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锁爱:总裁大人放肆宠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四章 被带到陌生的地方
    他把自己弄到自己来,那么久了又不出现,怎么都解释不通啊……

    某种见不得人的秘密实验?

    为贵族富豪代孕生子?

    简依依越想越觉得可怕,这种感觉像是等待宣判的刑犯。

    不,她不能死。

    即便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她也要努力活着啊。

    她还答应了孙老师,要回水之天帮她照顾孩子们,她还没有把奶奶的骨灰从霍家肮脏的土地上拿回来。

    那些伤害过她的人,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她怎么可以死呢?

    她必须要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天色一分一分的暗了下去。

    小院中静谧至极,只有恍恍惚惚的秋蝉声从远处传来。

    女佣在确定床上的人已经安然入睡了之后,才熄了灯,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原本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女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眸色如同点漆一般深邃黑暗,渗进隐约的月光,恍若藏进了满目星空,好看至极。

    简依依轻轻的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

    客厅里安静至极,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敏锐的在房间各处搜索着。

    空无一人,确认安全。

    瘦小的身影从门缝里挤了出来,动作因为带伤的缘故,算不上十分敏捷,可依旧轻巧的没有碰到任何可以发出声响的东西。

    简依依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每走一步都要确认绝对的安全。

    她没有多少机会了,如果没能趁着天黑溜出去,就要等到明天晚上了。

    可,她连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不知道。

    女孩悄无声息的到了院子里,因为身形太过瘦弱的缘故,贴着墙根行走的时候,竟然很难会被发现。

    月光也像是刻意帮助她一般,缓缓隐进了云层中,整个小院漆黑一片。

    简依依摸到了院子旁边的歪脖子桃树,刚要顺着树枝爬上围墙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动。

    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野猫撞翻了放在井边的木桶。

    泛着绿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让简依依无端觉得有些恐惧。

    她缩了缩身子,将自己藏进了桃树浓密的阴影之下,只到野猫迈着轻盈的布子离开之后,简依依也才松了一口气。

    的脚掌踩在粗糙的树干上,划的有些疼痛。

    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她就经常爬树摘果子吃,所以翻墙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女孩轻盈的从围墙上跃了下来,奇怪的是,院子外面连一个把守人都没有。

    月亮从浓密的云层中露出了的半张脸来,将面前空旷的原野照的影影绰绰。

    简依依的心脏砰砰直跳,从这根本就看不到城市的光亮,四面八方都是连绵的山脉与草地。

    简依依辨不清方向,但她知道,只要离开这所诡异的院子,不管去哪里都不必像现在这样煎熬着。

    简依依转身的那一刻,一柱惨白的光线忽然亮了起来,刺眼的光芒骤然包裹了她。

    简依依的心脏狠狠沉了下去。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逐渐适应光线之后,才望向了端坐在驾驶舱内的人。

    一只恐怖的白色面具骤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双目无神,唇色鲜红。

    简依依吓得跌坐在地上,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一步步像后挪着。

    她想站起来逃走,可身体的力气像被人全部抽干了一般,软弱的连动起来都费劲。

    冷汗在顷刻之间沁透衣服,简依依的脸上毫无血色,比月光还要白上几分。

    带着面具的男人缓缓走下车,一步一步朝她移动过来。

    “想跑吗?”

    男人的嗓音带着一丝明显的电音,他用了变声器。

    简依依仓皇的摇着头,在男人抬手的那一刻,慌乱的闭上了眼睛。

    一双冰凉的手放在她的手臂上,隔着衣服不轻不重的握着。

    然后,把她扶了起来。

    简依依睁开眼睛,怔然的望着他。

    男人回头说了句什么,原本消失了的保镖片刻之间便出现在了简依依面前。

    “把她扶回去,命人上药。”

    上药?

    简依依这才发觉自己的脚面被粗糙的地面磨破了皮,每踩一处都留下了点点殷红的血迹。

    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简依依坐在床上,盯着裹着一层薄薄纱布的脚面发呆。

    毫无睡意。

    那个男人为什么要用变声器,还带着面具。

    她,认识吗?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面具在灯光的照射下似乎没有那么恐怖了,可简依依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一瞬间又提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只要明白我不会伤害你,现在,乖乖待在这儿是你最好的选择。”

    不会伤害她?

    简依依拧眉,疑惑的望着他。

    这人的身形有些熟悉,她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了。

    男人朝她走了过来,脚步有些踉跄,看起来好像是受伤了。

    血液渗透风衣滴落在地上,男人踉跄了几步。

    简依依错愕的盯着他。

    ”你受伤了?”

    方才的药箱还在床头放着,一把锋利的剪刀静静躺在箱子里,泛着寒光。

    男人眸色一沉。

    下一秒,简依依已经手持着剪刀朝他走了过来。

    男人咬牙,戒备道。

    “你想干什么?”

    杀了他,然后离开这里吗?

    这女人未免也太傻了一点。

    剪刀小心翼翼的划破衣服,男人后背上的,似乎是鞭痕。

    伤口没能够及时处理,有些已经跟衣服粘在一起了。

    简依依抬头,脸上依旧是温和的表情。

    ”你先坐下吧!”

    男人垂眸,动作有些抗拒,在下一阵眩晕来临之前,他还是顺从的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有些疼,你应该能忍住。”

    简依依擦酒精之前,提醒了他一句。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他自己都想不到居然会将后背交给这个不明来历的女人。

    自己到底也算囚禁了她,这女人,居然一点也不恨他吗?

    不恨是假的。

    所以简依依在明知道酒精会灼痛伤口的情况下,倒上了满满一瓶。

    疼得某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简依依算不上有多善良,可也不至于到冰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