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私人娇妻苏医生 > 章节目录 第68章:我要你保护我
    “那位医生的情况怎么样?”墨凉卿顺手拍了拍墨席忱肩膀上的灰。

    “还好命大呗,没什么伤及要害的地方就是被揍得有点破相,应该可以作为证人出席,出庭又不看颜值。”

    “你问过他的意愿了?”

    墨席忱摸了摸鼻子,“他不是同意检举了吗?”

    “同意检举代表同意出庭打官司?”墨凉卿平静的看着墨席忱。

    墨席忱真的是脑袋大,挠了挠头发,“那我去问问?”

    墨凉卿点点头,也走进了病房里面,还好荆苏苏没有什么大碍。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墨凉卿看着刚刚睁开眼的荆苏苏,紧张的走了过去。

    “水。”荆苏苏的喉咙有些干燥,身体也有些僵硬,很难动弹。

    墨凉卿闻声立马把水拿过来,可是荆苏苏一直躺着,也喝不了,墨凉卿一饮而尽,直接附上荆苏苏柔软的唇,贴了上去。

    “咳咳咳。”荆苏苏的脸涨得通红,“你、”

    “夫人不满意吗?”墨凉卿的眼里都是笑意。

    荆苏苏自知理亏,就不同他讲话。

    “好啦,现在嗓子舒服些了吗?”墨凉卿不逗她了,看着她惨白的脸蛋,眼里满是疼惜,“怎么这么傻?”

    “嗯?”荆苏苏感受到了后背的烧灼和疼痛感,“我肋骨断了吗?”

    “骨裂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傻跑回来?”墨凉卿为她拨开了头发,眼底尽是柔软,他都不知道她倒下的那一刻心是多么的疼,他一定会把那些人一个一个就出来,撕碎!

    荆苏苏的笑容有些惨白,“为了让你欠我一个人情呗。”

    “下次不要逞强了。”墨凉卿心疼的看着荆苏苏,荆苏苏不顾一切为他奔赴而来,被重重击倒的画面无数次在他的脑海里回放,他就很自责。

    “好。”荆苏苏轻轻的应声了,她其实不是什么逞英雄,就是下意识的反应,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躺在了这里了,她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所以那什么欠人情都是她嘴硬找的破借口。

    墨席忱准备回亓官的病房的时候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墨席忱觉得自己空手去好像有点不道德,随即打了一个电话,“陌晟呀,带两份营养餐过来,我在韩子倾的私人医院,如果我婶婶肯下厨那就再好不过了。”

    “二爷您受伤了?”陌晟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乖乖,这个二少爷可千万不要捅什么篓子的好,他现在实在是没有三头六臂来管这位少爷的事情。

    “不是,我一个……朋友,悄悄告诉你,嫂子又躺医院,哥在陪着她。”

    “哦,好的,苏医生真的是医生吗?”陌晟自己嘀咕了起来,这住院也住得太频繁了吧。

    荆苏苏在病房里打了一个哈欠,谁在背后骂她?

    “不是,这次是美女救狗熊。”墨席忱想想,这种说辞应该错不了了吧。

    “狗熊?”陌晟怎么感觉脊背一阵寒意,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二爷说的是墨总?”

    “嗯,反正就是嫂子为他挨了一棍,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查了,我最近比较忙。”

    “啊?那苏医生没事吧。”陌晟赶紧在心里祈祷,呸呸呸,刚才是他瞎说了。

    “应该还好吧,所以你什么时候拿饭过来?”墨席忱关注的重点是这个。

    “二爷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陌晟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随便吧,你快点,不然,我朋友会饿死的。”

    “”陌晟倒是觉得是墨席忱快要饿死了。

    “二爷放心,马上安排。”

    墨席忱大摇大摆的走到亓官的病房里,一p股落座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给丁子炎发信息。

    亓官比较敏感,发现了有人进了他的病房,还以为是那些人,手紧紧的攥紧床单,呼吸都有些紊乱。

    但是等了半天这个人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也就选择了静观其变。

    “叩叩叩。”

    墨席忱起身开门,看着陌晟气喘吁吁的在门口,还捧着两份保温盒,“行呀,动作还挺快的,这么麻溜。”

    陌晟这不是一不留神儿说漏嘴了,又被刘斐给听见了,刘斐二话不说立马熬汤了,还真被二爷说中了。

    “二爷,没有其它吩咐我就先回公司了。”

    墨席忱接过两份饭盒,还是陌晟懂他,“去吧去吧。”

    亓官也缓缓地睁开眼睛,正好看见墨席忱在打开饭盒,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墨席忱先给自己盛了一碗,嘬了一口,“哇,美味!”

    亓官有些蒙圈他的操作,这传说中的墨家二爷的性子是这样的吗,还是他平时少观察娱乐八卦了?“额……”

    墨席忱也不是忘了正事的人,看着亓官手不方便,于是自然而然的用勺子喂他。

    亓官一个激灵,但是看着墨席忱澄澈的双眼,他不得不反省自己,是不是太罪过了,“谢谢。”

    “我已经试过了,不烫,你可以吃了,哦,你介意我吃过的是吧,我换一个。”

    亓官刚想说不用,但是好像这样又有些不妥,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不想吓着他。

    “其实我不在意这些。”

    “哦。”墨席忱忙着给他盛饭,“我以为你们医生都是有些小洁癖。”

    “在你的眼里我们都是这样吗?”亓官反问道。

    “嗯,并且还觉得你们不食人间烟火,哈哈哈。”墨席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亓官也被墨席忱的想法逗乐了。

    墨席忱有些犹豫,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会不会吓着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

    “那个,医生呀,我非常感谢你的检举,我们v市也需要您这种正气凛然之人、”

    “咳咳咳!”亓官喝着汤,被呛到了,咳得脸都有些通红。

    亓官第一次被人称赞还是用了“正气凛然”这个词,“没事没事,我姓亓,名官,你可直接喊我名字,什么医生不医生的,在这躺着我就是患者。”

    墨席忱连帮他拍了拍后顺顺气,点点头,“我叫墨席忱,也算得上是准嫂子的准弟弟了。”

    亓官点点头,明白了墨席忱的身份,这个荆苏苏深藏不露呀,老说和人家没有关系,现在还不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到底是把自己算计进去了吧。

    “我其实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墨席忱觉得突然让一个没事人来帮助自己,况且还会招来祸患,一般人应该是不想惹祸上身的吧,但是又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亓官看着墨席忱犹豫不决的样子,开口道,“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到你?”

    “其实要控诉顾家及抓住幕后黑手,是要有证人出庭,但是这个比较危险,所以”

    亓官明白了墨席忱的话,笑道,“你想让我作为证人出庭?”

    墨席忱点点头,他以为亓官不愿意,连忙补充到,“你放心,在此期间我派人会负责你的人生安全,当然,如果这件事情处理好了,自然没有后顾之忧,若是这件事情特别棘手,我也会申请人来保护你的,若是你顾及到你家人、”

    亓官打断了他的讲话,声音有些清冷,“我没有家人,若是能帮到你们,我可以出庭作证,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在此期间我要你来保护我。”亓官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欣喜。

    墨席忱哪里考虑了这么多,见亓官答应了,自然也应下,这句话好熟悉哦,好像嫂子就是这样说的,“那自然是可以。”

    “嗯。”

    墨席忱自然察觉到了亓官的情绪变化,应该是说起了什么不该说的,以后他小心些就是了,不过作为第一次保护人,有些小刺激。

    忽然墨席忱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了,“喂,大哥,都办妥了。”

    “嗯嗯,好,我马上回去。”

    墨席忱匆匆挂了电话,转身对亓官说,“这家医院还是很安全的,你一个在这待一会儿没有问题吧?”

    “嗯,只是不能动弹,又不是病危。”

    “我去去就回,处理好了事情我就来看你。”墨席忱拿上衣服走出去。

    亓官点点头,这位墨小朋友还挺有责任心的。

    肚子的腹鸣声把他拉回了现实,看着旁边的汤还没有喝完,现在又无法动弹,就不应该让他这么快离开。

    法院

    丁子炎正襟危坐,旁边的男子宽宽的面孔是很愉快的,颊骨高高的,他那淡黄色的头发还很丰盛,不过夹杂着丝丝白发,他的眼睛是蓝色的,里面是一种冷静的有所思虑的神色。

    “老大。”

    墨席忱按丁子炎说的地址赶过来了。

    丁子炎薄唇轻言,“这位是桑波特律师,你把情况同他复述一遍。”

    墨凉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而且,那位亓官医生同意出庭。”

    桑波特点点头,用手提了提压在他鼻梁骨的眼镜,“既然如此那就好办多了,h国给我的特权在此是听取结果并做出相应的措施,你们若是找到与h国相关的,先由你们的法律裁决,我再决定是否把处决者送回h国。”

    丁子炎点点头,“劳烦桑波特先生了。”

    墨席忱也礼貌的和桑波特握了手。

    桑波特笑得眯起了眼,“你倒是和你的哥哥不一样。”

    “你认识他?”墨席忱没想到墨凉卿在法律界也有熟人。

    “哈哈哈,他是我的学生,你说呢?”桑波特大笑起来。

    “原来是老师呀。”墨席忱莫名其妙的感觉背后有点凉,天知道他上学的时候是多怕老师。

    “小忱,你先去忙吧。”丁子炎发话了,墨席忱赶紧接话。

    “好的老大,再联系,桑波特先生再会。”

    “再会。”桑波特依旧是和蔼老人的形象,但丁子炎可是见识过他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