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私人娇妻苏医生 > 章节目录 第92章:有些人不值得救
    一阵阵长促的鸣笛声还有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荆苏苏松了一口气,终于来了,随即是卢英他们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给我杀了她,谁杀了她我就给谁五千万!”卢英双眉拧成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这么庞大的诱h总有人会禁不住,但是也有怕死鬼。

    本来十几个人的,只有八个人一步步紧逼荆苏苏,其余的在伺机逃跑,荆苏苏看着已经被打倒的那几个,唯一的办法就是断了他的呼吸!

    卢英注意到了荆苏苏的目光,面目狰狞的看着她,“你休想!”

    卢英紧紧的护住呼吸机,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一拥而上。

    荆苏苏并没有畏惧,只是用双手交差护在前面,脸侧过了另一边,正好看着那些玻璃门里面的人,她们有限空间里的空气快耗尽了,还有哭喊着的孩子,耗氧量更加快,希望外面的人再快一些。

    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枪响,打破了了里面的肃杀,荆苏苏眼前的人,瞬间被子弹贯穿身体。

    荆苏苏被他的温热的血溅到了,从她的手、脸上缓缓的滴落,荆苏苏一怔,眼睁睁的看着他缓缓的倒下。

    墨凉卿冷若冰霜,令人生畏,随即,他的后面纷纷站出了一排警察,左手拿护盾右手持枪。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即放下武器,把双手举起来!”

    所有人都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武器,把双手举起来了。

    后面的医生护士赶紧把受伤的人扶起来,抬出去了。

    “滴!”

    按下了开关,所有被困人的玻璃门都打开了,瞬间哭声叫喊声一片。

    墨凉卿那幽暗深邃的眸子充满的担忧,快步的走到荆苏苏的面前,把她紧紧的抱住。

    “没事了,没事了!”墨凉卿放柔的声音,生怕吓到她,擦拭去她脸上的血渍。

    荆苏苏脸上有些呆滞,身体在微微颤抖,她第一次眼睁睁看着别人死在她的眼前。

    “他、他死了。”

    墨凉卿知道这对荆苏苏的冲击有些大,但是如果他开枪,那么死的就是她,“别怕,已经没事了。”

    “是她!这个女人和卢英是一伙儿的,要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被困死在这里!”

    “她说过我们做完实验就可以出去的,我还没有拿到钱,我还没有拿到钱!”

    “你这个恶魔,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回来害我们?”

    陆离奄奄一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他想为她解释,为她辩护,可是这些人却依旧不停的谩骂着荆苏苏。

    荆苏苏看了一眼陆离,她一瞬间呆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警察先生,你们应该抓她,抓她,把她也抓走!”那些妇人指着荆苏苏唾弃。

    “她肯定是在演戏,一定是看见你们来了,所以才返回来救我们。”

    “她是帮凶,你们千万不要放过她!”

    “闭嘴!”

    墨席忱乌灵的眼眸,倏地笼上层嗜血的寒意,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把怀里颤抖的人搂得更紧几分。

    那些人被墨凉卿的气场震慑住了,都不敢大声说,这是小声的窃窃私语。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明明救了他,却好像害了他。

    “够了,带走带走。”沈尉迟没想到一进来就是听见这些人的谩骂,看着荆苏苏的眼神呆滞住了,那么有灵气的一个人,一瞬间失去了光彩,这些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荆苏苏看着那一双双愤怒的眼睛,还有那个一直抱着自己的孩子,只是默默看了她一眼,没有几个人的眼里是感激,他们热泪盈眶感激的人是对那些警察。

    荆苏苏觉得怎么这个世界好像就是捉弄她的,好像她永远都是站在恶魔的角度,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她嘴角上扬的讥笑,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这种事情,她还不习惯吗?应该要习惯了。

    荆苏苏轻轻推开墨凉卿,收起了眼里的那丝落寞,经过他们身边,“要各位来支冰硼散吗?毕竟,各位在背后嚼我舌根的时候容易长泡,然后咬舌自尽意外身亡。”

    荆苏苏的话一出口,那些人的脸色大变,卢英倒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荆苏苏,你看看,看看你拼命救出来的这些人,他们会感激你吗?你毁了他们想要的一切,他们恨你,所以,你活该,别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明明自己都救不了的杂碎。”

    荆苏苏倒没有生气,她的声音很平静,“我倒是觉得你要来点甘露醇,还有我怎么做,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倒是你,反应这么激烈,是不是有点失望啊,救世主杂碎。”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荆苏苏一贯的作风,人真的不能太善良,不能太忍让,否则这些人就会蹬鼻子上脸。

    甘露醇的意思就是骂她脑子进水,卢英脸惨白惨白的,黑着脸看着荆苏苏,“哼,你别得意太久,你会后悔的。”

    “哦,你觉得你还有什么筹码?”荆苏苏晃了晃手里的印章,看了一眼那个植物人。

    “你们不会动他的。”卢英清楚法律。

    “嗯,他们确实不会。”荆苏苏故意顿了顿,“我,可是看心情的。”

    卢英脸色大变,“你少唬我,你没有权利动他!”

    “嗯,收为我的病人不就有权利了吗?卢医生,嗯?”荆苏苏似乎是似笑非笑的讥讽,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

    “你、”卢英的眼神恨不得拿荆苏苏撕碎。

    “把她带走。”墨凉卿眉似远山,薄唇微抿,一双乌黑鎏金的眼不经意地扫来,傲气凌人。

    丁子炎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

    卢英看见丁子炎,面如死灰,“我的好侄儿,你的单薇子还好吗?”

    丁子炎警告的看着她,如果是私事,他不介意直接把卢英撕碎。

    “让我猜猜、”

    丁子炎举起右手清脆的“啪”的一巴掌甩到她的脸上。

    卢英的脸瞬间红肿起来了,但是眉间尽是挑衅,“哼,我诅咒你们丁家就此绝后!”

    “滚。”丁子炎现在看着她就怕自己控不住掐死她。

    “你干脆杀了我吧。”

    “杀你?”丁子炎的眼睛如黑色的漩涡,把卢英整个人都吞没了,“你还不够资格。”

    墨凉卿拥着荆苏苏走了出去,荆苏苏嘴角扬起丝丝缕缕的嘲讽,“是我活该了,多此一举了。”

    墨凉卿心疼的看着荆苏苏,“不,是他们不识好歹。”

    荆苏苏神色慵懒,那眼底深处却是无尽的落寞,“好了,那司机在哪?”

    “我们不去了好不好?”墨凉卿满眼都是荆苏苏憔悴却坚强的样子,他多么想把她带回去。

    荆苏苏摇摇头,手里握紧了那枚印章,生活在别人的眼神里,就会迷失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转身,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连嘴角的弧度,“没关系的。”

    “荆苏苏。”墨凉卿这一次叫了她的全名。

    “嗯?”荆苏苏溢满在眼里的泪水,实在是再也禁不起多一句的问候了。

    “不要这么坚强,我会心疼。”

    “”荆苏苏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站着。

    墨凉卿发现,荆苏苏虽与他只有一步之遥,但却似乎隔了千里之远,有些缥缈虚无,好像一阵风吹过来就会把她打散。

    “墨凉卿。”荆苏苏轻轻的呼唤他的名字,“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都不清楚自己是谁,我怎么回应你?”荆苏苏的长发被微风一缕缕吹起划过她的脸庞,灿若繁星的眼睛却尽是忧伤。

    “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没有东西是必须拥有的,请你,不要再喜欢我了,你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我的世界,那份小心翼翼的感情,请你收好吧。”

    墨凉卿乌黑深邃的眼眸,此刻里面也唯有荆苏苏。

    “我若是偏不呢?”

    荆苏苏看着这一刻的墨凉卿,有些任性,但又有些退让,他一直都是这样,自己永远都知道分寸,只要她说不,他就不会逾越半分,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她。

    “我不管你是谁,从我见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认定是你了。”

    “这副皮囊让你这么沉沦吗?”荆苏苏大吼,她仿佛这一刻失了智,“我只是不想伤害你,我不想伤害你啊!”

    荆苏苏抱着头哭喊,她真的很痛苦。

    “不,我第一次见你,是在诺桑伯兰海域,你教让我被海豹拥抱得时候。”

    荆苏苏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墨凉卿黑玉般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意。

    “你、你是那个小哑巴?”荆苏苏惊讶的看着他。

    荆苏苏当时在泊桑诺兰海域收集作业要求的海洋微生物,恰好遇上了一个被贩卖过来的男生逃出来,顺手把他救下来了。

    他受伤了,心脏很脆弱,荆苏苏看见他睡着了,总是侧头倾听他的心跳,确认他还活着。

    只是他不能说话,也不愿意跟荆苏苏走,自己躲在海滩的游乐场里面,荆苏苏只能给他带来了简单的食物,偷偷照顾了他半个月。

    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带他去海边,教他如何和海豹拥抱,和他约定着,要等着他的家人来接他回家,但是她知道,他渴望离开这里,于是利用空余时间打工,刚好凑够一张机票的钱。

    可是等她再去的时候,欣喜的拿着机票,但那里却一片狼藉,似乎发生了很激烈的战争,她也被紧急召唤回了学校,她在新闻上得知,那里发生了枪机案件,死亡人数较多。

    荆苏苏只能默默祈祷他可以逃走。

    墨凉卿帮荆苏苏擦干脸上的泪水,“我后来被救走了,我不知道你的姓名,甚至不知道你是哪个国家的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去找你。”

    荆苏苏又惊又喜,没想到他活下来了。

    “所以。”墨凉卿抱着荆苏苏贴近他的心脏,“这里始终如一。”

    “不管你是谁,我都喜欢你,我想这一次换我守护你。”

    荆苏苏没有回应,良久,她抬起头来,“好。”

    墨凉卿贴住她的唇一阵狠吻,用力的像是要把她的魂都吸出来似的。

    他微张眸,看她闭上的眼,眼底露出一丝笑意。疾风骤雨似的吻,变成了和风细雨般温柔。

    终于,荆苏苏的身体放软了下来。

    墨凉卿依依不舍的离开荆苏苏如樱桃般的嘴唇。

    荆苏苏脸上的红晕和耳朵的熟烫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老婆还满意吗?”低淳的男人嗓音随着他温热的气息钻入耳朵里。

    荆苏苏真的是羞死人了,推开了墨凉卿,匆匆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