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影落人间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经典款面市
    “我的妈呀!累死我了!我下车就开始一路狂奔,我这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紧赶慢赶终于没迟到!”

    沐云书从外面进来,累得瘫软在椅子上。

    唐思涵画着眉毛说道,“我也发现,最近可能是天热了,早晨马路上的车特别多。”

    沐云书剧烈运动之后,整个人的表情有些呆滞,“我不是因为路上堵,我是因为没上去车!我家那边,一群大爷大妈,不是早上送孙子孙女上幼儿园,就去菜市场买菜,还有一部分睡不着觉到公园晨练的!”

    唐思涵收起化妆包,“我们公司是没有满勤奖,迟到必扣钱!但是我记得自从范梓凝上任之后,员工们有一个月迟到三次的机会啊!这个月你都用完了吗?”

    沐云书立刻坐直身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听人事部的同事说的!”

    沐云书听完,鼓着脸,气不打一出来,“咱们公司内部办事太差劲了,领导层决定完,就不能通知一下员工吗?”

    唐思涵不厚道的笑了,“你这是入司晚,要是以前你都得气死!”

    “这话怎么说?”

    唐思涵回忆起当年,“以前领导们开会制定一些决策,会开完了就没有下文了!等发现员工在工作上跟制定的实施方案有偏差之后!领导们又会跳出来说,我们开会特意研究的这事,你怎么还这么做呢!然后再想办法补救。最后你还会被贴上,干不明白活儿的标签。”

    沐云书都被气笑了,“我们公司这么奇葩呢!”

    “这还不是最奇葩的,最奇葩的是两个部门之间有工作往来,领导们好不容易回来传达会议内容,传达内容的还不一样,事发之后两个领导各自拿着自己的会议记录,到总经理那评理。”唐思涵边说边笑。

    沐云书被逗得哈哈直笑,“多亏我来的晚,不然我这暴脾气干不了几天!那现在情况怎么转好了呢?”

    “该退休的退休,该离职的离职的,领导层换了几个新人,情况明显好很多!楚总来之后,明确要求运营部参会做会议记录,会后参会人员全员签字确认内容。总经理再也不用升堂审案了!也算做了件好事!”

    沐云书冷笑道,“我看呐!他还是喜欢审案!不然自己早就想办法了!还能轮得着楚总来了之后越俎代庖的出主意!”

    唐思涵想了想,沐云书说的还挺有道理!

    上班之后,韩月把昨天拍的照片,让公司专业的同事帮忙p了一下,并没选用,而是发给唐思涵当做纪念。

    拿到照片的唐思涵感动不已,韩月明显帮她大眼磨皮瘦脸。她怕丢了,特意在电脑、盘、手机里存了三份,这才觉得稳妥。

    媒体的报道一出来,得到大家的广泛关注,唐思涵和楚隽不仅有自己的粉丝基础,这回又赢得了主演们的粉丝支持。

    刚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小哥哥的粉丝们还在社交平台上喊话,拜托她一定要设计一个巨帅无比的发饰给她们的偶像。

    唐思涵觉得有趣,还特意给她们回复,没问题,我会尽力的!

    后来出了徐慧琳那档子事儿,她们还跟着小哥哥声援唐思涵来着。

    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唐思涵觉得,人间还有真情在。

    “师父师父!”沐云书小声的喊着唐思涵。

    她回过头,“怎么了?”

    沐云书一脸谄媚的笑,“师父,我们公司有没有年中奖啊?”

    唐思涵这才想起还有年中奖这件事呢!她入司之后运气也不好,第一年公司效益还说得过去,当时她资历浅,拿到的奖金也很微薄。后两年直接告知效益不好,索性就一直没再发过!

    如果今年再不发可就说不过去了。

    唐思涵想了想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有吧!”

    显然,沐云书对于唐思涵的回答不太接受,“师父,作为星晨半新不旧的员工,怎么能用这么模棱两可的语气呢!”

    唐思涵无奈的笑了,半新不旧,这是什么词!

    “我入司这么长时间,只在第一年拿到过一次!”唐思涵耐心的解释道。

    沐云书有些失望,“哦!原来是这样啊!”说完又狂妄的补了一句,“你瞅瞅你什么点子!工作这些年,奖金就拿着一回!”

    唐思涵也放狠话,“沐云书,以后没有事情求着我了是不是?”

    沐云书赶紧服软,“有有有!师父最棒!”

    晚上回家,楚隽在做饭,唐思涵笑的像盘丝洞里的蜘蛛精看见唐僧似的看着他。

    弄得他心里直发毛,“你…干嘛呀!”

    “我准备色诱你,没看出来吗?”唐思涵挑了挑眉说道。

    楚隽干笑了两声,“你别这样我有点害怕!有事你直说!”

    唐思涵直奔主题,“咱们公司今年有没有年中奖?”

    楚隽看着她,“就这事啊?”

    “对啊!这可是民生问题,你到底有没有接到消息?”

    “好像是有。”楚隽边炒着菜边回答道。

    “我刚进星晨的时候,公司发年中奖,我们部门都是看为公司贡献程度分红,这次是不是也照旧啊!”唐思涵满怀期待地追问道。

    楚隽放下锅铲,看着唐思涵,“我以前没发现,原来你这么财迷啊!”

    唐思涵不干了,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上半年为公司的发展殚精竭虑,为每一款设计那是呕心沥血,与公司共享繁荣,我没有资格吗?我觉得我现在胖了,都有可能是过劳肥。”

    “等一下。”楚隽无情的打断她,“你看看你平时的食量,可不是过劳肥啊!”

    “行,就算不是过劳肥,我毕竟是设计部的一份子吧!到底这个评比是谁评啊?”

    楚隽将菜盛出锅,“我听说应该是运营部提供数据,按比例分摊。”

    按这么算的话,唐思涵的奖金应该不会少,唐思涵顿时美滋滋的。

    “行了!别美了,洗完手快过来吃饭。”楚隽催促道。

    唐思涵从柜子里找出珍藏很久的好酒,“最近闲来无事,要不要喝点?”

    楚隽看着唐思涵,他印象里她是不喝酒的,怎么随手就能在家里翻出酒来,“喝,有酒杯吗?”

    “有,可全了。”这点自信唐思涵还是有的。

    唐思涵拿出两个高脚酒杯,电动开瓶器和丹麦设计师设计的醒酒器,在楚隽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开瓶醒酒。

    “怎么了?”唐思涵坐下看着惊讶中的楚隽。

    “你这一套下来,不便宜吧!”楚隽眼尖的说道。

    一听这话,唐思涵很惊讶,“呦,哥哥挺识货啊!你这个表情,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喝酒啊?”

    “是啊!我看你上次年会都没喝。”

    唐思涵吃着饭,“我那是不愿意喝!”

    楚隽笑着探究的问道,“我对你还有哪些误解?”

    唐思涵想了想故作神秘道,“那就得靠你自己以后慢慢发现了。开心吗?以后有酒友了。”

    楚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对她的了解还是不够,“开心!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

    “我一直都能喝啊!只是在外面很少喝而已。”唐思涵拿起醒酒器给楚隽倒了一杯。

    楚隽点点头,拿过酒杯,“还请妹妹手下留情啊!我酒量可不好。”

    两个人一瓶红酒边聊边喝,喝到最后,楚隽有些上头,回房间直接睡了。

    唐思涵收拾了碗筷,洗好杯子和醒酒器,也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楚隽的起床无精打采,看到唐思涵惊讶的问,“你酒量这么好吗?”

    “还行吧!只是比你好一点点而已。”唐思涵比划着回答道。

    洗漱完,他们没做早餐直接去唐思韩家附近的一个很火的店解决早饭。

    这家店东西好吃,就是没有冷气,一顿饭没吃完就已经出汗了,吃的他们极为不舒服。

    草草吃完饭,在去往公司的路上,中宝协的张会长亲自给楚隽打来电话,让他上午十点,带着唐思涵一起去行协办公室开会。

    “能是什么事啊?每次开会都是各公司设计部总监参加,这次为什么还要带上我呢?”唐思涵纳闷的说道。

    楚隽挺高兴,“这不是挺好的嘛!说明张会长对你的能力还是认可的。无冕之王啊!唐大设计师。”

    他们到公司,处理一些手头的工作,就又开车去开会了。

    唐思涵从没有进过行协大门,这是她从业这么多年第一次来开会,心里还有点儿紧张。

    但看到会议室里坐着的人们,她就不紧张了。

    “唐设计师也被叫来开会了?”唐思涵刚一进门人还没瞅全,就听见景行在说话。

    这一句话不要紧,却引来了众人的目光,在座的都是之前设计比赛时见过的。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唐思涵大气的点头跟他们打招呼,并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大家对于她来参会,并没有表示意外,看来她的设计真的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张会长进来主持会议,大家也变得严肃起来,就连平时嬉皮笑脸的景行也老实的拿笔记录。

    “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主要是为了下个月将在上海举办的中法珠宝设计交流会。”

    中法?唐思涵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瓦尔特。

    张会长继续说道,“此次交流会主要针对珠宝从设计到制作成品的一整套流程,进行学习和交流。在座的各位将会和国内外优秀的设计师在一起为期三天的交流学习,希望大家都能从中受益。”

    工作人员给每个人发了一份这次活动的流程和具体安排。

    “我们将会为大家订好机票,我会安排工作人员来跟大家确认沟通。大家没问题的话,就可以散会了。楚隽和唐思涵,还有景行,你们留下。”

    唐思涵合上本子刚要走,一听被点名,又默默的坐下了。看了看景行,又看了看楚隽,见他们也都是一脸茫然。

    大家都走后,张会长缓缓开口道,“首先,恭喜三位之前的项目完成的很好,得到合作方和广大群众们的一致好评。不仅是在国内,就连国外也报道了此次盛世,国外的珠宝界对我们中国的设计惊叹不已。三位在弘扬民族文化的道路上,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这一点值得表扬!”

    他们三个得到认可,这表示之前的努力都没有白费,他们异口同声道,“谢谢张会长!”

    张会长点点头继续说道,“这部电视剧在播出之后,主办方会办一场大型拍卖会,希望三位能亲自到场,并为自己的作品写一句话和认证书一起拍卖。虽然这件事还有好长时间,先告诉你们一声,希望你们提前有个准备。”

    回去的路上,唐思涵看着活动简章,问楚隽,“中法交流!你说瓦尔特会不会来啊!”

    “一会儿发微信问问他,他要是知道我们参加,估计挤破头他都会来!”楚隽想到他这位同学,不禁嘴角泛笑。

    唐思涵点点头,“要是伊莎贝尔也能来那就太好了!”

    “应该可以!上次他们那边请的我们!张会长肯定礼尚往来,也会请他们。瓦尔特的中文在公司说的是最好的,公司不派谁都会派他。伊莎贝尔就不好说了,这得看瓦尔特的力度了!”楚隽认真分析道。

    回到公司,唐思涵直接去工作室看看产品进度,最近工作室的同事们都在全力的完成这一件作品,好让它可以尽早面市。唐思涵也很期待自己的作品能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鼓励一番工作室的同事们,就离开了。

    下午上班,楚隽把要召开中法珠宝设计交流会的事微信告诉瓦尔特,问他那边派代表的话,他能不能来?

    瓦尔特的一个工作能力很强的人,今年年初领导非常赏识他,他在公司的职位也一步一步的晋升,想代表公司来中国也不是什么难事。

    楚隽把这个消息告诉唐思涵,唐思涵觉得很开心,有朋将要自远方来了,终于可以在中国招待他们一回。

    一个多月后,唐思涵的设计成品制作完成,运营部门将它拍照发到公司的网站上,得到了国内外珠宝设计界人士的关注,一时之间引起不小的轰动,甚至国外的报刊上都报道了这款设计。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一位非常年轻的设计新秀唐思涵。

    唐思涵交货的时候,杨总还特意给她一份请帖,“唐设计师,我想邀请你参加我母亲的生日宴,不知道你是否有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和楚总一块来。也算给我一个面子!”

    对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唐思涵不好拒绝,“好,到时候我和楚总一定到场祝贺。”

    唐思涵拿着请帖给楚隽看,“你陪我去吧!对外就说,他请的人是你,我作为设计师跟着。”

    楚隽看着请帖,“好,我跟你一起去!”

    唐思涵靠在沙发上有点犯愁,“你说,这个年纪的人送点什么呢?我们总不能空手去吧!”

    楚隽想了想,“我也没给这个年纪的人送过礼物!”

    他们在礼物这个环节上,就开始犯难了。

    沐云书看到唐思涵杵着下巴发呆,“怎么了?师父!怎么交完货反倒不开心了!我看现在想采访你的人都要排到国外了。”

    “诶?小沐,你帮我想想,杨总他妈妈要过生日了,她这个年纪送什么好呢?”唐思涵觉得平时就数沐云书想法最多,所以问问他的意见。

    “有很多啊!上年纪人用的护肤品,高档的羊绒围巾,挑最好的买,礼物绝对能拿得出手!”在沐云书眼里这根本不是难事,却把唐思涵为难了半天。

    唐思涵激动地拍手道,“小沐,你正是个机智豆!我这就告诉楚总去!”

    周末他们走了几家店才买好了礼物。两个人穿的都很正式,直接来到杨总的别墅,一片热闹的氛围,社会各界人士都有到场,可见这个杨总家的面子还挺大。

    杨老夫人看到他们有些意外,没想自己儿子能请来他们给她过生日,“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楚隽和唐思涵拿出自己的礼物,“杨老夫人,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杨老夫人带着她设计的项链,整个人看起来气质非凡很衬她。

    “来就好,还带什么礼物!”杨老夫人客气的说道。

    唐思涵笑着说,“这是我跟楚总的一点心意而已。”

    杨老夫人拉着唐思涵的手,“你为我设计的这款项链,多少人都想一睹它的真容,我能拥有它,都已经很知足了。”说完他们三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