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私人娇妻苏医生 > 章节目录 第71章:病友要相互鼓励
    亓官抱着枕头蹭蹭蹭的跑进了荆苏苏的病房里。

    “怎么,一个人呆不住了?”荆苏苏正在刷着手机,瞥了一眼进来的人。

    “嘿,还以为给你透露一点消息,不要就算了,我走了。”亓官幽怨的抱着枕头准备出去。

    “回来。”荆苏苏叫住了他,“什么消息值得您老亲自跑过来啊?”

    “苏默丞小朋友被抓了。”亓官笑嘻嘻的走进来了。

    “被抓了?”荆苏苏耷拉着脑袋,反趴着,毕竟后背挨了一棍。

    亓官也毫不客气的反趴在另一张病床,是临时叫护士特地加的小床,亓官躺在上面有些滑稽,手里还抱着零食,嘴里嚼咕嚼咕的,好不惬意。

    “嗯,你说这‘别动我是仙女’还挺牛逼的哈,做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

    荆苏苏凝神想了想,“你不觉得奇怪吗?”

    “自食其果有什么奇怪的?”亓官看了一眼荆苏苏,“我说你不会是忘了你想干嘛的吧,心软了?”

    荆苏苏摇摇头,“没有,顾家反正也不我的事,随他去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什么,我没有听错吧,那苏锦绘不理了?你已经解决了?你还能有什么事?”

    “领证。”荆苏苏直接忽略了他前面的问题。

    “咳咳咳!”亓官不可置信的看着荆苏苏,“啥证?残疾证?不至于吧。”

    “结婚证。”

    “咳咳咳。”亓官再一次被呛到了。

    荆苏苏顺手递了一瓶水给他,“大惊小怪的。”

    “不是,大姐,这牺牲也有点过头了吧?”亓官古怪的看了一眼荆苏苏,邪魅一笑,“你们不会假戏真做了吧,不过那个墨总裁这样子看看也挺好的,你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了。”

    “瞎说什么呢!”荆苏苏一直告诫自己这只是逢场作戏,但是被别人这么一说好像还是真的一样,又恼又喜,唉,她这是怎么了。

    “哎哎哎,不是呀?”亓官撇撇嘴,眉毛一挑,“你不迟钝,怎么看不出人家的良苦用心呢?”

    “若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回应,太累了。”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吗?当然是我们有一份协议,我们只是互惠互利关系的pal。”

    亓官一本正经的坐起来,“你在躲避。”

    荆苏苏的眼神有些慌乱,不经意的看向别处去了,“嗯,我在躲避。”

    看着荆苏苏的反应,亓官扯出了一个笑容,“你难道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吗?”

    荆苏苏眼睛突然黯淡,她当然有考虑过,可是憧憬太美丽,她害怕,所以干脆就不考虑了,这种愚蠢的念头会让她失去判断。

    人要现实的或着,哪怕是在生活遍体鳞伤,荆苏苏点点头点点头,“现在的理智告诉我不允许,以后再说吧。”

    “虽然我与你算不上什么朋友概念里的朋友,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你一点都不心动?”

    “我说心动了,但抑制了,你信吗?”荆苏苏的表情有些苦涩,她这么久为谁而活,或着的动力在哪里,也离揭露这个谜底越来越近,她害怕了,可是她的本心告诉她不可以。

    “信。”亓官看着荆苏苏,眉宇间永远都带着一抹轻佻的玩世不恭,不管看任何人,都带着一抹冷漠凉薄,总把自己保护得非常好,实际内心还是很脆弱的。

    “如果这件事结束了,你愿意试试吗?”亓官试探的问着她。

    荆苏苏轻佻眉毛,巧妙的避开了话题,“你呢,拿下来了吗?”

    亓官得意的笑,“哈哈哈,简直是钢铁直男中的钢筋!”

    亓官翻了一个白眼,脸上的笑容就垮了。

    “哈哈哈哈。”荆苏苏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亓官。

    “嘶”她背后的伤被牵扯着,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什么好笑的,嗯?大嫂?这不报应就来了。”

    “闭上你的狗嘴。”荆苏苏直接无视了这货。

    “话说是什么人动手的?”亓官有些好奇,还是冲着墨凉卿去的。

    荆苏苏摇摇头,“不知道,我觉得是冲我来的。”

    “嗯?不是那厮先挨打吗?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你觉得一群人去我家楼下是找其他人?”

    “万一她知道你们一直在一起,连行踪也摸透了呢?不过也保不准真的是你的仇人。”

    亓官的话倒是给了她提醒,正想开口之际,只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两个人齐齐回头。

    “咔嚓。”

    墨席忱白色的高领长衫随意的套在身上,显出其慵懒性格。

    一双明亮清澈迸射柔和温暖的光芒,“嫂子,我来了~”

    “亓官,你怎么在这?”墨席忱很快就注意到了荆苏苏旁边多了一个人。

    亓官半侧躺,手撑着脑袋,姿势有些慵懒,倒是有几分诱人,“病友互相鼓励才会恢复得快,对吧,苏医生。”

    亓官故意拖长了后面的三个字。

    “那正好,我刚准备去找你,刚刚医生说你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墨席忱笑着道。

    亓官的笑得有点僵,有点挂不住面子,“这么快?”

    墨席忱点点头,“对呀。”

    “能不能迟点出院?”亓官正乐在其中呢。

    “啊?”墨席忱不明白了,这在医院住着还会上瘾的吗?

    “没什么,就这样吧。”亓官忽然觉得嚼在嘴里的东西毫无味道了。

    “噗嗤。”荆苏苏不说话,玩着手机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忽然想起来亓官刚刚说的钢铁直男里的钢筋。

    “亓大医生不担心一下后续吗?”荆苏苏看着他一脸的不情愿。

    墨席忱倒没在意,亓官的耳朵可厉害了,“那、我会不会有危险啊?”

    “这个应该不会。”墨席忱想着今天得到的报告,目前已经锁定嫌疑人了,随时准备抓捕,而且顾家的事情也有了眉目,所以按理应该没有什么威胁的存在了。

    “咔嚓。”

    锃亮的皮鞋先迈进来,墨凉卿一袭灰色西装走了进来。

    “哥。”墨席忱打了个招呼。

    墨凉卿点点头,直接越过了那两个人,走打到荆苏苏的身边,“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过两天应该就可以恢复得差不多了。”还好她骨头硬,只是骨裂,还不至于那么弱不禁风。

    “那苏医生好好养伤,我先走了。”

    亓官知道他该走了,碌碌的爬起来,墨席忱伸出手扶着他。

    “那我送你回家。”

    亓官真的是莫名其妙的烦躁,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墨席忱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墨凉卿来了,气场太大了,情敌太强大受伤了?

    墨席忱真的他和荆苏苏一起共事过,看着亓官的情绪变化莫名其妙的脑补了。

    “墨小朋友啊,要好好照顾人家啊。”荆苏苏意味深长的回过头。

    墨席忱点点头,好吧,勉为其难的帮你照顾一下这个有些弱小的情敌。

    啧啧啧,你说你喜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他嫂子,他哥还后来者居上,啧啧啧,难搞哦。

    “你放心,如果你觉得你家不安全就暂时住我家。”

    亓官终于抬头看墨席忱了,明明是个比他还小的毛头小子,偏偏比他还高一些,真的是不服气。

    “你家……方便吗?”

    墨席忱看着亓官有些吃力,扶着他,让他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减轻他的伤痛,“方便啊,反正我一个人住。”

    不知道为什么,墨席忱心里一惊,这亓官比他想象的轻许多,眼角有些许泛红,如花枝般的素手抓紧他的手臂,让他有一种奇怪的错觉。

    亓官其实是一个阴柔的美男子,墨席忱的喉结动了动,他这个疯子在想什么鬼!

    “怎么了?”亓官抬头,疑惑不解的看了一眼墨席忱,走走忽然停下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墨席忱舔了舔干了的嘴唇,总不能说自己各种脑补了他和荆苏苏的事情然后又各种幻想吧,一定会被当成疯子的,“没事,没事。”

    天哪,太丢人了,墨席忱啊墨席忱,他是男的,男的!

    墨席忱去办理出院手续了,把亓官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

    恰好撞见了韩子倾,“你的朋友可以出院了?”

    墨席忱点点头,“我问你,我嫂子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韩子倾抬头看了看他,“怎么说?”

    “你说这件事情会是巧合吗?”

    “你应该去问墨凉卿。”韩子倾哪里管得了这么宽。

    “你不是我哥的私人医生吗,你不应该是最清楚的吗?”墨席忱就是单纯的好奇,虽然他让陌晟去查了。

    “现在不是了,人家的私人医生在里面躺着。”韩子倾早就觉得那份工作遥遥无期了。

    “对哦,嫂子也是医生,你俩谁比较厉害?”墨席忱挑了挑眉。

    “咳。”韩子倾拒绝回答墨席忱的问题,“到你了,你朋友还在等你。”

    “哦,好。”墨席忱乖乖的去缴费了,韩子倾趁着溜走了。

    而这边,突然,亓官一个转头,瞳孔骤然放大。

    来者穿着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突显出腿的长而细条,脚穿一双白色帆布鞋,舒适而又轻盈。

    那张干净俊朗的脸让人能过目不忘,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举止有些亲昵,还挽着那个男子的手臂。

    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他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身边的男子先走了,他径直的朝亓官走过来。

    韩信哲看见了亓官,露出了微笑,亓官敌意的防备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