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3章 道歉
    “王大爷,谁惹您生气了?一会儿我批评她们!”护士长裴艳秋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她们没惹我,惹我的是你!”王金山不为所动,他把三四张单子递给裴艳秋,“刚才刘大夫说让你来跟我们解释,我这每天16次的吸氧,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哦,这个啊,像您这种手术病人,按规定是要每天吸氧的,可是您拒绝吸氧,我们也没办法强制您不是?但上级来检查的时候是要看我们的治疗规不规范的,有时候是抽查,到时候就看这些治疗单,所以只能给您做上了。”

    裴艳秋并不慌张,她面带微笑,不紧不慢的给王金山解释着,较真的病人她见得多了,治疗方面的规定,外行又能懂多少呢?

    “那我不管!我没做治疗,就不能收费!再说了,你说有规定,规定在哪儿呢?拿来我看看!”王金山走南闯北多少年了,还能让个三十出头的护士长给唬住?

    “大爷,您这有点让我为难了,有些规章制度不能随便拿出来,再说了,您这不报销吗?您放心,多花不了您的钱!”裴艳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怎么把老人哄开心她有经验。

    “我是多花不了几个钱,就像你说的,我可能根本不会多花钱,你们那一套把戏我还不知道嘛?你这是坑国家的钱!”

    王金山大眼珠子一瞪,“国家政策好,给我们这些离退休的老人住院报销比例高,还有他们!”

    王金山指了指旁边床上的老妇,“新农合政策让农民也能看得起病了,所以你给他们也增加了静脉穿刺的次数,这些都能报销,病人多花不了钱,你们还能多赚钱,对不对?”

    裴艳秋抿着嘴没说话。

    “可是,你们坑的是国家!国家为此多花钱了!你以为我不明白吗?”王金山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裴艳秋被这一巴掌吓得浑身一哆嗦,“大爷,没这么严重……”

    “这还不严重?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么大的国家,到处都要用钱,诺大的家业,你偷挖一铲子土,他偷拿一袋沙,不早晚得塌窝吗?”

    “我们也是按规定……”

    “什么狗屁规定!谁规定的?我找你们院长说去!实在不行我上市政府!”王金山倔脾气上来了,一掀被子要下床,还要把手上的针头拔掉。

    “嗳!嗳!老王头,你这是干啥呀?你的刀口还没长好呢!”李慧急了,按着他的手不让他拔针。

    “我就不信了,还没个说理的地方!”

    “等咱把病养好了,再找说理的地方行不行?怎么着也得打完针吧!”

    “不行!一下也等不了了!坑我一个人不要紧,他们这是逮谁坑谁呀!这种行为不仅坑了群众,还坑了国家!”

    “死老头子!你个犟驴,你不要命了?”李慧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病房外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没有治疗的病号和家属,甚至还有一些护士医生都在向病房里张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儿啊?”

    一个人拨开人群走了进来,“院长……”裴艳秋看了看来人,有些不知所措。

    “小张!你来得正好!”王金山一见来人,正是院长张仕明,顿时更生气了。

    说起这张仕明,还是李慧的学生呢,当年李慧调动到附近的学校当老师,第一次担任五年级的班主任,当时的班长就是张仕明。

    没想到30多年后,张仕明兜兜转转又回到故乡,竟然在家门口的这家小医院当了院长,这也是李慧没想到的,去年第一次在医院见到张仕明,李慧得知他就是院长,颇为自豪和感慨了一番。

    “你李老师整天夸你从小学习好,为人正直上进,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管理医院的!”王金山气得鼻子都差点歪了。

    “李老师,王叔叔,这事我们会严肃处理的!还有哪位病人的治疗费用有疑问,一会儿可以一起来办公室,我们一起纠正!”

    得知了事情的始末,张仕明接过了王金山的费用清单,面色阴沉的带着裴艳秋走了,据知情人士说,在院长办公室里,张仕明把裴艳秋熊哭了,还摔碎了自己的茶杯!

    三天后,王金山出院那天,张仕明带着裴艳秋公开向王金山赔礼道歉,并送给老爷子一束鲜花,祝他顺利康复。

    “给我赔不赔礼的不重要,小张啊,不,张院长!国家培养了你这么多年不容易,既然你当了院长,就要常想着两件事,一是要对得起国家,二是要对得起人民群众!”

    王金山说完扬长而去,献花放在床头桌上也没拿,留下张仕明等一干人等尴尬的站在病房里面面相觑。

    李慧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毕竟张仕明是自己的学生,再说了,平时看病都在这家医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弄僵了多不好。

    “干啥玩意儿呢?还不走!等着给你也一天吸16次氧?”

    王金山都走到门外了,一回头看李慧没跟上来,大鼓眼珠子一瞪,梨核脑袋一立楞,李慧吓得赶紧跟了出来,临走拍了拍张仕明的胳膊,“王倔头就这脾气,别往心里去!”

    没等张仕明挤出半个笑容来,老两口已经消失在病房外,走廊里李慧的埋怨声和王金山的低声怒吼越来越远,渐渐消失不见。

    张仕明低声叹了口气,“以后这老头儿再来医院,都小心着点,千万别在他面前耍花招,惹不起!”

    王金山在前面撅撅的走着,李慧个子小在后面跟不上,气喘吁吁的喊道:“死老头子,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医生让你一个月之内都不能剧烈运动!你可千万不能上广场打太极拳,肚子里头还没长结实呢!你听见没有?”

    “拉倒吧!都听医生的就完蛋了!”王金山才不信这个邪,他早就计划好了,明天他就上广场转转,能不能打拳自己看情况再说。

    王金山家就住在医院后面的巷子里,总共五分钟的路程,王金山竟然有些气喘吁吁了!

    “唉!还真有点儿虚了!这医院就是不能进!”王金山摇了摇头,走进了低矮的旧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