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九丘之永生 > 章节目录 046 天山下的赶尸人
    此时夕阳虽然西下,可气温仍高。

    但老玄说五阿公曾在我身后发笑,我一脑补那个画面,浑身生出一股寒意。

    我想了想,对老玄说“这件事现在追究起来确实不易,一时半会恐怕也说不清楚,当务之急还是将你体内的尸毒治疗好为妙,至于其他暂且别去理会。”

    此刻夕阳西下,夏虫仍然喧嚣,不过气温已经有所下降。

    在家里收拾了几套衣服,带好一应证件,便开了车直往城里去。

    由于老玄精神状态并不如我,所以我就揽了开车的活。

    按照老玄的意思,并没有通知他家里人,想来是不想让家人费心,待诊断结果详细出来之后再行定夺。

    由于知道这尸毒凶猛,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径直开往了成都。

    不过这一路上实在不好走,先是行驶在大雨冲刷后的泥泞山路,由于山路陡峭,所以开的异常小心,好不容易上了高速又运气极差地堵了车。

    而此时我们距离成都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而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见前方车堵似长龙,一动不动,心中没来由的焦急起来。

    而这个时候车上语音播报说前方出现了重大交通事故,已经封锁了现场。等到疏通公路通车预计要凌晨五点。

    我虽然着急可也知道这样担忧没有任何作用,只好在车上放了一段舒缓心情的音乐,我见老玄此刻精神奕奕便也不再过多担忧。

    同老玄吃了一些带在车上的零食,在车内开始聊起天来。

    聊着聊着老玄突然问我“你说那驴蹄子可制尸有两说,一是草原上的牧户遇魃为野驴所救,另外一说又是源自何处?”

    此刻经老玄一提我才想起来在墓室之中曾讨论过这个话题,只是当时碍于场地并没有深沦。

    此刻遇上堵车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聊一聊打发一下时间。

    我理了理思绪“这得从天山脚下的赶尸人说起,只是近几十年来这一行人才凋蔽,到如今几乎快要绝迹了。”

    老玄道“你所说的天山莫非是横贯新疆中部,把新疆分为南北两部分的天山?”

    我摇头笑道“并非如此,天山一词并非特指,古书用字不苛求不精分,凡是巍峨高山皆可称为天山,就如同污泥磅礴的大河未必就是黄河。”

    “所以这天山脚下的赶尸人究竟起源于何处也是相当具有争论的,再加上这一脉行事低调,到如今这一行是否真正存在过都备受争议。至于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一个故事,也只能算得上道听途说,真实性还有待商榷。”

    我对老玄说“我前不久在外地与人共事过一段时间,结交了一个叫崇河的人。”

    “我对这人了解不多,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他对风水玄学、奇闻秘事有独到的见解。我们也算是臭味相投,所以常在一起分享所学。这天山下的赶尸人便是他说与我听的!”

    我顿了一顿继续道“故事讲的是公元304—439年的故事,也就是晋朝和南北朝时期的往事。”

    那个时候天下分裂成十六个国家,国与国、强国和多个弱国、多国对多国之间相互征战,争夺疆域霸权。

    连年征战,死者不计其数,这便牵涉到了赶尸人这一行业的兴起。

    那个时候倒不是因为有人付钱请人将尸体背回故乡,不过是五胡十六国中前凉的算计罢了,用以笼络人心。

    这便涉及到了凉国的建立。八王之乱结束后,前赵国为了扩张版图,赵帝刘渊遣子刘聪掠夺洛阳,大将石勒及王弥掠夺关东各州。

    310年刘渊去世,刘聪杀新帝刘和自立为帝,次年趁洛阳空虚之际和兵攻破,造下“永嘉之祸”。

    313年晋怀帝被杀,晋愍帝于长安继立帝位,刘聪派刘曜持续攻打。

    316年晋愍帝投降,最后受辱被杀,至此西晋亡,北方诸国纷纷成立。也就是借这个机会313年张轨控制凉州,封西平公,史称前凉。”

    老玄道“你挑简单说就行,说了这么多人名我也记不住。”

    我点了点头继续道“这赶尸一脉便是源于此处,前凉由于战乱较少,难民纷纷前往安居,保存了晋代典章制度,久之形成“河西文化”。”

    “一日前凉王天山下狩猎,见蚂蚁与一长蛇对擂,大蛇虽然在最后被杀死,但蚂蚁也伤亡惨重,其他蚂蚁杀死蛇之后,并不是先把蛇分解运回巢穴,反而先将死去的蚂蚁尸体带回,西平公由此而感遂于军中设归尸一职。”

    “对于受兵祸而死的人即便战死也要用军队将尸体送还给家人并抚恤受创家庭,一是因为国内战争并不频繁,死亡人数也不多,更重要的也算得上一种政治手段。其他诸国连年征战,人民本就积怨甚深,见凉国此法有奇效,纷纷效仿。”

    “也就是这一时期,赶尸一脉便从此开始兴起了。往后的数年里,各队死伤更甚,见背尸效率太慢,便逐渐摸索出了一套系统的法门。”

    “比如如何用最少的材料保证尸体不腐烂,由于匠人长期和尸体为队伍,就连控制尸体都能简单操控了,至此赶尸一脉便不再是个体力活,反而变成了一个技术活,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段便发展到了巅峰。”

    老玄道“我懂你的意思,不过这一行空前的发展想来也维持不了多久。由于我在部队中常年在部队,随时都要做好战争的准备,所以曾经好奇查了一下。”

    “古往今来尸体大有五种处理方法,只是一个比一个残忍。一是暴尸荒野,以“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杜甫的《兵车行》为证。”

    “二是火葬,火葬在古代多带有宗教色彩,人们相信火焰的力量能够净化人的灵魂,帮助死去的人早生极乐,或是上天堂。”

    “三是筑京观,具体做法就是把战败的敌军尸体全部堆积在道路的两旁,然后用土把这些尸体夯实,筑成巨大的金字塔形的土堆,以表军功。”

    “第四乱葬,这一做法为最普遍做法,所以形成了众多诡异之地。”

    “第五充当军粮,尸体变成了获胜方的军粮,这种极其残忍灭绝人性的做法纵观历史也并不多见,但确实存在过。”

    “《三国志·魏书·程昱传》中就有过这么一段记载“初,太祖(曹操)乏食,昱略其本县,供三日粮,颇杂以人脯”。除这五种外我倒是未曾听闻过还有它法。”

    我道“确实如此,不过古来如此,倒不必太过介怀。处理尸体不过是一种表象,控制瘟疫才是正事。”

    “两军作战,战败的一方,要么是全军覆没,要么是忙着撤退、逃跑,昔日战友无暇顾及。而战胜的一方,大多数情况都会处置掉尸体,因为战胜了,就会清理战场,不然这些尸体会引发瘟疫,滋生病毒,殃及自身。”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如你所说这一脉从建立到中兴、再到凋敝也不过区区二十载而已。以至于史书都未曾记载一字一句。”

    而黑驴治尸便出在这顶峰时期。

    崇河曾说夏景帝乌路孤统治时期,在其境内有一赶尸队常年运送尸体,成员不多却相当的专业。

    凡是该队运送的尸体从来不会出现差错,也不会出现任何的灵异之事,唯独那日却出了意外。

    具体来说就是一个去卑族人,姓独孤名丼门的人,此人复姓独孤本属于皇族身份,地位不高也不低,受苛责前去兼管运尸一职。

    起初赶尸的匠人本不愿外人参与其中,但碍于身份并未开口。

    丼门初见赶尸一职时极惊,见匠人净逝者血污,刀伤剑孔以针线缝合,腹灌秘药,眉点朱砂。

    体篆辰砂符箓,以钉穿体封其大穴即留一分灵魂在体,再以铜铃为引操其运行,除形体僵硬,面色枯蜡之外,已与常人无异。

    老玄笑道“人体死亡一两天之后,尸体又会重新便软,这赶尸一脉倒也秘奇,分明是以钉锁死其关节以便操控,却皇而堂之命其为封魂。”

    我想了想说道“你这一说并不准确,封住关节操控不假,不过却能让尸体自己行走,想来这封穴也并非表面这般简单。不过这世间再有无此法还未可知。”

    老玄问“不知此队之后出了何等差错?”

    确实是个大差错,死了很多人!

    “当时赶尸匠人多出身行伍,个个人身染杀戮,身上的刚烈之气远超常人,本就对鬼神有所克制。”

    “即使为了护住魂魄在夜间赶路也不会出现差错,可在行至往朝乱葬岗时,突然乌云蔽月、煞风肆起。”

    “就连有些资历的老匠人都未曾见过这种情况,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应对。”

    “须臾之后雷霆乍现,更我们前不久见过的雷霆不太一样。”

    “丼门竟然看见那死去数日的尸体竟然睁开了灰暗的眼睛,此刻地下腾出黑雾,越发不可视物,丼门见其遇人便扑,慌乱逃窜。”

    “逃回城中已是昱日时分,脑袋中一片浆糊。待其回至城中,禀明景帝却未得重视,之后几天,景帝接到各邑急告,说是林间多有野人出没,雁过拔毛,鸡犬不宁。更喜欢以人喂食,所过之处死伤甚众,更加奇怪的是,死伤者一日后口中烦痒,遇物便咬,禽畜遇害无数!”

    “此刻景帝方忆丼门所言,恐扰乱百姓坏其根基,遂集结大军四下搜刮,除赶尸队一行人尸体被找到外别无所获。数日之后无果而终。”

    “但是屠戮没有终止,有一个侥幸逃生の人说是,野人夜间行凶,景帝钦点大将与其同往。深夜腐尸出而伤人,终肯相信丼门所言非虚,命将上前斩杀,虽然断臂穿胸却浑然不觉,景帝大惊,命任结网以缚,加以烈火焚烧才彻底死透。”

    景帝非常恐慌,随后数月让大军搜刮除尸,而黑驴踢尸便出在这数月之中。

    有一天,走尸过村鸡犬不留。

    唯驴棚中尸体堆积,驴却毫发无损。于是赶驴觅尸,得了奇效。

    此事之后景帝忧,遂废此职,人民无有不喜。

    后世由于疆域扩大,征战不限于一隅之地,所以战士尸体多就地掩埋。

    再加上国库吃紧,多向人民灌输家国概念,遂赶尸一脉逐渐没落。

    不过这一脉也并未绝迹,在民国年间又曾繁极一时。至于真正的传人我则未曾见过。

    我说完之后不见老玄回应,回过头去看之

    间老玄不知何时倒在座椅上昏睡了过去,

    面色发青额头上已经密布大汗。

    原来此时东方早已泛起了鱼肚白,只是早先被霓虹所掩盖未曾发现。

    此刻我才意识到夜晚已过,日见阳气又变得强盛起来,再加上日间冲破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别具威势。

    想到此处我便靠椅放平,用衣服阻隔晨光,眼下只好暗自祈祷能够早些通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