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锁爱:总裁大人放肆宠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刻意挑衅
    别墅,出事了?

    简依依裹了裹身上已经被换过的睡衣,赤着脚往门外走去。

    柳如雪刚好端着一盆冰水从楼下上来,正好跟简依依撞了个正着。

    她低头看了看简依依被烫伤的位置,恶狠狠瞪了她一眼。

    “你这个扫把星还有脸回来!”

    柳如雪说完,报复似的撞了一下简依依的肩膀,然后急匆匆的往里面的房间走了过去。

    简依依跟着柳如雪来到了一扇紧闭的房门前,保镖看见简依依的那一刻有些微微的震惊,而后礼貌的把她拦了下来。

    “金小姐,先生交代过让您在房间里好好休息。”

    简依依隔着厚重的房门往里面看了一眼,神色似乎有些担忧。

    ”厉熙爵是不是在里面?”

    保镖沉着脸点了点头。

    女佣端着冰水进进出出,殷红的血液在冰盆里化开,刺入她眸子里。

    简依依不安的攥着睡衣裙摆,想探头看看房间里的情况,房门却合时宜的关紧了。

    “金小姐,先生说了不让你进去。”

    简依依锤了锤酸疼的小腿,她已经在门外站了很长时间了,女佣端出来得冰盆还是颜色鲜红,他的血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止住吗?

    简依依的心脏忽然滞了滞,她没来由的觉得慌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会这么在乎厉熙爵的命。

    也许是因为厉熙爵的伤是为了救自己才受的,所以她才会愧疚吧!

    简依依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往房间里硬闯。

    厉熙爵最不喜欢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碰简依依,那些保镖应该不敢真的拦住她。

    果然,见简依依执意要打开房门,保镖虚拦着她的手臂只好放了下来,有些无奈道。

    “小姐,先生真的……”

    他们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简依依已经推门闯了进去,凯文不知道忽然靠近在自己的人是谁,便仓促的开口道。

    “纱布。”

    简依依将冰水里泡着的干净纱布递了过去,凯文皱着眉头给厉熙爵缝合腹部的伤口,其他人则交替着给他冷敷额头。

    男人唇色惨白,无力的躺在床上,全然没有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气势。

    柳如雪一脸心疼的给厉熙爵擦汗,手掌却忽然被人给攥住。

    简依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低头从冰盆里拿出来新的毛巾,将柳如雪挤到了一旁。

    柳如雪狠狠咬了咬牙,冷声道。

    “你不在房间里好好待着,来这里捣什么乱?!”

    缝合步骤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凯文问声抬起头来,一边脱掉手术服,一边僵着声音道。

    “你们都出去吧!少爷需要好好休息。”

    柳如雪虽然不情愿,可是凯文的话她还是不得不听。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房间之后,简依依还是静静的站在厉熙爵身边,小心翼翼得擦拭着他身上的血迹。

    护士一圈一圈的裹着纱布,刚刚缝合过的伤口占据了半个腰身,狰狞至极。

    简依依的鼻子骤然一酸,凯文抬眼看了看她,嗓音中带着浓重的敌意。

    “不用假惺惺得了,他的伤不是因为你。”

    简依依得动作微微顿了顿,凯文之前跟她说话,明明没有那么深的抵触。

    她低头,眸色暗了一瞬,起身从抽屉里将吹风机拿出来,摁下开关,然后调整温度,并不打算理会凯文的话。

    厉熙爵的头发细软,缠绕在指尖上有些痒痒的,他身上湿掉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

    无论厉熙爵的伤是不是因为自己受的,简依依只知道,他为她跳了江。

    她已经算不清楚厉熙爵救过自己多少次了。

    只是他的好都藏在坚硬残暴的外壳里,很容易被人给忽略,包括简依依。

    他只是脾气不好,有些阴晴不定,至少,他会为了简依依毁掉霍纤茹的花园,会给她买所有口味的甜筒,会在柳如雪冤枉自己的时候跟她站在同一边。

    简依依只要乖乖的不去触碰他的逆鳞,学会讨他欢心就好了。

    反正她也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怎么就不能给厉熙爵低头呢?

    凯文有些讶异的看着她,这女人不是想尽了办法要离开厉熙爵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愿意亲近他了?

    简依依的手掌不小心碰到了厉熙爵的皮肤,他身上的温度高的吓人。

    ”他好像发烧了!”

    简依依有些慌张的抬头看着凯文,猝不及防撞上了男人狐疑的目光。

    凯文别过脸,查看着厉熙爵的情况,一旁放着的监测仪忽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凯文的脸色忽然白了一瞬。

    “糟了,少爷被梦境情绪控制了。”

    简依依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只是凯文的表情慌张的让她的心也随之揪了起来。

    一旁的显示仪上,白色线条急剧下降,波状起伏像绵延不绝的高耸山脉。

    凯文慌乱的在一旁的行李箱中胡乱翻找着,衣服和药瓶散落了一地。

    他将针管里淡粉色的混浊液体全部注射进了厉熙爵的皮肤里。

    片刻之后,白色线条开始有上升趋势。

    与此同时,一声若有若无的梦呓在寂静房间里响起。

    “许,简依依……”

    凯文怔住,一脸诧异的看向身边的女人。

    少爷在叫……她的名字?!

    短暂的梦呓过后,白色线条急转直下,凯文慌乱的跟简依依解释道。

    “少爷在梦境中沉入了海底,如果他不能从梦里出来,以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刚才给他注射的药可以短期之内让他在梦境中占领主导地位,从而强迫自己醒来,可是他叫了你的名字。”

    要不是亲耳听到,凯文到现在还觉得不可置信,他以前也有出现过被梦境控制的情况。

    只要注射完药剂,厉熙爵就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主动醒来,可在短暂的清醒时,厉熙爵叫了简依依的名字。

    简依依怔住,耳边都是凯文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如果他不能从梦境里出来,以后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再也醒不过来了。

    厉熙爵醒不过来的话,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控制她的人生了。

    简依依看向床上苍白虚弱的男人,心脏忽然狠狠的疼了疼,她眼里好像只剩下厉熙爵的好。

    她在心疼,她……不想让厉熙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