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锁爱:总裁大人放肆宠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满肚子火气
    “我知道您现在心里有气,您要是真的生气,您就朝我身上撒气,可千万别跟这门过不去了。”

    厉熙爵简直觉得不可置信,怎么的,现在他在厉家大宅,连一个门都动不得了吗?

    他气的抬脚准备踹门,那管家直接整个身子扑了上去,“少爷,您就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这门要是坏了,我还得花几个月的时间去找木材和设计图,还得被老爷子训斥。”

    厉熙爵放下了脚,觉得不给劲,狠狠的踹了下地板,这才下楼。

    “干什么呢?大老远就听到你的鬼嚎。”人还没进门,声音已经在门口响起了。

    商盈盈和商谦一左一右跟在老爷子身后,搀扶她进门。

    厉熙爵看到商盈盈,直接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往一旁拖,“你给我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商盈盈自然知道他是因为简依依在杜家酒席上的事情要质问她,心虚的大叫,“哎呀,熙爵,你干嘛,轻点,你弄疼我了。”

    老爷子也不太乐意看到他这样,直接喝止,“栎霆,你干什么呢?有什么话不能好好对你妹妹说,拉的这么大劲干什么,你都弄疼她了,你没听见她喊疼吗?”

    厉熙爵现在就觉得一阵头疼,自从这个商盈盈住进这厉家大宅,就没几天的安生日子,现在却哄得老爷子处处护着她,心里头早就已经不满了,更何况这次她动的是他厉熙爵的女人。

    于是厉熙爵也不避讳,直接用手指指着商盈盈的鼻尖问道,“我只问一遍,是不是你干的?”

    商盈盈长大眼睛装作无辜的样子,“熙爵,你在说什么啊?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让你这样生气,你告诉盈盈,盈盈这就改。”

    厉熙爵觉得简直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做错了事情不承认也就罢了,还要装疯卖傻。

    “商盈盈,我没耐心跟你耗下去,你要是不承认也没关系,今天在杜家酒席上发生的事情,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我已经把证据送给质检处去检查了,早晚会知道结果。”

    商盈盈眼底慌乱,向商谦投去求助的目光,但是对方好像并没有要帮助她的意思。

    她只能继续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吗?今天酒席上有点难受,好像是那个酒喝的我肚子难受,我就让哥哥送我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呀?我看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她肚子疼,就离席了?

    厉熙爵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太小看这个女人的本领了。

    分明当时他回拨了那个手机号的时候,那么多人听见了,虽然他不在现场,但是甄云辉分明告诉他,很多人都看到是商盈盈的手机响了,认证物证都在,她还要死不承认。

    厉熙爵很想问问商盈盈家里的长辈,到底是什么样的家风,能教育出来这样的子女。

    不过现在,更可气的是,连老爷子也护着她,他就不信,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老爷子会不知道?

    不但不责问她也就罢了,还好吃好喝的供着,看着尾随的仆人手里一袋袋衣服,厉熙爵就知道老爷子又带她出去开销了。

    “你不承认是吧?也不说是吧?那好,我郑重的告诉你,这门婚事,我一定会退掉的。”

    厉熙爵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厉氏未来的女主人可以做错事情,但是绝对不能没有承担的意识,尤其做错了事情还不愿意承认的话,根本就没有足够好的人品去服众。你现在不要得意,以为有人可以帮着你,给你撑腰,等到厉家完完全全抛弃你的事情,我会给你颜色看的!”

    商老爷子用力的敲了一下拐杖,对厉熙爵的行为表示极其的不满,“怎么,当着我这真正的长辈的面,你也要这样教训你的未婚妻吗?”

    “您别搞错了,这是您定的未婚妻,不是我承认的未婚妻,现在您用公司的职权约束着我,我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也希望您明白,如果真的做到让我感到太失望的地步的话,我也可以选择什么都不要。”

    商老爷子一股火气上了头,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孙子是什么样的脾气和性格,这么多年来,她做的一些事情,他做出的反抗,他也都看的到,所以对于厉熙爵,他一直都是拿捏着来的。

    “不过就是一个可以随意轻贱和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惦念的,盈盈哪里不比那个女人好上百倍千倍?栎霆,她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叫你这样处处护着她?”

    厉熙爵觉得这句话极其的讽刺,“是啊,她的行径在一些人的眼里确实显得是轻贱和糟蹋了自己,可是依依从来没有害人的想法,更没有设计别人的歹毒心思,我倒是想问问老爷子您,商盈盈又是给您灌了什么汤,让您这样目光清透的人都能昏了头,也好给我介绍介绍,说不准,简依依就能不被你们影响,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了。”

    他竟然敢骂自己老糊涂了?

    商老爷子颤巍巍的走过来,一拐杖打在了厉熙爵的身上,这一次,他没有躲。

    商盈盈却尖叫了一声,扑了过去,仔细的抚摸他刚刚被打的部位,“熙爵,你没事吧?是不是打疼你了?你跟我回房间看看,严不严重,我房间里有治跌打的药水。”

    厉熙爵冷酷的撇开她的手,“没关系,死不了,至于你的药水,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他想起来,在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一个服务生拿了一件女士礼服出来,当时问的时候,那人说的是这件礼服是被人故意扯坏了后背,上面还有一点点血痕,可见用力过大弄到了自己。

    厉熙爵后来才问了简依依事情的始末,才知道是商盈盈故意扯坏了自己的礼服,然后引诱她去了那间房间,而甄云辉被带到那个房间也是有预谋的,只不过当时的情形,甄云辉自己跟过去了,反而叫他们省了一些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