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6章 辞职
    王鹤立是在王金山的咆哮声中离开家的,这小子完全继承了王金山的胆大妄为和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倔强,辞职这样的大事,王鹤立居然谁也没商量就直接从单位离开了,直到收拾好行李,全家才知道他买好了南下的车票,此时离开车还有两个小时!

    “鹤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妈妈商量一下,你知道为了你这份工作,妈妈托了多少人啊!你怎么能说扔就扔呢!”李慧又急又气,声泪俱下。

    “跟你们商量了,你们能同意让我辞职?”王鹤立向来人小鬼大,小时候就是贼有主意的一个孩子,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别人再说啥他也不听,这一点铁随王金山。

    “你辞职不要紧,反正你那个工作也是走后门得来的!”

    王金山最痛恨不正之风,李慧瞒着他托关系找人的事情,王鹤立工作以后王金山才知道,他气得在家里发了几次火,但是王鹤立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总不能不让孩子干了吧,这事在王金山心里始终是一个结。

    “我问问你,辞职以后你有什么目标吗?去了南方打算干什么?”王金山此时并没有动怒。

    “我还没想好呢!去了看机会发展吧,反正,我要找挣钱多的工作,最好是挣钱多又有意思的工作!”王鹤立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什么?你的意思就是冲着钱去喽?”王金山眼睛一瞪,李慧就知道坏了,老头子又要发火!

    “想多挣钱怎么了?不给工资你干?有些人就是假清高,天天在单位唱高调,发工资的时候少给他一分钱他都蹦高!”王鹤立看不清火候,兀自说着。

    “你个混蛋玩意儿!”王金山“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茶杯摔了个粉碎。

    “滚!立马滚蛋!你这种思想不配当我的儿子!”

    “滚就滚,是你自己思想落伍了!”王鹤立才不怕王金山呢,工作了一年多,手里多少有几个钱,又不用王金山出路费,再说了,到了广州还有认识的两个同学呢!

    王鹤立拎起行李就走,“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嗳!嘉良你快去送送你弟弟,替我嘱咐两句。”李慧自己不敢追出去,怕王金山发疯,指使女婿出门,王金山多少还是有些见外的,不敢把顾嘉良怎么样!

    果然,王金山并没有呵斥顾嘉良,也没有拦他,哼了一声便回自己房间了。

    顾嘉良赶紧穿上外套出门,在小区的院子里追上了小舅子王鹤立。

    此时正是早春,乍暖还寒,老旧的小区没有集体供暖,王金山就买些煤炭自己烧土暖气,在改善生活上王金山向来舍得投入,有集体供暖的小区都已经停暖了,王金山家还烧着炉子,家里暖烘烘的。

    所以顾嘉良一出门便打了几个喷嚏,他赶紧用手使劲搓了搓鼻子,小跑了几步,追上了王鹤立。

    “鹤立!我开车送你!”

    “还是姐夫对我好!”王鹤立嬉皮笑脸的坐上了顾嘉良那辆二手奥拓。

    “咱妈不放心你,估计又得哭好几天!你说你也是,怎么这么任性啊!工作是大事,怎么说扔就扔呢?”

    顾嘉良一边开车一边唠叨,虽然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不过既然岳母大人吩咐了,总得做到不是!

    这倒不是顾嘉良敷衍差事,而是这几年相处下来,他早就摸清了王家的套路,这家人,除了岳母李慧,个顶个的都是搀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王金山和两个儿女,三个人一个赛一个的有主意,谁劝也不行,除非他们自己改变了心意,否则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没事,过几天她就好了,我妈我还不知道,有事没事她就得哭一场,其实内心强大着呢!”

    果然,王鹤立根本不上套,他此刻的心情,就像马上飞出牢笼的鸟儿一般,雀跃着呢!

    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还有一些防上当受骗的招数,特别要注意不要落入传销组织,顾嘉良将王鹤立送上了火车,让他到了就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不然岳母大人又得天天睡不着觉。

    “放心吧姐夫!你小舅子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没有那么愚蠢,能骗我的人还没出生呢!”王鹤立四年大学都是在外地上的,也算不得没有见识,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王鹤立这一去就是一年多,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打电话给姐姐王振华,报告自己的行踪,要是碰巧王金山不在身边,王振华就把手机递给母亲,让李慧和王鹤立说上几句。

    李慧接过电话那就放不下了,左叮咛右嘱咐,生怕儿子在外面吃了亏受了气,又怕他吃饭不规律伤了身体,每次都说得王鹤立找借口说自己要去工作了,李慧才恋恋不舍的放下电话。

    “妈,今年您也退休了,要是不放心,干脆去广州找王鹤立吧!”王振华打趣道。

    “我倒是真想去看看!可是我要是走了,你爸爸没人照顾,一鸣放学回来也吃不上饭,再说了,他自己租的那个七平方的小房子,我去了也没地方住啊!唉!还是算了吧!”

    “哟!看来您还真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呢!”王振华笑着摇了摇头,“溺爱!”

    “什么溺爱!我就没溺爱你?你婆婆在农村,一鸣可是我一手带大的!虽然我那时候还没退休,可是保姆是我帮你请的吧!只要我一下班,一鸣就不找别人了,死丫头,没良心!”

    李慧不愿意了,女儿和儿子一个手心一个手背,她都疼爱的,怎么听着振华弦外之音说自己偏心呢!

    “好啦,当我什么都没说!您又挑理!”王振华打了个哈哈,跟自己的亲妈就别那么认真了,收拾收拾准备去上班。

    要说心里一点想法也没有是不可能的,当年上学的时候自己成绩一般,但王振华听同学说艺术类的院校高考分数低,自己就算当年考不上,复读一年的话也是有希望考上的,她又有了一些信心。

    没想到在高三这个节骨眼上,李慧帮女儿弄到了招工的指标,还一个劲儿的劝她放弃高考,招工的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王振华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份工作,可是自己成绩一般,李慧又反对她出去学美术,说是学艺术是无底洞,钱跟打水漂似的,本来王振华就心里没底,这一下更是没了主意。

    思来想去,王振华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安排,招工到火车站当了一名售票员,上班没多久她便后悔了。

    “都过去十几年了,好机会都错失了,后悔还有什么用啊?”王振华迎着略微有些凌冽的春风,心里叹息了一声,朝火车站走去。