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影落人间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一切都结束了
    “抓到了!这么快!”唐思涵惊叹警察的速度。

    景行点点头,“听说昨天行凶完就跑回家了,警察在她家附近抓到的她,现在在押来的路上!”

    伊莎贝尔问道,“为什么还要押回来?”

    “需要指认现场!”楚隽解释道。

    唐思涵靠在沙发里,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大家突然的沉默,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

    可能对于一个年轻的犯罪者来说,自毁了前途,谁听了都会感到惋惜吧!

    唐思涵的心情很复杂,一个跟她在一起工作几年的同事,虽然没什么好感,但也觉得很遗憾!

    从她们入司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她们是站在对立面的。现在说谁对谁错已经毫无意义了!她终将接受法律的审判。

    而她们终将会再见一面,把过往的一切有个答案。

    张会长知道楚隽和唐思涵已经出院,特意过来探望。

    “大家都在啊!你们恢复的怎么样了?”

    楚隽回答道,“让张会长费心了!我还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明天可以正常参会了。”

    张会长嘱咐道,“也别太勉强,你们两个休养好身体才是关键。”

    “好的,谢谢会长。”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晚上他们没有在酒店餐厅吃饭,为了照顾到楚隽伤口的愈合,唐思涵给他点了几道清淡的菜。

    吃完晚饭,他们一行人,走在众多游客中,迎着夜晚江边吹来的习习凉风,让人觉得身上很舒爽,晚上的霓虹灯依旧是绚烂夺目,只是与前几天相比,观赏的心情有所不同。

    大家都在想着,这件事要是不发生该多好,至少每天开完会,还有游玩的心情。可是事实已经变成这样了,这个印记留在他们心里,谁都无法剔除。

    回到酒店,大家都各回房。楚隽站在自己房门口看着唐思涵,心中打着主意,“自己睡害怕吗?要不要一起!“

    唐思涵看了看他的胳膊,摇摇头说道,“你屋里就一张床,我万一睡觉不老实,该碰到你伤口了。”

    楚隽抬了抬吊在脖子上的左手手臂,委屈的说,“我手受伤了,如果想喝水的话,一只手打不开瓶盖。”

    唐思涵听他这么说,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他受伤完全是因为,为了保护她才受的。

    “那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拿些东西。”说着,唐思涵打开房门,把自己要用到的东西和明天要穿的衣服,还把自己床上的被子都拿到楚隽房间里。

    楚隽站在门口还说,“你干脆把行李都搬过来算了!”

    他没想到,唐思涵也没拒绝,“等明天再说吧!”

    唐思涵在卫生间里换上睡衣,楚隽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床的左侧玩着手机,室内只开着落地灯,窗帘也没有拉上,江对岸的霓虹灯映在屋子里,和室内昏黄的灯光在一起,倒让人觉得温馨。

    楚隽看她出来放下手机,拍了拍另一半床,“来,上来坐!我想喝水,带瓶水过来!”

    唐思涵从茶几上拿了一瓶水,上床坐在楚隽旁边,打开瓶盖递给他。

    他喝着水问唐思涵,“你困吗?”

    唐思涵摇摇头,“不困。”

    “我想看你打游戏!你投屏到电视上呗!”楚隽怕她的思绪一直沉浸在这件事情里,故意找了一件她喜欢的,提议道。

    唐思涵没想到他还有这爱好,“我可以给你找职业选手的比赛看,他们打的比我好太多了!而且还有解说呢!”

    楚隽皱眉摇头拒绝道,“我就喜欢看你打!”

    鉴于他是病号,重点保护对象,唐思涵妥协了,把手机连在电视上,点开游戏,知道怎么想的大胆的开了一场排位赛。没有熟人的时候,她一般不敢自己打排位,因为她擅长的角色血量太薄,没人保护的情况下特别容易死。

    唐思涵打的很小心,躲在队友后面,远程打敌人,见队友死了,就往家跑,跑的还不快。

    看得楚隽在一旁笑得眼泪不止,“妹妹,你打游戏怎么这么逗!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怎么跟你刚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唐思涵手上灵活,一直神操作,“这你就不懂了!这是战术,我是输出位,必须得这么打!”

    唐思涵本来安安静静的打游戏,也没跟队友开麦。全程就听楚隽在一旁,比她还激动,‘快跑快跑,来人了!’‘快打他打他!’‘那边都打起来了!快去啊!跑快点!’

    一场游戏下来,唐思涵耳朵都要聋了!还好最后赢了,看着屏幕上唐思涵得全场vp,他还觉得不可思议,“就你打的那样跟闹笑话似的,还能得全场最佳呢!居然还有人给你点赞!这帮人都是小学生吧!”

    唐思涵不愿跟这个外行人多计较,反驳道,“你可别看不上小学生,人家打得正经好呢!”

    她关上电视,下了游戏,“好了,睡觉吧!明天我们是不是还要去开会啊?”

    “嗯,睡吧!明天我叫你。”楚隽回答道,见她躺下把酒店厚厚的棉被盖上,又问道,“这大夏天的,你不热啊!”

    “我体寒你忘了!“

    楚隽点了点头,“没想到你寒成这样!”

    唐思涵这一宿,迷迷糊糊的做着梦,总是有一个黑影在后面追她,她看见楚隽倒在远处,她一直跑却怎么也跑不到。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楚隽的闹钟还没响,她怕吵醒楚隽,躺在那没有动,静静的看着他。不知道盯着他看了多久,楚隽的闹钟响了,睁开眼看见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还把他吓了一跳。

    “怎么醒的这么早!你是来故意吓唬我的吗!”楚隽坐了起来。

    唐思涵也坐了起来,“刚刚做了个梦一着急就醒了,但是现在想不起来了!”

    楚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别瞎想了,忘了就忘了吧!”

    他们洗漱完,楚隽一只手不方便,唐思涵帮他穿好衣服,跟着瓦尔特他们一起去餐厅吃早饭。

    一上午的会议结束,下午警察打来电话,说徐慧琳已经到了,让他们去警察局一趟。景行开车送他们过去。

    唐思涵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她很想见到徐慧琳后当面问问,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一直跟自己过不去。

    当她在警察局里看见被扣在椅子上的徐慧琳时,内心突然很复杂。

    好久没见的徐慧琳,面色黯淡,没有了昔日的光彩,比之前瘦了一些,看到他们过来还是很镇定,目光里依旧透着恶毒。

    那天的女警察对他们说,“她有话要跟你们说,我先出去了!”说完出去关上了门。

    唐思涵坐下,看着徐慧琳,眼前的这个人让她有些看不懂,“为什么这么恨我?”

    “收起你虚情假意的善良吧!唐思涵,你就不恨我吗?”徐慧琳恶狠狠的说道。

    “就算我恨你,也是因为入司之后你对我做的那些事!这么多年,我从没害过你,你恨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唐思涵不明白,刚进入职场的时候,徐慧琳就使层出不穷的手段加害她,偷偷换掉她的设计稿,在领导那打小报告都是轻的。

    “从参加公司入司培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我要让你明白,我才是最优秀的,就算你的培训成绩是第一又怎么样!你懂什么是职场吗?你懂什么是社会吗?高等学府毕业又怎么样?你只是一个学傻了的书呆子而已。”徐慧琳双眼通红,发泄着喊了出来。

    唐思涵冷笑了一声,就是因为嫉妒吗?就是因为这种无比卑微的自尊心吗?说到底终归还是自卑心在作祟!

    她平静的问,“所以你就恨我很到想要杀了我?”

    徐慧琳听完这话比之前更激动,“我现在这样都是拜你所赐,助理的位置你为什么要跟我抢。你的那些设计狗屁不是,大家都是瞎了吗?居然会喜欢你的设计,想想我都觉得可笑!什么是生存法则,你知道吗?像你这种一天总把自己摆在老好人的位置上,有什么资格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她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楚隽已经不想再听她说下去了,搂着唐思涵的肩头往外走,唐思涵任由着他拽着自己出了警察局。

    警察局大门口围了好多记者,就等着采访唐思涵这边的一手资料。景行直接把车开进警察局院里,让他们上了车,回到酒店,就连酒店的停车场门口也等了好多记者,还好酒店的保安们帮忙拦下,他们才能顺利的回去。

    唐思涵回到房间终于开口说话,“我们总不能一直这么躲着吧!记者那边总要有一个交代!”

    楚隽心疼她,“你放心吧!这个我来安排,你不用操心了!”

    他一只手抱住唐思涵,“这不是你的错!也不要替她觉得难过,她不值得!”

    唐思涵靠在他胸前,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不知道楚隽是怎么安排的,没出一个小时,星晨公司就在网上晒出了声明,大致意思是说,徐慧琳离职之后承受不了打击精神有些失常,把昔日同事当做敌对目标,才会做出这样的侵害他人的举动,公安部门能够对她依法处理,希望大家以此为戒,端正态度对待工作和生活。

    网上也有人正确引导风向,说他们无端受害,是徐慧琳是因为嫉妒害人的,希望他们能好好养伤,忘记这段心理阴影。

    大家跟风的也都是,‘人在做天在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之类的。

    接下来几天的会议,来围堵他们的记者都不见了!楚隽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每三天唐思涵陪楚隽去医院消毒换药,医生说他皮肤愈合的情况很好,再过两天就可以拆线了!

    唐思涵从那天之后一直没再上网,只是听景行说,徐慧琳已经被定罪了,本来还判她对他们付相应赔偿,但被楚隽拒绝了。被关在哪里,判了多少年,唐思涵不想知道,也没多打听。

    景行还一直惦记着交流会结束后去迪士尼呢!进去之后的攻略都研究完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跟大家商量,“楚隽也快拆线了,我们一起去迪士尼好好玩一圈吧!好开开心心的回去!”

    楚隽挺赞同,“好啊!我也正大家一起想去呢!”

    结果当天晚上大家一拍即合,分别之前一起去玩一圈。瓦尔特和伊莎贝尔婉拒了张会长帮忙订机票的好意,楚隽他们三个也把机票改签了。

    楚隽拆了线后,个不上留下两条疤痕,唐思涵从韩月那打听了很好用的除疤药,给楚隽买了两管,叮嘱他早晚涂抹。

    中法设计交流会落下帷幕,送走了所有人,他们也低调的离开了酒店。

    楚隽在迪士尼乐园酒店定好了房间,大家办好入住手续之后。唐思涵推行李,整个酒店到处都是尽心的设计,每一处都有故事,感觉自己就身处在童话中一样,房间里也是,唐思涵住的是白雪公主的主题房间。在这样的房间住一晚,小时候的童话梦终于圆满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他们坐船进入迪士尼乐园,景行早就买好了票,唐思涵的票面上是布鲁托,她检完票之后,把票好好地收进钱包里,准备回去好好收藏。

    他们去的太早,虽然检票进入园区大门,但是里面的大门还没有开。

    唐思涵和伊莎贝尔在等待的童话街道上,相互拍照,路旁的欧式橱窗设计也是拍照的好地方,远远地能看见迪士尼的标志城堡,这让他们五个都兴奋不已。

    景行开始安排大家的游玩路线,左手边开始玩起。一路上他们边拍照,边排队,加勒比海盗沉落宝藏之战、爱丽丝梦游仙境迷宫、七个小矮人矿山车。

    他们五个跟一群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城堡里惊叹科技的发达,整点时看城堡前的表演。

    楚隽来着唐思涵,“来,我们对城堡比划一个心形吧!以后公布恋情时好用到。”

    楚隽周到的想到之后的事情,唐思涵用手指比着一半的心型,楚隽比这另一半。在迪士尼城堡前,留下了这样一副照片。

    他们一直玩到了晚上,在烟火表演前,他们抢到了一个最佳位置,直接席地而坐。漫天星空之下,绚烂的烟花缤纷绽放,好像将他们带入另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小丑鱼在城堡上游走,冰雪女王施展着魔法,广场上每一张脸都洋溢着幸福笑容。

    唐思涵也从之前的那段阴霾中走了出来,她坚信,生活还是可以这样美好的,还是那句话‘人永远不可能像人民币那样招人喜欢’。

    瓦尔特和伊莎贝尔这次中国行的经历非常丰富,尽管这一夜过后他们就要分别,但分别也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

    烟花过后,大家逐步退场,这让唐思涵感受到了即将分别的落寞,和未来生活的挑战与艰难。

    楚隽看出她情绪上的变化,安慰道,“没关系,别怕,我说过我会罩着你的!”

    唐思涵想起刚认识时的情景,温馨的笑容爬上了眼角眉梢。

    第二天,送走了瓦尔特和伊莎贝,他们临走前还说,等楚隽他们俩结婚时,一定会来参加。

    送别了朋友,他们也要回去了,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等着他们。

    唐思涵上飞机前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回去的时间。

    这段时间他们的事情也是给家里担心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