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锁爱:总裁大人放肆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给老子叫啊
    简依依不甘心,可是突然对方啪嗒一声甩动着鞭子,她顿时皮开肉绽,那鞭子上的辣椒水和盐水浸透到她的肌肤,疼的她死去活来。

    又一鞭子,她的眼泪唰的流下来,小脸变得惨白,嘴唇咬的紧紧的。

    驭少峰两鞭子下来,心里解气了不少,“哟,还挺有骨气的啊。”

    “啪!”

    第三鞭子来的猝不及防,简依依闷哼一声,“叫啊!给老子叫出来!”

    不,痛,痛意侵蚀着她的神经,她的身体仿佛被人扔进了惩戒的绞肉机中,被人碾压到一根都不剩。

    在驭少峰的鞭打之下,简依依已经沦为一副死尸般的存在。

    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撕扯,“昏过去了?”

    他转身去提了一桶早已经被人备好的水,“哗”浇在她的身上。

    盐和红椒的作用,因为这桶水的浇淋来的更加的疼痛。

    简依依挣扎着捆缚在手脚上的绳子,大声的吼叫了出来。

    黑夜里,禁闭室的天空上方,月色犹如一条漂亮的丝带,在重重树层飘洒下来。

    鸟儿受惊,扑棱着翅膀向四面八方飞去。

    驭少峰已经魔怔般的上瘾了,独天帮的小弟进来的时候,发现他眼睛都红了。

    “驭少爷,再这么玩下去会死人的,我们独老大给了消息,那个厉熙爵正在到处找这个小子,闹出人命,我们可担不起。”

    “哦?是吗?你不是承诺我抓到人想怎么惩罚都可以?人死了,那也是你们独天帮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二哥,你听到没有,这个驭少峰是要拖着我们全部去死啊!”

    驭少峰的一鞭子又准备下去,被人给拦住了。

    “驭少爷,差不多得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滚开。”驭少峰一手挡开面前的独老二。

    驭少峰这次直接上脚去踹,“那个厉熙爵有什么好的,你们都像祖宗一样供着他,我让你跟着我,你不跟,你他妈的还敢跑到老子住的地方戏弄老子,你真他妈当老子是吃素的啊!”

    简依依的肚子上挨了一下又一下,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踹出来了。

    另一边。

    “老大,小一一怎么样了,有下落了吗?”

    闵安紧张的拿着电话,听说简依依出了事情,他和李扬第一时间推掉了所有的行程,连夜买了车票往回赶,现在还在路上。

    “还没有。”厉熙爵有些烦躁。

    几个雇来的打手搞来报消息,也是口径一致的没有找到人。

    他气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大叫,“去把独天帮的老大给我绑过来,今晚我再见不到人,我弄死他!”

    他什么时候撒过这么大的火气。

    “还有,叫人把驭家的人也给我捆了,给驭少峰放消息,今晚要是见不到人,就等着给他爹妈收尸吧。”

    “这厉少爷,不过是一个小弟而已,不至于吧,这驭家好歹也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这”

    “滚!”

    “好好好,我这就去办。”

    海市的夜 ,弥漫着紧张的气息,警察厅的人也出动了,白子安亲自下来,王局长半夜站在路口迎接。

    “白厅长,您看这大半夜的,怎么劳驾您亲自下来一趟。”

    “那小弟找的怎么样了?”

    “报告白厅长,下落还没找到,这会儿又派出了几只警力出去调查了。”

    白子安手插在口袋里,转身对他拍了拍肩膀,“王局长,这件事呢,比较严重,驭家和厉家,这是神仙打架,搞不好,我们都会被处分,所以,你这几天多辛苦辛苦,趁早把这事给解决咯。”

    “是是是,白厅长,属下一定竭尽全力,为您解忧。”

    “王局长,这话你可说错了,你要是做好了,可是你的功劳,做不好,上头处分下来,你也明白的。”白子安拍了拍他的帽子,邪魅一笑。

    王局长整个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厉熙爵的一个小弟罢了,处置不好厉家和驭家的这回事,他还能丢了头上这顶不成?

    白子安象征性的来巡查了一会,就又坐车回去了,王局长对着几个还木在原地的警员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给我去找人啊!”

    “是!”

    唐廷的办公室里,白子安换了一身便服,大咧咧的躺在厉熙爵的沙发上,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荡,“怎么?厉大少,人找着没啊?”

    厉熙爵正烦着呢,看他一副悠哉模样,就有点来气,“你这不是明知故问?”

    “啧啧啧,虽然这驭少峰在海市没待多久,以前上学的时候,可犯下了不少罪啊,都是驭家那老两口给他挡着,你看看他,表面上是个人畜无害的小畜生,背地里那就是混账王八蛋,他还叫的是独天帮的人出手,依我看啊,你那个小老弟,怕是已经搭上半条命咯。”

    “我说你要是闲得慌,多点心思在找人上行不行,在这危言耸听给谁听呢?”

    厉熙爵的脾气也变得臭了起来,他本就担心的不得了,现在白子安还故意在他面前抖落那个驭少峰的不是,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我可不是危言耸听,胥市的厅长,因为这小子差点丢了官帽,现在他又在我的地头搞事情,你以为我不头疼?再说了,这会子,全看你怎么办,你要是不准备把事情闹大了,我就安全。”

    厉熙爵的手一顿,轻笑,“搞半天,你是来给我打人情牌来了?先别给我扯这么多,赶紧的给我把人找到了,什么事都没有,找不到,我可就不知道了。”

    这话说了也等于白说。

    雇来的小弟来递消息,“厉少爷,驭家的人我们都已经捆了,独老大现在还是联系不上独老二,驭少峰还是下落不明,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白子安坐不住了,“你他娘的把驭家的人给我绑了?”

    厉熙爵飞过去一个眼刀,“你他娘的给我闭嘴。”

    小弟有点惶恐,这不是警察局的厅长白子安么?怎么他也在这里,因为身份的特殊性,他不想和警察局的人有太多的关联,所以想赶紧把差事办完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