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影落人间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原来你就是总裁
    唐思涵和楚隽一同到公司,回办公室的一路上,同事们纷纷恭喜,唐思涵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分给她们。

    楚隽小声问她,“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决定跟你领证的时候。”

    回到办公室沐云书更是夸张,戏精一样,带着哭腔,“师父!你怎么能英年早婚呢!你伤了所有‘涵片’的心,你知道吗?”

    唐思涵赶紧把手里剩下所有的巧克力都给了他。

    楚隽皱着眉质问道,“怎么了?跟我结婚不好吗?”

    沐云书赶紧憋了回去,“楚总,你没看你的下面的评论吗?全是我师父的粉丝,都在你评论区里哭呢!”

    楚隽拿出手机翻看一圈,这群网友像托孤一样,让他好好照顾他们的唐唐。

    “你这群众基础行啊!”楚隽跟唐思涵感慨道。

    “你群众基础也不错,我评论区也有这样的!”

    他们正进行商业互捧的时候,范梓凝拎着蛋糕进来。

    “生日快乐,楚总!”

    沐云书这才明白,难怪他师父要今天领证,原来是楚总过生日。

    范梓凝把蛋糕放在楚隽办公室的茶几上,点燃蜡烛。

    “过生日,要许愿哦!”

    楚隽和唐思涵的脸色都变了变,他看了一眼唐思涵,拒绝道,“谢谢范经理的好意!这么大的蛋糕,我们几个也吃不了!思涵,把设计部的同事都叫上来,一起吃!范经理不介意吧!”

    楚隽伸手拔下蜡烛,沐云书接过拉住一口吹灭,把切蛋糕的塑料刀递给楚隽。

    范梓凝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

    唐思涵打完电话,回到楚隽身边等着帮忙分蛋糕,“范经理真会买东西,这个牌子的蛋糕最近在网上很火的,吃的时候要好好吃啊!别辜负范经理。”

    设计部的同事都进来了,楚隽一一给他们份蛋糕,大家这才知道,“难怪楚总今天领证,原来是过生日啊!”

    楚隽没吃蛋糕,在一边喝新茶,委屈的说道,“是啊!被人套路了!”

    范梓凝吃着蛋糕突然问道,“领证?领什么证?”

    小杨惊讶的问,“范经理还不知道吗?楚总和小唐今天早上领证了!”

    沐云书在一旁接话,“今天楚总既是生日,又是新婚。我领导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脱单了!”

    唐思涵不满,凭什么把楚隽说的像受害者一样,“小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师父可挑理了啊!我难道就不是稀里糊涂的脱单!”

    “那为什么不在你过生日的时候领证?”沐云书替楚隽打抱不平。

    “我生日得等明年呢!你问问你楚总愿不愿意等到明年!”

    唐思涵看着楚隽用眼神威胁他。

    楚隽立刻摇头,“不愿意。”

    唐思涵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听到了吗?”

    小杨嘲笑道,“完了楚总!你以后的家庭地位堪忧啊!”

    大家都沉浸在欢笑中,只有范梓凝脸色不好的,在群中默默吃着蛋糕。

    送走大家,唐思涵和楚隽收拾剩下的餐盘和蛋糕包装。

    “你说这个范梓凝也挺逗,就这么喜欢你吗?”

    “嗯,婚结早了,没给她下手的机会。”楚隽低头边收拾边说道。

    “听你这意思,你还挺遗憾?”唐思涵听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停下手中的动作质问道。

    楚隽的求生欲极强,立刻解释道,“没有啊!我是感慨夫人对时局的把握非常准确,总是运筹于帷幄之中。”

    唐思涵满意的点点头,没再跟他计较。

    “我想明年春天办婚礼,你有什么意见吗?”

    唐思涵摇头,“办婚礼这事,我不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能跟韩月一起办,那最好,如果不能我们也别强求!”

    “你这甩手掌柜当的挺好啊!”楚隽拿起奶油,抹她一脸。

    唐思涵拿起奶油也要抹他,但身高差距,还没等抹到,就被半路截了下来。“我说都听你的,我也没说不参与啊!多少对情侣到办婚礼这块,出现分歧的。我多向着你,给你省了多少麻烦!你居然还不领情!”

    “行行行,我错了!”

    楚隽握着她沾满奶油的两只手,唐思涵把有奶油的那侧脸别了过去,“既然知道错了,来!把奶油给我擦了!”

    楚隽左右看看,没有面巾纸,“那你别动!”

    楚隽低头把唐思涵脸上的那块奶油吃掉了。

    不过一会儿,唐思涵红着脸从楚隽办公室里出来。

    沐云书假装没看见,继续忙着手中的工作,笑而不语。

    一个月后,董事会突然宣布开会的消息。

    唐思涵吃着早餐,坐在楚隽车上,她总感觉这次会议内容没那么简单。

    “哥,你说这次突然开会是为了什么呢?你有没有内幕消息。”

    前不久,审计的人也都撤走,公司里风平浪静了好一阵,现在看来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我估计应该是好事。”楚隽开车进入公司地库。

    唐思涵远远的看见公司门口聚集了一大群媒体记者。

    “这还是好事,不知道这群记者又来曝光什么的!”

    楚隽把车停好,“对了,忘了告诉你了,这次董事会你也参加。”

    唐思涵从没参加过这样高层的会议,惊讶的完全不能接受这个消息,“楚总,你是在逗我吗?董事会我去干嘛?”

    楚隽的表情明摆着知道却不想告诉她,“去了不就知道了!”

    “你现在跟我玩深沉呢!是不是?”唐思涵看他这样有些生气,他最近有个变态的恶趣味,就想看她着急、手足无措的样子。

    楚隽无奈,“我都告诉你是好事了!等着惊喜多好!”

    唐思涵不爱搭理他,到工位上,赶紧补补口红,万一真让她去参会怎么办!

    九点整,人事部的同事来叫楚隽开会,也把唐思涵叫上一起。

    楚隽用眼神问她,'你看,我没骗你吧!'

    唐思涵紧张的抱着笔和本,进入会议室,坐在楚隽旁边。

    人事部递给楚隽一些会议资料,却没唐思涵的份,她也没敢多问,伸头看楚隽的。

    楚隽认真的翻看着,侧头时发现唐思涵也在认真看,“看懂了吗?”

    唐思涵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我有段时间学过注册会计师的课程!所以能看懂。”

    她看左右没人,悄悄的问一句,“有证据吗?”

    “这么大的阵仗,你觉得能没有嘛!”既然她能看懂,楚隽把手里的资料推给她。

    “怎么会想到学注会?”

    唐思涵边看报告边说道,“感觉注册会计师这个职业特别牛!心向往之,所以多学学!”

    董事们陆续进场,看到楚隽和唐思涵都热情的打招呼,有的董事还特意过来跟他们聊两句,唐思涵看她们都和颜悦色的,不像有大事发生的样子。

    楚隽看到唐思涵费解的表情,解释道,“董事们对我们两个的印象都很好。”

    作为小职员的唐思涵,常年见不到的董事长也来参加会议,他走进来时,唐思涵感觉自己来参会真的像做梦一样。

    董事长看见楚隽,朝他点点头。

    “你还认识董事长呢?”唐思涵惊讶道。

    “当然认识,因为我是星晨的总裁。”楚隽轻描淡写的说道。

    唐思涵感觉自己好像没听清,“你是星晨的什么?”

    楚隽看着她,“保持镇定,我说完别喊出声!”

    唐思涵点点头,还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

    “我就是星晨的总裁。”

    唐思涵感觉自己有口老血呛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她突然想起韩月在去年的司庆会上告诉她,楚隽背后可能有总裁撑腰,但万万没想到,他就是。

    最后总经理到场,董事长主持会议,“我们今天的会议内容是,罢免总经理职务及财务经理的职务。”

    刘总表情一惊,看来之前不知道有这么档子事,“为什么?”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你和财务经理狼狈为奸,贪污、行贿受贿、擅自挪用公款!我们已经提交给警方。”

    警察来的特别是时候,拿出逮捕令,“我们不仅怀疑你经济犯罪,徐慧琳行凶伤人,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怀疑你是共犯。跟我们走一趟吧!”

    随后无论刘总怎么吵闹挣扎,警察还是将他们带走了。

    会议室的大门一关,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让唐思涵很震惊,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怪不得门口聚集那么多的记者,原来真的有大事发生。

    董事长继续说道,“闲杂人等都被请了出去,下面我们选举星晨公司ceo及财务部经理、设计部总监的人选!”

    楚隽全票通过,得到了公司ceo的任职资格。

    董事长提议由唐思涵接替楚隽设计部总监的工作,唐思涵的口碑一直很不错,设计水平从年初到现在也是有目共睹,得到全票支持。

    会议结束,网上纷纷报道,星晨公司领导班子大换血的事情。

    晚上下班的路上,唐思涵还久久不能平静,“哥哥,我当设计部总监了!怎么办啊!我觉得我还没厉害到你那个程度!”

    “我当ceo  都没害怕,你有什么可怕的?而且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设计水平在那呢!”楚隽开导她说道。

    唐思涵突然回过味来,质问他,“你就是总裁这件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以为你早猜到了呢!”楚隽弱弱地说道。

    “我上哪去猜啊!咱们公司十个里有九个是走后门进来的,谁知道你是哪个门的!”唐思涵生气的说道。

    “好,我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没主动跟你坦白,夫人别生气!气大伤身!以后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看如何?实在不行你打我一顿,好出出气。”楚隽边开车边承认错误。

    自从领证之后,楚隽承认错误的速度极快,唐思涵来没来得及翻脸,他这边已经认错了,有时候弄得唐思涵哭笑不得。

    楚隽电话响了,他直接按方向盘上的接听键,“景总,这个时候来电话,是来恭喜我们的吗?”

    “上回还真让我给说着了,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对手果然换了!虽然心里难受,但是还是得恭喜你们!以后可要手下留情啊!楚总!”景行以求饶的方式调侃楚隽。

    楚隽也不客气,“我想请景总多担待呢!”

    唐思涵笑着摇摇头,这两个人这辈子注定要站在对立面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