停的颤抖,似乎随时都要塌下来似的。

    我同老玄异口同声喊了句、“地震!”

    喊完之后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手脚并用的快速向上爬去,那速度简直和之前判若两人。

    而此刻后方声势渐大,想来是下方洞口,受地震的影响从下往上引发的连锁反应。

    此刻的形式之严峻,不亚于早先被三尸虫和粽子包围。中空地陷和山体滑坡,两者本身就有极大的区别,地陷能吞山,绝非虚言!

    我同老玄两人都想到了这一层关系,立即体会到了同死神赛跑的感觉。

    根本顾不得回头看,一个劲的猛地向上爬。

    爬出十来米盗洞突然变得平缓起来,而此时我们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出口,只是那个出口被什么东西阻隔一样。

    看清那阻挡之物,心已经凉了半截,是一个粮仓!这种粮仓用实木制成,外层碳化,防水防潮防虫蚁。

    原本不重可胜在体型庞大,一般来说也有三四百斤。可这盗洞偏偏开得极小且矮,实在无处借力。

    我同老玄到了门前连忙去推,此刻千钧一发,只管死马当活马医。这一推之下果然纹丝不动,此刻后方坍塌声紧随而来,我同老玄相望一眼,眼中尽是疯狂!

    两人二话不说,赤手空拳对着那柜子疯狂的捶打,虽然双手双脚苦痛不觉,因为再耽搁片刻,我俩这辈子也就没有疼痛了!

    时人都说死了一了百了,万事皆休;偏偏死到临头又苦苦挣扎,想要死中求活,哪怕只争个万一。

    那木墙结实异常,我同老玄拳打脚踢轮流攻击数十次后无济于事,两人心中不由得没了底。

    此刻滚滚塌陷区已经向蔓延到十米开外,脚下凭空深处裂痕。我同老玄合了最后的力道重重地踢木板上,只见那木板竟然瞬间破出一个大洞。

    两人都是愣了一愣,这才觉得刚才的努力没有白费。两人先后钻进柜子里,在手电光的牵引下迅速从粮仓的出口翻走。

    瞟了一眼,这才看清我们身在何处,原来竟然是五阿公的老宅中!

    这老宅单面凌空,四周筑土墙,地二层搭扣板形成两楼格局,也就是吊脚楼造型。

    此刻两人正处于下方,由于两人很小的时候来过,所以找到楼梯就向上爬,由于长期没有住人,空气中尘灰扑面而来,呛得人咳嗽不止。

    两人正想着破顶而出,此时整个土胚房突然颤抖起来。

    房上碎瓦立即砸下来,断了去路。

    我同老玄下意识撞了撞木门,很结实!

    由于这种门需要向里推才可以打开,所以此时蛮力已经没有了作用,但我看清这个门的结构之后,突然想起小时候家里的门是一模一样的。

    来不及招呼老玄,双手撑着门板往上一提,便将卡在门墩你的固定栓给拔了出来,然后将门稍微错开一些位置,上方也脱落了出来,此刻整个门便被卸了下来,唯有中间的锁还扣在哪里。

    此刻门被卸下已经容许我们通过,两人先后往外面爬。由于我没有老玄身强力壮所以一下子就脱身了,但是老玄因为太壮略大竟然生生地卡在门里出不来。

    我只好用尽全身力气去拖老玄,而那房子猛得一颤抖墙体竟然开始向下陷去。

    此时我心中一乱,那坍塌之势越发可怕,在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保不住老玄双腿的直觉!

    不过奇迹总是在最后一刻发生,只见那墙体坍塌形成一个角度,那门缝的宽度又加大了几分,这才借此机会一把就将老玄给拖了出来。

    此刻此刻那房屋终于支撑不住竟然在瞬息之间便化作了一片废墟,唯有冲天而起的尘灰滚滚向两人扑来。

    此刻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挪动躯体,就算坍塌之势再向前蔓延几分,恐怕都没有了逃走的力气。

    不过吞了“土房”之后那下方的空洞终于心满意足,便停下了下陷之势,这样一来自然并非地震,而是那中空如织的地下机关,以及暗河向更深处坍塌了。

    我和老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躺在地上发自肺腑地感叹道终于逃了出来,此时回想起墓中经历仍然觉得心惊肉跳。

    我抬头看天,碧空如洗,阳光即将冲破乌云倾洒而下。

    天空中若有若无出现了两道并驾齐驱的九色彩虹,看来那蛟龙似乎也经过了上天的考验,一如我同老玄一般。

    我本想就此睡去,可一想到老玄因中尸毒,不可被阳光暴晒,连忙起身将老玄扶着回了自家老宅,其中艰辛自不必细说,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拖回去的。

    ……

    当我醒的时候已是中午十二点过,看了挂钟这才意识到,两人在那墓中竟然呆了一两天之久,而老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尸毒的原因竟仍在昏睡。

    我一起身便感觉到严重的脱力感,一瘸一拐的去找吃的,一边吃面包一边做饭,待我炒好几个菜煮好一锅汤之后老玄也悠悠醒来,此刻我竟然看见他的脸上挂着泪痕。

    老玄洗漱完毕我们便胡吃海喝起来,一人干了三五碗米饭,就连掉在桌上的饭菜都吃的一干二净,此时我们才心满意足。

    由于此刻阳气正盛,不宜赶去医院,我便同老玄商量黄昏十分在动身。趁着这个空闲,我将爷爷这些年的藏书挨个翻了一遍。其中所录大多设计风水知识,对尸毒这一说并无记载。唯独对厚葬禁忌略有提及,其曰:“葬者行气,行气,深则蓄,蓄则伸,伸则下,下则定,定则圆,固则明,明则长,长则退,退则天。天几舂在上;地几舂在下。顺则生,逆则死,行而僵蕴毒,药石皆无医。”其大意为尸体无有葬利,下吞吸气,使气积聚,气聚则延伸……天的根在上,地的根在下,顺应就会生生不息不会腐烂,倒逆就会彻底死去,变成僵尸蕴含尸毒,中者难以医治。

    处了著名尸毒何种来由之外,只字为涉及解救之法,反而越看越觉得心烦只好合上书本不再去看。

    此刻下午四点左右,我这才出门去留意周边变化,只见三阿公房屋那一块已经彻底消失了去,虽然雨已经停了很长的时间,但是群山合围的山坳处仍积水甚深。而老玄一下午都无精打采,只字不发躺在床上看了几个小时电视又不知睡了过去。

    待到他醒来十分正值夕阳西下,千万道霞光直映射得万物火红一山,一如簇拥着它的晚霞。此时老玄精神似乎好了几分,也不知表他哪里来的烟,叼着猛地吸了一口问我:“你觉着五阿公是不是被我爷爷害死的?我不是说间接害死,而是和我爷爷有直接关系。”

    我没想到老玄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我仔细地想了一下,此刻回想起来才觉得三阿公的供诉漏洞百出,还有那带着手铐的鬼脖子,以及披着袈裟的五阿公,还有那不偏不倚正好压在盗洞上的棺材,这一切似乎远没有眼前这般简单。

    我对老玄道:“三阿公的话不可尽信,但我还是觉得他过于神秘。可至于哪一点不同寻常,我又说不上来。不过你既然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不妨说出来我们认真分析一下。”

    老玄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我被那鬼脖子拖进水底的时候,原本已经快不行了,就在我半昏迷的时候,五阿公突然跑过来跟我说,他死的很冤枉,很惨、委屈,他还说如果我爷爷当初有我这样一两分舍身取义的魄力,他断然不会死在下面。之后又叹息了一声,便说不忍心我死在此地,愿意助我脱困…当我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将我拖了出来,那个时候我其实是看见了五阿公的,他在水中还冲着我笑,只是当时你背对着他,没有发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